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架,打的惊天动地的,燕莲都不敢靠近,就怕自己被伤到了。

    “那个……,”两个人打的酣畅淋漓的,看着燕莲是胆战心惊的。“你们能不能停,”两人势均力敌,谁也拿不谁,不如停手的好。

    在打去,这后山就不用谁来开路,直接变成平地了。

    燕莲一出声,两个人都同时停手了。只是,当北辰傲要往燕莲身边冲过去的时候,后面的人这么做,于是,误会发生了,都以为对方要对燕莲不利,这又动上手了,让燕莲头痛的扶额,抽搐着嘴角厚道:“都给我住手!”

    “燕莲,”北辰傲被骂的很委屈。

    “……,”另个人则保持沉默。

    “阿虎,你干嘛呢?半夜三更的出现在我家后院?是想找抽吗?”燕莲被打败了,她要是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的话,话真的是白痴了。

    她就想了,自家后院藏的那么深,谁都不曾发现,怎么会有人对自家的后院起了好奇心呢?原来,是阿虎这个家伙。

    “我是来看你的,”梅以鸿心里相当的郁闷,他想着自己从后院进去,至少不会惊动太多人。没想到,不但惊动了人,还让自己好好的打了一架。这架打的是爽快了,可是……为什么心里不舒服呢?

    应燕莲的身边,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个男人呢?

    他伤好之后,没有回京,而是立刻赶回了战场,在知道发生旱灾之后,心里一直牵挂这她,就怕等自己回来了,她出事了。

    可是,她不但没有出事,还有人护着,这感觉,真的不好。

    而且,自己是站在她对面的,而那个男人是站在她身边的,这种区别,是傻子也清楚。

    原谅他们吧,因为后山树林密集,又因为是阴天,所以看不大清楚对方的面貌,所以他们根本没发现彼此是认识的。

    “你来看我……,”燕莲咬牙切齿,“有人会半夜三更来看人的吗?你是来吓人的还差不多,”这个男人的脑子是不是少根筋啊!?

    “他是谁?”一听说有个男人半夜三更的来看应燕莲,北辰傲不淡定了,用浓浓醋意的语气质问道。

    “路过的,”燕莲懒得搭理两个男人,转身朝自家走去。

    路过的……梅以鸿风中凌乱,伤心了。

    “不许再给我动手,不许再出声,吵醒了我爹娘,有你们好看的,”燕莲进客厅点起了等,压低声音警告着。

    两个男人没有回答,只是彼此眼中都防备,在烛火亮了之后,都虎视眈眈的怒视着彼此,然后……。

    有奸情!这个是燕莲心里的想法,因为原本充满敌意跟防备的眼神变了,有点含情脉脉了。“你们……?”有一腿?

    “北辰傲?”语气是探寻的。

    “梅以鸿,”语气是笃定的。

    “认识?”“有一腿”三个字,被燕莲狠狠的压住了,她怕自己一冲出口,就会被两个男人灭口。

    “梅以鸿,你不是该在北方吗?怎么在这里呢?”北辰傲虽然不打仗,但该有的局势,他比谁都清楚。

    北辰傲坐在了燕莲的身边,燕莲也没有反对,因为习惯。

    之前,坐一桌吃饭的时候,北辰傲为了照顾实儿,都跟燕莲一起坐的,有时候,一个抱着实儿,一个给他喂东西,所以,这在燕莲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可是,在梅以鸿的眼里,那就相当刺激了。

    “北边战事稳定,我是回京见爹娘的,”梅以鸿握紧拳头,压住冲上去的念头,落寞的说。

    人家的落寞就是北辰傲的快乐,他觉得这样还不够,伸手握住燕莲的手说:“去看看实儿,他一个人睡着,我不放心,”这么暧昧的话,一般不知道的人听了,都会觉得不对劲。

    而这话在感情慢一拍的燕莲耳朵里,却是很正常的,所以想也没想的点点头说:“你们小点声,我去看看实儿,”

    看到这一幕,梅以鸿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那是你的孩子?”应燕莲说过,她的男人死了。而实儿却说,他爹爹出远门了,难道,这是北辰傲瞒着所有人,藏了她们母子俩?

    “是,”实儿都叫他爹爹了,那这个父亲,该当的,不是吗?更何况,他不是傻子,才不要解释的清清楚楚呢。“你怎么认识燕莲的?”为何他从未听说过呢?

    等到燕莲回来的时候,却觉得原本对峙的气氛变的凝重了,好像发生了什么很重要的事。她走到北辰傲的身边坐,一脸茫然的问道:“怎么了?”两个人的表情都不对劲,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出现?

    “我发现,只要我回京,就会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拦着,所以我伤好之后,就回了北边,没有进京,”梅以鸿打破了沉默,用沉重的语气说道。

    “为什么要拦着?”北辰傲不解的问。

    该拦的,应该是梅将军,不是吗?

    “不清楚,但凡我光明正大的回来,路上总能遇到险阻,”还差点丢了性命。

    “那个……我能问一问梅以蓝是你什么人吗?”燕莲慢半拍的问道。

    “你认识我妹妹?”梅以鸿诧异的问道。

    “妹妹?”燕莲恍然,嘀咕着:“难怪名字那么像呢!”

    “她不光认识你妹妹,还是你妹妹跟你小外甥的救命恩人,”连带还救了你,你们梅家的恩情,欠大了。

    “你就是我妹妹信里提起的应娘子?”世上,会有那么巧合的事吗?

    “你要真的是上官少夫人的哥哥,想着应该是没错,”你还吃了你妹妹给我的一大堆补品呢。

    什么叫有缘无分,这大概说的就是梅以鸿了。他要是早一点明确了身份,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遗憾了。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么一个藏在乡村里的妇人,竟然就是妹妹信中提起的,好有本事的应娘子。

    这样的擦肩,让他充满了无奈,觉得是老天在耍他呢。

    “也不知道我妹妹怎么样了?进不了京,我连通知我爹娘都不行,”语气里,有浓浓的思念。

    北辰傲的手放在桌上,“咚咚”的轻声的敲着,但在安静的深夜里,还是有些响。“我只是在疑惑,为什么你进京会被人拦着呢?该拦住的,应该是你爹,不是吗?”若说那个人让别国敬畏,那就是梅大将军了。

    梅以鸿虽然武艺不错,带兵打仗也有点经验,但跟他爹比起来,还是嫩了一点,又加上从小被梅大将军带在身边,缺乏了生活的历练,有的是勇气跟狠劲,却不知道带兵打仗,有时候也要用巧劲的。

    “可是这一次带兵的,又不是梅大将军,”燕莲不解。

    “但更不是他,”带兵的,另有其人。

    “那为什么要阻止他回京呢?难不成……他身上藏了什么秘密?”燕莲狐疑的打量着梅以鸿,把他逼的脸都红了,也没想出什么问题来。

    “我身上能有什么秘密?我又不是那个神出鬼没,神经兮兮的战王爷,能有什么秘密!”被看的有些恼羞成怒了,梅以鸿才不满的反驳着。

    可他无心的话,却让北辰傲跟应燕莲愣住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之后,明白了他们心里想的是一样的。

    若是有人怀疑梅以鸿就是神秘的战王,那么有人拦截他甚至想要他的命,那就有可能了。

    北辰傲知道,当初梅以鸿是身受重伤被燕莲救了的,人家还进古泉村搜过,被燕莲忽悠过去的,可见人家找他的那种架势,甚至不怕把事情闹大。

    “你们怎么了?”见他们的眼神不对劲,梅以鸿敏感的问道。

    其实他是不喜欢他们含情脉脉,默契十足的对视,那让他的心纠结。

    “我们是觉得,或许有人把你当成了战王爷,所以才会对你屡次手的,”人家这伤的冤枉,他总该好心的提醒一。

    “我怎么可能是战王呢?”梅以鸿惊叫一声,发现自己声音大了,立刻压低声音解释说:“那会儿,我爹被擒,我都急的要死,那会儿,我根本不在战场上啊!”

    “可你解释不在,人家却不一定相信,反倒更觉得你是战王……,”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他能这么想吗?

    “这个战王,到底是什么人呢,打了一仗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梅以鸿拍着桌子,不满自己被人当替身。

    若是光明正大的想杀他,那他还能接受。可说来说去,竟然是把自己当成了战王爷,这口气,他咽不去,也觉得自己好冤啊!

    活的呢,就在你眼前呢!燕莲好玩的跟北辰傲眨眨眼。

    你敢说?北辰傲怒瞪她一眼,警告着。

    我说个毛,跟我又没关系,燕莲撇开脸,不想搭理他。

    两个人的无声对话,在梅以鸿眼里是相当相当的刺激人的——他们是不是太欺负人了?受委屈的是他啊,为什么没有人安抚他呢?

    “肯定还活着的,要不然,战王府早就没有了,”北辰傲酷酷的解释着,因为他不喜欢人家咒骂他死了啊,那种感觉,很诡异。

    ~~~~~~~~~~~~~~

    乐呵乐呵,可怜的梅以鸿!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