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年过年的时候,都很清闲,可今年有冬小麦,所以村里的人也是忙碌的,尤其是那些男人们,被旱灾弄怕了,知道唯有手里有吃的,才能安心,才不怕任何的天灾**,所以,更加珍惜地里的小麦。

    他们都知道,一年两茬的稻子,两茬的麦子,古泉村是头一份,所以他们的日子才越发的稳定,心里就更加觉得那地卖的是值得的。

    “这天越来越冷了,这几天早上起来,都有霜了,也不知道会不会雪,”有人担心的抬头看天,想着这冬小麦长势挺好,要是没有冬雪,这小麦是不会有问题的。

    可若是有冬雪,什么东西都种不活啊!

    “村长说了,若有雪的话,会有法子应付,让大家放宽心,”之前种早稻的时候,大家心里没底,可如今,那些粮食救了他们,他们心里的底气都足了。

    “说的也是,这京城里的人家就是不一样,不但法子多,这地啊,更是一年到头都不空着,真好啊!”乡人,就希望看到收获,当然不希望自家的地空着了。

    什么京城人,那都是应燕莲想的……杜氏听到众人的议论,心里憋的难受,忍不住腹诽了一句,却什么都不敢说。

    “叮铃铃……,”一阵铃铛的声音响起,宽大的马车随即出现在众人面前。看到那辆马车过去之后,村里人的议论就更来劲了。

    “这是应家的马车吧?”

    “可不是,都来来回回几天了,可没有一个城里人坐着,都是应燕莲跟她娘,驾车的是应翔安跟他儿子,那马车,定是应家的,”有人快的接口道。

    “啧啧,这马车,也不知道多少银子才能买,这应翔安的日子,可真是越过越好了!”有人羡慕的道。

    “是啊,当初,他可落魄了,我家大叔还担心呢,说他没子,可怎么过,没想到,现在过的最好的,反倒是他一家!”其中也有不乏感叹的。

    当初,朱氏强硬的态度,不顾自己亲生儿子的死活,就这么把他们赶出来了,让村里好些人都看不过去了。现在,看到应翔安一家都过的好,儿子娶妻,女儿出嫁,心里的担心也就放了。

    毕竟都是同一个村的,没有仇怨,还是希望人家过的好的。

    杜氏咬牙切齿的看着那马车一点点的从自己眼前消失,心里恨不得那马儿发疯,最后能颠死他们一家人,免得他们得意洋洋的。

    燕莲一路过来,想到天气越来越冷了,就想着地理的小麦,跟应翔安商议了一之后,让他去跟村长说,让他们把晒干的杆子都放到地里去,扑在缝隙中间,好护住苗子,等冬雪过后,杆子干了,就一把火烧了,还能肥地,一举数得呢。

    对于村长的话,村里人没有拒绝的,大家都很齐心。

    应翔安跟应文杰还有方有占就一直留在家里忙活自家的事,等应祥林忙完自家地里的后,也赶着来帮忙,终于在过年的前五天,把地里的活都干完了。

    “这一,雪也不怕了!”应翔安揉着自己的腰背,胸有成竹的道。

    “爹,不是跟你说了吗?让你注意身体,你偏不听,有必要那么拼吗?”看到这样的应翔安,燕莲还是有些心疼的。

    “就累那么几天,等到忙过去之后,大过年的,就能好好在家休息,什么都不担心了,”应翔安笑着摇摇头说。

    “你啊,劳碌命,能闲的住才怪,”谢氏心疼他辛苦,不免有些唠叨。

    “呵呵……不闲也没事情做了,”家里该买的都买了,还有什么可让他操心的。

    “好了,之后几天,你就好好的休息,等到文杰定亲的时候,你这个当父亲的要招待客人,肯定要幸苦的,”谢氏拍拍他的肩膀,心疼的说。

    “我知道的,对了,爹娘那边的过年礼送了没有?”应翔安随口一问,并没有很在意。

    谢氏一听,皱皱眉头说:“我原先想送来着,可四弟妹说,还是让四弟送去,免得爹娘又唠叨,所以我等着等你闲了,跟四弟一块儿送去,”她是真不愿意见到朱氏,可没办法,那是长辈,吵再多的架,也是应翔安的亲娘,还能真断了不成。

    应翔安明白自家娘是有多么的难缠,就点点头说:“知道了,明天我跟四弟一块儿去,”

    燕莲听了谢氏跟应翔安的对话后,发现自己眼皮子一直跳,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心里总有一股不好的感觉。

    “怎么了?”北辰傲见她一直在搓自己的双眼,就关切的问道:“是不舒服吗?”

    “不是,”摇摇头,她甩掉了自己脑子里荒谬的念头。“北辰傲,快过年了,你家真的没人来?”这可真的是奇怪了。

    “会来的,”他娘的本事,他可是一清二楚,想让她答应自己入赘,除非她死了。

    “我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吗?”燕莲仰头望着他,娇笑问道。

    低头看着笑的格外肆无忌惮的女人,北辰傲微微一笑,伸手刮了一她的鼻子回道:“你还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吗?只需要一张嘴皮子,就能让他们有去无回了!”她的厉害,自己可是看过的,没什么可担心的。

    “呵呵,你是觉得我太厉害了吗?”燕莲笑眯眯的问道。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北辰傲低声神情的呢喃着,心里却在想着:若不然,你如何能站在我身边呢?

    北辰傲这个身份是无所谓,但战王这个身份就不一样了。战王的身份,总有一天是要曝光的,而且,恐怕不远了。

    他要的不是向家姐妹那种勾心斗角的小伎俩,而是想要一个不畏惧任何势力的女人跟他一起并肩……唯有她,能在别人的轻蔑嘲弄中,面色自如,完全不把任何人的不屑看在眼里,这才是他想要的。

    燕莲斜睨了他一眼,双眼转动了一,坏坏的问道:“北辰公子,喜欢可不是嘴上说说的,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打算入赘应家啊!?”

    “什么入赘应家?”谢氏从里出来,刚好听到了燕莲的玩笑,惊愕的问道。

    北辰傲看到了燕莲眼里的错愕,忍不住促狭一,冲着她眨眨眼,满脸的无辜。

    “燕莲,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谢氏是知道北辰傲的身份的,所以一听到燕莲的话,有些不敢置信。

    燕莲挑衅的睨了北辰傲一眼,然后摸摸自己的头,一脸无所谓的道:“娘,北辰老夫人不喜我,是铁定不允许我进北辰府的。可我们又两情相悦的,所以我提议让北辰傲入赘,他也答应了,我们正在商议喜事什么时候办呢!”你想让我出糗,没门,看看谁不来台。

    看着她不服输,倔强倨傲的样子,北辰傲的嘴角忍不住的往上扬了扬……。

    “阿傲,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你能入赘应家吗?这样的玩笑可不能开,要是万一被人听到了,到时候做文章,就让我家燕莲里外不是人了,”谢氏严肃的教训着,想着自家是有儿子的,哪里需要外人入赘呢。

    这么一来,不但燕莲被人骂,连自家男人都得承受呢,说有儿子还招赘,也不知道按的什么心呢。

    燕莲跟北辰傲对视了一眼,发现他们彼此都没有当真,唯一当真的竟然是谢氏,都囧了一。

    “娘,我心里有数的,你就别担心了,”对于谢氏的唠叨,燕莲是领教过的,所以推着谢氏进厨房之后,就赶紧上了顶,心里才松口气。

    “唉,我娘啊,还真的让人受不了,”燕莲哀怨的叹息一声,抱怨道。

    “她是关心你,”北辰傲的眼里闪过羡慕,然后望着远处道:“她不希望我入赘,是希望你能真正意义上的出嫁,穿着大红的嫁衣,敲锣打鼓,名正言顺的出嫁,好让你能在村里被人看的起……,”那是他有一次无意中听到谢氏跟于奶奶说的,虽然没有多问,但他知道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只是,应家人不说,他也不想问,反正,他至始至终在乎的人就是她,更不会把实儿当成外人。

    “呵呵……,那你娶吗?”燕莲一听到他这么说,冷不防的轻笑出声,想着谢氏心里有期盼,也有担心吧,自己这个做女儿的,其实很不合格。在她心里,最不愿意的就是自己嫁给北辰傲,那表示会被人欺负。

    光明正大,穿着红嫁衣出嫁,那不单单是谢氏一个人的心愿,更是整个应家人的心愿,她是明白的,所以抬头望着北辰傲,认真的问道。

    “娶!”北辰傲想都没有想到的道:“我会用八抬大轿,迎你过门!”

    “好!”燕莲轻佻眉头,看着茁壮成长的冬小麦,眼里闪过恶作剧,“你说咱们成亲的银子肯定得花不少,是不是?”

    “是,”乖乖的顺口回答。

    “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嫁妆太寒碜了,所以得提早准备嫁妆,免得跟燕秋一样,准备什么都慌兮兮的,对不对?”燕莲的语气,那个乖巧,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就是这么一个温柔的人呢。

    ~~~~~~~~~~~·

    更新完毕,不用等到十二点,真好!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