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一,邻居是可以相互拜年,相互来往的。年初二,是不许出门的,那是家里去年有人过世了,家里要办宴席的,所以不适合来往。年初三,亲戚之间的走动开始,就更算不准时间了。

    这么一来,等实儿拜完了年,方氏就领着应燕春来了,还有没挺出肚子的五儿跟陶子……这么一来,人多,就更热闹了。

    大家都在说着今年冬小麦的好势头,没大雪,这就给大家一个好的期盼了。

    可能是春天跟秋天时候把百姓折腾的够呛,老天难得的大方了一回,让众人脸上都笑开了花。

    燕莲没有开口,她知道,冬雪没有,春雪却一定会的,就看大小了。不过,他们都做了充足的准备,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大事。

    “在想什么?”不管杭青青多么想要自在的跟应家人混成一片,可骨子里从生来就有的东西本身就存在,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更改的。更何况,她就算想混成一片,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就一个人跑到顶上去。

    跟众人也没多少话题的燕莲见状,就跟上去问道。

    杭青青听到声音后转身望着她,眼里露出了一抹羡慕,嗔笑道:“我在想,杭家虽好,北辰府虽贵,却比不过你这里的逍遥自在……,”看到实儿那么可怜,能爬到北辰傲的肩膀上大大方方的坐着,看到燕莲跟谢氏这个当娘的搂着肩膀,相互没有戒备的嬉笑着,她就觉得羡慕。

    这些画面,穷其一生,她都做不到这些。

    “呵呵,人生总那样,总会羡慕别人得到的,忘记自己拥有的,”对于活了两世的燕莲来说,很明白杭青青话语里的无奈。“你出生名门,不需要为生活所累,可以无忧无虑的被家人宠着,这些,也是别人羡慕你的!”

    “是吗?”杭青青狐疑的呢喃着。

    “你看到的画面,只是一年中难得的一次,对于他们而言,等到过完年,就开始忙碌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那忙碌压在他们的肩膀上,甚至让他们连抱怨都发不出一句,”贵妇们的日子,大约就是过的太清闲了,才会生出防备跟害人之心。

    要是每个人都忙的很,谁愿意管那些闲事,还不是太闲的缘故。

    杭青青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院中攀手笑谈,实儿跟几个孩子无忧无语的嬉戏的画面,觉得岁月静好,心情也平静了很多。

    人家不说话,燕莲也不想当个多嘴的,反正杭青青要住在这里多久,看她自己的意思,自己不好意思赶人走。

    “这里怎么会有马车呢?”自家的马车跟燕莲家的马车已经把门口给挤了,只好把两俩马车拉到了靠近山脚的地方,让马儿能自由一点。当杭青青看到不远处慢慢驶来的马车,就好奇的随口问道。

    “这里怎么可能……,”有马车,话还没说完,顺着杭青青的目光看去,燕莲愣住了。她心思翻转,瞅着杭青青道:“会不会是北辰卿带人来找你啊!?”除了这个,她是真的想不出别的人了。

    杭青青一愣,摇摇头说:“不可能的,连我娘都不知道我去哪里了,他怎么可能会猜到?”他就算猜到,也觉得自己不可能会真来这里,与她的性子不相符。

    她也只是一时的冲动,才来的这里的。

    “那会是谁?”燕莲狐疑的看着越来越近,摆明来她家的马车,就冲着楼跟实儿他们玩成一团的北辰傲道:“有马车来了,看看是谁!”大年初一,希望不要太热闹的好。

    北辰傲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往门口一站,看的站在上面的燕莲嘴角抽搐……被打败了。

    马车果然是冲着应家来的,马夫看到站在门口的人后,放慢了速度,悠悠的把马车赶到了应家的门口停。

    “二爷,”马夫跳马车之后,冲着北辰傲行礼,然后拿出了马车上的小板凳,掀开帘子请自家的主人马车。

    “师兄,”马车里,露出的是梅以蓝灿烂的笑容,随后,上官浩抱着自家一岁多的儿子,还有的就是梅以鸿……这个少年大将,竟然坐马车,把燕莲雷的风中凌乱,这闹的是哪一出啊!?

    “你们来这干什么?”北辰傲看到他们,非但没有惊喜,反倒面色阴沉的挡住门口质问道。

    “拜年啊,怎么了?”梅以蓝愣愣的问道,有些吃不准自家师兄的态度了。

    “热闹吧!?”燕莲双手趴在栏杆上,扭头看着杭青青问道。

    “呵呵……,”杭青青笑着点点头,也饶有兴致的看着。昨儿自己能顺利的进门,还真的多亏了燕莲的举动呢。

    “北辰傲,你有了女人,连兄弟都不要了?”上官浩见他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有些不高兴的质问道。

    “上官少爷,”燕莲挥挥手,扬声喊着:“你这话就不对了,本就跟你家没多大的关系,又不是亲戚,你这么一句拜年,闹的是哪一出呢?”她可没有忘记,自己找上官浩帮忙的时候,这个男人可是推三阻四的,想要跟自己撇清关系呢。

    如今这般的热情,为那样呢?

    上官浩看着和和气气的,可那股子里的计算,却比北辰傲还厉害。至少在自己的面前,北辰傲从不算计。

    (应燕莲,你说的,咱们没什么关系,我能不防着你,不算计你吗?又不是亲戚,对你那么大方做什么?)这个是上官浩无比委屈的心声。

    听到应燕莲的话,面对这整个院子里的人的关注,上官浩的笑容瞬间消失……。

    “应娘子,我是来谢谢你的,”心照不宣的事,就不用说的太明显了。

    “谢谢我?”燕莲一愣,看到她身边的梅以鸿后,恍然的点点头说:“也对,你们送的那些东西啊,都被某人吃进了肚子,是该补偿给我一份的,”那都是自己的东西啊!

    梅以鸿看着上面巧笑自然的女人,心在激动的跳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救了自己,她要补偿。北辰傲住在这里,却什么都不用做,还白吃白喝的,区别太大,让人伤心的有木有。

    “说的就是这个,师兄,应娘子都开口了,你还挡着吗?”梅以蓝笑眯眯的问道,完全不把自家男人跟北辰傲的僵局看在眼里。

    “北辰傲,让他们进来,只是午饭家里准备的菜不多,想要留饭,得自备,”燕莲依靠在那边,漫不经心的说着,也不管一群人瞬间变黑的表情。

    杭青青看着肆意妄为的应燕莲,眼里的羡慕怎么都消失不掉。换成是她,就算家里在怎么没有,也会花银子让别人去买的。她知道,应燕莲现在不缺银子,买菜也方便,直接让马夫去京城买就是了,花不了多少的时辰。

    可应燕莲就那么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的人家牙痒痒又哭笑不得。

    每个人想到的都是客为先,可她却偏偏反着来,想说什么就是什么,让人惊讶又佩服,因为她那不是厚脸皮贪要,而是那么自然的带着调侃,你就算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最后,上官家的马夫很苦逼的连口水都没有喝,直接掉头回去买菜……。

    这几个人自然不会待在楼上,都上了楼,包括杭青青的儿子。

    只不过,这小家伙刚学会走,趴在栏杆的缝隙中看到了楼几个孩子嘻嘻哈哈嬉闹的样子,就淡定不了了,一直想要去楼,怎么都哄不住。

    其实,小家伙根本玩不了,可他就站在一边看着,也是拍着小手叫好,让梅以蓝看的眼神都变了。

    “我很少看到孩子那么高兴,”看到上官浩抱着儿子站在楼那样子,梅以蓝幽幽的开口道。

    “你们家大业大,唯有孩子不多,个个都捧着他,没有也个真心陪着他玩,他能高兴才怪,”总不能好端端的仰头大笑吧,人家还以为他是个疯子呢。

    “也是啊,”梅以蓝深深的叹息了一声,然后看着杭青青道:“北辰大哥去杭家找你了,杭家拒不开门,事情闹的整个京城都知道了。”

    杭青青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略显不自在的说:“我娘不知道我来这边,估摸着是瞒着消息的!”

    “嗯,”别人家里的事,不好管太多,梅以蓝就这么提了一句,然后没有再说什么了。

    “你们几个是不是把这里当成避难的了?”北辰傲拉着燕莲坐到椅子上,自己坐在她的身边,不悦的问道。

    本就该简简单单的大年初一,因为他们的到来,显得有些诡异了。

    “师兄,要不要这么坦白啊!?”梅以蓝不悦的抗议道:“我们又不跟你抢人,你干嘛这副样子,防备谁呢?”为什么师兄的样子好像是应燕莲被人抢了似的,怪怪的呢。

    防备你哥,没看到你哥盯着燕莲是虎视眈眈的吗?杭青青在心里腹诽着,发现自己这一次真的来对了,事情还真的挺有意思的。

    梅以鸿跟应燕莲是怎么认识的?还有,北辰傲好像很清楚梅以鸿对应燕莲的心意,只是应燕莲好像还在迷迷糊糊之中,完全不受影响啊!

    ~~~~~~~~~~~

    开学日,各种的堵车,吼吼!谢谢亲们的月票跟打赏哦,好些都没显示,到现在才看到——小悦真是让人爱恨交织啊!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