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定力,真让人佩服啊!

    “我只跟你们说,应家很简单,不希望招惹太多的注意跟麻烦,你们这么多人来,最好是不要被人发现,要是连累了应家,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北辰傲语带警告的说道。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所有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很想问问,他确信能很好的保护好应家吗?若是应燕莲拥有古泉村所有土地的事,能改变古泉村,甚至秦国粮食的事情曝光出来的话,他还有那个能力吗?

    这真的曝光的话,不但会引来京城那些虎视眈眈人的注视,还会引来别国的窥视。要知道,拥有应燕莲的话,就拥有一个国家的稳定后盾,就算是打仗,也不担心粮食空缺,这是最最重要的。

    北辰傲跟应燕莲都知道他们的诧异是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北辰傲的身份,所以他们很镇定。

    “大过年的,谁愿意跟着我们……,”梅以蓝不满的咕哝着,发现谢氏端上来的小点心很是可口,就伸手抓在手里吃着,嘴里抱怨着:“师兄,你为了燕莲,连师妹都不要了!”那神情,很是委屈。

    “师妹可以有很多个,媳妇只有一个!”解释,也像是宣誓。

    “啊喔!”杭青青一听,古怪的睨了他们一眼后低声道:“这个要求,有点高!”老夫人那里就很难交代啊!

    估摸着,他们见北辰傲那么的坚决,吃不他的话,就会佯装退一步,让北辰傲娶向家某个姑娘为妻,然后让应燕莲为妾,那是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最大的让步了。要是北辰家的人听到北辰傲这么说的话,估计都会疯掉。

    这男人自古以来都是三妻四妾的,北辰傲娶一个寡妇就算惊天动地了,再不纳妾的话,那人家真的要把应燕莲当妖怪了。

    明白杭青青话里的意思,燕莲柔媚一笑说:“他要做不到,就滚远点,反正我不耐烦跟别的女人争宠……那些善良的女人,争着争着,最后都变得面目可憎,太可怕了!”女人狠起来的时候,比男人更可怕。

    燕莲这句话,说的随意,却深的人心。她们如今虽好,却知道,自己的男人定然会有别的女人,只不过是家族规矩,必须由主母有长子之后,才能纳妾。也因为这样,北辰老夫人才会对杭青青那么苛刻,总想让她离开北辰府,甚至不惜得罪杭家。

    对她来说,杭青青生了女儿,那就是断了北辰家的香火,要趁着杭青青还没有生长子嫡孙的时候,让她离开,好抬了自己的侄女上去,到时候,生个男孩子,稳坐北辰家大夫人的位置,以后对北辰家还是向家,都是最好的。

    两个女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眼里的委屈,唯有她们自己明白。

    她们跟应燕莲是不一样的,若她们说出这翻话,就会被人诟病,说她们善妒,不大方,不贤惠,没有学好三从四德,连带的还会说娘家的教养不好,所以逼的她们就算心里有很多的不满,还是得隐藏在心里,任由她们发酵成毒。

    “你这是想跑?”北辰傲望着她,那眼神冷飕飕的。

    “跑什么?你敢搭上别的女人,老娘一脚踹了你,”燕莲嚣张的道:“没了你,我又不是活不了,干嘛一定要吊死在你这棵树上?”横竖都那么活着,当然选个最舒服的活法了。

    众人咋舌,被她的话惊呆了。

    “你还想吊在那棵树上?”牙齿磨的出声音了。

    “北辰傲要是有三妻四妾,我就娶你,只要你一个,”一直沉默的梅以鸿突然开口说道,那话,犹如一颗炸弹爆炸似的,把众人炸的体无完肤,傻傻的半天回不过神来。

    杭青青是知道他的心思,但没想到他会那么直接的开口抢人,所以在心里暗暗腹诽:难怪刚才北辰傲要死死的防备着,原来人家是真的想抢人啊!

    “大哥?”梅以蓝是震惊加错愕的看着自己的兄长,半天回不过神来。他是开玩笑的吧!?要是被爹娘知道,还不剥了他的皮啊!

    “梅以鸿,你什么意思呢?”北辰傲怒目圆睁。

    “我说的是真的!”难得一次的坚持,梅以鸿不管北辰傲的怒气,死死的盯着错愕的燕莲表态着,就怕自己失去了唯一表白的机会。

    “……,”面对一个怒瞪自己,好像自己红杏出墙的男人,燕莲表示无语。对于梅以鸿的突然告白,她更是无语。这家伙是真心的,还是想让自己的日子过的更混乱呢?怎么好好的,就让他表白了呢?

    为什么她有种无厘头的无力感觉呢?

    “咔嚓咔嚓……,”那是手腕跟手指的响动。

    “上官浩,要打起来了,”梅以蓝这一次也装不了什么大家小姐了,直接跑到栏杆那边大喊一声。

    “谁打起来了?”上官浩一脸悠哉的问着,完全不在状态之内。

    还不等梅以蓝回答呢,就看到顶上跃两个人影,把众人吓了一跳之后,又“唆唆”的往后院去了。那路,熟的很,跟自家后院似的,完全不需要人带。

    “你怎么都不拦着呢?”不是自己的男人,所以杭青青很镇定,她见梅以蓝这边跑跑,那边看看,很是着急,就看着一边稳坐着,纹丝不动的燕莲问道。

    她到底在不在乎北辰傲呢?

    好像明白了杭青青话里的意思,燕莲抿嘴一笑,给自己倒了一壶水,悠哉的道:“两个人旗鼓相当,谁也不会出事……要说发狠起来的话,梅以鸿不是北辰傲的对手,所以,我不用太担心!”

    “……,”杭青青彻底无语了。

    她发现,自己完全摸不准应燕莲脑子里的想法,觉得她们好像不是活在同一个国家似的,那种感觉,很让人抓狂。

    明明是不对的,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却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连反驳的话语都找不到。

    “少夫人,别管他们了,那两个是纯粹精神旺盛,要发泄发泄,你就别喊了,坐看看风景,喝喝茶吧!”来了这里,还管那么多,不累吗?

    “你的心什么做的?这两个男人是为了你打架的!”梅以蓝有些不悦。

    应燕莲到底有什么魅力,为何连大哥都被她迷住了呢?

    她认认真真的看了一,发现她坐没坐相,站没站姿,永远都跟少了根骨头似的,不是依着就是靠着,一点都没有她脑子里那种大家闺秀的优雅样子。让她怎么选择,都不希望自己的大嫂是她那样的。

    什么本事都没有,怎么能在京城立足嘛!

    燕莲要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肯定会告诉她:上官少夫人,你想的太多了。将军府,我才不会进呢,再好,能比的上战王府吗?她又不是傻子,不知道那个重要啊!

    “那又怎么样?难道你想让我跟你哥说,我愿意按照他的提议去做?”见到梅以蓝的脸色变了之后,燕莲毫不掩饰的嗤笑一声道:“将军府再好,也好不过我心里的一片净土……我可不想变成后院中成天只知道抱怨的女人,那太可怕了!”

    “你跟着我师兄,难道就不会这样吗?”梅以蓝因为她的反问而变了脸色,知道自己不喜她嫁入将军府的想法被她看穿了。但心里还有一些不服气,觉得应燕莲想的太好了,那被不被世人接受的惊世骇俗的想法在她心里听来,那是笑话,是不被允许存在的。可应燕莲说出的时候,却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让她忍不住的想要打破,想要撕碎她的镇定跟淡然。

    “至少目前不会,”燕莲认真的看着她,眼里没有丝毫的退缩,“若是有,那就表示我跟他的缘分已断,此生不复相连!”

    至始至终,她的情绪就没有多大波动,爱或不爱,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啊呀,那都是燕莲的事,你就别那么操心了,当娘的人还那么闲呢,”杭青青拉住了梅以蓝劝着说。

    在这么去,没趣没脸的会是梅以蓝,应燕莲可不会因为她的身份而对她客气。

    大概梅以蓝也注意到了,悻悻的保持了沉默。

    一时,顶上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那是谁?”杭青青沿着顶走了一圈,看着远处好一会儿,发现一个人站在不远处,就冲着燕莲问道。

    燕莲一听,站起来走到她身边看了一眼,发现站在远处的人竟然是应燕荷,双眼就锐利的眯起来了。

    这个女人,心里藏着什么阴谋诡计,对这边使坏的心,始终没有消停啊!

    虽说是拜年,女人的八卦天性也是少不了的。听五儿说,陶子娘去外面听来,说杜氏被应祥德打的卧床不起,这会儿还鼻青脸肿的消不掉。而朱氏从牢里出来之后,就整个人战战兢兢的,对什么都神经兮兮,看着还蛮可怜的。

    这应家老那边的年夜饭,说是应燕荷做的。可她平时打打手,还是可以的,可说到做饭,杜氏根本没有教过她。能把粥熬好,那算是本事了,年三十的大餐,她怎么会做,于是,应根民等人,就真正的在年三十的时候,喝了一碗的粥,连个菜的都没有。

    杜氏一直在哭嚎着,说要让儿子回来,被应祥德怒斥,说那全部都是她惹的,要求她去求,他是没脸去了。

    这么一来,杜氏就哭了一夜,这老宅那边的年三十,过的可相当的精彩。

    别人家怎么样,她是不管的。应祥德心里才真正的自私无情,或许四个兄弟里面,他最像朱氏,只是大家被他一脸的憨厚给骗了。

    他若真的好,当初出事的时候,就不会不阻止了。摆明了,他心里也是想要讹诈的,更希望朱氏跟应根民能住到这边来,好摆脱他长子养老的责任。

    对于这样的人,就不需要同情。

    把朱氏关了几天,杜氏挨了打,应文博不在,老那边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大事。只是,看到应燕荷这么转来转去的盯着自家,燕莲的心里始终不舒服,总觉得应燕荷心里还有什么阴谋诡计。

    可没有抓到,她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应燕荷这样了,自己再提出什么意见,人家会以为自己是故意针对应燕荷的,那就得不偿失了。

    “没事,一个看热闹的,别理她就是了!”燕莲轻描淡写了一句,心里想着,等会一定要跟谢氏说一声,以后家门得牢牢的锁着,别的给人可乘之机。

    应燕荷捂着自己被打肿的脸颊,看到站在顶上同两个穿着精致靓丽的女人说着话,还往这边看了看,满脸的不屑,心里的恨意就更深了。

    她恨不得杀了应燕莲,心里充满了不平衡。

    她跟自己一样,也是失了清白,还比自己多一个儿子,为什么她就被人接受,日子不但过的有滋有味的,还认识你们多京城里的人。她一直在一边偷看着,发现他们家进进出出的,一共有三辆马车呢。

    顶上那两个夫人的头上都簪着耀眼的金簪,那一举手投足之间的风情,看的她羡慕不已,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成为这样的人?

    昨晚,因为自己没有烧好菜,被爷爷骂,被爹狠狠的甩了一巴掌,脸上到现在都还红肿着。凭什么她要过这样的日子?

    该过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的,该是应燕莲,该是她才对!她未婚生子,就该浸猪笼死,就不该活着……。

    一声声的不平衡在应燕荷的心里划过,见到顶上的人都看不到了,隐约的听到了他们家院子里传出的笑声,眼眶里散发出来的狠辣,是别人从未见过的。

    “应燕莲,我看你到底能笑到什么时候!”应燕荷双手紧握,在发泄一阵之后,就转身阴森森的转身走人。

    要是别人看到她那样子,就会觉得特别的可怕,那股子里散发出来的恨意跟阴狠,会把孩子给吓哭了。

    燕莲虽然这么说着,但并不表示她没有关注应燕荷,只不过是从明处转向了暗处。她见到应燕荷转身离去后,心里微微松口气,却觉得这么一来,家里总有一个不安全的因素,随时面对着有爆发的危险,会让人很不舒服的。

    ~~~~~~~~~~~~

    砍人事件,死的又是孩子,这个社会,到底这么了?为那些无辜的孩子心疼!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