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的怒气,也就嚷嚷,只要谢氏不跟她对呛起来,也闹腾不了。寻找最快更新站,请百度搜索

    “娘,我刚才进去看到燕秋了,”谢花蕊从里出来找到了邱氏,不悦的抱怨道。

    邱氏是燕莲二舅的媳妇,谢花蕊是她的大女儿,今年十八,定亲两年了,半年成亲。

    “看就看了呗,那尖酸的东西,用的着你去看吗?”邱氏心里有不平衡,因为谢氏是他们谢家四个兄弟姐们中,过的最不好的。往年回娘家,都是他们嘲弄她的,如今,却见她过的最好,心里自然有些不舒坦了。

    以前的应燕秋是瘦瘦小小的,因为性格倔强,常常会戳穿大人的谎话,所以不被邱氏喜欢。

    谢花蕊一听,嘟着嘴道:“什么尖酸的东西,燕秋现在的样子,跟京城里大户的千金一样,你都没有看到,她那一身带着毛毛的细袄子,上面的绣花可精致了,还有金丝呢。头上,簪的头花都是我没见过的,还有金簪,手腕上带着玉镯子,哪里跟以前一样,简直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我都不认识了!”

    以前的应燕秋是什么都比不过自己的,当初说她要成亲了,谢家都没人来,就怕喜酒没喝到,要倒添嫁妆。

    这一次是应文杰定亲,不来的话,肯定被人诟病,所以才勉强来的。可来了之后才发现,应翔安从分家后,这日子,就不一样了。

    “真的假的?”邱氏不相信,觉得她是夸大其词了。

    “我还能骗你吗?”谢花蕊看了看自己身上这一身过年做的蓝底带粉红小花的衣服,想想自己是抱着要把应家两姐妹都压倒的心思来的,如今,单单一个应燕秋,就把自己比到没有反抗的地步了。“不信,你自己去瞧瞧去,”

    邱氏一听,扭着腰往燕秋的里去,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燕莲不想看到谢家的人,也不想应付应家老那边的人,就帮着陶子等人安排桌椅,由着谢氏跟应文杰去招呼——定亲了,表示应文杰该学会独当一面。

    “燕莲姐姐,燕秋姐姐让你过去呢,”邓心儿跑过来找燕秋,有些胆怯的说道。

    “好,我就过去,”对于邓心儿的胆怯,燕莲连多话都不敢问,就怕把小姑娘招惹哭了。

    一进,就发现方有占也在,燕秋的眼眶红红的,好像哭过,就蹙眉阴沉着脸问道:“怎么回事?”

    “姐,刚才二舅母跟花蕊表姐过来,说是看我,可说的话,实在是难听,”燕秋拧着拭泪的手绢,委屈的道。

    “她说什么了?”又是极品的人,怎么就那么多呢。

    “她说我穿什么都装样子……反正那话说的不好听,”燕秋想起就觉得委屈不已,要不是自己怀有身孕,早就跟她们吵起来了。

    今天又是家里最重要的日子,这口气,她只能忍着。

    “别跟她们一般置气,要是不想闷在里,就去顶跟北辰傲还有实儿一起,让心儿陪着你一起,免得在里被人打搅,休息也休息不好,”燕莲看着她提议道。

    “秋儿,听大姐的话,去顶吧,那边至少清净,没人上去,”方有占一想,觉得有些道理。他也不想自己的媳妇被人欺负,又是亲戚,连话都不能说。

    在方有占跟燕莲的劝说,燕秋跟邓心儿上了顶,燕莲还特意的跟北辰傲交代,要他把人看住了,要是有不打眼的上来找麻烦,直接轰去,有麻烦,她来担。

    燕莲的霸气侧漏,让北辰傲无声的笑了。

    人很奇怪,看到别人穷了,就不相往来,怕人家蹭了自家的好处。看到人家富有了,自己比不上,心里又不平衡,就处处找茬找麻烦,恨不得把人家的一切都夺走,好让自己能高高在上。

    谢家人此刻看谢氏,就是这样的心思。

    崔氏对于自家女儿的好日子,没有多大的高兴,只是对着谢氏敲边鼓,让她记住自己嫁了人,也是从谢家出去的,日子过好了,也得带带自己的两个兄弟,别自顾着自己过好日子,忘了娘家人。

    而外公谢友林却是一个性格极稳重的,两个儿子的性子也好,一来,就帮着干活,没有一丝迟疑……而应家老那边的人来了之后,都是坐着当客人,没有人想要帮忙的,连应祥正都这样,看着燕莲直摇头。

    要不是有人唤了候氏去帮忙,估摸着,候氏也会坐着一动不动,等着开席吧!

    这一点亏都不吃,能有福气吗?她很怀疑候氏的为人,想着最后,她真的过的好吗?

    “我怎么里里外外的找了一遍,都没看到那个小畜生呢?”谢思聪跟谢思远嚼着耳朵,双眼不怀好意的咕噜噜的转动着。

    “就一孩子,你找他干什么?”谢思远不耐的推开自家兄长搭过来的手,提不起任何兴致的问道。

    “无聊啊,找点事情做做嘛!”欺负那个小的,也没人敢开口,这样才好玩呢。

    “爹跟二叔帮着搬东西,你也帮一,免得大姑看到,心里不高兴,”谢思远张望了一,想着自己该去做些什么。

    “她不高兴,关我什么事?”谢思聪痞子般的冷哼着,“今天能来这里吃饭,那是给她面子,要不然,有的她受的!”

    对于自家大哥的脾性,谢思聪是明白的,就懒得跟他多费口舌,直接转身离去。

    “大嫂,时辰差不多了,该让黄媒婆去聘了,”方氏看看时辰,提醒着说。

    一听说要抬着聘礼出门,个个都好奇的张望着,很好奇当初燕秋的百两嫁妆会不会被越过了。

    “这燕秋当初出嫁的时候,可是带了百两的嫁妆啊,那风光,可是咱们村里的头一份,也不知道这会儿文杰定亲,会不会也那么大方,”村里帮忙的妇人咬着耳朵,却被袁氏跟邱氏听到了,两人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

    百两的银子,大姑一家,真的是发达了。

    “肯定的,这娶媳妇跟嫁闺女可不一样,要是少了,人家肯定不高兴,”

    “说的是,你们没看到十二月的时候,谢氏带着文杰燕莲,一趟趟的往城里置办嫁妆,那马车一次次的来回,也不在回到买的什么,反正大伙都在猜呢!”

    “你们听说了吗?这一次,黄媒婆是坐马车去的,可让她威风了呢,”语气里,竟是羡慕。

    “还说呢,这燕秋的亲事是人家黄媒婆给撮合的,看人家燕秋过的多好,方家那小子就差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着呢。这么好的亲事,谢氏定然会记得黄媒婆的好咯!”

    众人的一句句话抖露出来,把燕莲的两个舅母惊的后悔不已。要是知道谢氏如今的日子那么好过,当初燕秋成亲的时候,他们就过来了。

    百两的聘礼,就不差他们那些添妆了。

    刷了红色清漆的樟木箱子,上面添了大红的喜字,还绑上了喜庆的红绸布,可见人家对这门亲事的看重。

    一共是八个大箱子,还加上黄媒婆手里的两个得怀抱着的小盒子,个个都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可黄媒婆像是知道众人的心思似的,抱的紧紧的,笑着跟众人调侃道:“等老婆子我回来了,再与你们说说这的什么聘礼。现在啊,你们就猜着吧,呵呵……,”

    “那八个大箱子,都沉沉的,里面铁定装了不少的好东西呢,”有人羡慕的看着,因为那箱子让几个送聘礼的男人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的。

    这一次带头送聘礼的人,让陶子担当,找的是村里几个未成亲的小伙子。

    本该这件事是由应祥林做的,可他有伤在身,按理说是该由应祥正的,可他那个样子,燕莲第一个反对,就找了陶子。

    黄媒婆坐上了绑着大红绸布的马车,得意洋洋的离开了古泉村。

    “谢氏,文杰怎么不去呢?也好见见未来媳妇啊!?”有人不明就里,就应文杰还在院子里,就好奇的问道。

    有人猜测着,这亲事恐怕不是很好,应文杰不喜,所以才这么做的。

    谢氏一听,缕缕鬓边的发丝,笑着说道:“这媳妇啊,是文杰自己中意的……按理说呢,文杰是该去,可他爹行动不便,他得照料着家里。跟亲家那边商议好了的,让他们多多担待,他们也是明事理的,都不责怪,所以才这么做的!”

    “噢,原来如此!”心里胡乱猜测的人见谢氏满脸笑意的解释着,就知道她说的是真的了。

    “大姑,你送了那么多的聘礼,也不知道人家什么来头,有没有嫁妆啊!?”袁氏没皮没脸的扯着问道,一点都不在乎人家轻蔑的眼神。

    “我是娶儿媳妇,不是要人家嫁妆,谁管人家是不是多的,”谢氏没好气的堵了她一句,然后转身不搭理她了。

    “哼,装模作样!”袁氏咕哝了一句,知道这里不是自己村里,也不好太放肆。

    “送的那么大张旗鼓的,要是人家家里没嫁妆的话,那就成笑话了,”邱氏跟袁氏咬耳朵,巴不得看谢氏笑话。

    ~~~~~~~~~~~~

    今日更新完毕,鼓掌!第200个推荐,懒懒自己去推了,吼吼,捂脸,走人!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