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京城繁华的地方后,北辰傲去安排保护应家的护卫,让燕莲一个人留在马车里。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燕莲也不在乎,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对这片土地的规划,想着如何能在京城立足。

    她天生就是个生意人,知道做什么生意是最好的。

    女人跟孩子的生意,是最好做的,他们是天生的消费者,所以她要一步步的规划,再设计出属于自己心里面满意的出来……。

    “哐当,”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燕莲被一声巨响惊醒,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到马车的倾斜,还没抓住什么东西,“砰”一声,马车就翻到在地,“咔嚓”一声,她的手臂,折了。

    “夫人,夫人……你没事吧!?”马夫见状,急切的喊着,眼里满是担忧。这可是爷捧在手心里的,一路过来,自己可都看在眼里,爷看人家的眼光,那是腻歪了去的。要是爷知道自己服侍夫人受伤了,还不得灾了自己。

    “什么人,敢在这里挡了本姑娘的路,活的不耐烦了?”燕莲忍痛还没出声呢,马车外就有一道刁蛮任性的声音响起,让燕莲双眼冷了冷。

    “我的手折了,出不去,”一碰就特别的疼,让燕莲放弃了抵抗。因为马车翻转,所以她根本无法动弹。

    “夫人,”马夫急的不行。

    “别急,”知道马夫是不敢进来扶自己的,燕莲疼的眼眶泛红,硬是给自己翻转身子,折腾了许久,才从马车里巍颤颤的单手爬了出来……。

    “我呸,什么夫人,一个乡妇人还敢冒充什么夫人,真是不要脸,”怕自己得罪了什么重要的人物,那姑娘也有些顾忌,就在一边等着。等到她看到从里面出来的妇人穿的衣服半旧不新,就率先嘲弄的。

    燕莲忍着痛从马车里出来,一边有好心的大娘见她一个人实在是难,就瞧不过去的上前帮着扶她起来。

    “谢谢,”燕莲对着那大娘露出感激的笑容,若真的要自己爬出来,那有多狼狈,她可想而知。

    “你个老刁妇,竟敢跟本小姐作对,看我不打死你,”那原本嘲弄在看笑话的小姐在看到人家帮着扶起了跌倒的人,就立刻面目狰狞,眼里闪烁着阴狠,抓着手里的鞭子就立刻挥舞着抽了过去。

    “啊……,”这狠狠的一鞭抽过来,让一旁看的人都倒抽了口冷气,惊恐的尖叫出声。

    “放肆,”一旁的马夫怒吼一声,上前一跃,徒手抓住了抽过来的鞭子,狠狠一扯,那小姐“啊”的尖叫一声,鞭子就从她手里挣脱,也划伤了她的手。

    “该死的,你敢伤了本小姐,”看到自己手掌心的血迹,那小姐跟疯子似的,怒吼道:“打,给我打死他们,敢伤了本小姐,我让你们生不如死,”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并不表示燕莲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在京城,随随便便遇到的一个有身份的人,就会出事,所以她的面色阴沉,睨着那个穿的火红罗裙,神情嚣张的小姑娘,心里在想着,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大娘是无辜的,她只是看不过去的搀扶自己,跟这件事根本无关。而马夫一个人,根本应付不了围拢过来的几个人。自己呢,手受伤了,想要帮马夫都不行,这情况,还真的让人皱眉啊!

    她不会天真的想要跟人家姑娘讲道理,因为她眼里的毒辣摆明在告诉她——在这个小姑娘的眼里,普通人的性命,根本不算什么吧!

    “夫人,”马夫见自己惹大祸,心里不安,满脸歉疚的想说些什么,但被燕莲打断了。

    “不怪你,”要不是他,这个时候,那一鞭子就该抽在自己的身上了。“你能应付的来吗?”燕莲担忧的问道。

    “属誓死保护妇人,”马夫郑重的保证着,眼里闪烁着的倔强光芒,不是一个普通的马夫该有的。

    燕莲惊异的看了一眼马夫,因为之前他收敛了全身的气息,她还以为他就是一个普通的马夫呢。如今看到他释放出浑身的气势,就知道北辰傲放在自己身边的人,绝对不会那么简单的。

    燕莲看出了马夫的气势,那红装姑娘也看出来了,眼里闪过一丝的迟疑,但想着着自己身后的靠山,就无所顾忌的命令道:“把那马夫给本小姐拿,至于那夫人……呵呵,夫人,本小姐到要瞧瞧,那夫人骨子里,是不是也是夫人的样子,”冷笑了几声之后,她突然厉声道:“把那女人给本小姐扒光了,本小姐倒要瞧瞧,她算是哪门子的夫人!”

    “是,”那小姐带出来的护卫有七八个,个个都带着刀,此刻齐声回应着,那气势就能把人的心给震一震了。

    燕莲不亢不卑的睨着那个小姑娘,没有求饶,而是坦然的站着,更把人家给气的要死。

    “这夫人也不知道什么来路,得罪了京城里的贵族,有的她受了,”旁边的人小声的议论着,眼里满是同情。

    “是啊,看她那样子,不像是京城人,”看打扮穿着,就能知道地方的区别了。

    那红衣姑娘一听人家不是京城人,气焰就更嚣张了。

    那七八个护卫就慢慢的靠近他们,六个对付马夫,另外两个冲着燕莲而去。

    “夫人,你……你还是快跑吧,”那大娘浑身颤抖着,但还是咬牙说道:“那姑娘不按好心,你身份贵重,还是快跑,老妇给你挡一……,”

    燕莲听到那大娘的话后,满脸的惊讶。

    刚才,那大娘搀扶自己,沾惹上麻烦时那浑身颤抖的样子,她可是记忆犹新的,心里也后悔让她连累了。可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着实惊讶了。

    她们互不认识,自己又被人家议论着,完全不是京城有身份的人,她为何要这么帮自己呢?

    她吓的已经双腿在打颤,更甚至不顾自己的身份,伸手紧紧的拽着燕莲的衣角,都这样了,她还让燕莲走,让燕莲心里充满了感动……。

    “你们谁也跑不掉,你们快上去,抓住那个女人,”红衣姑娘急切的吩咐着,语气里有着压抑不住的兴奋。

    “夫人,”马夫被六个人缠住,想要挣脱都难,只能交集的看着,一个不小心就挨了一刀……。

    燕莲把大娘护在了身后,一步步的倒退,谨慎的看着冲过来的两个人,想着自己要是没有受伤,或许,还能跟他们周旋吧,但如今……。

    “夫人,你还是别挣扎的好,刀剑不长眼,要是伤了你,我们的罪过也就大了,”一个护卫露出了无耻的笑容,嘴里不干不净的戏谑道:“你得罪了我家小姐,不如听她的话,乖乖的扒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说不定,我家小姐慈悲心肠,能放了你呢,”

    燕莲没有逞口舌之争,只是冷静的忘记,没有反驳,也没有回答。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是怜香惜玉,”那护卫见他冷睨着自己,眼里竟是轻蔑,心里的自卑感升起,眼里闪过阴狠,那刀子就这么直直的劈了过去……。

    “啊,”围着的人群都在看着,一见到这样的场面,个个都捂脸惊叫着……。

    燕莲拉着大娘避开了第一刀,还不等她喘过气来,第二刀就劈过来了,拽着大娘,自己要是躲开了,受伤的就会是她,燕莲无奈,只能闭上双眼打算承受着——可是,伤痛并没有袭来,她听到一声“啊”的惨叫声,就睁开双眼看着,发现躺在地上的不是自己,而是拿到要砍自己的两个护卫。

    当她把视线往上扬,看到了从头到尾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两个黑衣人后,傻眼——什么人呢?

    一个黑衣人站在燕莲的面前,一个冲过去帮马夫解决那几个护卫,形势,一子就翻转。

    那几个护卫在黑衣人手里,连一招都过去,就跟鸡蛋碰石头似的,别提多悲催了。

    “你……你们是什么人?敢……敢管本小姐的闲事?”红衣姑娘怕了,可嘴里还是逞强的质问着。

    那站在燕莲面前的黑衣人一听,转身想要做什么,但被燕莲拦住了,“算了,还是让你主子来处理吧!”在燕莲的心里,那黑衣人就是北辰傲给她安排的,所以初初的震撼后,就没那么奇怪了。

    而暗卫甲听到她的话后,嘴角一抽,心里腹诽着:应娘子,你确定你那么小的事,要告诉皇上,让皇上来处置?

    “应娘子,属还是先带你去看看伤吧!?”从出来之后,她的一只手就呈现着诡异的姿势,他一看就知道手折了。

    “那这里……,”燕莲有些迟疑。

    “有马夫在呢,他只是受了轻伤,无碍的,”暗卫甲轻声道。

    “那好吧,”燕莲发现自己此刻真的有些狼狈,就点点头答应了。

    因为燕莲的话,那红衣姑娘安然无恙。而她觉得自己能逃过一劫,那是人家忌讳自家的身份,就放言装腔作势了一番,就转身离去,也不管躺在地上哀嚎的护卫,完全的绝情。

    ~~~~~~~~~~

    亲们的留言,懒懒都到第二天才能看见,呜呜……编辑今天都不上班了。若是有闪退,看不了的情况,亲们都留言,等编辑们上班了,懒懒再让他们解决!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