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子苍老的应祥德,燕莲没有拒绝,只是可怜他这个当父亲的而已。她推推北辰傲,示意他把应文博捞出来——有了这样的教训,应文博还能有什么可嚣张的。

    他被送进牢里,是得到人家授意的,那么他在牢里就不会好过,受到的刑罚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应文博没做什么天理不容的大事,他只不过是被杜氏宠坏了,变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人,要过什么样的日子,所以才会跌的那么惨。

    所以,她帮了。

    应文博被应祥德跟杜氏接回来了,没有大张旗鼓,反倒有点跟做贼似的。只是,村里没有什么秘密,尤其是杜氏大呼小叫的来这边求助,村里的人都知道,应文博被抓了,他是去找自己的媳妇跟儿子被抓的……这里面有多少的猫腻,相信大家都明白的。

    只是,燕莲没有想到,应文博在狱中不但被人打了,而且还……被废了。这个废了,说的是他这辈子都不会有女人,有孩子,表示应家大房,断根了。

    这件事,让整个古泉村的人都震动了。他们喜欢说三道四,但从未在外面接触过这么可怕的事,对他们来说,贪便宜可以,说三道四也可以,但千万不要沾惹上官府……但他们没有想到,因为一个女人,应文博就废了,成了不是男人的男人。

    “这是应家大房的报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村里有了这样的谣言。

    关于着当初杜氏害了应燕莲,让她未婚生子,差点被浸猪笼的事重新被翻了出来,说应家大房如今儿女都被毁了,是老天对她的报应,怪她太贪心了,觊觎着不该觊觎的……对于这样的谣言,应家二房的人从未在家里提起过。

    这件事,对他们来说,早就过去了,也没什么可说的。

    日子,不是过给别人看的,而是自己过自己的。

    当白氏知道这件事后,抱着白宝珠到了燕莲家里,面色沉重,隐约有些不安。

    “你是怕杜氏来抢走珠儿?”燕莲了解她的心事,也觉得她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嗯,”白氏看着天真可爱,不断好奇张望的女儿,心里略带不安的道:“他……他废了,那儿子又不是他的,等于我家珠儿就是应家大房唯一的后代了,我……我怕杜氏想起的时候,会不折手段的来抢,我一个女人,怎么能拼的过她呢?”

    她带着女儿,过的虽然不是很富有,可快了,简单,比以前跟应文博在一起不知道要好的多少倍。她不想改变这样的日子,就算表示半辈子自己一个人过,也不后悔。

    但现在,应文博出事,她心里极度的不安,就怕不可理喻的杜氏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不如,你带着孩子去娘家躲躲?”谢氏也觉得杜氏会做那样的事,就善意的建议道。

    “躲不了一辈子,”这个根本不是什么办法。

    “我也想过,可在我娘家毕竟待一辈子,”白氏也赞同燕莲的话,心里忐忑不安,所以才来这边找燕莲商议的。

    杜氏的性子,没人能真正的了解。她做的事,都是大伙接受不了的,谁知道她接来要做什么。

    “要是杜氏能放弃,就好了!”燕莲揉着眉头说道。

    “不可能的,珠儿是她唯一的孙女,她怎么可能会放弃?”有孙子的时候,孙女是不重要。可是,当孙子没有了,孙女成为唯一的时候,杜氏肯定会重视的。

    乡人,最怕的就是没人养老送终。杜氏可以不管儿子,但不会不管自己。她怕她死的时候,没人给她养老送终,所以一定会要回这个孩子的。

    “跟我大伯说说呢?”应祥德还是一个比较好的人,只可惜性子被压抑的太久,让杜氏完全的把这个家给毁了。

    “这……,”白氏迟疑了,她也知道应祥德是好说话的,就怕应祥德说服不了杜氏。

    “爹,你能跟大伯说说吗?”燕莲回头,看着一直沉默的应翔安问道。

    应翔安蹲在地上,听到燕莲问的以后抬头望着她,有些迟疑的道:“珠儿是你大伯家唯一的孩子了,”画外的意思是,他不想这么做。

    “可她姓白,是应家不要的,”燕莲明白他的心思,也能体谅他这么说的心态,但并不表示自己会答应白宝珠回到应家。“更何况,爹,你觉得应文博如今这个样子了,珠儿娘回去,会有好日子过吗?珠儿回去之后,杜氏会对她好吗?你难道还不知道杜氏是什么样的人吗?”

    应燕荷毁了,杜氏对她嫌弃不已,就差把她赶出去了。至少应燕荷比当初的应燕莲好多了,可谢氏始终都没有放弃她这个女儿,要不是有她暗中的接济,实儿跟应燕荷都活不了。

    一点求生本事都没有的应燕莲,能活着生孩子,把孩子带到那么大吗?

    “……,”面对燕莲的逼问,应翔安沉默了。他把应祥德当成自己的大哥,但并没有把杜氏当成他的大嫂。“我去说说,他同不同意的,我不知道,”沉默了许多后,当众人以为他不会答应的时候,他才幽幽的开口着。

    “谢谢二叔,”白氏对他们的称呼,始终都没有变。

    看着惊喜的白氏,应翔安知道,恐怕除了自己,谁都不希望珠儿回到应家吧!

    珠儿不姓应,可她在自己家里,算的上是宝贝了,大家都对她很疼爱,有好的也不会忘记她的。

    也许,燕莲说的对,回了应家,珠儿不一定会幸福。

    应家老这边,这个时候还乱着,应文博浑身是伤,可再怎么受伤,他最在乎的还是自己身为男人的资格。他怒斥杜氏为他请来的大夫,怒骂人家是庸医,是骗钱的,把大夫骂走了。骂走了大夫,他又不甘心,要杜氏再去找大夫,找更好的大夫。

    大夫换了好几个,银子花了不少,可最终还是这个结果,应文博就算不愿意接受,杜氏也不会任由他这么折腾去了。

    “家里的银子都花的差不多了,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杜氏见他砸碎了药碗,就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我要看大夫,看大夫,”应文博躺在床上,疯狂的叫着,样子极其的狰狞。

    杜氏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酸不已,就耐着性子道:“文博,你是我的儿子啊,怎么不希望你好好的,要是能医好,娘就是砸锅卖铁也把你的病治好。可是,京城里的大夫都说了,你这个没希望了,你还想怎么样呢?”

    “不会的,不会的,我不可能废了的,”应文博被杜氏劝的没有大吼大叫,但嘴里一直不放弃的呢喃着,那样子,看的杜氏心酸不已。

    应燕荷站在门口,看的应文博那个样子,眼里不但没有伤心,反倒闪烁着幸灾乐祸,若是可以,她肯定会冲着应文博讥笑嘲弄的,因为他为了杨娇儿,完全不把自己当妹妹,总是百般的责骂自己,所以她也不会把他当成亲哥哥的。

    应翔安找了应祥德,两兄弟敞开心扉,说了很多的事,把一辈子的肺腑之言都说了出来……没人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但是应祥德总算是点头了,答应说,不会把珠儿接回来。当初,他们放弃了珠儿,就再也没有资格要求珠儿回应家了。

    所有人都以为,应文博回来了,杜氏至少也会安生一些日子,让所有人都能喘口气。可是,这个杜氏愣是跟别人不一样,偏偏不让人安生。

    “找御医?”燕莲被杜氏逗笑了,“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她脑子没出问题吧!?

    在不知道北辰傲的身份,竟然提这样的要求,是把她自己太当一回事呢,还是把自己看的太高了?她受伤都没有想到找御医,她竟然有这样的想法,还真的是奇葩。

    “我不管,”杜氏看着她,蛮横的道:“京城里的大夫都没有法子治好文博的伤,只有你认识京城里的大官,肯定能求到御医帮我家文博看病的,他可是应家的长子长孙,”没有人比她儿子更重要了。

    这个是杜氏一直以来的想法,也是应家人以前一惯的想法。这古代人,最看重的就是长幼,杜氏这么以为,也没什么错。可是,她最不该的就是拿这个来威胁燕莲了。

    “应文博是不是长子长孙,跟我有关系吗?杜氏,你别忘记了,我是自己立女户的人,跟你应家没有半点的关系,你要再搞些莫名其妙的事,信不信我再让人把应文博丢进牢里好好的招呼一顿?”她是不是觉得自己太好说话了。

    “你敢?”杜氏一听,叉着腰,横眉厉声道。

    燕莲无语的看着她嚣张的样子,很想问问她,你到底有什么可嚣张的,真不知道你那自信是从何而来的

    “我敢!”北辰傲早就看不过她的所作所为了,只不过一直没有一个机会而已。这杜氏刚好死不死的来的时候,刚好是北辰傲带着实儿从后山练武回来,所以他想也没想就开口回道。

    ~~~~~~~~~~

    倒计时第四天……拼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