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站在角落里的北辰傲的心思也是极其复杂的。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他想告诉燕莲,自己不怕暴露,更甚至,他希望有些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而可以维护她,让她可以过的无忧。但是,不可否认的,燕莲的做法,还是让他心里觉得暖暖的。

    这般的维护,是他从未感受过的。

    “燕莲,你让人把你大表哥给解开吧?人都已经被你打趴了,他们也带不走聪儿了,是不是?”袁氏露出奉承的笑容说道。

    “呵,”燕莲嗤笑一声,望着她道:“大舅母,我可没有这么心狠手辣的大表哥,为了自己活命,可以置我一家于死地……你觉得,我还会放过他吗?”放过他,那就是自己傻了。

    这个谢思聪的心思特别的龌龊,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算计自家,还是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他知道怕,知道忌讳,才不会给自家带来危险。

    “你……你什么意思?”袁氏的脸僵住了,有些错愕的问道。

    “等会,你就知道了!”燕莲高深的睨她一眼,冷哼一声,然后转身看着躺在地上哀声叫唤的带头人,半蹲身子,望着他摇头说:“早就跟你说过,让你带着人走,别太横就是了,你偏不听,这揍的……啧啧,跟猪脸似的,,”燕莲的话,就跟刀子似的戳着人家的心窝,加上那些火烧加油的话,足以把人气的吐血了。

    忍着伤痛,那带头的眼里露出阴狠跟毒辣,恶狠狠的咬牙道:“有本事,你今天杀了我,否则,你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杀人放火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家常便饭。

    “怎么个后悔法?”燕莲挑眉,看着他身后的一群人,莞尔道:“把你们关进去,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呵呵,我家主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听说人家要把他们关进牢里去,那揪紧的心就松懈了。

    只要还活着,主子就一定会救他们的,再来跟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他们后悔今天这么对待自己等人。

    燕莲不把人家的威胁看在眼里,反倒好心的解释说:“你知道打你的人是谁吗?”

    “谁?”咬牙切齿,就因为这么一个人,才让他不但任务失败,而挨了一顿打。天知道,他在京城横行,谁不给他几分的面子,谁敢这么打他?

    “梅以鸿,”燕莲笑眯眯的公布着,见人家半天还没反应过来,就详细的解释说:“梅振大将军的长子。”见人家的脸色骤变,她还觉得不甘心,伸手指指自家顶,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站在栏杆处看着,就略带恶作剧的戏谑道:“看到顶上的人没有?左边的,上官浩大人跟他的少夫人梅氏。右边的,额……北辰卿大人跟他的夫人杭氏……也不知道你家主子有多少的本钱来报仇,我很拭目以待喔!”

    什么嚣张的气焰,在看到那么多身份高贵的人后,眼里只有后悔。

    带头的人抬头看了一眼顶上的人,恨不得抽死自己。要知道这乡人家家里有那么多靠山,打死他,他都不会去动人家,甚至连银子都不会要了。

    这个该死的家伙……他把目光落在了还点着穴道,杵着那边悠闲自在的谢思聪身上,因为他的挑唆,所以才让自己得罪那么多的人,或许,因为这件事,主子都放弃自己也说不定,那眼里的阴狠就更加猛烈了。

    原本心情松懈的谢思聪一对上人家阴狠的眼神,身子颤了一,迟疑的转开了自己的眸光。

    看到这么有意思的一幕,燕莲颇有深意的丢一句:“放心,很快就能报仇了,”就在众人云里雾里的时候,转身进,当着所有的人面跪,仰头看着顶上的人道:“北辰大人,上官打人,方才,谢思聪抓住我爹,差点杀了他,你们都亲眼目睹的,小妇人请两位大人为小妇人做主!”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包括楼上的几个人。

    这个女人,非要这么斤斤计较吗?

    北辰傲对于燕莲的跪并没有阻止跟不高兴,因为他抬头看到,在燕莲跪的时候,上面的人都意识的侧开了身,并没有接受她的跪。

    这个睚眦必报的女人,因为大哥等人的算计而心里不高兴,却趁机借着这个机会,狠狠的还击,让他们甚至连个考虑跟思索的时间都没有。

    这样也好,当着古泉村的人这么表示着,就等于告诉他们,应翔安一家,跟古泉村的村民是完全不一样的。想要欺负这一家人,就得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北辰卿跟上官浩对视了一眼,嘴角都露出了一抹苦涩,因为他们现在才发现,之前做的根本无关紧要,反倒是应燕莲这么大张旗鼓的一跪,让他们成为了应家人的守护者。要是以后应家出事,他们不出面,恐怕以后连古泉村都进不了了。

    是的,燕莲的心思就是这样的。你们不经过我的同意,擅自决定把她拉入了他们的阵营,那就得承担一切。

    她发现,随着自家的日子好起来,以后肯定会跟古泉村的村民发生矛盾,到时候,没有保障的他们会很被动,所以她才在一刻之间做了决定,既然逃脱不掉,那就好好的利用他们——他们不也是在利用自己吗?

    那就好好的相互利用吧!

    面对这样的局面,所有人都惶恐不安,害怕燕莲的举动会惹怒顶上站着的两位大人。而原始则担心自己的儿子……应燕莲什么时候那么厉害了?以前的她,连话也不敢说的啊!?

    “你先起来吧,”北辰卿咬牙的说道,因为他看到了应燕莲背对着众人时,冲着自己露出的挑衅笑容。“这件事,本官既然亲眼看到,就不会姑息……把他跟这些人都一起带走,”

    “多谢北辰大人,”燕莲挑眉,装模作样一番之后起身。

    “不,不能带走我儿子,他没有伤人,那是他姑父,是自家人,”袁氏惊恐的叫着,想着自己的儿子被抓进去之后,还有什么未来啊!?

    “啪!”一向沉默的谢阿平这一次真的火了,伸手给袁氏一巴掌之后,怒其不争道:“儿子会变成这样,都是你宠的。一次次,你都姑息着,都说他会改……这一次是一千两,那一次呢?一万两还是十万两?卖了我们都赔不起,你就行行好,别在闹腾,给儿子一条生路吧!?”

    进了牢里,话不好听,可孩子会改!要是面对这么大事情之后,他还好好的,辈子,只会变本加厉,那不是爱他,而是害了他。

    “你……你打我?”袁氏懵了,望着自己的男人,傻傻的睁大双眼。

    “你要再敢开口半句,信不信,不用阿平同意,我就能把你赶出谢家去?”崔氏语气强硬的威胁着,把袁氏到口的委屈都吞去了。

    对于崔氏跟谢阿平的做法,燕莲只是觉得有些诧异,因为她知道人都是有护短的个性,以为谢家人会恨死自己,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做,这多少让她高看了谢家人一眼,比起他们,应家那些人,做的就更不入流了。

    担心时间拖延去,会遇上黄媒婆带着陈家人来,到时候就难看了,所以让北辰卿吩咐着马夫绑了一众人,先送进京去,之后后面怎么做,等他回去之后再做决定。

    绑好了谢思聪,梅以鸿给他解了穴道,这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家伙,拼命的挣扎,怒骂着燕莲,嘴里极其的不干净,甚至威胁说他要是能出来,一定会让应家人都不得好死……那阴狠毒辣的话,把所有人都弄的脸色阴沉,觉得他真的太离谱了。

    对于谢思聪的威胁,燕莲连眉头都没有皱一。有北辰傲在,想把谢思聪关多久就有多久,跟应文博一样。要可以,把这两个人关在一起,可以相互陪伴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谢家人也不好意思在待去,匆忙的告辞离去,燕莲也没有拦着,让文杰送他们出门。

    只是开始的时候,让人心慌了一,毕竟没有发生什么重大流血的事情,这些人都稳定了心绪,也都慢慢的回到了院子里。

    应家有哪些身份贵重的人坐镇,平时他们是求也求不到的,所以让他们离开,他们也不愿意,很快的,应家院子就恢复了刚才的热闹。

    谢家人都离开了,但小谢氏却没有离开,她在谢氏送应翔安进之后就跟着进去看着,所以谢家人离开之后,就他们一家没走。

    邓心儿一直留在楼上跟着实儿燕秋一起。

    谢家人一走,就有一桌空了出来,燕莲让文杰重新安排,免得废了一桌的食物。

    安排好院子里的事后,燕莲不放心的去看了一应翔安,知道伤了一点点,血已经止住了,心里的担心就放了。

    “爹,你还是好好的休息,什么都不要管了,”她心里很想说一句:爹,你的运气怎么就那么衰呢?

    脑震荡了还被人威胁着,这运气,不是普通的差啊!

    ~~~~~~~~~~~

    更新完毕,鼓掌!求月票,求推荐(好心酸的感觉),求收藏(好少啊!)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