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被狠狠的纠缠了一圈,来人才放开她,弄的燕莲急急的喘息着,捂着胸口拼命的捶打自己的胸口,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

    “北辰傲,你想杀人啊!?”这该死的家伙,看到他得意的笑脸,燕莲就恨不得一拳头打掉他脸上贼兮兮的笑容。

    “莲儿,我想你了!”道不尽的相思,唯有自己心里明白,那是入骨的痛,没有解药。

    按道理来说,遇到这么俊逸的男人对你诉说着钟情,没有喜极而泣,也该兴高采烈了。可是,应燕莲的反应永远都跟别人不一样,因为不善表达感情的她明知道自己也是刻骨的思念着,却偏偏反驳着质问道:“你想我了?想在哪里?人呢?没影没踪的好几个月,你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

    柔情蜜意什么的鬼东西,统统不见了。

    “呵呵……,”看到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北辰傲不但没有生气,反倒乐了。天知道,他的脑子里多么想念她如同小野猫一般桀骜不驯的样子。

    “笑什么笑?牙齿白啊!?”燕莲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突然发现他是满脸的胡子拉碴的,人也很憔悴,就不由关心的问道:“你这几个月是去做贼了吗?这样子变的,大街上,你要不喊,我绝对不认识你!”

    “能让我进去吗?我连夜骑马赶回来的,”北辰傲疲惫的揉揉眉心,可怜巴巴的问道。

    “从哪里赶回来?”侧开了身子,燕莲让他进来之后,跟在他的后面,好奇的问道。

    “从最西边的地方,”北辰傲很自然的把手里的包袱交给了她,至于门外的马,他是不担心的,谁能偷的走,那也是人家的本事。

    “去干嘛了?”燕莲没有发现,她这么跟在北辰傲的身后,就像在质问一个有可能爬墙了的男人似的,自己的表现就像一个妒妇,一脸的纠结。

    北辰傲却在紧要关头没有发现这个小女人的算计,反倒认真的解释说:“我有一个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随从,在最西边帮我做事,出了事,差点连命都没有了……我去也就夺他半条命,让他休养了两个月,才紧赶慢赶的回来,却在路上听到这里闹旱灾的事情,我就直接骑马回来,而我那个半死不活的手还在路上呢,”

    “那闹了旱灾,你有法子解决吗?”燕莲这句话,问的很傻很天真,到让北辰傲哭笑不得了。

    他怎么觉得她这句话是在挤兑自己的,没有法子,难道就不能赶回来吗?当一路看到灾情那么严重,他所先想到的就是她跟实儿好不好,有没有被影响,若是有,战王府里的人是不是按照自己的吩咐,接了他们去……心里乱七八糟的,根本睡不好,简直是连夜赶路回来的。

    他连京城都没回就直接来了这里,这一腔的热情,遇到应燕莲那几句冷心冷肺的话,什么热情都被浇的透心凉,连澡都不用洗了。

    “我管人家什么旱灾不旱灾的,我只关心你跟实儿好不好?你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心呢?”北辰傲恼羞成怒的质问道。

    “额,”被他这么一怒吼,燕莲才反应过来,然后有些心虚的念叨道:“我……我以为你是战王爷,要关心的是天苍生……,”他大哥都关心百姓,他就更应该了,不是吗?这就不能怪她,对吧!?

    “天苍生跟我北辰傲有什么关系,我只不过是一介商人,”北辰傲恨不得伸手狠狠的扁她一顿,但几次扬手,都发现自己不了手,只能狠狠的一把拽过她,把她搂在怀里紧紧的抱着,无奈的问道:“我到底要把你怎么样,你才能明白我的心?”

    我明白啊,可我不知道怎么表达!这个是燕莲的心声,可是不懂感情的她发现,每一次北辰傲满腔热情的时候,自己做的事,永远都是泼冷水的。

    这么一想起来,她就更不好意思了。

    听着他的心跳声,燕莲乖巧的贴在他的胸口,这一刻,宁静而美好。多日的相思,因为这一刻的拥抱而消失殆尽,更觉得心中有浓浓的喜悦……。

    “你……你那个手,没事吧!?”作为一个主子,能不远千里跋涉去救他,可见他的重要性了。

    “死不了的,”北辰傲放开她,见她只是黑了一些,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心里的担忧就放心一些了。“实儿呢?家里的人呢?”

    “实儿被于奶奶带出去玩了,爹娘他们正在收拾着地呢,我想种冬小麦,就等雨水了,”燕莲说的轻巧,也唯有她自己心里明白,这该有多么的要紧。

    这冬小麦跟别的不一样,是要经过风雪洗礼的,能种出来,那味道比春小麦更好。可要是种不出来,那就完全的废掉,所以,她心里有些忐忑。

    “咱们的粮食呢?收了多少?”咱们两个字,运用的相当的自然,完全没有违和感。

    “七十万斤,”燕莲慢悠悠的说着,见他的嘴圈成了“o”形后,再狠狠的加了一句,“然后一粒都没有了!”

    “什么意思?”七十万斤的粮食,她吃了?

    “你哥跟我要粮食,要一半,我就全给了,”这一点,燕莲显得相当的大气。

    “凭什么?”他的粮食,他都没看到呢。七十万斤,比现在朝廷储存的还要多吧!?

    “七十万斤粮食,换了一块金牌,”说起金牌,燕莲更加郁闷了。“我跟你哥提的要求是,让皇上给我一块免死金牌,免得我那天招惹了那些权贵,小命玩完,谁知道,皇上那么小气,给了一块没用的!”

    “你……,”北辰傲被她打败了,气的咬牙切齿的道:“你平时斤斤计较,不是挺会算计的吗?这一次,怎么就被我哥给算计了呢?”

    “那是你哥,”燕莲翻了个白眼,不雅的道。

    “……,”北辰傲愣了一,然后想到了什么,突然咧嘴抱着她笑道:“呵呵……我哥,是我哥,是我哥……,”

    “疯子,”燕莲被他抱着摇晃着,嘴角微扬,眼里满是笑意。

    “我是为你疯的,”北辰傲伸手拧住她的鼻尖,头抵着她的额头,轻声问道:“你想我吗?”

    “……,”燕莲被他炽热的眼神感动着,想着他能在千里之外一直惦记着自己,这份心,她收了,刚想深情的回一句,却被突然闯进来的,格外兴奋的声音打断了。

    “娘,外面有大马,我要骑大马,”实儿兴奋的冲了进来,让两个还沉浸在欢喜中的人着实愣了一,还没来得及分开呢,眼尖的实儿就看到了北辰傲,那一个兴奋,按燕莲形容的,那就是中了五百万的彩票了。

    “爹爹,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实儿冲过去抱住了北辰傲,养着包子小脸,萌萌的问道。

    “爹爹?”北辰傲被这个称呼震惊了。

    见他惊喜到不知所措后,燕莲撇撇嘴解释说:“他自以为是的了决定,整个京城的人都应该知道,神秘的战王爷有了个四五岁的儿子……,”

    “怎么回事?”他知道燕莲的性子,她骨子里,应该算是极懒的人,懒得跟身份自以为尊贵的人交往,那会让她浑身不自在,所以她不会主动提起自己的身份——更何况,她是知道的,战王爷是神秘的,极少有人知道的。

    那主动说出的定然不是他,也就表示着,是出了什么事,才被人知道的。他关心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并不在乎人家是不是知道了他的身份。

    “这些事情,慢慢在跟你说,你急急巴巴的赶回来,肯定累了,先休息一会儿,我给你做点吃的,”伸手拍拍实儿的头,燕莲突然觉得,他们这样的相处模式,有点像老夫老妻的感觉。

    可是,他们连新婚夫妻都没有做过……。

    “好,”北辰傲抱起实儿,抵着头给他挠痒痒,弄的他“咯咯”的笑了之后才问道:“有没有想我?”

    “想,”实儿就老实多了,完全没有以前对付北辰傲的傲娇了。

    人跟人的相处,真的很奇怪,这个是燕莲心有感触的。谁能想到,当初对北辰傲充满敌意的实儿会先接纳他,而原本对北辰傲心生惧意的谢氏因为知道他把注意打到了自己的头上而对他心生不喜,这局面,完全相反了。

    燕莲知道,她跟北辰傲真的想牵手往走的话,那路,真的很难。

    不要说谢氏不满了,京城里,北辰府里,还有更难缠的。

    若是北辰傲对自己不离,那自己对他就不弃,不管有多少人觉得她配不上他,都一如既往的陪着他走去……可如果他有一丝的松动念头,那么自己就会华丽的转身,因为她伤不起。

    本身要站在北辰傲的身边就需要很大的勇气,她凝聚的勇气若是被打破了,那就再也聚集不起来了。也就表示着,她跟北辰傲无缘。

    缘分这种东西,很抓人心扉的。

    很多人,都在错的时间里遇到对的人,终究成了有缘无分。

    不管结果如何,她试过了,努力过了,这辈子,也就无悔了。

    ~~~~~~~~~`

    今天的月票好少啊,是因为更新在晚上的缘故吗?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