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家人成了插曲,过去这之后,谁也没有人提起,就怕引来不快。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应燕莲一家不提,不代表别人不提啊!

    回到应家老的人都一致的保持了沉默,谁也没有回,连候氏一家都没有离开,而是找了以前的老位子坐着,气氛诡异。

    “大嫂,燕莲她……,”候氏一般不愿意跟杜氏打交道,就怕被她牵连,可是今天看到应翔安一家之后,震撼的她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想着自己跟二房划清距离,是错了吗?

    应燕莲能请的动京城里的大官,能让一个将军的儿子帮着她打那些坏人,那是不是表示那些会听她的呢?

    “二哥家,真的不一样了!”应祥正摸摸自己的头,脸上有着复杂的情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爷爷,奶奶,爹,娘,三叔,三婶,”应燕荷听到动静,从里出来,见他们都在,并没有回的意思,就疑惑的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最好是应文杰的亲事作废,成为村里的大笑话,那才是最好的。

    “燕荷,以后别再去招惹应燕莲了,明白吗?”应祥德沉默了一个晚上之后,终于开口了。

    “为什么?”应燕荷意识的反问着。

    “让你别去就别去,废那么多话干什么?”应祥德的心里其实是不好过的。

    本来,他们四兄弟,过的最好的就是他家了。一向,娘都听杜氏的,只要她说几句,家里没有敢反驳的,他乐意当后面那个享福的。可现在,为了治好文博的伤势,花了不少的银子,加之文博被关进牢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放的出来……而燕荷,又被毁了清白,这辈子想要嫁出去,又是何其的难。

    四兄弟中,除了自己之外,都盖了新,不管大小,总归是新的。

    跟他们比起来,自己的日子是一点点的寄望都没有了。四弟虽然只有一个女儿,可他女儿乖巧听话,以后招个女婿也能过好日子。反观自己,儿子被抓,女儿被毁,这辈子,还有什么希望呢?

    想到这里,面色就有些阴沉了,觉得是杜氏跟燕荷给自己丢脸了。

    本来,今天这样的场面,该是自己出面解决的。可是,应燕莲跟应文杰这两兄弟,竟然无视自己,当自己不存在是的,完全自作主张的解决了所有的问题,这让村里人怎么想呢?

    “你对孩子凶什么?有本事,你去跟应燕莲凶啊?人家不但找了个京城里的少爷,还有那么多的大人帮着,连什么将军的儿子都帮着她打手,教训那些要债的,你是羡慕你二弟,所以才把怒火发燕荷的身上发吧!?”杜氏不满的怒瞪着他,觉得自己好像从未了解过自己的男人似的,为什么觉得他那么陌生呢?

    以前的他,总是沉默不语,从不会对孩子发火,也不会怒打自己。可现在,什么不可能的事,他都做了。

    应燕荷根本不在乎自己被骂,而是被杜氏的话给惊住了,急切的问道:“娘,你说什么大人,什么将军,是出什么事了吗?你快跟我说说,到底这么了?”

    杜氏见状,就把那边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叹息一声说:“连自家亲舅舅的儿子都不放过,可见应燕莲是多么心狠手辣的一个人。你爹说的对,以后啊,不要靠近他们家的人,知道吗?他们家跟以前的不一样了,不是我们能得罪的!”

    面对这样的谢氏跟应燕莲,她的心里其实是不服气的,可是……她不敢再给他们添乱,害怕应燕莲连自己都不放过。

    朱氏多么要强的一个人,被应燕莲关进牢里几天,就变成这副样子,可见牢里的可怕,她是万万不敢再去得罪的。

    至始至终,朱氏都没有开口,她低着头,不知道她正在想什么……。

    “要是能跟燕莲交好,说不定……她还能带带燕春几个呢?”候氏沉默了半天,终于了决定,觉得还是跟应燕莲靠近乎比较好。

    方氏跟着应燕莲才多久,那子盖的比自家的多大,身上的穿的也好,连燕琴穿的都比燕春好呢,可见燕莲对他们有多好了。

    “现在想跟人家交好,晚了,应燕莲难道是白痴吗?她可精明着呢!”杜氏没好气的白了候氏一眼,冲着朱氏跟应根民道:“爹,娘,你们也累了,回歇着去吧!”

    “以后少招惹他们,出事了,可别来求我,”朱氏淡淡的丢一句话,就转身进,完全不管后面几个面面相觑。

    进的朱氏是惊恐的,她虽然在牢里住了几天,可那夜夜的鬼哭狼嚎在她的梦里侵袭,让她不敢忘记牢里的情形,那里还敢再去找应燕莲跟谢氏的麻烦了。

    “听到没有?回去,”杜氏睨着候氏嘲弄了一声,然后拍着应燕荷说道。

    “娘,你说应燕莲自己找了个京城里的少爷,是真的吗?”应燕荷脑子里满是那个白衣飘飘,英俊不凡的男人。

    “当然是真的了,实儿都开口喊人家爹爹了。”杜氏想到这里,就觉得不可思议。“那男人是傻的吧?瞧着人模人样的,放着好好的京城里的大家小姐不要,偏找应燕莲这么个未婚生子的,简直是有病!”

    她越想,越觉得那个男人不对劲,说不定是有什么毛病的,所以才找了应燕莲这样的。

    应燕荷一听,心里动了一。她原本对自己的未来已经失去了信心。没了清白,又小产过,整个古泉村的人是都不会要她了。

    可是,连应燕莲生过孩子的都有人要,那自己比她年轻,漂亮,更没有孩子在身边,那不是更好?

    想到这里,她一扫之前的阴霾,变得精神奕奕的,连脸上的笑容都充满了风情。

    杜氏是不知道燕荷心里的心思,就算知道了,恐怕也不会阻拦的。她比谁都希望燕荷能嫁的好,这样的话,自己也能沾光,有面子。

    应文杰定亲之后,就是元宵节了。

    因着是应家跟陈家成为姻亲之后的第一个大节,所以谢氏颇为重视,让应文杰送了重礼去陈家,以表示他们对陈巧儿的重视。

    与此同时,北辰卿送来了消息,说北辰老夫人希望北辰傲带应燕莲回北辰府过元宵,有事要跟他商议。

    北辰傲是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为什么要拒绝?说不定是你娘拿你没办法了呢?”燕莲疑惑的望着他,充满好奇。她发现,他对北辰府一点归属感都没有,好像那并不是自己的家似的。要不是他跟北辰卿的感情还不错,她还北辰傲不是北辰家的,而是被捡来的。

    “宴无好宴,我娘那个人要这么快就妥协了,那才是真的有鬼,”北辰傲摸着袖口上的纹路,低沉失落的说。

    “她就那么执拗?”她觉得,北辰傲对北辰老夫人是一点母子的亲情都没有,也不知道北辰老夫人到底是怎么伤了他的心。

    按道理来说,他是北辰老夫人的亲生子,该捧在手心里疼着才是,怎么母子之间会生疏到如此的地步呢?

    “她能为了让向岚心嫁给我,坚持近十年,你觉得她会因为你的出现而改变主意,突然变好了?”北辰傲颇具玩味的问道。

    “……你娘……厉害!”她很想说极品,可那是北辰傲的亲娘,她还是留了一手。

    “为了照顾向家,她能把我这个亲生子卖了,所以呢,她要是突然变好了,就表示有阴谋,知道吗?”唯一一次对他好,却差点让他丧命。这样的好,还不如不要的好。

    “那就不去吧,”燕莲见他的双眼里完全是冷漠疏离,没有一丝要回去过节的意思,就罢了心思。

    也是,连大年三十都不愿意回去过,一个元宵节,又算的了什么呢。

    “燕莲,咱们家的汤圆是自己做呢,还是上城里去买?”谢氏是担心北辰傲会吃不习惯乡人做的,所以才这么一问的。

    “自己做吧,”燕莲想也没想的道:“城里卖的都太甜,也不好吃,自己做的,可以清淡一些,也可以做一些咸味的,”

    “咸味的?”谢氏一愣,疑惑问答:“汤圆还能做咸的?”

    北辰傲也是好奇,他在京城什么好吃的没有吃过,从没有听说汤圆还能做成咸的。

    燕莲见他们茫然,就笑着说:“当然能了,我们可以试试看,”其实,咸的只是圆子而已,跟汤圆差别很大。

    但为了高兴,闹腾一又有何妨呢。

    元宵节,本为了热闹,所以谢氏也不会计较那些东西,所以只要燕莲吩咐的,她都拿了出来,有肉,有菜,还有花生,芝麻等东西,丰富的很。

    揉面,不是燕莲的强项,只能交给谢氏跟于奶奶了。

    实儿也跟着凑热闹,被燕莲顽皮的抹了一脸的面粉,实儿不甘心,还击,这好好的面粉就成了母子俩打仗的工具,最后,连北辰傲,方有占等人都中奖……。

    “你们够了啊,再闹去,粉都不够了,”谢氏看到跟孩子似的的众人,忍不住笑着提醒道,完全生不起来气。

    ~~~~~~~~~~~~

    凌晨更新,断,闹哪样呢!求月票,被甩来了……救命!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