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儿乖,爹爹不会不要实儿的,等他忙完了,就会回来了,别哭了,啊,哭的管家伯伯都想哭了,”燕莲这几句话,说的管家都想点头了。

    “管家,这些人……怎么处置?”在管家跟实儿黏糊的时候,人家已经把所有人都控制住了。

    “先……,”管家刚想说什么,就被燕莲打断了。

    “管家,这件事,你们不要插手,是我们姐弟跟他们几个人的架,不出出这口恶气,我心里难受的很,”燕莲扭扭自己的手腕,一脸杀气腾腾的样子,跟方才完全不一样。

    “放人,”管家一见,立刻让放掉了这些小喽啰。

    “来吧,”燕莲摆出一个姿势,笑着招呼道:“你们打不赢我们姐弟,这牢底就得坐穿了也出不来,要是打赢了,我就让管家放过你们,”为的是怕他们软手软脚的,动起手来也没什么意思。

    至于这保证嘛……管家放过他们了,不代表战王府就会放过他们,不是吗?

    抠字眼,她比谁都会啊!

    几个小混混一听,原本吓的快尿的样子立刻变了,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看的燕莲眼里冷光闪烁。

    “冲啊,”阿光率先耐不住性子,开口往前冲,那气势……还真的让人瞧不上。

    “来的好,”燕莲一见他们冲过来了,也不客气,直接上前就是一个狠踹,把人踹的出了好几米,人群里立刻发出了倒吸口气的声音,为人家疼。

    众人看到人家俩姐弟威武的样子,把几个小混混砍的砍,踹的踹,扁的扁,没一会儿,就把人都收拾掉了,才知道,这两姐弟是深藏不露的。

    也是哦,跟战王府扯上关系的,怎么可能是简单的。

    燕莲听到人家这么议论,呕血的心思都有了。她这是自己原本就会的,怎么好处都归了战王府呢。

    “啊呀,真是不好意思,”燕莲动动胳膊,觉得自己浑身都舒坦了。她走到趴在地上,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阿光身边,用脚踢了他一,笑眯眯的道:“你们输了,磕头,拿银子,”

    心里原本就藏着一股气,可平时不好动手,如今在京城里,谁也不认识她,暴力就暴力吧,发泄一回算一回,心里舒坦就好,免得自己憋出毛病来。

    阿光等人吐血了,被打的这么惨,不但要磕头,还要出银子,更甚至要坐牢,这笔买卖,他们亏到不能再亏了。

    管家挥挥手,让人把他们带走。

    “好啊,”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这热烈的鼓掌声就响起了,个个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因为他们都是小老百姓,最想的就是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这如今,看到阿光等人都被抓走了,个个手舞足蹈的,热闹的都跟过年似的。

    有的人还提议放鞭炮庆祝一,弄的燕莲直抽搐着嘴角。

    “应……应娘子,”看到战王府的管家在,陈来米跟陈来喜都有些不自在,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对不起,今日让你爹娘跟弟弟受欺负了,都是我陈家的错,”要不是她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这跟你们无关,就算不是你家的女儿,我弟弟这性子,是躲不过去的,”燕莲咧嘴一笑,心情特别的好。

    白得了两百两银子,她的心情,能不好吗。

    没想到,这当混混的还有那么多的银子,可真是富有啊!

    “姐姐,对不起,”应文杰被她这么一说,挠着自己的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后悔?”燕莲挑眉问道。

    应文杰脸一红,睨了一眼陈家酱铺的后门一眼,呐呐的说:“救人不后悔,后悔的是差点连累了爹娘,”

    “这小子,有出息!”陈来米一听,立刻乐了。

    等到陈来喜的媳妇陈林氏把女儿陈巧儿拉出来感激众人的时候,燕莲才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了。那小姑娘看着自家弟弟的眼神是那么的灼热,而自家弟弟的眼神也不对劲,那脸红的跟猴屁股的似的,弄的她在心里感叹:就那么点时间,一桩奸。情就发生了。

    不管心里怎么中意,这事情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有个说法。燕莲知道,有了实儿那几句话后,这要出了城,立刻就会被人跟上,所以听了管家的提议,去了战王府。

    谢氏跟应翔安是来过的,所以心里没那么震撼了。可是,应文杰就不一样了,自从知道自己进了什么王府之后,就战战兢兢的,连句话都不敢说了。

    对于这样的情景,燕莲没说什么,只希望他能适应。这是来自骨子里的卑微,短时间内是没法子改变的。

    “夫人,”在王府里,所有人都是这么称呼她的,管家也不例外。“王爷出京的时候,吩咐过,说夫人有事的话,定要全力配合,可自从王爷出京后,夫人怎么就从未来过呢?”当时王爷说了,过不了多久,夫人就会来的,到时候,不管多少手,只管安排就是,所有的人都得听夫人的调派。

    他就是为了应付万一,安排了许多的人,可结果等了也个多余,也不见夫人有什么动静,才把所有人又重新的安排了。

    “……,”面对管家关切的表情,燕莲差点泪奔。

    她能告诉他说:北辰傲这个战王爷的身份神秘,所以,想过上官浩,想过北辰卿,就是独独没想要找战王府……。

    而北辰傲安排好了一切,也不跟她说一声,她什么都不知道,这能怪她吗?这个男人,安排事情也不说全乎,害的她担忧了半天,这是不是叫自寻烦恼呢?

    “王爷出京是匆匆忙忙的,只吩咐了我这些事,其余的什么也没交待,也不知道夫人住在什么地方,也不好找,只能等着,”管家细细的把自家王爷安排的事说与她听。

    “没什么大事的,我就没来了,”燕莲苦笑了一回道。“不知道王爷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这一去,去了好久了。

    “不清楚,应该快了!”

    燕莲跟管家都不知道,因为今天这么一出,整个京城都传遍了:战王爷不但有了儿子,还有了王妃,但都是乡人。

    如今,战王是不在京城的,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些谣言,一时之间,传遍了整个京城,引起的轰动是可想而知了。

    北辰卿知道这个消息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觉得事情不可能——北辰傲如今不在京城,这一出闹剧,到底从何而来的。

    而上官府听到这样的消息,都在猜测着,这战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神秘,有了孩子都还这么保密,到底为的是什么呢?

    其余的人家也都在猜测,等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时,来了这么一句:臭小子,朕说赐婚,他跑的比兔子还快,感情是瞒着朕连孩子都有了,手段可真是高啊!

    皇上,你老人家真相了,可惜孩子他爹娘还不知道呢。

    对于这样的误会,燕莲表示:那是美丽的误会!

    她不能解释,越解释越乱,只能保持沉默。而后,在管家的那排之,灰溜溜的从后门坐着卖菜的车离开——因为,前面大门口,管家安排了好几驾马车分先后的出了王府的大门,为的是引开那些好奇的人家。

    连那些卖桃浆的家伙也没去拿,这一去,不得跟个猴子似的被人围观着,更是暴露出身份,所以燕莲劝着谢氏,让她不要纠结了,毕竟今天还白得了两百两的银子。

    再说了,那些布没买到,管家从王府里的仓库里找出了好些拿给了他们,还有给实儿的。这上好的布料,家里每人一匹,连方有占还有他爹都有,已经省了不少的银子了,那些东西不要就不要了吧。

    燕莲其实很佩服管家的,这虚虚实实的,愣是把整个京城的人都糊弄的团团转,还是没被人发现他们的踪迹。

    出了京城门口的马车就光明正大的停着,里面没出来人,反倒让人觉得上当了,就各自散开,没人注意了。而燕莲他们坐着送菜的车送后门出来后,就上了大马车,径自往古泉村去了。

    整个古泉村的人都知道,能有上好马车进出的人家,也只有应家二房了。

    看到马车进村后,孩子们都好奇的围着,大人们只是议论了一,没去看热闹。

    “谢谢你送我们回来,”燕莲冲着赶马车的老人感激着。

    “这是老奴该做的,”老人巍颤颤的了马车,然后转身就要走去,把应家人看的一愣愣的。

    “老人家,马车啊,你怎么不驾着马车离去呢?”燕莲出声问道。

    “管家吩咐过,这马车就留给夫人了,也好方便夫人进出,”老人家利落的说道。

    “这……,”谢氏迟疑了,看着燕莲道:“这不能收,村里谁家都没有马车,就咱们家留着,借不是,不借不是,会惹来麻烦的!”这马车送回来,已经引来了孩子们好奇的询问声,等他们回去一说,自然知道坐马车回来的是他们。

    要是再把马车留,这话,就说不清楚了。

    ~~~~~~~~~~~~

    二更,月票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