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他在一起,你不想站在我们这边,你还想留在那边呢?”北辰卿回头笑的颇为嚣张。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不屑的冷哼一声,燕莲冲着北辰卿霸气侧漏的道:“你真以为北辰傲能制得住我?还是觉得,我应燕莲没男人,就会要死要活,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活不去了?”

    “别生气,”对于她的怒气,北辰傲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搂住她安抚道:“那只是他们的想法,你只要坚持自己心里的想法就好,明白吗?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支持你做任何一个决定!”他完全明白燕莲心里的怒气。

    她是个享受自由的女人,不喜欢被人安排或者改变,也是个喜欢掌控跟安排自己生活的人。她过的潇洒随意,完全不受任何的教条束缚。不说别的,就说自己跟她在一起,换成别的女人,恐怕会惊恐的不知所措或者是急不可耐的扑上来,牢牢的绑住自己。

    可她呢,总跟自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虽然接受了自己,可还是拥有自己的生活,把自己当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却不是全部。

    而她这么做,却充满魔力似的吸引着他,发现这样的女人格外的吸引人。

    大哥跟上官浩等人的表态,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擅自决定要把应家跟他们绑在一起,把他们带入了朝廷的纷争中,把应家人都暴露在危险之,所以她才会那么生气的。

    可是,对于掌控了一切,习惯了别人都顺从他们的大哥跟上官浩来说,这样的安排,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他们无法理解燕莲的怒火。

    或许,这么一做,在燕莲的心里会觉得大哥他们不是把她放在同等的位置,而是在轻蔑的等待着她的感激不尽。

    “我只想安安稳稳的当个农妇,种着地,而已!”燕莲把愤怒的脸埋入了北辰傲的胸口,不顾众人惊诧的眼神,低声咬牙的呢喃着。

    “只要你想,你就能当个农妇,安安稳稳的种地,没有人会来打搅你的!”若真的到收拾不了的时候,有他顶着一切。

    “北辰傲……,”这个男人的呵护跟疼惜,还有他一步步的退让,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她都知道,都明白,所以心里充满了感动。

    “没事的,放心!”北辰傲拍着她的后背,温柔的哄着。

    看着这样的北辰傲,众人的双眸中充满了惊愕,发现他跟换了个人似的,那么的温柔深情,简直教人难以置信。

    杭青青跟梅以蓝看着北辰傲怀里的应燕莲,眼里充满了羡慕……这样的宠溺,是每一个女人都想得到的。

    北辰卿发现,自己在应燕莲跟北辰傲面前,不管做什么,都是个坏人。这样的认知,让他有些郁闷。

    “为什么我不我上去?我是应燕莲的表妹,”楼,传来了不甘的叫嚷声,那提高的声音像在提醒楼上的人,自己是谁。

    听到谢花蕊的叫嚣声音,燕莲皱皱眉头,并没有出声。她听谢氏提过,谢花蕊是定了亲的,就等过完年之后成亲。她一个定了亲的女人上顶见那么多的男人,想要干什么呢?

    “你们不许欺负我女儿,这里是应家,不是你们高门大户的,没那么多的讲究,别拦着我女儿,”邱氏明白自家女儿的心思,就算明白女儿定过亲,但想着只要能攀上京城富贵人家,就能改变命运,所以不但没劝着,还主动的帮着。

    “二舅母,”燕莲站在后院的栏杆处望着她,淡淡道:“花蕊表妹是定过亲的,你让她上来,是想做什么呢?坏了名声,谁担待呢?”

    邱氏听到她的嘲弄,面上讪讪,也歇了心里的想法,想拉着谢花蕊走,但结果谢家姑娘并不明白燕莲的好心,以为是她故意要阻挡自己的大好前程呢,就仰头不甘的质问道:“你都可以上去,为什么我不可以?”

    就算她定亲了,可好过她一个未婚生子的吧!

    “因为这里是我家,”

    这一句话,把谢花蕊的所有质问都压在喉咙口,发泄不出了。

    “别大呼小叫的吵吵,惹的本夫人不高兴了,后果自己负责!”杭青青坐在那边,声音不高不低的响起,里面的警告意味很浓。

    她根本就是杭家嫡女,在未生女之前,掌管着北辰府,所以那语气里浑然天成的厉色,是谢花蕊承担不住的。

    她只不过是抱着想要攀附的心里,急切的想要靠近顶上的人。可是,真的要她没得到的时候付出点什么,她还是没那个胆子的。

    快到午饭的时候,应巧玲跟应巧梅来了。应巧梅没带孩子,该是想着吃过饭后就离开的。

    燕莲在上面打量了一,发现应巧玲的脸色不错,想必在婆家过的不错,两姐妹有说有笑的。

    她们进来之后,自然是跟应家老那边的人一起了。

    客人,都是按照亲疏来安排座位的。北辰卿等人自然不会楼,就搬了桌子往楼上一放,那端菜的也由北辰卿的属来做,也解决了谢氏心里的招待不周的惶恐。

    至于楼的安排,自然是应家老那边的一桌跟谢家一桌的为紧要的,因着女方那边还没人来,这招待的一桌,还得准备到晚上了。

    这一次的宴席,是一改以前的低调,真正的让村里人跟谢家人知道他们的改变了。

    那一盆盆的荤菜,白面馒头,肉包子,在正月十二里,比人家办喜事的还客气,吃饭的人连闲话都没有了,就怕一个不注意,那肉包子就被人抢走了。

    吃这些东西,小孩子最最高兴。因为自家家里也不一定吃的那么好,来帮忙的人只要带了孩子来的,一人一个肉包子一个白面馒头,把干活的人都弄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吃的那么好,过年的时候,也不知道孝敬爹娘多一些,”看到桌上冒尖的肉菜跟肉包子馒头,袁氏的心里不平衡极了,总想挑起事情,好打破今天的圆满。

    送聘礼的时候,那一箱箱的东西已经引来别人的赞叹了。再加上京城来客送的贺礼,再来是现在的荤菜,已经让她听到了满院子的赞赏,说应家二房太客气了,这么好的菜,在地主家里,也不一定能吃的到。

    崔氏咬着一个肉包子,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听到袁氏的话后,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吃东西也堵不住你的嘴,”谢家大郎谢阿平白了她一眼,警告她适可而止。

    今日里,不但有古泉村那么多的村民,还有顶上吃着饭菜的京城贵客,她要是闹出事来,自己可救不了她。

    “爹,我娘说的对,大姑是小气,自家家里肉啊菜的过的那么好,大过年的时候,送给奶奶的,也就那么点东西,实在是不孝极了,”谢思聪啃着红烧肉,满嘴油腻的喷到。

    “就是,看看人家身上穿的,啧啧,那够咱们一家子过一个月的了,”谢花蕊羡慕嫉妒的想着应燕莲身上穿的衣服,恨不得扒了人家。

    “你们姓谢,不姓应,”一直沉默的有些莫测高深的崔氏终于开口了,她扫了众人一眼,嘲弄道:“你们大姑过苦日子的时候,没见你们说要帮一,如今,她的日子好过了,到惹得你们心里不痛快了?”

    她不是个糊涂的,也知道自己的大女儿一直想要孝顺,可是家里不好,婆婆又是个厉害的,所以每一次来拜年,都会受到两个儿媳妇的刁难跟嘲弄,也弄的他们家孩子都不愿意来家里拜年了。

    儿子是亲的,女儿也是亲的,儿媳妇虽是别人家的,可生养了孙子孙女,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委屈了自己的女儿。

    如今,看到女儿家好过,她是头一个高兴。可这个高兴,她不能表露出来,否则又会引来两个儿媳妇的闹腾,所以她一直淡淡的佯装不高兴,却没想到大儿媳妇跟孙子孙女都紧紧纠缠,就开口不客气的质问了一句,想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

    “娘,瞧你说的,大姑的日子好了,我们怎么会不高兴呢!”邱氏见崔氏发难了,就撇撇嘴一脸无奈的说:“我们只是不希望爹娘过苦日子罢了,咱们谢家虽然不至于饿肚子,但这荤菜如此好,也是做不到的!”

    “你的意思是,让我跟你爹来你们大姑这边住?”崔氏好笑的问道。

    “闭嘴,你把我跟大哥当什么了?”谢阿武一听到娘的话,立刻冲着自家媳妇发怒了。“我们是谢家人,不管应家过的多好,跟咱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最好不要生事,惹的楼上的人不高兴了,有的你受的!”

    “哼!”可能忌讳楼上的人,邱氏的抱怨也消失了。

    楼吃的欢快,楼上的人吃的也高兴,尤其是实儿,被众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喂着,完全不需要自己动手,依偎在北辰傲的怀里,那个舒服啊!

    “你把他宠坏了,小心以后有你折腾的,”宠儿害的是未来的媳妇。

    “实儿是个听话的,才不折腾,对不对?”北辰傲抱起实儿面对面的问道。

    ~~~~~~~~~

    谢谢亲们的月票,懒懒继续保持万更……。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