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的实儿,是满脸的茫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萌萌的样子,可把燕莲高兴坏了。这孩子聪明的时候,一点都不招人疼。还是这么萌萌哒的样子可爱啊!

    “实儿,叫姑婆,”谢氏搂住实儿,温柔的说。

    “姑婆,”云里雾里的实儿乖巧的开口着,那一身沉静的气质,让应巧梅露出了惊诧的表情。

    “燕莲,这是你的儿子吗?”当年的事,她是最极力反对的。可她一个出嫁的闺女,管不了娘家的事,对燕莲就算是同情,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这还是她头一次看到实儿,所以显得很惊讶。

    “是啊,都五岁了,”燕莲想起当初自己一看到实儿那样子,不免有些唏嘘。

    “就比我家大宝小一岁呢,”应巧梅笑着回答说。

    “叫表舅舅,”辈分这东西在她眼里,就两字能形容:混乱。她是永远搞不清这一层的关系。

    “表舅舅,”实儿乖乖的叫出口,心里却在狐疑,这俩舅舅为什么那么小呢?

    “乖,带两个小舅舅去玩吧,”燕莲见几个孩子都有点拘谨,就伸手推推实儿说道。

    “好,”在燕莲的培养,实儿胆子还是蛮大的,至少他见到人,不会很害羞,落落大方的。

    实儿抓起大宝跟小宝的手,一边走,一边问:“你们识字吗?”

    “不识字,”开口的是大宝。

    “那会写吗?”实儿根本不懂写跟认是相连接的,所以才这么问的。

    “不会,”两个孩子异口同声的回答着。

    “我教你们识字,好不好?”实儿乐呵呵的问道。

    “好,”两个孩子拘谨的很,都听着实儿的。

    “二嫂,燕莲,这实儿识字?”应巧玲惊奇的问道。

    这乡人家,谁家会让孩子念书认字的,这不说别的,就那纸笔的银子就得好大一笔,谁都不会舍得的。更何况,孩子认字,还得送学堂去,那又是一笔银子,加起来,一年可不少。她是压根儿没想过让自己的儿子念书认字。

    在她的心里,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嗯,识的一些,”谢氏笑着说:“他还小,不用送学堂去,就废些笔墨,他学的认真,也就由着他了!”更何况,那些笔墨都是人家北辰傲送的,他可不差这些。

    “啊哟,真是有出息,咱们村识字的人,屈指可数的,”应巧梅羡慕的说:“二嫂,还是你有本事,这识的字就是不一样,当初家里人的名字,都是你给取的,如今还能教实儿认字,可真是有本事呢。”

    她记得自己小时候的名字,就跟村里那些姑娘一样,土土的。还是二嫂来了之后,说喊这名字拗口,又给燕莲取了那么文雅的文字,才把自己的名字给改了的。之后,文博也好,燕春还是巧玲,这些名字,都是二嫂给取的。

    也就她家的名字文雅好听一些,其余人家的名字,不是根儿就是树儿墩儿的,没一个好听。

    “呵呵……这也就教一些常用的,”原本谢氏想说那不是自己教的,可看到燕莲跟自己眨眼就,就顺着她的话往说了。

    “大姑姑,喝茶,”燕秋穿了一身桃红色的罗裙,妇人发鬓上,挽了一支银簪子,旁边缀一朵黄色的绢花,不仔细看,还真不知道她是乡的。

    “都大了,大姑姑都认不出来了!”自己这几年没回来,这二哥家的人,都大变样了。

    应巧梅也就在这边聊了几句,还不等谢氏开口留饭呢,应燕春就过来喊人了,说是奶奶在骂大姑姑不回去帮忙……。

    “你奶奶混了一辈子,就生了这么个好女儿,”谢氏看着应巧梅离去的背影,跟燕莲嘟囔着说道。

    “大姑姑人那么好,以后会有福气的,”孝敬老人的人,都会被人尊敬的。不管应巧梅人怎么样,能一如既往的照顾病弱的婆婆那么多年,可见她的性子有多好了。

    两个儿子被她教的也不错,这日子,也就这么过过了。

    在乡,能得到婆家的认可的媳妇,那才是真正幸福的。

    应巧玲出嫁,别有燕秋那么风光,毕竟她家的院子里,还有一个应燕荷。虽然应燕荷出了小月子,但是这晦气还是在的,朱氏放狠话,要是她今天敢出来坏事,就让她滚出应家去,一辈子都别进应家的门。

    这么一来,不管应燕荷的心里有多少的鬼主意,也只能歇在心底了。

    燕莲跟应家人是断了关系的,是不可能去的。但应翔安一家虽然是分出来的,但还是应家人,所以一家人除了出嫁的燕秋之外,都去了。

    “唷,巧玲她二嫂来了,”开口招呼的人是应巧玲出嫁的婆家亲戚,也是嫁在古泉村的。她原本就是个尖酸刻薄,看不得人家比她好的主。一直都眼红应家二房发达,可人家做自己的事,她也没拿捏的借口,所以心里一直暗暗的妒恨着。

    这一次,自己娘家人娶媳妇,她是争了好久才来接新娘的,这一次啊,她可不会好好的放过谢氏。

    凭什么她嫁的就那么好,得了村里头一份的好。

    “巧玲,”谢氏知道开口人的性子,也不想跟她多纠缠,拉着方氏一块儿进了,是来给巧玲添嫁妆的。“二嫂恭喜你了,”

    “谢谢二嫂,”巧玲羞红着脸,低声回答着。

    “巧玲啊,你家二嫂四嫂如今可不一样了,这新盖的,那是赚到银子了。今日添妆啊,肯定亏待不了你的,”人家有意无意的挤兑着,那语气,可真让人不喜欢。

    “啊呀,还是大婶子看的清楚,我这二弟跟四弟家,如今可不一样了,”杜氏心里有很多无法说出的苦涩。被婆婆为何,燕荷只能关在子里,连饭都没得吃的,婆婆怕沾染了晦气,就是不让她出门,连门也不许开,更不许自己送吃的。

    只有等应巧玲出门了,才能给她送吃的,弄的她心里火气万分。而她想让杨娇儿带着孩子陪着燕荷,至少这样的话,燕荷不是一个人胡思乱想。可那杨娇儿抱着孩子,傲娇的说她要看热闹,理都不理自己,这让她恨的快呕血了。

    如今,看到谢氏跟方氏走了进来,嘴角带着笑意,那笑容就像在讽刺她似的,弄的她忍不住的呛声想要找茬了。

    “人家燕秋出嫁都是地啊,银子的,还有金子呢,这小姑出嫁,想必也不会吝啬的,不知道我说的是不是啊,燕秋她娘?”有杜氏搭讪,人家就更起劲了。

    谢氏见自己忍着,人家更来劲了,就不客气的质问道:“我家燕秋出嫁是她姐姐给的银子,这燕莲都出了应家了,难不成,让她拿一百两银子出来吗?”

    “瞧你说的,这燕莲一个女人带个孩子,能有什么本事的?你家有银子就有银子呗,我们又不抢,何必抬举了应燕莲呢?”人家不屑的嘲弄着,那话里的意思就是说谢氏小气。

    “二嫂,”方氏见谢氏气的胸口起伏,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这话,连她都觉得忍受不了,更何况是二嫂呢。

    “呵呵……,”谢氏偷偷的捏了一方氏,不想让她掺和进来。面对这样的事,没有儿子的方氏底气还是不足,到时候闹起来,委屈的还是她。“我家燕莲需要谁抬举呢?整个村里的人,谁不知道我家燕莲认识京城里的人,这村里的粮食都的经过她的手,这林大友藏的粮食,还不是她发现的?我家那口子能有多少的银子,大嫂更清楚,分家的时候,大哥一家是分的最多的,也不知道大嫂给小姑添妆,给了些什么,我这个当弟妹的,是不好越过她的,不是吗?”

    谢氏从未那么生气过,人家若是看她不顺眼,她无所谓,乡人就是这样的。可是,人家要是针对燕莲,瞧不起她,那自己就容不了。整个家,若没有燕莲,她都无法想象自己一家会怎么样。

    当初寄人篱的日子,她一直在心底藏着,对现在的日子,都是心怀感恩的。

    “二嫂,你别生气,送什么都是心意,巧玲心里明白的!”应巧玲也不喜欢杜氏跟人家掺和起来欺负自家人,对于她的大嫂,她心里是厌烦之极的,但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她不想闹出什么笑话来,所以只能忍着。

    更何况,自己的嫁妆都是几个大哥给凑的,她也不会再强求什么了。

    “啊哟,巧玲啊,这你就不懂了,亲戚长辈给添的妆越重,到了婆家就越得婆家人的重视,”什么叫三姑六婆,这个女人演绎的淋漓尽致。

    要是燕莲看到,肯定会拍手叫好的。

    “那大婶子,不知道你当初出嫁的时候,你家亲戚给你添了什么妆啊!?”巧玲抿嘴柔声的问道,脸上满是好奇。那样子,带着纯真好奇,让人生不起气来。

    看到巧玲那天真的样子,被质问的人却变了脸色,眼神里充满了怒意,弄的谢氏跟方氏心里暗笑不已,总算觉得出口气了。

    最后,不管人家怎么刁难嘲弄,谢氏跟方氏添的妆也就跟杜氏差不多,没有越过她,也没失了礼数,这算是给杜氏面子了。杜氏也不想想,要是谢氏跟方氏的添妆越过她去,她这个当大嫂的,有面儿吗?

    丢的不是她的脸,而是她男人的脸了。

    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永远都算不清场合,竟做一些糊涂的事。

    朱氏的脸色始终都是阴沉着的,主要是人家在她耳边不知道嘀咕了什么,看着谢氏跟方氏的眼神就跟看敌人似的,不管应巧梅怎么劝,她始终都是这么一副表情,好在她还忍得住,没有当场发作,否则,巧玲就惨了。

    只是,朱氏的忍耐是一时的,等到应巧玲出门了,看热闹的都离开了,朱氏就当场摔开了脸,冲着谢氏跟方氏怒骂着。

    “怎么的,你们以为分家了,就不是应家人了吗?今天那么大的日子给我丢脸,你们是存心希望巧玲嫁的不好,是不是?”朱氏叉着腰,配着一身暗红的衣服,怎么看怎么狰狞。

    “娘,怎么了?”应文杰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走到谢氏身边问道。

    “没事,”谢氏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所以一脸麻木的看着折腾的朱氏,想着自己不管做什么,她永远都不满意,那就撕破脸更干脆一些。

    “没事?谢氏,你的心什么做的?自己闺女出嫁,那银子,地契,水流似的往人家家里送,小姑子出嫁,不是自己人了,是不是?让你添妆,小气吧啦的就添了一尺布,你好意思嘛你?”朱氏原本想着,谢氏就该有自知之明,不多,但至少客气一些,可最后,就给了一尺布,这不是给巧玲添堵吗?

    “娘,我是按照大嫂的礼来的,”谢氏知道应家的兄弟都送应巧玲去男方家里去了,今日的刁难,只能自己应付了。

    “二弟妹,瞧你这话说的,你送的多,难不成我还不愿意了吗?”杜氏撇嘴,一脸不屑的嘲弄着。

    “你是愿意,就不知道村里人提起的时候,会不会给大哥丢脸!”谢氏也烦了杜氏成天没个安稳的,就打算跟她撕破脸,大不了跟老这边的人不相往来。

    真的不相往来才好,免得成天为了燕莲手里的银子而闹个没完。他们有没有银子,朱氏跟杜氏心里其实是清楚的,可他们也知道,觊觎燕莲手里的银子是说不过去的,毕竟燕莲已经出了应家,跟应家人没有关系了。

    从燕莲那边得不到了,他们就折腾自己,想从自己手里挖银子,好送去给他们用。以前没分家的时候,应翔安手里有什么,都被他们拿去了,她也不说什么,如今,他们想要自己多给一文,想都别想。

    “娘,今天是巧玲的好日子,别再说了,”应巧梅怕大嫂跟娘联合起来欺负二嫂跟四嫂,大哥他们都不在,这闹起来,肯定被人笑话的,就赶紧劝着说。

    ~~~~~~~~~~

    求月票了,有万更咯!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