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氏一听,脸上闪过诧异,迟疑的看了燕莲一眼,面有难色。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站,百度请搜索

    “应燕莲,你什么意思?”袁氏就站在谢氏的身后看热闹,听到应燕莲这么一说,就阴沉着脸挤出来怒道:“我家思聪清清白白的人,你这么污蔑他,要遭报应的!”

    “是不是清清白白的,出来对峙一,就一清二楚了!”燕莲不为所动,坚决的说。

    “什么出来对峙,告诉你,你别以为你认识几个人物,就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了,我家思聪要是欠人银子,人家也不会跑到你这边来要,”袁氏叉着腰,完全就是一副泼妇的样子,大有你叫人的话,我跟你拼命的架势。

    “大舅母,只是一般的询问一,又不是要你的命,你这么拦着,难道是心虚了吗?”燕莲回眸怒瞪着她,见她眼神闪烁,估就知道其中有鬼了。

    袁氏原本心里就有鬼,听到应燕莲这么说,那么多人看着,就梗起脖子叫道:“你那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你说,你女儿这是把我当成亲戚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坏我儿子的名声,安的什么心呢?”她把目标对准了谢氏。

    谢氏原本就有些迟疑,可看到袁氏这么夸张,就皱皱眉头说:“大嫂,就是让思聪出来见一见,若不是,也好给人家一个交代,今天是文杰定亲的好日子,你不想大家闹的不愉快吧!?”在这么拖延去,惹怒了人家,等到动刀子的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谢氏沉默的时候还好,等她这么一说,袁氏就跟别人戳了她一刀似的,红着眼框,拍着大腿哭喊道:“我的老天啊,我这命怎么就那么苦呢?大外甥是重要的,我儿子就不重要的,你们就是想要坏他的名声,想着要他娶不到媳妇……你们护着应文杰,说不定,这借银子的人,就是应文杰呢,不然,你家那里来那么多的银子聘礼?”

    “大舅母,我弟弟就站在人家面前呢,人家有说什么吗?”见她屡次的逃避,燕莲也不客气了,直接跟文杰道:“找几个人把谢思聪抓出来,我原本还以为是误会呢,现在看来,这件事,就跟他有关系了。”

    “好,”应文杰原本心里就恼恨今天有人破坏了他的好日子,一听到燕莲的话,立刻点头说好。他随即转身要进,却被袁氏拦住了。

    “你们要干什么?不是我家是聪明,没听到吗?应燕莲,你不要脸的臭婊。子,自己专干不要脸的事,还来污蔑我儿子,我今天跟我拼了!”袁氏耍横,一边拉着应文杰,一边出言羞辱燕莲,跟个疯子似的,头发都乱了。

    “娘,大哥去哪里了?”就在谢氏气的浑身发抖的时候,只见谢思远从里面出来,满脸狐疑的问道。

    “他就在院子里,能去哪里了?”袁氏一听说大儿子不见了,立刻松开了应文杰,不安的道。

    “我里里外外的都找过了,没有,”爹跟爷爷是不可能为这件事出面的,这丢脸的事,只能让他去抗了。

    “怎么可能会有没有呢?”袁氏狐疑的思索了一,立刻尖声叫道:“应燕莲,是你,是你害了我儿子的,是不是?”

    看着耍泼想要抵赖的袁氏,燕莲冷笑一声,嘲弄道:“我害你儿子干嘛?你儿子是家财万贯呢?还是英俊风流?喊你一声大舅母,那是客气了,你要再嚷嚷,我让人把你的嘴巴给堵上——要是谢思聪没有欠赌债,那最好,要是他欠了,我会让他后悔今天来这里的!”说道最后,那阴狠的气势一出,把袁氏镇住了。

    她谢家的长房媳妇,凭的就是撒泼无赖这一招,谁都让着,连爹娘都避的远远的……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被应燕莲挑明了,弄的她心里一震,呐呐的不敢开口了。

    “他是你表哥,你想干什么?”袁氏心虚的质问道。

    燕莲根本懒得搭理她,直接跟应文杰说:“把他找出来,肯定是藏在子里某一个地方的,”谢氏就不该心软,当初就不该给袁氏银子的。

    “好,”应文杰一听,立刻甩开了袁氏往里走,袁氏紧张的紧紧的跟着。

    “别给我耍什么花样,今天找不到人,你们谁也别想离开这里,”带头的人阴沉着一张脸,冷酷的警告着。

    “放心,会给你找出来的,”要是袁氏好好说话,欠了多少银子,看在外公外婆的份上,自己或许会给她解决了。可看到袁氏那张狂不知所谓的样子,燕莲连一点相帮的意思都没有了。

    谢氏把谢家人当成亲人,可袁氏什么时候把谢氏当成亲人呢?

    以前谢氏日子不好过的时候,恨不得不认识谢氏。等到谢氏日子好了,不但不高兴,还巴不得谢氏出事,最好过的苦兮兮的就让她们满足了,所以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她去帮忙。

    要不是今天是文杰的好日子,她连管都不想管,直接让人把谢思聪抓出来解决了。

    “姐……,”突然,应文杰惊恐的叫了出来,让燕莲心里一颤,心不由的跳动了一,赶紧转身往里面去。

    那些拿刀的人想要冲过去,被马夫们拦住了。

    “谢思聪,你要干什么?”当燕莲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谢思聪竟然抓了身体还没完全康复的应翔安,在应翔安的脖子面,抵着一把刀子。

    怒喝出声的是谢友林,当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身子晃了一,完全不敢接受。

    在村里,谢友林说的话相当的有威严,很受人的尊敬。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孙子会做出这么畜生不如的事情来,这简直是要他的命啊!

    “思聪,把刀子放来,有什么事,咱们好好的说,千万不要伤了你姑父,”崔氏也紧张的劝着,疑惑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谢氏看到这一幕,心跳的极快,恨不得自己代替了应翔安。

    “你们不要过来,”谢思聪紧张的大吼着,红着眼眶道:“我不想的,我不会伤害姑父,只要……只要姑父答应给我银子,我就……我就放了他,”要不是逼不得已,他也不会这么做的。

    看着谢思聪疯狂的样子,燕莲想到了自己方才无意中听到的,想着他是不是一来这里,就打定了注意——原先要抓的应该是实儿,只是实儿被北辰傲严严实实的呵护着,他根本没有机会。

    在知道有人气势汹汹的来要银子的时候,慌张失措的他没有法子了,只好抓住了应翔安。

    “左不过是几十两的银子,奶奶去借,一定给你还了,你姑父身子还没好全呢,你千万不要激动,”崔氏心里焦急,但面上还是哄着,想着谢家到底造了什么孽,竟然出了这样的事。

    “不,不是的,”摇着头,谢思聪情绪激动的道:“不是几十两,是一千两,有一千两啊!”

    “一千两?”袁氏尖叫一声,失声质问道:“你不是说只有一百两吗?怎么会变成一千两的?”一千两,砸锅卖铁,卖了家里,也凑不出那么多的银子啊!

    “他们骗我的,骗我的,我也不知道,不知道,”谢思聪的情绪有些激动,他的手颤抖了一,划伤了应翔安的脖子,看的谢氏尖叫了一声。

    “你别激动,”燕莲衡量了一,发现自己无法拿应翔安的安全来跟谢思聪谈条件,就开口说:“一千两银子,我给你付,你放开我爹,”

    “听到没有,燕莲说,一千两银子她出了,你快放开你姑父,”崔氏一听,立刻焦急的道。

    “真……真的吗?”谢思聪有些迟疑的问。

    “真的!”燕莲双眼一转,提醒着说:“你要是不信的话,就跟着我出来,你抓着我爹,当面看我把银子给他们,你再放开我爹,这总可以了吧!?”为了稳定谢思聪,燕莲拼命的压抑着自己的怒气,柔声道。

    袁氏一听说是一千两之后,也不管谢思聪是不是抓着谁威胁了,只想着没有一千两银子,家里都得遭殃,就什么都不管,好像是默认了儿子的举动。

    谢阿武跟谢阿平是忠厚人,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崔氏不许他们开口,怕他们不会说话,刺激到谢思聪的话,会给应翔安造成伤害。

    燕莲把情况稳定了,所以谁都没有开口。

    “那……那你退开,”谢思聪觉得这样最好,免得应燕莲欺骗自己。

    “好,”燕莲一步步的往后退,示意众人也退开,不要激怒谢思聪。

    谢思聪抵着应翔安,一步步的站在了院子里,燕莲也是一步步的后退,表示着自己的说话算话。

    “啊……,”突然的,袁氏惊恐的尖叫一声,谢思聪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身子一麻,那手都不是自己的了。

    袁氏的惊恐是因为她看到顶上跳一个人,还不等她看清楚是什么人,那人一伸手指,直接把人给点住了。

    北辰傲站在谢思聪的后面,眼里散发着冷冽的光芒……。

    看到谢思聪被点住穴道站住后,燕莲赶紧上前把抵在应翔安脖子面的刀子给扔掉,扶住应翔安交给了谢氏。谢氏看到他脖子面的红痕,哽咽的眼泪“唰唰”的落着……要不是情况不适宜,她恐怕要嚎啕大哭了。

    “你……你要干什么?”等刀子被人拿了,谢思聪才知道自己被人点住了穴道。

    “你说呢?”燕莲冲着他露出了一个冷酷的笑容,阴冷的道。

    “你……你答应了的,要给我还银子的,大伙都听到的,你不能耍赖!”谢思聪想到了外面的情况,紧张的道。

    应燕莲要是不把银子还了,自己恐怕连这里都走不出去了。

    “给你还钱?”燕莲让谢氏扶着应翔安进去,让应文杰跟着去看看,这里的事情交给她来处理了。“你拿我爹来威胁我,你觉得我会给你还钱吗?”

    “燕莲,那是你大表哥,是自己人,你不能见死不救的,”袁氏见状,惊恐的开口求道。

    “自己人?”燕莲冷笑一声,冲着袁氏质问道:“要真的是自己人,刚才他抓住我爹的时候,你怎么不开口劝呢?你一听到一千两,心里是巴不得谢思聪架住我爹,好多讹一些银子,是吧!?”

    “我……我哪里有?”袁氏心虚的辩解着。

    谢阿平看着谢思聪好一会儿,才幽幽的开口说:“他自己招惹的祸,让他自己去解决,”

    “一千两啊,你想送儿子死吗?”袁氏尖叫着反对,那瞪着谢阿平的眼神,就跟吃人似的。

    “那要怎么办?之前他赌的时候,输了,你给银子,他越堵越凶,你还不劝着,反倒一次次的给他银子,现在好了,一千两,家里砸锅卖铁,都给不了那么多的银子!”谢阿平的心也冷了,觉得这个儿子为了银子,已经六亲不认了。

    “大姑有,燕莲有啊,你去说说,她会听你的,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死啊!?”袁氏嚎啕大叫着,死死的拽着谢阿平的手。

    “我没那个脸!”谢阿平盯着她好一会儿后,才冷冷的道。

    “送他出去,”燕莲冷冷的道,眼里没有一丝的温暖。

    “不要,娘,救我,我会被打死的,救救我,我不要死,我不要死,”一听到燕莲的话,谢思聪就惊恐的大叫着,眼里满是惊惧。

    “大姑,求求你,救救你大侄子吧,他是你亲侄子,你不能不管啊!?”袁氏见燕莲的心硬的很,就大声叫嚷着,希望谢氏能心软的帮着。

    谢氏一直在里紧张的查看着应翔安的情况,见他的脖子面被轻轻的划了一刀,渗出一些血迹,给他上了药,正觉得心都还在乱跳着,就听到袁氏的叫嚷,心里的怒气一涌,走到门口怒视着她道:“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说这件事跟你儿子没有关系,骂燕莲污蔑你儿子的名声吗?你不是说你儿子清清白白的,不会做这样的事吗?他现在是畜生都不如了,竟然连杀人都敢做,他还是人吗?”

    ~~~~~~~~~~~~·

    感冒持续,继续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