燕莲翘着二郎腿,别提有多得意了,因为全家出动,都没人能打破自己的记录。而个个的脸上都写着不服气,觉得结果不该是这样的。

    人多了,就热闹了,个个都要扔,那样子,比过年还热闹了。

    要是偶尔有一个过了,就会响起兴奋的呼喊叫好声,要是没有扔过去,大家都会情绪低落……。

    “肯定是有什么秘诀的,对不对?”看到满脸得意的应燕莲,梅以鸿放弃了继续努力的想法,走到她的身边问道。

    “对,”见他张嘴要问,连忙开口说:“但我不会告诉你!”说了,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梅以鸿恼怒的瞪了她一眼,想着她脑子里到底什么做的,竟然那么能折腾。“我要走了,”他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必须要回京,否则,爹娘他们肯定会担心的。

    “慢走,不送!”燕莲挥挥手,很是简单的说道。

    这个家伙住在这里,让家里的人都不自在,尤其是燕秋,因为跟方有占是新婚,本来该甜甜蜜蜜的,现在弄的跟做贼似的,偷偷摸摸的,连对视一眼都不敢,怕被人看到,弄的她是彻底无语了。

    “……,”梅以鸿拼命呼吸几次,才忍住心头的怒气,出声质问道:“你就不问问我去哪里吗?”至少,她该询问自己的身份,好让自己报答的,不是吗?

    这个女人,永远不按例牌来。

    燕莲抬头,疑惑的望着他问道:“你说要走了,我管你去哪里,能留你在这里免费的照顾你吃喝那么久了,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还想让我送你回家?”她已经够仁至义尽了。

    看在他并没有亲近实儿的份上,就睁只眼闭只眼的没有赶他走。要是他亲近实儿的话,等他伤一好,就让他滚蛋了,还让他留在这里那么久。

    梅以鸿发现,跟应燕莲对话,会气死的永远都是自己。看来,自己在这里显露出太多的情绪,连基本的警惕都消失了。

    “我会回来的!”说完这一句,他什么都没说,转身往后山去了。

    他从后山来的,不可能从村里离去,只能往后山去。对于这一点,燕莲是赞同的。而且,她觉得,以梅以鸿的身手,连后山都过不去的话,还是别出去让人砍了,不如留在这里算了。

    “你当自己是灰太狼吗?”燕莲嘀咕着,没有多大的情绪。

    对于生命里不重要的人,她早就学会了淡然。反倒是于奶奶对他的离开还有些不舍,老是唠叨说他是个好孩子,不是坏人之类的话。

    梅以鸿走了,应家没什么秘密,也不需要紧闭大门了。燕莲拿起背篓,带着应延期跟方有占上后山弄桃浆,薄荷叶还有黄花菜,这些东西晒干之后都藏的住的,所以大家都很积极。

    现在的应家,已经不会在心疼两文的进城钱了,所以谢氏带着做好的桃浆往京城里去卖。这一回,燕莲往里加了一些枸杞,放了一些糖,加上薄荷叶,那滋味,可以当成是人间美味了。

    “娘,我要去嘛,带我去嘛,好不好?”实儿缠着燕莲,一脸的不妥协。

    看着实儿期盼的样子,燕莲有些为难的说:“要是路上没有遇到牛车,你得自己走到城里,能行吗?”她不是不愿意带他去,而是怕他吃不消。

    “不如,大家都去吧?”谢氏见实儿闹着要去,就跟应翔安说:“反正家里没事,不如抱了实儿一起去?”

    “娘,我跟阿占就不去了,让爹抱着实儿去,我们看家,”进了城也没什么好买的,家里什么都有了。

    “我也不去,”于奶奶也开口说道。

    因为实儿的要求,临时加了个应翔安。应文杰原本就要进城的,因为谢氏说要给他买些布做几件衣裳,再去寻黄媒婆让她看看哪家有合适的姑娘,到时候相看相看,中意了就能成亲了。

    “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进城反倒睡了,还真有他的!”看着趴在应翔安的背上呼呼大睡的实儿,燕莲觉得自己彻底被打败了。

    “让他先睡会,等会再喊醒他,”谢氏看了实儿一眼,眼里满是疼爱。

    对于起先没人疼爱到现在个个当实儿是宝的事,燕莲心里是高兴的。有人守护的实儿,才能健康成长,虽然他的生命里少了一个父亲,可总比他孤独的一个人长大的好。

    “摆摊在这里,等收费的人来了,给两文,就没人赶咱们走了,”谢氏来过几次,已经没有起先的慌张了。

    “娘,你带着爹跟小杰去买布料,我抱着实儿在这里吧!?”等到桃浆卖完了,在去买布料,天就要黑了,回家就来不及的。

    这跟以前自己挑的一小框不一样,如今做的多,那是四大锅,可不少呢。

    “你一个人带个孩子又卖东西,这可忙不过来,”谢氏也知道,先不把布买好,等会就来不及了,就提议说:“实儿我也带走,你一个人在这里,行不?”

    “能行,你们慢慢挑,没事的!”她刚来的时候,不也是一个人吗。

    因为谢氏在这里卖过几天,所以,喝过的人都会来买。大多的人都想买 回去给孩子老人尝尝,所以都是自己带了碗的。

    “这个要多少银子?”热闹的人群里因为一道异样的声音,让嘈杂的人群安静了来。

    “一碗两文钱,”燕莲习惯性的回答着,当她抬头看到来人后,愣了一,随即笑道:“原来是你啊!?”

    冯管家被人热情的招呼着,有一刻的疑惑,等他看清楚眼前的人后,惊讶的说道:“啊哟,小娘子怎么在这里呢?你一直在城外卖,我还去找过好几次呢,可惜都没找到,被我家老夫人念叨了好几次呢!”

    “噢,是吗?”燕莲想起去年自己是去了上官府,并没有持续卖这个,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招呼问道:“你今儿要买多少呢?”

    “这一锅是不是没人动过?”想必是这两天谢氏在这边卖过,风管家熟悉了,所以才这么开口问的。

    “恩,才卖了一锅,还有三锅没动过呢,”大生意啊,更何况,她始终记得,自己在最难的时候,是他的爽快才让她跟实儿熬过最难的那段时间。

    “那好,给我来一锅,”冯管家爽快的说着,然后命后面的人取来用具,准备装东西。

    “小娘子,以后若是不在这边卖了,能否告知一声你家在什么地方?我家老夫人的胃口不是很好,尤其爱喝这个,去年唠叨了许久,挺失望的!”也弄的他跑了好多的地方,愣是没有找到,还挨了不少的批评。

    “这……,”燕莲为难的看着他说:“不好意思,这东西不是一年到头都有的,我家也是采集了之后再做的,不一定每天都有的,”她家已经够引人注目的了,再引来另外一户,她都怕引来麻烦,还是低调的好。

    “这样啊!”冯管家觉得有些遗憾,“至少告知一声,以后或许有的时候,还可以去找你,”这老夫人吃什么都得合胃口,让人折腾死。

    人家那么有诚意,燕莲也不好推辞,就靠近冯管家说了一句,然后要求说:“若真的有需要,可以派个人来,但不能骑马或者坐马车的,我哪里的村小,见不得什么大人物的!”

    “行,”冯管家一听她这么说,点点头答应了,心里却在狐疑着:这乡人家,谁家不是想要个有钱的大户人家当靠山,这人,怎么就不一样呢。

    冯管家只是个插曲,他买了桃浆,给了银子之后就离开了。可这么一来,四周的人看燕莲的眼神就不一样了,要知道,她搭上的是京城的有钱人家,那不是随意就能搭讪的,可这会儿,是人家主动的,这意义就不一样了。

    有了冯管家的出现,这桃浆比之前几天卖的更好,比以往卖的早了很多,让燕莲有点纠结了。东西卖完了,谢氏等人还没回来,那东西又得看着,让燕莲完全离不开。

    不能总这么站在,她见到旁边的人还有许多的东西,就给了两碗的桃浆贿赂了一边的人,把东西放在这边让他们夫妻帮忙看着,自己则去了陈家米铺——她有几十万斤的大米,得看看大米如今是什么行市。

    “姐姐好,”灵儿一眼就看到她了,嘴角露出两个酒窝,跟以前一样的开朗可爱。

    “灵儿,看店呢?”燕莲瞅着她,莞尔问道。

    “恩,”灵儿点点头,好奇的问道:“姐姐要买米吗?”每一次姐姐来,就会买很多东西,爹爹说,这是大生意,得照顾好了。

    “今天不买米,你爹爹呢?”燕莲见灵儿一个人看店,就好奇的问道。

    “爹爹去大伯家了,刚才有人喊了他去,说我大伯家出了什么事,爹爹急急忙忙的去了,”灵儿照实说道:“姐姐,你是有事情找爹爹吗?”

    “是有些事,我去你大伯家找他,”那是卖酱料的地方,她去过的。

    ~~~~~~~~~~~

    又更新迟了,玩法都没吃,遇到十几年没见的几个同学,聊忘记了。今天更新完毕,一万四,懒懒没食言喔,亲们继续努力努力,月底,冲月票了噢!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