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北辰傲阴沉的样子,杜氏胆怯的缩缩头,迟疑了片刻之后,觉得还是儿子重要,就仰着头嚣张的道:“你是谁?凭什么管我应家的事?”

    “我虽然姓应,但不是应家的人,你最好弄弄清楚!”燕莲不屑的冷哼一声,警告说:“若不是应祥德,我才不会救应文博,所以,请御医之类的,你就想想吧,想让我请,别白日做梦了!”

    不想逼着北辰傲动手,燕莲希望杜氏能有自知之明,别再来纠缠了。可惜,杜氏就是那种混不吝的人,人家越要怎么样,她越是跟你来劲。

    燕莲的这一番话,让杜氏气的咬死,这应燕莲的心真是毒,就是眼睁睁的要看着自己儿子残废,要断了她家的根,就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道:“应燕莲,你别得意,你个不要脸的,没男人要了是不是,家里藏着多少男人,进进出出的也不嫌害臊……,”

    看到杜氏泼妇骂街,破罐子破摔的样子,燕莲笑了。

    “北辰傲,你说,要是再把应文博抓进去,打断手脚,让他就吊着一口气,会不会要求太高了?”看着杜氏那嘴里不停的噼里啪啦的往外蹦脏字,燕莲轻描淡写的问道。

    “这有什么难的,你不知道牢里的狱卒都是经过精心培养的,你让他掉一口气,人家绝对不会让他吊两口气,也不会让他咽气的,”北辰傲的怒气是藏在心里的,他捧在手心里,待她如珠如宝的女人,她却在这边大方厥词,口出污言,他要是漠视就不是男人了。

    “杜氏,听到没有?要不要试试呢?”燕莲看着脸色大变的杜氏,嘴角扬着轻蔑的笑容,淡淡的问道。

    杜氏被两个人的气势惊住了,她呆呆的望着应燕莲,发现一起被自己拿捏在手里,唯唯诺诺连句话都不敢大声说的姑娘,什么时候变了,变的好像不像村里的人,那气势,那表情,跟她身边的男人显得那么般配。

    在她的面前,发现自己有些自惭形秽了。

    “你……你们不是官府的人……,”杜氏胆战心惊的狡辩着,心里却害怕极了,怕应燕莲真的说到做到。

    “是吗?”燕莲睨着北辰傲,摸着巴上打量了一后看着杜氏问道:“我难道没有告诉你,他是个王爷吗?”

    “什……什么?”杜氏的膝盖弯了,那是骨子里带有的卑微,无论怎么强悍,都抵抗不住。

    “他的身份,就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杜氏,不管我们有什么恩怨,我都不想跟你计较,麻烦你别再来找我的麻烦……我更可以告诉你,整个古泉村的地,都在我的手里,所有地契的名字都是我,你觉得,你还要继续吗?”燕莲望着她,玩味问道。

    “不……,”杜氏惊恐的摇着头,不敢置信的摇着头,拒绝这惊人的秘密。

    “信不信,由你,”燕莲走过来,半蹲身子,跟她对视着,一脸别有深意的道:“不信,你大可去村里传传看,也可以把北辰傲的身份泄露出来……你不是最喜欢说三道四,搬弄是非吗?我把这两个秘密告诉你了,你应该高兴啊,可以在村里说了,随便你怎么说都可以,你敢吗?”

    她不杀杜氏,要她看看,应家二房过的是如何的好,而她心里深藏秘密却不能开口,那种痛苦,不能用言语形容的。

    不敢,杜氏当然不敢。她不知道应燕莲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么,反正她已经忘记了原先找应燕莲的目的,心里反复的只有两件事:住在燕莲家里的男人是王爷,刚才,她好像听到实儿人家爹爹。而应燕莲,她竟然拥有了古泉村所有的地,这表示什么?

    表示她不但拥有一千多亩的地,两茬的粮食,她拥有了几十万斤的粮食——而这些粮食,都被拿去救济灾民了……这些代表什么,她想都不敢想。

    去耀武扬威的杜氏害怕了,她甚至不敢告诉别人这件事,只能把这件事闷在肚子里,任由它发酵,发霉。

    “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些?”北辰傲看着燕莲那阴笑的样子,觉得好恐怖啊!

    “她喜欢八卦,说三道四,可这些事,她敢说吗?你不觉得把一些秘密告诉她,让她藏在心里不敢说,就这么挠心挠肺的折磨她,不更好吗?”一子解决了杜氏,那是太便宜她了。

    自己这么做,为的是要为原主报仇,要让杜氏痛苦却要活着,真正的生不如死。

    北辰傲看着她冷艳高贵腹黑的样子,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突然脑子里想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此刻有些忌讳的人。

    他了解应燕莲,对感情迟钝但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洁癖。她好像认定了自己,就对别的所有对她有心思的男人充满漠视……她虽然有个儿子,可那是她光明正大的让自己知道的。可是,要是程风回来了,说出了五年前的事,那她会不会心里有阴影,进而怀疑自己呢?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应燕莲,他总想小心翼翼,觉得这个女人若是转身,那就会错过一辈子。

    原本父子相认就快到了,结果北辰傲心里这么一拧,可怜兮兮的程风又被打发进了战王府,因为北辰府里是不能去的,当初,他坏了老夫人跟向岚心的计划,她们俩看到他就跟看到杀父仇人似的,这么可能会让他留的。

    燕莲自然不知道北辰傲的心里想法,在听到他说要回战王府安排一些事情,就挥挥手表示不送。对于她的洒脱,北辰傲只能郁闷自己的心先遗失了。

    或许,就是她的不争不抢,不闹不哭,才让他更加觉得她的可贵。

    好像,两个人就像过了一辈子的夫妇一样,她从不问过自己的一切,骨子里,除了信任之外,没有别的。而自己也是如此,看到梅以鸿倾心,他心里不舒服,但从未想过她会对梅以鸿怎么样。

    而这样的默契,更让他知道,她是值得珍惜的。

    北辰傲前脚走,北辰卿后脚就来了。燕莲看着他,很想问问:你们兄弟是不是商量好的,就不让自己有一会的片刻清闲呢。

    “不行,”面对北辰卿的要求,燕莲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为什么?”北辰卿是抱了很大的希望来的,他跟皇上都知道应燕莲不是随便说说的人,所以想着错过了两茬的稻子,春小麦,这冬小麦是无论如何都要跟上的。可是,他兴冲冲地来,应燕莲就用两个字打发了他,让他怎么能甘心。

    应燕莲睨了他一眼,心里自然明白他的心思。这大旱之后,伤了百姓就等于伤了国之根本,之前自己拿出七十万两的银子,算是解了燃眉之急,可并不表示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一个冬天去,若还是没有粮食,等待的就是百姓的又是一个灾难,所以北辰卿如此着急,她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她也有她的难处好不好!

    “你如果说要种早稻,我二话不说,肯定会答应的……只是这冬小麦不一样,若是今年天气特殊,了大雪的话,你让百姓种的冬小麦,就得全部冻死,颗粒无收,到时候,你不是在帮百姓,而是把他们带如了绝望的境地,你明白吗?”说不定,到时候遭殃的是自己,毕竟,种冬小麦是自己的注意,不是吗?

    农民种地,看的是天,谁知道今年的冬天会怎么样,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古泉村的呢?为什么就可以?”北辰卿怀疑的质问道,觉得应燕莲这么做,是故意的。

    面对北辰卿咄咄逼人的态度,燕莲没有生气,反倒和蔼的解释说:“古泉村之所以可以,是因为我之前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见他还是满脸的怀疑,燕莲心里感叹,北辰卿毕竟是北辰卿,跟北辰傲不一样。“北辰大人,你觉得,种地就那么简单吗?”

    “什么意思?”这事情跟他提的,完全不一样吧!?

    “古泉村的地被收走之后,虽然种了早晚两季的稻子,可遇到的危机有多少的多,你难道不清楚吗?早稻遇春雨,早点连古泉村都被冲掉。晚稻跟春小麦遇到了干旱,差点颗粒无收,你会觉得冬小麦会安然无恙吗?”不种地的人,永远都不会觉得种地是多难的事。也唯有体会过“锄禾日当午,汗滴禾土”的滋味后,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北辰卿被她的话说的心里一震,但觉得她有但故弄玄虚了。

    “每个村都一样的,为何古泉村能种冬小麦呢?你若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就不强加要求,否则,你就是欺君,”这是皇上的命令,他是不得不要求办好。

    “唉,”看着北辰卿那不依不饶的样子,燕莲也懒得劝说,语气也稍显有些硬了。“北辰大人,你难道没有发现古泉村家家户户的门口都堆积这晒好的晚稻杆子跟春小麦的麦秆吗?”

    “这跟种冬小麦有什么关系?”

    “那是用来护苗的,免得冬日雪,让苗子冻伤,明白吗?”跟一个农事白痴讲解这些,还真是累。“你要是能有这些东西,这冬小麦,大可试试,要是没有,你就请转身回家吧,别为难我了!”

    燕莲方才之所以一口气拒绝北辰卿的要求是因为她知道,大旱本就造成了颗粒无收,这这些晚稻杆子肯定不会留的,那自己的要求有等于没有一样的。只是,北辰卿一直在刁难着,她也就不留情面的把这些事情说了出来。

    “……,”这个要求对北辰卿来说,真的比登天还难。

    最后,北辰卿灰溜溜的离开了。他觉得,自己想要在应燕莲手里讨得便宜,还真的有些难,除非是她主动答应的,比如那赈灾的粮食。

    只是,北辰卿要是知道只要说动他家弟弟,应燕莲也不是没有一点法子的话,会不会呕死呢?

    燕莲只是不想牵扯太多的麻烦,她如今想做的就是把古泉村弄好,到时候,能让应家人在古泉村站稳脚跟,没有人能随意的欺辱他们,那么,自己才可以真正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古泉村,只会成为她的一个靠山,一个家,一个疲惫身心之后能温暖人心的地方。

    北辰傲回京之后,光明正大的回的自然是北辰府了。只是,他这一回来,就被北辰老夫人抓住,怎么都不愿意松开了。

    “真可怜,”杭青青抱着自家孩子,望着蹙眉不悦的北辰傲,日有所思的道。

    其实,这个北辰府里,那个人不可能呢。有一个北辰老夫人,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可她再怎么不好,都是北辰卿跟北辰傲的亲生母亲,他们又不能解决她,不能忤逆她,只能周旋着,连带着,她也过的特别的委屈。

    因为她生了个女儿,老夫人连看都不看孙女一眼,还在她月子里逼迫着北辰卿纳妾,弄的北辰卿头痛不已。

    皇上让北辰卿去赈灾,反倒让他们暂时脱离了痛苦。可自己在府里,总是受到老夫人的刁难跟向家两姐妹的嘲弄,说她连儿子都不会生,还椅子霸占着北辰大夫人的名分,弄的她每天烦躁不已,连对孩子都有心无力了。

    北辰傲回来了,老夫人把目的重新放在他的身上了,自己顿觉的轻松很多。

    “你要再不成亲,我就死在你的面前,免得到时候无脸去见北辰家的列祖列宗……,”自家母亲的威胁话语在北辰傲的脑海里响起,弄的北辰傲的头快要炸掉了。

    “你大嫂生了个赔钱货,你大哥不肯纳妾,你又不愿意成亲,再这样去,北辰家的香火就断在你们两兄弟手里,我北辰向氏就成了北辰家的千古罪人了,还不如早早的去了才好,免得被你们厌恶,”向老夫人的手段,是越来越厉害了。

    “二叔,不如找个姑娘成亲了吧?”杭青青见他一直沉默不语,就低语提醒说:“难不成,你想娶向家姐妹?”要她跟向家姐妹中的一个当妯娌,这辈子,自己的日子别想好过了。

    ~~~~~~~~~~~~``

    抱歉,更新又食言了。家里孩子出事了,缝了好几针,快要开学了,心情实在不好,又得应付很多的事,请见谅!谢谢亲们的月票,懒懒感激在心。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