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氏气的浑身颤抖,说朱氏想要儿子,她就跟应翔安和离,把应翔安还给她,让她去照顾……朱氏不是善茬,谢氏这么一说,朱氏不但不害怕,还叫嚣着怒骂谢氏,差点就要扑过去打了。

    后来,还是北辰傲骑马怒斥,她若是不让开,就从她身上踩过去。朱氏原先是不信的,想着谁敢草菅人命,可是,当北辰傲策马一点都不客气的冲着她过去,那马蹄子就差那么一点点踏中她胸口的时候,她吓的尿了,跌在地上,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想要银子,也得看看有没有命花!”燕莲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冲着应燕荷跟应文博道:“你们两兄妹还真的闲,看来,不给你们找点事情做做,还真的是对不起你们了!”

    “你想干什么?”应文博不屑的质问道。

    “应文博,京城的牢里舒服不?放心,等我爹回来,大过年的,会让你去里面坐坐的,”燕莲冷睨了一眼他,然后头也不回的进要跟谢氏一起收拾东西,准备往京城去。

    “应燕莲,你什么意思?是你,对不对,是你害我的,是不是?”应文博最恨的就是自己在牢里被人废了,所以一听到燕莲的话,就跟疯子似的,双眼通红,咬牙切齿。

    “我害你?你没那个资格!”燕莲不屑的嘲弄着。

    “你……应燕莲,你好狠毒的手段,竟然……,”应文博被她刺激到了,就想把罪名赖在她的头上,到时候,自己能讹一些好处——毕竟现在的他,是身无分文,想要离开这里都不成。

    今天,是他受伤之后第一天出门,人家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让他的心里充满了压抑。

    “行了,别跟我用这一招,你家用这一招的人太多了,到你这里就不够用了!”燕莲冷冷的打断他的话,提高声音嘲弄道:“什么人害你,你应文博还不清楚吗?杨娇儿美吧?啧啧,你睡了人家的小妾,人家不要你的命,算便宜你了。”

    “我要杀了你……,”应文博跟疯子似的冲了过来,拳头才一挥出,就被燕莲稳稳的接住了。

    “想杀我?”燕莲双眼一眯,眼里闪过狠厉,一抬腿,一侧身,“咔嚓”一声,应文博的手在她的手里,扭曲了。

    “啊……,”渗人的惨叫声想起,让所有人的心都跳了一。

    “文博,文博……应燕莲,你个不要脸的,你敢害我儿子,我跟你拼了,”杜氏一见,心疼不已,立刻冲了上来,疯狂的喊着。

    “杜氏,我告诉过你,让你别想有的没有的,你不听,拾掇你儿子女儿来我家找茬,你别告诉我,我爹跟四叔被打,中间没有你的功劳?”对于疯狂的杜氏,燕莲照样不客气,一踹,直接让她趴了。

    “想从我家要一文,没门!谁想试试,尽管来,我应燕莲没亲人,没祖宗,就孤单一个人,想死,尽管来,看谁先死!”那充满阴狠的表情加上浑身散发出来的绝情,让所有人都看呆了,包括藏在暗处的两个暗卫。

    第一次让应燕莲受伤之后,他们就知道不要小看村里的人,不讲理的时候,就是要人命的,所以他们比以前更加提高警觉。

    但是,跟在应燕莲后面那么久,第一次看到她充满杀气的样子,把他们惊住了。

    平时跟着她,就会发觉,她的日子过的很简单,一心扑在那些地里,只要别人不找她的麻烦,她是不会主动去找别人麻烦的。

    可面对别人的麻烦,她从不退缩。

    “燕莲,好了,我们快走吧,”谢氏在里收拾了一个包袱,拿了一些东西,就紧张的出来说道。

    “娘,我也要去,”实儿红着眼眶,跳着说。

    “实儿乖,你跟姨姨在家,娘跟外婆走的很快,带不了你,等明天舅舅赶着马车回来了,再带你来,好不好?”她知道孩子惶恐不安,可这个时候,她没有办法带着他一起走。

    一路走到京城,会很累的,根本不适合他。

    “好吧!”实儿嘟着小嘴,满脸不悦的说。

    “阿占,家里就拜托你了,于奶奶,晚上我若不回来,你照顾实儿跟燕春睡吧,”燕莲看着一边欲言又止的于奶奶,知道她是担心爹跟四叔,就伸手安抚了她一,把实儿跟燕春交给她,让她有事情做,免得她胡思乱想的。

    “嗯,好!”于奶奶抓住实儿的手,点点头道。

    燕莲跟谢氏转身要走,突然看到应燕荷眼里闪过的狠厉,想到家里只有阿占一个男子,燕秋有孕,实儿还小,于奶奶又年老,万一出事,阿占一个人解决不了,她就皱皱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后站住了,冲着人群里的陶子道:“陶子哥,晚上拜托你帮我照顾一家里,多叫几个人帮着,等我回来,我会有重谢的!”

    “好,你放心,这个家,我帮你看了!”陶子拍着胸口爽快的道。

    有了陶子的保证,谢氏跟燕莲就快的离开了古泉村,往京城而去。

    听到应燕莲的话后,应燕荷的眼里闪过浓浓的恼怒,因为她想着应燕莲不在家,就拾掇着奶奶强行的进入,没想到应燕莲会这么做,让她的计划成空。

    “兄弟们,听到没有,燕莲说了,帮她看家,会有重谢,兄弟们是帮不帮?”陶子的性格爽朗,跟五儿都是极好的人,在村里很得人心。

    “帮,你陶子说话了,我们还有说的吗?”人群里,有人附和着。

    “就是,等吃了晚饭,咱们都过来,在应家好好的聚聚,这应家盖了那么久,我们都没有进去过呢,”有个人开着玩笑闹道。

    这么一来,让朱氏原本想让于奶奶让开,想要进去的念头也中断了,只能恨恨的瞪着陶子,见他根本没有反应,就悻悻的离开了。

    北辰傲骑马送着应翔安离开的时候,已经说好会去什么地方,所以燕莲跟谢氏进京之后,直接去找就可以了。

    等到她们进城找到上次燕莲受伤的那个医馆的时候,应翔安已经被收拾好,正躺在一边睡着,而方氏跟应文杰也在,应祥林因为腰受伤了,不能动弹,在另外一个里。

    “二嫂,”方氏一看到她,就红了眼眶,哽咽着说:“大夫说了,二哥是被人伤了头,才会引起呕吐晕厥的,”

    “大夫怎么说的?”谢氏忍着颤抖,揪心的问。

    “要静养,不能随意的动,已经施针了,等会醒来的时候,还要喝药,”北辰傲走过来,沉声道。

    燕莲没有说太多的话,她知道,自己的感激,北辰傲不喜欢听的。可是,她跟清楚,应翔安是脑震荡了。在古代,这个毛病就会要人命,要不是北辰傲在,她都不知道等他们把应翔安送到京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那结果,是所有人都承受不住的吧!

    “头怎么会受伤的?他自己怎么就没感觉呢?”谢氏看着躺在床上神识不知的应翔安,心疼的呢喃着。

    “娘,四叔说,奶奶打他的时候,爹去拦了,被奶奶一推,撞到三叔家的门框上,到时候不觉得,才会这样的!”应文杰从自家四叔的嘴里知道这件事后,满是怒气。

    “大过年的,她这是要干什么?真的想要把我们都逼死,才罢休吗?”方氏越想越觉得委屈,不由的轻轻抽泣着。

    “四婶,你别哭了,四叔看到,又该多想了!”燕莲看到委屈的方氏,明白她心里的无助。谢氏此刻不也是红着眼眶,就差嚎啕大哭了。

    她的身子一直在颤抖着,恐怕是被吓住了。

    “她的心,怎么就那么狠呢?那是她的亲生儿子啊!?”谢氏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直到唇上渗出了鲜血,才咬牙切齿的低嚷着,那语气里,充满了怨恨跟无助,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事。

    看到方氏跟谢氏这样,燕莲也心疼,她眯了一双眼,跟北辰傲眨了一眼后,两人没出声,默契的走了出去。

    “大夫怎么说的?”她知道,应翔安现在能这么平静,中间应该经过不少惊险。

    “若迟片刻,大罗神仙也难救!”北辰傲抿嘴沉沉的说。

    心里是有这个感觉的,但从北辰傲的嘴里说出,燕莲还是震惊的倒退了一步……开始的时候,她对应翔安是没好感,傻不拉几的,完全不像男人。可是,后来慢慢的相处了,知道他不是故意,只是因为家里的人都这样,他就觉得这样是对的。后来,慢慢的改变,一点一滴的,直到他学会撑起这个家,懂得保护自己的媳妇跟孩子的时候,她才觉得他像个真正的父亲,值得她接受。

    人都是有感情的,她也是,对应翔安,就像对真正的父亲一样,毕竟前世因为没有父亲,她跟妈妈受了太多的欺负。所以,一听到说应翔安差点没有了的事,就有些撑不住了。

    “莲儿,”看到她这样,北辰傲有些懊恼自己实话实说,立刻上前拥住她宽慰着说:“没事了,大夫说,只要静养,只要静养就可以了!”

    ~~~~~~~~~·

    好吧,本来就想让应翔安翘辫子的,但开文的时候,某亲不喜懒懒写虐文,那懒懒就让他活着吧!

    谢谢亲们的月票,懒懒看着激动又伤心,被挤到第四了,默默的飘走……。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