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着看热闹吧,我就不信了,城里往乡嫁的姑娘,还有好的,”袁氏嘴角带着嘲弄,跟邱氏的想法是一样的。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好不容易脸上的伤看不到出来的杜氏在看到应家那么热闹的样子,心里怨怒又羡慕,想着自家儿子娶亲的时候,也是热闹的,可都没到那个份上。

    文博这会儿还关在牢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而应翔安一家却满脸笑意的等着应文杰娶亲,这不是在红果果的打他们大房的脸吗?

    应燕荷是失了清白的人,不能出现在这么喜庆的地方,所以根本没有来。要是她来了,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说不定会当场崩溃了。

    燕莲就是防着她闹事,才不许她来的。

    朱氏坐在角落里,看着进进出出,忙忙碌碌的谢氏,心里百转千回,很想拿起当婆婆的架势,给谢氏撂脸子,可想起了自己在牢里受过的,得到过的警告,她实在不敢开这个口。要是再被抓进去,这辈子,她就没活路了。

    那牢里别提多恐怖了,吃不好,穿不暖的,还有人成天的威胁她,说要杀了她,还打她,把她吓的晚上都不敢睡觉。

    在家里过那么多天,她晚上都是坐起来的,根本不敢睡,怕一睡就梦到牢里的事,太可怕了。

    也因为这样,朱氏就算不满谢氏不把自己这个当婆婆的放在眼里,也只能忍着不发作。

    燕莲要是知道朱氏心里此刻的想法,肯定会嘲弄:她这样的人,就得狠狠的整治一,就怪自己以前太心软了。

    瞧吧,把朱氏关一关,她连个屁都不敢放了,还敢指手画脚,想要什么了吗?再说,把应文博抓了,杜氏也消停了,世界安静,多美好。

    要是她没那么做的话,这会儿,可有的热闹看。

    谢家的找茬,谢氏漠视,燕莲懒得搭理,也就说些羡慕嫉妒恨的话,也出不了什么幺蛾子。后院种了冬小麦,因为长势较好,怕有人不小心进去弄坏了,燕莲早就让人把门给锁上了,进去就得经过她的同意。也因为这样,实儿他们在顶上,别的不了解这里的人都不知道。

    “奇怪了,应燕秋去哪里了?”谢花蕊从崔氏那边出来,走到燕秋的里,见门锁上了,人不知道去哪里了,就在暗自呢喃着。“大表姐,燕秋妹妹呢?这刚才还在的呢,怎么一会儿就锁门了?”

    燕莲见谢花蕊问到了自己的头上,就淡淡一笑,说道:“燕秋怀着身子,不方便,我就让人照顾着……,”这门,是为你锁的。

    听燕秋说,这谢花蕊看到她头上的东西,双眼晶亮,就差伸手抢了。这要是一个不注意,万一顺手牵羊了,那不是委屈了自己,所以,她才让燕莲把门给锁上的。

    “她是出去了吗?”对于应燕莲,谢花蕊是看不起的,因为她穿的衣服还打着补丁呢。

    燕莲瞧出她眼里闪过的鄙视跟不屑,也不甚在意。她是觉得今天要干活,所以才会穿成这样,免得弄脏新衣服,让谢氏心疼。

    家里除了自己之外,娘跟于奶奶都没穿新衣呢。

    “你找她有事吗?”燕莲歪着头问道。

    “额,也不是有事,就是……就是见她怀孕了,怕她一个人寂寞了,就想着去陪陪她,”谢花蕊也是个说谎不脸红的高手。

    见过应燕荷的厉害之后,燕莲表示,自己不会再生出乡人都是善良人的观念,尤其是见过谢家人的极品后,对这个说话不脸红的谢花蕊充满了厌恶。

    “呵呵,你是客,怎么好意思让你陪着呢!”燕莲一脸笑眯眯,看着和善极了。“外婆第一次来这里,肯定有许多的不习惯,你还是去陪陪她吧,免得她一个人无聊,”今天很忙,谁也没时间招呼谁。

    谢花蕊恼恨的瞪了应燕莲一眼,觉得她就是个白痴,根本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好吧,菇凉,人家就是太了解你的心思了,才会这么安排的。

    打发了谢花蕊,燕莲想着自己该做些什么,就看到谢家几个长的高高大大却还没娶亲的三个小子,鬼头鬼脑的凑在一起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就佯装不经意的路过,听到谢思聪正在鼓动自家的兄弟,要把实儿给找出来。

    他要找实儿做什么?燕莲怀疑的睨了谢思聪一眼,她可不觉得人家是关心实儿,所以想要找到实儿的。

    “思聪哥,燕莲表姐的儿子从咱们一进门就没在,肯定是因为太忙,寄在那个亲戚家了,你就不要没头没脑的找了,”谢思明是谢花蕊的弟弟,是谢家男丁里最小的,却看上去比谢思聪稳重多了。

    “所以我才让你去问问啊,那小家伙可真好玩,傻傻的,找出来让我乐呵一呗,”谢思聪跟谢思明勾肩搭背的,一副好兄弟的样子。

    “思聪哥,这里是表姐家里,你欺负实儿,被人看到了,小心人家骂你,”谢思明挣脱不了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就恼怒的警告着。

    “切,他们敢!”谢思聪很是张扬的道:“大姑父躺着连拳头都握不了,他们家就一个应文杰,不用谁,我一个就能把他给收拾了,”那手还凌厉的挥舞了一,想着是有一些拳脚功夫的。“哼,他们今天最好不要惹我,否则的话,别怪我不给他们面子,”那耍横的样子,完全不像是来走亲戚,反倒是来找事的。

    燕莲不着痕迹的从他们走过,还特意的瞄了谢思聪一眼,发现他眼里深处的狠辣,心里微微惊了一,想着谢思聪只是一个乡的小伙子,眼里怎么会有这样的深意呢?

    好在自己安排妥当,怕有人趁机会借此机会欺负实儿,就让北辰傲照顾实儿,也让北辰傲不至于暴露出来,这多少算是减少了一些麻烦。

    “大哥,这里是古泉村,不是咱们的村子,你能不能别挥拳头耍横?”谢思远厌恶的睨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装什么正经,哼!”谢思聪怒瞪了一眼他的背影之后,无趣的放开了谢思明。

    燕莲打开后院的门,悄悄的上了顶,把谢思聪的情况告诉北辰傲,想等今天的事情过去之后,让北辰傲查查看谢思聪的情况,沾惹上赌瘾的人,一般都不会很简单的。

    “快看啊,马车,好多马车唷,”今天的应家大门是敞开的,所以进进出出的都是人。当有人无意的看到不远处驶来的马车后,就惊讶的叫着,欢呼道:“是不是黄媒婆回来了?”

    “哪里有那么快啊!?黄媒婆在那边,至少要吃了午饭后才回来,”有人拉开了大惊小怪的她,不满的说道。

    “噢,也是,可那些是什么人?”指着越来越近的马车,心里充满了好奇。

    “是应家京城里的客人吧!”低声呢喃着,眼里带着炽热的光芒。

    这些人在应家进进出出,可他们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眼里闪烁的光芒……这可不是随意能接触到他们的。

    果然,话音才落,那几辆马车就慢悠悠的到了应家的门口。

    在顶的燕莲听到了外面的响动后,走到栏杆处,看到从马车上来的人,头大了。

    “他们到底要想做什么?”燕莲咬牙切齿的低吼着。

    “……,”北辰傲扶额看着盛装而来的众人,伸手摸着栏杆上被磨平的地方,低哑道:“要变天了,”说完,还抬头看看天,话中充满了深意。

    被他的举动弄的也跟着傻傻的抬头望着蓝天白云……停顿了一会儿后,才恍然他话中的意思,不由恼恨的怒瞪他一眼,装什么深沉啊!

    来的一共有五辆马车,有北辰卿夫妇,上官浩夫妇,还有梅以鸿五个人……之所以还多出两辆来,是因为马车上装的是东西。

    在上官浩的吩咐,马夫们开始把后面的两辆马车里的东西都搬了出来,一子,就把原本拥挤的应家院子挤满了。

    “看啊,那布,哇,是丝绸的,”就算是乡的女人,只要是女人,就会爱慕美丽的东西。

    一箱箱的东西,被马夫抬着进了应家院子,引来了许多人的关注……。

    “上……上官少爷,”看到这个阵仗,谢氏找不到燕莲,只能无措的看着他们——面对北辰傲,她是习惯了。可眼前的五个人,不但穿的好,那高贵的气质,让她无形中觉得卑微。

    “这些都是我们几个的心意,恭喜文杰兄弟大喜,”上官浩一副卖萌的温柔样子,诱哄着谢氏。

    “可……可那也太多,太贵重了!”他们家聘,也没有他们送到多啊!

    “呵呵,比起某些人,我们这个就算差了,还请婶子不要嫌弃,”上官浩想起了北辰傲给应文杰准备的聘礼,就抽了一嘴角——这个有钱的商人,到哪里都不知道低调啊!

    “什么……什么意思?”谢氏迷糊了。

    燕莲听到上官浩的话后,别有心思的看了北辰傲一眼,然后站在栏杆边扬声道:“娘,把这些都收进燕秋的里,请几位公子夫人上来吧,”

    听到燕莲的声音,大家抬头一看,才知道她是上了顶。

    “那个男人是谁?”谢花蕊看到顶上白衣男人,立刻双眼冒红光,紧紧的拽着身边邱氏的衣服,紧张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邱氏正双眼冒光的看着人家堆在院子里的好东西,眼里闪烁着贪婪的光芒,连自家女儿的话也不放在耳朵里了。“问你大姑去,”

    对于村里人的议论,众人都没有多大的反应,径自往后院去,那样子,熟悉的很,可见他们是经常出现在这里的。

    “文杰,把后院的门锁上,不要让别人上来,”看到谢花蕊那双泛着精光的眼眸,燕莲淡淡的吩咐着。

    这里的男人,没一个是她能攀附上的,就算是未成亲的梅以鸿都不行。

    “好,”应文杰着一身红袍,严肃的点点头。

    “你们两个站在这边看着,没有我的同意,不要让任何人上来,明白吗?”北辰卿对两个跟着后面的马夫吩咐道。

    “是!”

    “你们是觉得我不够张扬,是不是?”一看到他们上来,燕莲就开始发难了。

    别人送礼,该是合不拢嘴的表示感激才对,唯有她不但没有高兴,脸上还挂着明显的不悦,非常的不欢迎他们的到来。

    上官浩拉着梅以蓝往后面去,梅以鸿也跟着,把北辰卿显露在燕莲的面前,表示着这件事,由他来解释。

    “瞒不住,就大大方方的显露出来,”北辰卿扶着杭青青上来,很酷的丢一句解释,径自熟门熟路的往摆着桌子的地方而去。

    额头的黑线满布,眼角抽搐着,看着这些自以为是的众人,燕莲干脆的双手环胸,冷笑一声嘲弄道:“大大方方的显露出来……北辰卿,你是觉得你这么做,我该谢你吗?你这么自以为是的把北辰府,上官家还有将军府拉过来,是觉得我就该站在你们这一边,是吗?”

    因为燕莲会感激不尽的众人在听到她一针见血的把事情的重点点出来后,每个人的表情都不同。

    北辰傲始终没有说话,但他脸上却挂着赞叹的笑容,没有一丝惊讶,好像早就知道她会这么说的。

    至于北辰卿在内的几个人都充满惊讶,他们什么都没说,她就把事情看的一清二楚,甚至比他们都更加的敏锐。

    是的,他们知道京城有几股势力都对准了古泉村,一是担心应家会出事,到时候应燕莲撂摊子不干,损失就大了。二是担心有人收买了应燕莲的话,他们就会很被动,毕竟跟应燕莲交好,就等于掌握住主动权。

    他们这样的决定是因为三家商议过,加上有个北辰傲无条件的站在应燕莲这一边。北辰傲是京城最富有的商人,虽然很多人不承认,但比起北辰傲的富裕,是别人都羡慕的,只不过是骨子里觉得高人一等,不屑商人而已。

    一个有钱,一个有粮,这两个人在一起的后果,是很可怕的。

    ~~~~~~~`

    感冒了,眼泪鼻涕加喷嚏,悲催的想仰头咆哮……。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