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谢氏的怒斥,袁氏颇不以为然的道:“哪里真敢杀人,他只不过吓唬吓唬大家的,”这杀人是要偿命的,可不是说着玩的。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看到袁氏那无所谓的态度,谢氏气的是胸口发疼,厉声道:“吓唬吓唬大家?有人拿刀子搁在你的脖子,划出血痕来,那也要吓唬吗?你养的好儿子,我没你这样的大嫂,”说完,也不理会袁氏的叫嚷,径自进去关上门,表示不会在管这件事了。

    袁氏见谢氏关门不帮忙了,就眼巴巴的看着谢阿平,低声求道:“那是我们的儿子,你不开口求救,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吗?”都是身上掉来的肉,他要真的狠的才好。

    谢阿平看着众人盯着自己的眸光,对上燕莲轻蔑的眼神,心里缩了一,摇摇头说:“他这样,都是你害的!欠多少银子,砸锅卖铁,谢家出。但是,他伤了他大姑父,就得跪磕头认错,否则,他就不是谢家人。”

    “我不要,家里根本没有银子,应燕莲,你给我付银子,我跪,跪给你磕头,给你爹认错,你救救我,救救我,”谢思聪被他爹的话吓到了,惊叫着道。

    看着谢思聪只能动嘴的诡异表情,燕莲挑眉看着他,冷笑道:“救你?你要杀我爹,还要我救你?你觉得可能吗?连我娘都不管你了,我更不会救……我要看看,你谢思聪到底会落得什么样的场!”

    有一就有二,不排除今天的阵仗就是有心人安排的。上一次,袁氏来找些事的时候,拿了五两银子,解决了谢思聪的危机。这一次,大概是特意的吧,因为谢思聪一直在找实儿……她无法想象,要是实儿落在他的手里,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给谢家人也好,应家人也罢,她只想让所有人知道,应燕莲不是好欺负的。谁要欺负到她的家人,就等着她的报复吧。只要能承受,她愿意让他们试试后果。

    “北辰傲……竟然出手了,”梅以蓝傻傻的看着,呐呐的呢喃着。

    “应燕莲甚至什么都没说,没做,”这才是最让人傻眼的。

    这两人之间的默契已经不需要言语跟手势了,看着,就能明白!

    曾几何时,情深几许,让人震撼!

    上官浩跟北辰卿还有梅以鸿都没有说话,三个人一直直直的盯着,因为他们三人从未想过要出手……现在,他们才恍然,为什么应燕莲会如此的信任北辰傲。

    她信,是因为他一直这么做着,把她放在心里。

    被点了穴道的谢思聪就跟木头似的,被人架着出去,完全不用挣扎。

    “人,在这里,你们看着办吧!”燕莲把谢思聪放在了那些人面前,冷冷道。

    谢思聪一看到这些人,眼里就闪露着惊恐,袁氏则紧张的拽住他,哭天抢地的喊着,话里的意思,不外乎就是谢氏心狠,燕莲手辣,应家人无情,见死不救。面对她的呼天抢地,没有人同情。

    “呵,你小子到是藏啊,怎么不藏了!?”一看到谢思聪,带头的脸上涌现出的怒意,能把一切都燃烧了。“本事大啊,弄个假名,假地址来,害的老子找你两个月了,终于还是把你找出来了……你说说,今天,该怎么收拾你?”

    众人一听,哗然了。

    “你……你杀了我,我也没银子,”谢思聪的样子,就像无赖。

    “没银子?”表情,更狠了。

    “我……我大姑家有,她家今天送聘礼,有好几箱,都是满箱的,”谢思聪怕死,见自己跟木头人似的面对着他们,不用动手,一刀就能把自己了结了,所以他怕的要死。为了求生,他什么都管不了了。“我表妹也说了,她有银子,有一千两……不,比一千两更多,”

    “孽子,”谢友林听到他的话后,上前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怒道:“你想干什么?你还想连累多少人?”一千两银子,乡人家,谁能拿的出来?

    “死他们,总比我死的好!”谢思聪阴狠的道,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错的。

    这样心狠手辣的人,留不得!这个是燕莲心里的想法,但她也不会疯狂到让谢思聪死在这里,那太晦气了。

    出了古泉村,死在哪里,跟她都无关了。

    “真的,他们家有银子,很多银子,娶的媳妇还是城里的,家里有马车,”见到自家爷爷不说话了,谢思聪就更疯狂的叫嚷着。

    “小娘子,你怎么说呢?”带头的人看着应燕莲,嬉皮笑脸的问道。

    “我能说什么?”燕莲挑眉,莞尔道:“他借的银子,跟我有关吗?”

    “再怎么说,也是亲戚不是?我们也不愿意动手,只要你乖乖的交了银子,人,我们放了,茬也不找了,不是皆大欢喜吗?”带头人一副大方的样子,手却在挥舞着手中的刀子,隐形种的威胁,不言而喻了。

    换成一般人家,看到这样的局面,说不定早就慌张惊恐的把银子双手奉送上了。可惜,他们遇到的是应燕莲,想达到目的,还有些难。

    “一千两银子,多少人赚到?你们该清楚,冤有头,债有主,不要没事找事,否则,后悔的会是你们!”燕莲的态度强硬,里面还隐含警告,让他们别挑事。“欠你银子的人在这里,要杀要刮,随便,但别留在古泉村,”

    “没银子,你觉得我们会走吗?”刀子,慢慢的提起,局面顿时紧张起来了。

    “你们想抢?”挑眉睨着,没有退却。

    “说什么抢呢,多难听,原本可以好好商议的,不是吗?”那语气,好像错的是人家,不是他。“不要以为凭那几个人就能拦得住那么多的人……万一冲进去伤到人,你们也难过,那都是你们请来的客人,”

    原本看热闹的人一听,立刻紧张的往后挪动了几步,不敢再靠前了,就怕受到无妄之灾。

    “比人多,还不知道谁的更多呢,”毫不退步,她清楚,沾惹上这些贪婪敢明抢的人,有第一次,第二次,他们就会来的更加嚣张,迟早有一天会出事,所以寸步不让。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人见她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就恼羞成怒的吼道:“兄弟们,抄家伙,给我狠狠的砍,砍死了,算老子的,”

    “是,”异口同声的怒吼声,立刻惊的众人胆战心惊的,“啊……,”的惊恐声也随即响彻云霄,场面,顿时混乱。

    但不管场面怎么混乱,控制不住,那五个马夫都控制着局面,并没有让人窜过来……但马夫只有五个人,时间越久,越是力不从心了。

    “啊,救命啊!”看到有提着刀冲过来的,村里的人都尖叫的四散逃开,惊惧的面对眼前的一切。

    “梅以鸿,”燕莲看着冲过来的人,厉声怒吼着。

    “为什么是我?”梅以鸿惊愕一愣,虽然疑惑,但手脚比脑子快,还没等他思考好,人已经冲过去了。

    面对梅以鸿这样的人,那些家伙,连还手的份都没有,不一会儿,那些人都哀声叫唤,躺在地上了。

    “聪儿,没事了没事了,”袁氏一见来抓儿子的人都躺在地上了,立刻惊喜的叫着。

    “娘,让应燕莲找人把我的穴道解开,我都麻了,”谢思聪心里也是激动的,没想到应燕莲还有这样的本事,心里兴奋不已,就冲着袁氏叫道。

    “好,好,娘这就去,”袁氏喜的什么都望了,只觉得自己儿子有救了,那比什么都好。

    北辰卿看着楼的一幕,听到上官浩跟梅以蓝在嘀咕,说为什么应燕莲不喊北辰傲,而是喊着梅以鸿呢?他们不是感情很好,刚才北辰傲害救了应翔安呢,难道应燕莲忘记了吗?

    而唯有他略微明白应燕莲这么在做的原因……或许,北辰傲最大的秘密已经被应燕莲知道了,而她却在不经意之间保护了北辰傲。

    那些人是从京城里来的,就算有他跟梅以鸿在,也不可能把这些人都杀了。京城里的势力往往都是相互牵扯相连的,要是被人知道,身为商人的北辰傲拥有着跟梅以鸿这样上阵杀敌,在死人堆里凝聚出来的嗜血武功,那人家会怎么想?

    甚至,北辰傲的武功比梅以鸿的更好。

    到时候,人家的注意肯定往北辰傲身上转了,他们若是采取的法子是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那么北辰傲就危险了。

    他是秦国隐藏的秘密,在这个时候,谁也不能知道他的底细。

    或许,他跟应燕莲在一起是好事,谁会想到,堂堂的战王会娶一个带着孩子的寡妇……而应燕莲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总会以北辰傲为先。

    这样的感情,不也是他心里一直羡慕的吗?

    娘为了向家,拼劲一身的心机在算计着北辰家。而等到北辰府跟杭府有矛盾的时候,他也不敢保证杭青青是否会站在自己这一边。

    突然的,他有些羡慕北辰傲,妒忌这个家伙的好运了。

    ~~~~~~~~~

    求月票,有更新咯!一万不变!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