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想娶还娶不到呢,你哪里来那么多的意见呢?燕莲心里嘀咕着。

    应燕秋有孕,家里又没个女人,谢氏担心她吃不好,睡不好,就让应翔安去把他们一家接了来,反正家里能住。应燕秋夫妇是来了,但方有占的父亲没来,说家里还是得看着的,等到大过年的时候,再过来跟他们一起。

    家里一边忙着给应燕秋安胎,一边要打扫卫生,还要给应文杰筹备聘礼,这忙起来,个个都脚不沾地的忙着,但个个脸上都充满笑意。

    方氏家里是没有多少的事情,她早早的打扫好了自家,知道二嫂谢氏要忙的事情有很多,就带着孩子过来帮忙……这家里打扫卫生的事,就交给了她跟于奶奶。而准备聘礼的事情,就交给了燕莲跟谢氏。

    应燕秋只乖乖的休息,别轻易的干活就可以了。

    应家人忙的很,村里关于他们家的议论也越来越多了。这就算是定亲,也是要宴请的,因为日子是定在正月,所以谢氏跟应翔安要早早的把要请的人通知了,免得到时候人家出远门串亲戚,就不好了。

    这么一来,村里大多数的人都知道应文杰要定亲了,而娶的姑娘正是城里来的,是真正城里的姑娘。

    应家老。

    “凭什么?他应文杰算个什么东西,他也配娶城里的姑娘?”应文博自从自己废了之后,就关在子里不出门,成天阴沉沉的,跟以前自信张狂的样子完全不像。

    他不但废了,连之前在城里靠着杨娇儿起的那些生意,也被杨娇儿那个贱人夺走……他,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他还有什么可拼搏的?

    能做的,就是混吃等死。

    “村里的人都这么说,”杜氏的心里藏着那个秘密,根本不敢说出北辰傲的身份,想着自己说不说的,都是错的。

    说了,若是真的,自己是吃不了兜着走。若是假的,到时候,人家说她是胡说八道的,那该如何解释?

    所以,应燕莲是给她出了一个难题,告诉她这个秘密,却是不能说,放在她心里发芽生根的,弄的她心里怨恨极了,却毫无办法。

    应文博双手紧握,他想起自己风光的时候,心里的恨意更浓了。原本,他娶了杨娇儿,是村里头一个娶了城里的,该被人羡慕的,尤其是杨娇儿那么美,跟村里的姑娘完全的不一样。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等到杨娇儿走了之后,他才恍然发现,他跟杨娇儿竟然没有婚书,两个人根本不是夫妻。

    而因此,他的人生,被毁了。

    “唉,这二房啊,是越来越好了。别的不说,就连应燕莲带个儿子都能找到男人娶她,真正是见鬼了!”杜氏一边缝着手里的裤子,一边嘟囔着,总觉得这日子过的,越发没有意思了。

    儿子废了,孙子不是自家的,孙女又姓了别人的姓,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应燕莲竟然有人要了?”应燕荷站在门口,默默的听着娘跟哥哥的对话,当她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完全震惊了。“不,不,不可能的,她都有儿子,怎么可能会有人要她呢?娘一定是看错了,看错了……,”

    因为未婚先孕,她已经许久不曾出现在村里了,想出去的勇气都没有,就怕别人取笑她,嘲弄她。

    没出事的时候,她是村里的一枝花,个个都捧着她,多少小伙子想要娶她,都让她对此不屑一顾。可如今,谁还愿意娶她呢?

    应燕秋出嫁之后,有孕了。小姑出嫁之后,夫家因为她有银子,家里有四个兄长,所以对她客客气气的,那日子过的不是一般的好。连奶奶去看过了,都说小姑嫁的比大姑好不知道多少倍,当初自己看走眼了,让大姑嫁了这么一户人家。

    那些话,听在她的耳朵里,相当的刺耳,因为她连嫁都嫁不出去,更何况是差的呢。

    “你死人啊,杵着干什么?不知道要做饭了?”朱氏出来的时候,看到应燕荷傻傻的不知道在念叨什么,就没好气的厉声怒斥道。

    一个嫁不出去的,这辈子就得留在这里了,好吃懒做的,她看了就一肚子的火气。

    杜氏一听到朱氏的怒骂,就走了出来,看到燕荷红着眼眶看着朱氏,就连忙上前笑道:“娘,饭我去做……,”

    “你做?你不用绣花了?你还以为她是千金小姐,五指不沾阳春水呢?就她那破烂货,这辈子谁要娶她?你还想教养着她一辈子,什么都不让她做吗?”朱氏一见杜氏维护,心里的怒气更深,忍不住嘲弄道。

    “那是我爹要养我,关你什么事?”应燕荷难以忍受心中的怒气,忍不住嘲弄道:“有本事,你也让你的二儿子养去,”

    “燕荷,”杜氏见她不但没有认错,还故意激怒朱氏,就忍不住的低声警告着。

    “你……你个不孝的东西,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朱氏气的捂住胸口,激动的怒骂着。

    应燕荷知道,有娘在,她还不至于被朱氏打,就耍起了嘴上的功夫,刺激着朱氏,“哼,我说错了吗?你如今看到二叔日子好了,你却什么都得不到,心里自然气恼……有本事,你让二叔养老啊!?听见没有,应文杰要娶媳妇了,娶的还是城里的媳妇呢?”

    “人家要是敬你是长辈,是奶奶,那是要跪在你面前的,如今,你想都别想了,人家日子好,你就眼红,就跟着我爹过苦日子吧!”应燕莲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反正她就那样了,那不如破罐子破摔,就看谁怕了。

    应燕莲的话,确实戳中了朱氏的心。她眼睁睁的看到自己二儿子的日子好起来,那穿的,吃的,听人家说,老远都能闻到他家传来的香味,可一切,都跟自己无关。那儿子,好像不是自己生似的,弄的她心里跟猫爪子挠似的,格外的难受。

    她到不在乎应翔安是不是自己亲生的,只在乎那样好的日子,自己什么好处都得不到。

    “奶奶,你跟爷爷是我二叔的亲爹娘,这照顾老的本就应该……我家因为给我跟荷儿治病,已经没什么银子了,可把你跟爷爷给饿瘦了,所以,你跟爷爷还是去靠二叔的好,他是你们的亲生儿子,难不成,还能把你们赶出来?”应文博在里面听到之后,就走出来依靠在门框上,漫不经心的挑唆着。

    在应家,他是最会看人脸色的,也特别清楚奶奶的心里想法,只要她嫉妒二叔家的好日子,可一直找不出什么名目去闹腾。现在,自己给她找了个借口,想必她应该是高高兴兴的吧。

    朱氏冷艳睨着应文博,眼里没有以往的宠溺,有的是不易察觉的厌恶。这个大孙子,原本是她最为喜欢,也是最为看重的,家里有什么,都会先想着他,从未亏钱过他,就想着他能给自己好日子过。

    现在,好日子没有了,还被人废了,这辈子都没什么前途了,这让她心里生了厌恶,连看都不想看到他。

    但是,她现在却很清楚,应文博所说的是对的,心想着他人是废了,脑子到还好使,给自己想了这么个法子。

    朱氏眼里的厌恶,应文博看的清清楚楚的,他知道现在谁看到他都避之唯恐不及,连自己亲妹妹看到,眼里都闪过不屑跟嘲弄,跟何况是别人了。

    所有人都希望他死,都厌恶他,他偏要好好的活着,活着折腾所有人。他的日子不好过,别人的日子,也别想好过。

    谢氏跟燕莲一连跑了几次的京城,每一次去,总会买些东西回来……她也不自己走了,直接让应文杰去战王府把马车给拉来了,反正那是北辰傲点头的,她就不客气了。

    马车在古泉村进出,大家都习以为常,也不觉得什么奇怪的。可是,当那马车一连几天都进进出出的,赶着马车的有时候都是应翔安的时候,村里人的好奇就多了。

    不好直接来问应家人,就找白氏跟绉氏等人打听,好在五儿有孕,待在家里没有出来,否则也得遭人家的询问了。

    说到五儿,谢氏等人都替她高兴。她人好,性子也爽快,就是成亲几年都没有身孕,好在陶子娘不是个厉害的,否则啊,早就休妻了。

    陶子娘是觉得五儿是个有福气的,暗暗帮着燕莲,让燕莲帮着他们家赚了银子,想着在怎么样,也不是个不会生孩子的,所以才一直隐忍着……直到大夫说五儿怀孕了,心里的担忧才放了来。

    她这是第一胎,又是陶子家的第一个孩子,所以特别的看重,都不愿意让她出来闲逛,免得出事,后悔都来不及。

    被询问的白氏跟绉氏当然说不知道了,虽然她们清楚,那马车是应家的,说是人家送的。那马车可值不少银子,她们知道,应家二房跟村里人的区别是越来越大了,相信不久之后,应家会成为村里的头一份,连村长都得想让呢。

    ~~~~~~~~~

    还有一更,争取九点半之前更新……。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