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傲怎么做都打消不了自家母亲的目的,那向家两姐妹,只能由着应燕莲来解决了。

    知道自己的计划被自家母亲破坏之后,北辰傲是似的跑掉了。他跟程风交代了几句,又安排了战王府的一些事情后,回了古泉村。

    在他心里,古泉村更像他的家。

    燕莲见北辰傲回来的那么快,心里有些诧异,但不难看出,她的心情是极好的。

    京城里,关于战王后孩子的传说,一直在叫嚣着,可战王不出现,娃儿跟孩子娘不出现,谁知道是真还是假呢。

    “战王有没有孩子,我是真的不知道……但北辰傲肯定是有孩子的,”梅以鸿回到梅家后,并没有说出自己受伤被救的事,只是安然的回到京城,回到家,免得说多了,爹娘会担心。

    “北辰傲有孩子?什么?北辰傲有孩子了?在哪里?”梅以蓝是因为大哥回来了,特地抱着孩子回娘家的。刚才,他们兄妹俩也只是适时的谈起了关于神秘战王的事,好奇那个孩子是不是真的属于战王的。

    那战王府的管家都变相的承认了,这就表示真有其事了。

    可是,神秘的战王拥有一个乡的夫人跟孩子,这是多么荒诞的事,战王府的管家却没有否认,实在是诡异。

    梅以蓝觉得战王府的事诡异,可听了自家大哥的话后,更觉得今年怪事特别多了。

    被自家妹子很激动的询问着,梅以鸿才想起来,这件事,是要保密的。

    “什么孩子,你听错了,”连上官浩都不知道,可见北辰傲是真的瞒住这件事的,他要说出去了,北辰傲还不得杀了自己。

    他不得不承认,北辰傲说对了一件事,自己真的打不过他。

    “大哥……,”解释就是掩饰,他难道不知道吗?一向都把自家大哥吃的死死的梅以蓝一看到他那副样子,就笃定事情真的有猫腻了。

    “我常年在战场,能知道京城的事吗?你是真的听错了!”梅以鸿认真的解释着,却不料这么做,更加惹自家妹子怀疑了。

    “是吗?”她没老好不好,当她耳朵聋了?“大哥,娘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该为梅家传宗接代了……,”她知道自家大哥最怕的是什么,所以阴阴的冷笑着威胁道。

    梅以鸿哭了,他是招谁惹谁了。在古泉村,他被欺负的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因为他打不过北辰傲,说不过应燕莲……回到家,还被自家妹子欺负,还不如回北边去,至少他冷着脸,人家不敢欺负他。

    “唉,也不知道选谁好呢?大哥,你说陈大人家的大姑娘好呢,还是朱侍郎家的二姑娘好呢?”梅以蓝坏坏的一本正经的问道,天知道,那两姑娘是京城里连普通人家都不愿意娶的。

    一个名声不好,一个胖的离谱,所以这两人是京城最遭人嫌弃的。

    “蓝儿,你都当娘了,怎么还欺负你大哥呢?”梅夫人看着自家女儿,宠溺的嗔道。

    “娘,我怎么欺负大哥了?我告诉你噢,大哥想娶媳妇了,我这是给他出出注意,定要给娘找个温柔贤惠,贵气美丽的儿媳妇来,”梅以蓝的嘴巴特别的甜,一向在梅家是最受宠的。

    “鸿儿,是真的吗?”梅夫人相当激动万分的盯着他看,兴奋的问道。

    “……,”是假的。

    眉眼弯弯的燕莲看着实儿那么粘着北辰傲,心里总有种错觉,觉得实儿才是北辰傲的亲爹,自己则是后娘。

    让实儿自己玩一会儿后,北辰傲抹着额头上的汗,走过来看着她笑眯眯的问道:“什么时候跟我去一趟京城呢?”

    这话可是很有深意的,所以,应家原本各忙各的人都停手中的活,特别有八卦意味的看着众人。

    “去北辰府还是战王府?”燕莲没有隐瞒,反正家里人都知道北辰傲的身份,所以她问的很坦然,一点也不像别家姑娘似的,脸上露娇羞的红晕。

    她这么的坦荡荡,反倒弄的北辰傲有些莫名的不好意思了——怎么觉得他像个等徒浪子似的呢?

    “你觉得那个好?”北辰傲问的有些小心翼翼加莫名的心虚。

    “都不好,”燕莲想也没想的说道:“北辰府里有花花草草,我不喜。战王府神神秘秘,见不得光,我也不喜,所以,我能不能都不去?”算起来,她还是喜欢在这里,跟土地打交道,偶尔跟老天斗斗法。

    虽然幸苦,可收获是丰盛的,不是吗?

    北辰傲哭笑不得,堂堂的战王府,竟然被她说成这个样子,弄的他是哑口无言。

    “不行,必须选一个,”只要进京,就代表这她已经默认了自己的身份,那样,不管去哪里,他都有法子让她接受另一边。

    歪着头,燕莲看着北辰傲,是很认真很认真的那种。她看到他的双眼里有疲惫,有无奈,知道他肯定是因为北辰家的事头痛,就一本正经的看着他道:“你要是告诉你大哥跟你娘,他们不反对,那我就进北辰府……,”

    北辰傲跟应家人都觉得她会选择战王府,没想到她会这么一说,都愣住了。

    “好!”北辰傲有些激动的点点头,知道唯有她懂自己。

    战王府是皇上亲封不假,可他没有根基,没有深厚的底蕴,倾塌只是一念之间——更何况,那里没有亲人的认可,就算位置再高,也名不正,言不顺。但北辰府就不一样了,里面就算是万般艰辛,但只要进入了,就表示得到认可了。

    北辰傲是说干就干的人,谁让他发现,明白应燕莲好的人不只是他一个人呢。这梅以鸿身份不低,又加上是个死脑筋的,燕莲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又是梅家的嫡子,一根筋上来,威胁梅将军要娶应燕莲,否则不娶妻生子的话,自己就没地后悔去了。加上家里还有个逼着自己娶亲的娘亲,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还是早早的把亲事定的好。

    心里一盘算,他第二天又回了北辰府,这一次,北辰卿也在家里。

    两兄弟许久没有见到,原本是有一番话要说的,只是北辰傲这一次没有拖泥带水,而是直接让人请了北辰老夫人跟向家两姐妹,还有北辰卿夫妇一起到了大厅,一副有重大事情要宣布的样子。

    向家姐妹的心是紧张的,因为她们想起了他暗示的话,想着他今天这么隆重的样子,肯定是跟她们有关了,否则北辰家的家事,她们可没那个资格来的。

    “傲儿,你叫了大家来,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啊!?”北辰老夫人的心是激动的,想着自己期盼了那么多年的事,终于要成了吗?

    杭青青跟北辰卿却脸色阴沉,不是担心北辰傲会看中向家表妹,而是觉得北辰傲说的事情,会是大家都接受不了的。

    “娘,我想成亲,”北辰傲低声说道。

    向婉心跟向岚心一听,嘴角立刻高高的扬起,好像知道成亲的就会是她们中的自己了。

    北辰老夫人一听,立刻笑眯眯的拍着手,激动道:“好啊,成亲好,”看来,还是自己的逼迫有效啊,早知道,当初就用这一招了。

    “不知道二弟想娶谁啊!?”北辰卿眼角直跳,心里觉得不安。

    向婉心跟向岚心两姐妹紧张的看着北辰傲,害怕听到的名字不是自己的。她们都知道,若真的被北辰傲选中了,那么另一个,就得离开,就算是暂时的离开,也算是离开。

    “傲儿,不管你选那个,娘都会同意的,这都是为了北辰家好,”北辰老夫人面色和蔼的说道,一脸的善意,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天生就是这个样子呢。

    北辰傲看着洋洋得意的母亲,有些恶作剧般的呢喃道:“我要娶的人是……应燕莲,”

    “谁?谁是应燕莲?”这个是北辰老夫人震惊后的质问。

    “怎么会?”这个是杭青青的震惊呢喃。

    “不可能,”这是向家两姐妹失望加愤慨的怒叫。

    唯有北辰卿望着北辰傲,没有多大的情绪,而是冷声质问道:“二弟,你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吗?”应燕莲,竟然是那个女人。

    自己多次跟她相见,甚至在旱灾的时候住在她家里,都不曾听到应家人问过一声关于北辰傲的事——那会儿,二弟离了京城,消失了好几个月,可应家人竟然不闻不问,这心思,当真让人不可小觑啊!

    “我知道,”北辰傲很是孤傲的道。

    “我不同意,”北辰老夫人见儿子要娶的不是自己安排好的,就恼羞成怒道:“除了婉心跟岚心之外,你娶谁,我都不会答应的!”亏的自己刚才还那么高兴,原来,他一直都在戏弄自己的。

    “我只是来告诉母亲一声,至于答应不答应,不用母亲多费心,”北辰傲也失去了耐心,看着自以为是的母亲,眼里红果果的显露着厌恶。

    被自己的儿子用厌恶的眸光看着,北辰老夫人的心惊了一,顿时觉得从未对自己如此不孝的儿子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肯定是受到那个什么应燕莲的蛊惑,心里更憎恨那个女人了。

    看出了自家二弟那股子里的叛逆,北辰卿想到了他还有个另外的身份,担心母亲再这样去,就会逼的北辰傲另立门户,到时候,什么都控制不住了。

    母亲的性子,不要说二弟了,连他都有些受不住了。可是,二弟要娶应燕莲,他也是不赞同的……一个寡妇,带个儿子还想进入京城望族,她的心,未免太大了。

    “二弟,不管怎么样,你要娶的女人,总要让母亲见见吧!?”北辰卿别有心思的说道。

    他知道,应燕莲是那种骨子里极其骄傲的女人,虽然是乡间长大的,但性子不比京城深闺里养成的姑娘差,是个要面子的。母亲虽然也是深闺里养成的,但是一辈子跟那些姬妾交战,已经养成了她刻薄又想掌控一切,更想让北辰府提携向家,心已经完全变了。

    但此刻,他希望娘变了,至少这样的话,应燕莲见识到娘的刻薄刁钻后,恐怕就不会进北辰府了。

    嘿嘿,要是北辰卿知道,自己这么做后,差点不了台,心里肯定会后悔今日的举动的。

    “是,进入北辰府的女人,我是要见见,”北辰老夫人听到大儿子的话后,咬牙怒道。

    她想知道,一直不肯成亲的儿子,到底看中了什么样的姑娘,竟然一开口就是成亲,这是着魔了吗?

    自己的儿子,她是清楚的,性子倔强,不同意的事,只能慢慢的磨,所以这些年来,她不曾用强势的,可如今看来,是真的要用强势的手段逼一逼了,否则他是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向婉心跟向岚心这对姐妹,这会儿也没什么好争的了,人家没看中她们其中的一个,两个人自然是和好,还在算计着北辰傲看中的女人,想着无论怎么样,她们姐妹的事,是绝对不允许别的女人掺和进来的。

    北辰傲也不是个傻子,自然知道大哥跟娘的用意了。他佯装不知,兴高采烈的去接人,就是想知道,应燕莲到底会用什么法子去应付大哥跟娘。

    在他的心里,从未想过应燕莲会逃跑——再不济,不还有个战王府吗。

    应燕莲看到北辰傲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想着他这幅样子,装给谁看呢?被他兴冲冲地拉上马车,说是进京见他家人,她连收拾都没收拾一,就这么跟去了。

    看看人家一身月色镶金丝边的长袍,再看看自己刚从地里看冬小麦回来的一身补丁衣裳,顿时额头黑线满足——他这是确定要自己去见他家人,而不是打着把他家人气死的注意?

    进入了北辰府,对上府里那些不屑,冷漠,轻蔑的眼神,燕莲心里就郁闷了。这北辰傲就是想把自己丢进北辰府这个狼窟里,让自己被吃的连跟骨头都不剩吧!?

    瞧瞧这些丫鬟小斯,就差扑上去啃了她啊!

    ~~~~~~~~~~

    肉肉的看了一眼月票榜,伤心了,人家一子多出一百四十票,这是要认命啊,懒懒墙角画圈圈去。小家伙受伤未拆线,情绪不好,懒懒也只能陪着,码字时间也不稳定了,亲们谅解一!月票啊月票,到我书里来吧!?【万更不变】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