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莲其实是很想要马车留的,这样的话,她就能随时带着实儿到处去看看,也不怕累着他了。孩子要开阔眼界,才不会胆怯,敏感。可是,如谢氏说的,这马车留来,村民的心里怎么想的还不一定,要是有人觊觎这马车来借,借不借,更说不清。

    “你先驾着马车回去吧,”燕莲见老人要独自走回京去,就笑着说:“我若用到马车的话,就会亲自王府跟管家说,”

    “可……,”老人觉得自己没有完成交代的问题,有些不安。

    “你就回去告诉管家,就说我这边没有马厩,什么都没准备,也养不好马儿……等安排好了,我会亲自去跟他要的,”燕莲安抚着他,免得他心底不安。

    好不容易劝走了马夫,众人才松口气。

    “娘,怎么买那么多的布?”应燕秋看到院里放着的东西,好奇的触摸着,发现这些布料极好,跟上次自己穿的嫁衣更好。

    “不是买的,是送的!”谢氏看着那么多的布,心里一阵的复杂。

    燕莲的事,她心里充满了担忧。北辰傲是个好的,可是,燕莲是个妇人,还带个孩子,两人能适合吗?她一说到这件事,燕莲就不耐烦的打断,不许她问,不许她说,弄的她心里担心不已。

    燕莲已经受过一次苦了,不能再承受第二次了。再她眼里看来,燕莲跟北辰傲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那王府里面的丫鬟都长的好看,穿的也好,那气势,那里是他们乡人能比的,可燕莲根本不听她的,让她没有一丝的办法。

    “送的?谁送的?”燕秋好奇的问道。

    “锅呢?”于奶奶不关心那些布,而是里里外外的找了一遍,发现他们早上挑出去的东西都没有那回来,就疑惑的问道。

    “没了,”燕莲苦笑了一说道。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于奶奶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应文杰见状,就懊悔的拍着自己的脑袋说:“都怪我,要不是我,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傻子,你后悔什么?”燕莲白了他一眼说:“不信,你问于奶奶,这锅重要呢,还是媳妇重要?”最后那句话里充满了调侃跟戏谑,让应文杰的脸立刻红了。

    “姐,你别胡说,”应文杰傲娇的反驳着,身子都转过去了。

    “什么媳妇?怎么回事?”于奶奶好奇的问着,充满褶皱的双眼都笑弯了。

    “呵呵……,”燕莲见燕秋夫妇也好奇着,娘也不管,就笑着解释说:“文杰今天可勇敢了,救了个姑娘,可把人家姑娘感激的,那双眼睛盯着他啊,都舍不得挪开了,”这算不算以身相许呢?

    谢氏把属于方有占父亲的布拿了出来,然后抬头望着他们说:“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这么说,小心被人家听到了,说我们不要脸,觊觎人家城里的姑娘,”一个个的都不省心,看那姑娘可精致着,那容貌跟画里的仙人似的,能同意嫁进乡吗?

    她见儿子好像也瞧对眼了,心里焦急,这一个个的,这么就不让人省心呢?

    要是找的是乡的姑娘,她立刻点头让媒婆去提亲,可这城里的姑娘,谁知道人家爹娘怎么想呢。要是拒绝了,这名声,可就不怎么好了。

    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儿子的亲事一次不成,要第二次。两个女儿都折腾着,其中的波折唯有她自己心里有数。这若是儿子再这样,她真的吃不,睡不着了。

    听到谢氏这么一说,燕莲回眸望着她打趣说:“娘,你就心里乐着吧,你儿子好不容易瞧中一个,又那么的勇猛,人家姑娘要不中意,那就瞎眼的!”那陈家姑娘脸上的娇羞跟双眼里的惊喜可瞒不住她的眼,这个媒人啊,她当了。

    “瞧你这脸皮,厚的!”谢氏被她逗笑了,忍不住笑着说道。

    “呵呵……,”院子里的人听到她们这么一说,个个都笑了。于奶奶更是拉着应文杰去旁边问事情的经过,应燕秋好奇也去凑热闹,唯有方有占跟着帮忙收拾,没有咋咋呼呼,这人啊,稳重的很。

    “阿占,”谢氏就是满意他这份稳重,做事明白,做人也清楚,是个拎得清的。“这两匹布,一匹是给你的,一匹是你爹的,放在燕秋手里,等她空闲了,让她给你爹还有你做两身衣服,”

    “这……娘,这不好吧!?”方有占看着手中两匹上好的布料,有些不知所措道。

    “都喊娘了,有什么不好的,”燕莲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都是一家人,就别说两家话,”

    方有占听到大姐这么说,就哽咽的滚动了一喉咙,呐呐的点着头。应家人对他的好,他心里明白。

    自从娘死了,家里欠了银子,连原本的亲事都退了,爹还一直叹息着害了他,让他娶不到媳妇了。原本以为娶个未婚先孕,名声不好的妇人,没想到,娶的会是燕秋这么娇滴滴的,这一家人都那么好。

    原先觉得大姐不好,可相处之后才惊觉,多好的一个人,遭遇了这样不公平的事还整天笑嘻嘻的,带着儿子活的也快乐,让他觉得应家都是好人。

    没有人看不起他,对他就跟对小舅子一样,好的很,让他经常庆幸自己能进应家,能认识应家人。

    应文杰的亲事,要数谢氏最心急。她是见到过陈巧儿的,所以心里急的不行,跟燕莲商议,寻个时间让媒婆去一趟,探探口风也好,免得被人一子拒绝,脸上抹不开。

    “娘,”燕莲抿嘴笑着说:“这媒婆,我当了,你得给我一个大红包,”没有人比她更合适了。

    “啊!?”谢氏一愣,傻傻的问:“你?”这合适吗?

    “我怎么了?不行吗?”燕莲笑着伸手搂住她的肩膀笑道:“我去帮你探探陈家酱铺老板的口气,要是行,咱们再请媒婆,要是不行,媒婆也不知道,就咱们自己人,不是更好?”

    “好是好,可你……能进城吗?”这燕莲跟实儿的关系,可都被人瞧在眼里的。

    “为什么不能?”这一点,她根本没有放在心里,“等过些日子,那事情淡了,自然没人能记住,自然就能去了!”战王本身在人家眼里就是神秘的,人家探听了那么多年都没发现,也不会太好奇这件事的。

    等到需要的时候,真相,自然会出现的。

    谢氏觉得燕莲说的有点道理,再说了,她这一个乡妇人,谁相信她真的跟战王府扯上关系。那就会跟谣言似的,传过一阵也就消失了。

    应巧玲的成亲的日子到了,应家大姑回了应家老。分家的那会,应家大姑都没有回来,这一次是燕莲第一次从别人的口中听说关于她的事。

    嫁的不是很富有,但她手脚勤快,又连生了两个儿子,颇得婆家人的欢喜。只是,婆家有一点不好,这婆婆有个病身子,不能干活,所以照顾老人跟孩子,就是应家大姑应巧梅的事,也让她根本挪不开身回娘家。

    这一次,是唯一的小妹出嫁,她才带着两个儿子回了娘家。

    “燕秋成亲,我这个当大姑姑的都不能来,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应巧梅到了燕莲家,充满歉意的说着。

    “大姑就不要这么说了,这成了亲的女人,就得管着家里的事,你家婆婆身子这么不好,是离不开你一步的,”谢氏跟应巧梅的感情还是蛮好的,所以燕莲看着对她也是露出笑脸的。

    在她的记忆里,自己处事的时候,应巧梅是出嫁了的。她还特意为了自己的事,跑了回来,跟朱氏争执。朱氏能答应救原主,一部分是因为那一百两的银子,还有一部分是应巧梅的功劳,所以呢,对这个应巧梅,燕莲还是大度的,没有赶她离开。

    “唉,谁说不是呢?”应巧梅穿的很朴素,就算是自家亲妹妹出嫁,也只是穿了一件没有打补丁的,估计也就是家里最好的了。

    “吃吧,不要客气,”燕莲见她两个儿子都挺懂事的,不吵不闹的,虽然看到糕点在吞口水,但没吵着嚷着说要,可见应巧梅对两个儿子的教育还是挺严的,就对这个大姑姑越发的好奇了。

    “大姐姐让拿着就拿着,”应巧梅也没客气,反倒豪爽的说道。

    “谢谢大姐姐,”两个孩子一人抓了一块,有礼的说道。

    “哟,这两孩子真有礼,”谢氏瞧了之后,稀罕的不得了。

    “呵呵,那是在别人面前,装的!在家里,可皮实的,整天闹腾,昨儿个,还让他们的给收拾了一顿呢,”应巧梅听到这样的夸赞,心里当然是高兴的。

    “秋儿,让实儿出来跟两个小舅舅玩会,”谢氏想到还在里头的实儿,就出声喊了一声。

    “好,”燕秋正在子里给方有占的父亲做衣服,听到声音之后,就走出来,往前几步后进了另一个子,牵出了里面正在写字的实儿。

    ~~~~~~~~~~

    更新完毕,比昨儿早,吼吼!求月票,砸月票了,亲们可千万不要把月票藏到月啊,那一点用都没有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