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之后办的地契,所以白氏等人的山地都属于自己的。这麦粉是每家每户都用得到的,如今不方便出村,就拿米换,这么一来,所有人都不缺少吃的了。

    燕莲算了一,一千多亩的地,两茬粮食来,七十万斤左右……按照她预想的,该有八十万斤的,足足的少了十万斤,让她很心疼的。

    此时,关于旱灾的消息,遍布全国,因为有人开始逃荒,远离自己的家园,也把消息分散开了。

    与此同时,陆续听到消息的人,就有了不同的动作。

    官道上,几匹马儿奔而去,往京城疾。另一边,豪华装修的马车,也紧赶慢赶的往京城方向而去……。

    古泉村的那点水,只是杯水车薪。救一个村还凑合着,毕竟这附近没有什么村比古泉村更大。可是,这受灾的人一多,那点水,就不够看的了。

    “组织人,运水吧,”燕莲知道,京城是重地,有自己的水库,皇家是不缺的,若不然,那些怕死的大臣早闹出事来了,那里还能那么的安静。

    “运水?”北辰卿头一次听到这样的提议,显得有些反应不过来。

    “组织人马,不管是水路还是陆路,找到离受灾最近的水源,不管背还是驼,至少能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否则,等百姓远离了家乡,到了别的地方落叶生根了,就算这里风调雨顺了,人家也不一定愿意回来。”这表示着,这个地方,有可能荒废了。

    上好的耕种地浪费,这表示什么,相信北辰卿是明白的。

    北辰卿被她说的话震惊了,因为迄今为止,没有人会提出这样的建议来。

    其实,燕莲也知道,这可能是杯水车薪。可是,古代连长城这样的古迹都能创造出来,这南水北调的事情,会做不了吗?

    她知道,古人的骨子对落叶归根更有感触,能不离开家乡的话,一般人都不愿意的,尤其是家里有孩子,有老人,离开,谁知道路上的情况怎么样呢。

    若是给他们一线希望,他们就不会离开,所以,不影响大局,运水,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那要派多少人去啊!?”想到这里,北辰卿就忍不住的吞吞口水。

    燕莲扶额,看着一脸为难的北辰卿道:“为何要这里派人呢?你派个手去,找到最近的没有受到旱灾影响的地方,吩咐当地官员组织人送水……但凡参与运水的人,官府就会给粮或者给银子,我相信,这里受灾的村落里的人,更愿意去运水,”

    “官府没有粮食,”北辰卿发现自以为的聪明,到了应燕莲这里,根本不够用。

    “我卖给你们,”这算不算发难民财呢。

    “没银子,”旱灾加打仗,国库已经空虚了。

    “……当我没说,”为什么她有种咬牙切齿的冲动呢。

    这秦国,到底有多穷呢?她原本以为,粮食不平衡,至少银子总充裕吧?结果,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看着咬牙切齿的应燕莲,北辰卿也纠结啊!他知道,应燕莲的手里有好几十万斤的粮食,这对灾民来说,等于从天上掉来的救命仙药。这古泉村里就有几十万斤刚收的晚稻粮,他亲眼看到应燕莲拿着本子叨叨咕咕的算着,虽然最后收获的有点影响,但是几十万斤的粮食在啊。

    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这一批的粮食呢,也不知道她到底要怎么决定了。

    “应燕莲……,”北辰器思索了一会儿后,才认真的提醒道:“不可否认,如今,你的手里握着的粮食,比秦国粮库里的粮食不知道多了多少倍,也就是说……你的粮食迟早会被人盯上,到时候,随便按个什么罪名,你的粮食,就是人家的了。”

    这还算是好的结果,若人家看着不顺,直接把你咔嚓了,你都没有地方喊冤去。

    燕莲一听到北辰卿的话,就皱皱眉头问道:“那你的意思呢?”

    “交一半粮食给朝廷吧,不会亏了你的,”北辰卿用商议的语气说道。

    他是不敢把这个女人得罪死,怕她一个愤怒不高兴,就把所有的粮食折腾了,到时候,大家哭都来不及。

    燕莲要是知道北辰卿心里是这么想自己的,肯定不会给了。可惜,她不知道。

    “……,”燕莲睁着双眼,盯着北辰卿好一会儿,弄的北辰卿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莫名的心虚的时候,就听到应燕莲抛一句让他震惊万分的话来。“粮食,我全部给……,”

    “什么?”刚才一粒都不给,如今却要给全部,是真的还是假的?北辰卿表示有怀疑。“你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相对于北辰卿的震惊,燕莲显得相当的淡定,对她来说,只有地还在,明年风调雨顺,粮食,照样会有,只不过,把北辰傲的那一份也吃了。不过,人家是王爷,为国为民,理所当然,不需要解释很多的,他肯定能理解的。“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不管什么条件,皇上都没有拒绝的可能。

    据他估摸着,大概有六七十万斤的粮食,那可不是有银子都就能买到的,更何况,国库空虚,想买也买不到。

    目前,秦国最缺的,就是粮食。

    “我不管这粮食最终怎么安排,反正粮食我给了,你就给我一个让京城那些无聊的人都惧怕的护身符……比如说免死金牌之类的,我怕我一个冲动,到时候对那个王爷公主动手了,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自己这身份,想抬高了,还真的有点难。

    还不如握个免死金牌在手里,说不定还能吓吓人。

    北辰卿是鼓足了气想知道她有什么惊人的要求,可等他憋足了劲,却听到这么一个条件,就无语的抽搐着眼角,被打败了。

    要是应燕莲知道,皇上就算把那些王爷公主咔嚓了,也不会动她一分,会不会就不舍那些粮食了?皇上跟他始终惦记着应燕莲所说的秦国的粮仓,那是国家的根本,谁敢跟她比呢?

    而事实上,不到一年的时间,应燕莲就做到了,这不得不说,她有本事,值得皇上派暗卫护住她。

    当初,皇上派暗卫护住她的时候,他心里还在担忧,若是应燕莲做不到,该怎么办?现在,不用他担心了。

    “行,这件事,我替皇上答应了,”免死金牌,皇上是巴不得送出去呢。这么个宝贝,护着她等于拥有不尽的粮食,皇上敢动她吗?可惜的是,应燕莲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重要性,才傻傻的用几十万斤的粮食换一枚免死金牌。

    “成交!”燕莲也干脆利落。

    北辰卿是知道应燕莲身边有皇家暗卫的,用了特殊的信号,让他们出来后,留一个护卫应燕莲,其余一个带着他跟应燕莲谈好的条件进宫禀告皇上,等待着皇上最终的答复。

    “七十万斤粮食换一块免死金牌,她应燕莲还真的是大方!”皇上一听,顿时乐了,连眉头的忧心也减少了不少。

    “皇上,这是北辰大人让属交予皇上的信,请皇上阅览,”暗卫甲把随身带着的信件拿了出来,递给了皇上身边的贴身太监。

    皇上结果信,打开看了之后,眉头深皱,久久没有言语一声。

    “皇上?”被皇上沉默的态度弄的有些不明就里的太监担心的喊着,怕北辰卿又弄什么大事出来,让皇上雪上加霜。

    “回去告诉北辰卿,这件事,朕准了,全权由他负责,若是京城谁有异议的,让他来跟朕说,”信中说,那是应燕莲提出来的,这也是北辰卿认为解决目前状况,不至于百姓离开家园的最好的法子。

    古泉村不也是在最危险的时候,全村齐心协力,才有了后来的安心日子吗?

    这一点,他自觉自己这个当皇帝的不如应燕莲,没有她看事情看的透,否则跟上她的步骤,也不至于弄到如今这个地步。

    想起救灾的七十万斤粮食,他就心痛。要是这个粮食储存在粮仓里,那该多好啊!他这个皇上当的一点都不霸气啊,一点点的粮食,就让他弯腰了。

    “是!”暗卫甲得到确切的答复后,就告退转身离去了。

    “应燕莲啊应燕莲,一块小小的金牌,让朕怎么对你交待呢?”皇上地头看着手中的信,略有感叹的道。

    太监是心里好气至极,可惜不敢问,也不敢看,知道看的越多,知道的越多,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吩咐去,在皇城内找一块地,盖一座公主府,再刻一块金牌出来,上面写上:护国,”在太监的目瞪口呆中,皇上面色不变的吩咐着:“公主府的牌匾上也明:护国公主府!”

    “皇上……这是不是不妥当啊!?”他敢保证,这公主府一动工,就会引来宫里众位娘娘公主的窥视,到时候,不但没有给人家赏赐,反倒是给人家添苦难了。

    “朕心里自有分寸,你就吩咐去办吧!”皇上自然清楚太监话中的意思,但是他意已决,不会再更改了。

    “是,奴才立刻就去,”太监见状,只好压心里的不安,转身离去。

    “有点意思,”越想,皇上越觉得应燕莲这个女人有意识,想到了她出的法子,心里觉得一阵的轻松。她这个是为自己解决了大问题,不要说是粮食,就光是运水的法子,也是解决了大难题——就这么来说,赐她一座公主府,也是她该得的。

    只是,皇上想的太好了,当他命令人把刻着“护国”另个字的金牌交给北辰卿,让他交给应燕莲。北辰卿忙的两只手,两只脚都不够用了,听到金牌,以为是免死金牌,就直接吩咐人把金牌交给了燕莲。

    燕莲呢,一看到金牌上面的“护国”两字,还唠叨了一,说北辰卿是在忽悠自己,根本不是“免死金牌”,心里也骂了他几句。而她拿了金牌,也没追问那“护国”是什么意思,只觉得皇上是不好随便的那一块“免死金牌”给自己,所以拿这个搪塞自己。

    以至于到后来,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京城有座空的护国公主府,却跟战王府一样,没有主子。而皇上以为应燕莲是不喜欢住在京城,燕莲呢,根本不知道这么一回事,就闹出了一个大乌龙,发现自己被坑了。

    应燕莲交出了七十万斤的粮食,全身轻松,也不在担心粮食放在村里会引来谁的觊觎了,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力气。

    她正在计划着,若是有雨水的话,那冬小麦也就该种了,等到明年二三月收割。这一次,不光是种在山地上,水田里只要没有水,也是可以种的。

    等到二三月收割之后,就能种早稻,这样循环而来,村里的地,就不会浪费了。

    “驾驾……,”马儿疾奔的声音在古泉村响起,让古泉村的人都张望了许久,看到那马儿是直接冲往了后村,往应翔安家去之后,就说又是京城来的,也没闹出多大的动静,毕竟,他们都习惯了。

    这京城里来的大官住在他家好久,每天进进出出的,也没见应翔安等人有什么变化,大家也就不在意了

    “咚咚……,”急促的敲门声,让独自在家的燕莲从里出来,不耐的回应道:“谁啊,敲的那么急?”自家爹娘都去地里了,方有占不放心他爹,带着燕秋带了粮食回去了。于奶奶则带着实儿串门,去看白宝珠去了,所以家里,就她一个了。

    没有人回答,只有急促的敲门声,弄的燕莲火气很大。她脑子里不会觉得门外的人是有什么不好目的的,因为现在的村子里,到处都是人。更何况,做坏事的人,敲不了那么响的门。

    “咯吱,”一声,门开了,燕莲抬头,刚想怒骂的时候,就被卷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还没等她发出声音呢,唇就被紧紧的覆盖住了,只能发出“呜呜……”的抗议声——她被非礼了。

    ~~~~~~~~~~

    谁来了,谁来了,想看激动的不,请砸月票啊,留着的月票,到个月没有用的,等于浪费,亲们不要藏着喔!上个月月底,亲就送了三十多张,这个月,有吗?月底哦,月票哦,啦啦!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