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儿,有女,有妻,你当娘的不为我好,却偏偏要我休妻,你真的是我娘吗?”应翔安睁大不可思议的双眸问道,“你不认我这个儿子也罢,反正你还有那么多个儿子,多我一个不多的,少我一个不少的,”说完,就转身朝着谢氏走去,嘟囔道:“媳妇,回家了!”

    看到应翔安这个样子,谢氏忍不住的捂嘴哭泣着,这是她嫁给应翔安那么多年,他第一次这么正儿八经的站在自己的身边,甚至不惜跟朱氏闹翻。

    “好,咱们回家!”谢氏哽咽的点点头,惊喜万分的说。

    “爹,咱们回家!”应文杰笑着上前搀扶住他,打趣道:“爹,你是不是喝醉了?”这样的父亲,让他喜欢。

    以后,他娶了媳妇,也要这么对媳妇。

    “你爹我……从没有那么清醒过,”应翔安伸手摸了一自己儿子的头,深有感触的说道。

    “大哥,你家的日子该怎么过,你好好的想想,我媳妇若不是为了给你脸面,不要说几朵绢花,十两二十两,她也拿的出手,”应翔安被应文杰搀扶着走了几步之后,想到了什么,回头瞅着一直阴沉着连的应祥德说道。

    谢氏如今手里有银子,自己是知道的,那桃浆格外的好卖,有些有钱人家,给的都是碎银子,加起来,就多了。更何况,谢氏从不小气,这个他是最清楚的。

    当应家二房的人都走了,众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知道该怎么说。

    该说应翔安对吗?可他忤逆亲娘,说不认这个娘,这是不孝,是完全不对的。可说他错吗?那一家人的温馨,不说要别的,就让他们看了,都觉得羡慕。

    什么时候,他们一家也能这样?儿女围绕着,眼里都是父亲的影子,满脸的笑意,这个大概是应翔安最最不舍的原因吧。

    换成他们,也会不舍的。

    “啊……,”征楞中的朱氏回过神来,突然瘫坐在地上“嗷嗷”的大哭着,拍着腿,那样子,就跟天塌来似的,别提多经典了。“我怎么就养了这么个畜生不如的东西呢,连娘都不要了,我还生你干什么?”

    没有人劝,应巧梅已经劝的累了,正收拾着东西,打算带两个儿子回婆家去。

    小妹出嫁,本该高高兴兴的,可被娘搅和的,她已经彻底无语了。

    “杜氏,你敢再多一句话,今晚你也别留在这里,回娘家吧,”应祥德睁着双眼,冷笑一声道:“最该休了的人,就是你这个无事生非的,”见杜氏张嘴要争辩,就怒瞪一眼,见她紧闭嘴巴之后,就瞅着地上瘫坐着的娘道:“娘,要是今天爹要休了你,你高兴吗?舅舅他们会收留你吗?你成天的闹个没完,有意思吗?你不想过的话,我让爹休了你,你爱去哪里去哪里,别给应家丢脸!”

    说完之后,不等朱氏反应,径自回房。

    而应祥林跟应祥正对视了一眼之后,两人很有默契的转身离开,反正他们都不在老住了,这里,也轮不到他们多话。大哥二哥都不管了,他们管那么多也不会好的。

    这是第一次让朱氏感觉到自己生那么多的儿子是没有用的,正眼巴巴的希望大女儿来搀扶自己起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一手牵着一个儿子,出来对她说:“娘,你继续闹吧,我带儿子回去了,以后没事,我就不回来了,”

    别人回娘家,是抱头痛哭,有的是浓浓的不舍之情。可她回娘家呢,娘对外孙一点好脸色都没有就算了,还骂骂咧咧的吵吵了一天,谁受的了呢。

    她婆家的日子是不好过,可公婆有什么事都先问她,自家男人也是,什么都尊重她,让她决定,她觉得就冲这一份情,苦点,累点,自己愿意。

    这也是她不愿意回娘家的原因,每一次回来,每一次都闹腾,到后来,她就不想回来了。

    应巧梅走了,应家四兄弟也走了,只留朱氏跟杜氏面面相觑,因为她们谁都没有预料到,这一次想算计谢氏,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作死啊,还不扶我起来?”人都走了,闹去也没有意思了,朱氏就把怒火转移到杜氏的头上了。

    杜氏心里郁闷,可有了应祥德的话,也不敢反驳,只能乖乖的把朱氏扶起来。

    “蠢货,”杨娇儿抱着儿子站在角落里看了半天之后,丢这么两个字,就转身进了。

    她还以为今天这么闹腾,肯定有好戏看的,没想到,看了那么多,竟然是这么一场闹剧——这闹不闹的,有什么名堂?

    好在应文博不在家,否则啊,给他丢脸了。

    比起老这边的凝重气氛,燕莲家的气氛是好的太多了。因为生气,谢氏等人都没有吃饭,在他们去老那边后,于奶奶跟方有占在家做饭,等他们回来的时候,饭也差不多了。

    谢氏因为应翔安的举动,心情好了很多,嘴角也带着笑意,胃口也好了。

    “叩叩,”就在众人准备吃饭的时候,听到了敲门声。

    “谁啊?”燕秋起来看门,询问道。

    “燕秋,我,大姑姑,”应巧梅在门口回道。

    “大姑姑?”燕秋回头看了一眼,见娘点点头了,就把门打开了。

    “大姑姑,你这是要干什么呢?”手里拿着包袱,还带着两个孩子,这样子,让燕秋愣了一。

    “二嫂,”应巧梅走了进来,看着她歉疚的说:“我娘这人,一辈子都改不了了,你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免得气坏了身子,”

    “我知道的,没生气呢,”她不跟朱氏过一辈子,有什么好生气的,“你这是要回去吗?”

    “嗯,”应巧梅点点头,伸手摸了小宝一说:“这家里这么嘲弄,娘折腾,大嫂不劝着,还一直在一边挑唆,这样的日子,我是一天都过不去的,”

    “可……可现在天都黑了,”应翔安一见,立刻摇着头说:“回去也不急着一个晚上,还是明天回去吧,带两个孩子,晚上就住在这里了。”

    对于这一点,这边人都是不反对的,但应巧梅没有答应,而是摇着头说:“娘都这样了,我再住去,娘该恨我了!”到时候,肯定说她想沾二哥家的银子……娘这个人的脾气,她是了解的,不想惹麻烦,还是离的她远些好。

    应巧梅怎么都不同意留,应翔安又喝了酒,最后,燕莲提议,让应文杰跟方有占一起送应巧梅回去,还让于奶奶给包了一些东西,送了两个半匹的布……反正是管家拿的,燕莲表示,不心痛。

    应巧梅推脱,这加起来一匹的布,可值不少银子。再说了,那不料,好的她都不敢用手去摸了。

    “你二嫂不是个小气的,你再推,当心她生气了,”应翔安故意指指谢氏,笑着说。

    “拿着吧,”谢氏点点头说,不为别的,就冲着她今天来这里的这份心。

    最后,应巧梅不得不拿了这些东西。她在心里苦涩的想着:娘跟大嫂要是不冷了二嫂的心,二嫂至于会算的那么清楚吗?连自己这个出嫁了那么多年的,她都那么客气,更何况是娘跟大嫂呢。

    是她们的心太贪了,最后才什么都得不到的。

    “你们的大姑姑是个明事理的,但愿你们的小姑姑也是一样的,可别学她娘一样,不然啊,这日子,有的这趟,”谢氏送走应巧梅之后,心有感触的说。

    “小姑姑出嫁那么迟,本身心里就底气不足,那里敢放肆呢,她的日子,会好的!”燕莲安抚着她,知道谢氏是心疼两个姑姑。

    “但愿吧!”能做的,她都已经做了,至于怎么样,就不是她能管的了。

    候氏今天见到情况不对劲后,就在应巧玲出门之后,带着儿女回了新,就再也没有出过门了。等到应祥正回来跟她说了这些事情之后,她日有所思的说:“分家之后,二哥变了好多,”以前的二哥,是完完全全的被娘跟大嫂捏在手里的。

    有时候,他那做法,连她都看不过去。

    “变了才好,免得大嫂跟娘成天折腾个没完没了,”喝了酒的人,话也多了起来。

    “也是,”候氏表示赞同。

    方氏是因为谢氏的提醒,出了门之后就没有去过老,带着女儿在家一直忐忑不安的等着应祥林回来。等他一回来,就问了老那边的事,听说娘逼迫二哥休了二嫂,心里那个气啊,后来知道二哥并没有答应,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孩子她爹,你说……娘要是逼着你休了我,你……你会答应吗?”自己的肚皮不争气,这些年,愣是没怀上一个,心里始终觉得忐忑。

    “说的什么话呢?”应祥林白了她一眼,打了个哈欠说:“有儿子怎么样,你没看到大嫂家的文博,成天的只惦记着自己的媳妇,根本不管大嫂怎么样,这样的儿子,有还不如没有的好。再说了,咱们家燕琴不好吗?等咱们老了,她肯定会孝顺咱们的!”

    “呵呵……你就美吧!”看他那得意的样子,方氏忍不住的笑了。

    她知道,也就他今日喝了酒,才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平日里,才不会那么多话呢。

    ~~~~~~~~~~~~~~~~~

    更新完毕,争取午码一万,预存凌晨的更新……月票,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