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观是燕莲,她见大娘受了蛮多的惊吓,就抓着她一起走,被人称赞她心肠好,有良心。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等到北辰傲赶来的时候,看到地上的狼藉,又见马夫受伤坐在一边的马车上,并不见应燕莲的踪影,就上前厉声问道:“怎么回事?夫人呢?”这个时候,看热闹的都已经散去了,所以并没有人关注北辰傲的到来。

    马夫正忍受着伤口上的刺痛,听到主子那怒气冲冲的质问,立刻单膝跪,禀告说:“夫人受伤了,被两个黑衣人送到街口大夫那边就诊,吩咐属在这边等主子来,”

    “怎么受伤的?这些又是什么人?”北辰傲双眼冷酷的睨着躺在地上的护卫,冷声问道。

    “是他们家主子的马车撞翻了夫人的马车,害的夫人折了一只手臂,还抽鞭子要打人,被属拦住,那姑娘就恼羞成怒,嘴里不干不净极了,还要让人扒……扒了夫人的衣服,是两个黑衣人出来护住了夫人,”那马夫越说,心里越是后怕。

    要是没有那两个黑衣人,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夫人会落得什么样的结果。

    两个黑衣人……北辰傲的双眸眯了一,想着应该是上一次救了燕莲的人。难道,他们一直都存在,只是在暗中保护燕莲?

    知道他们是朋友,不是敌人,北辰傲的心里松了口气。他的眸光阴冷的看着地上的人,对着马夫说道:“把他们都交给北辰卿,逼问出他们的主子是谁,我要知道全部,”

    “是,”那马夫见主子并没有责罚自己,心里感激不已,立刻低头回道。

    与此同时,一个人狼狈回家的叶琴儿把叶家人给吓了一跳。

    “琴儿,你怎么受伤的?护卫呢?”杨娇儿看到手上血淋淋的叶琴儿,关心的问。

    “哼,不要你管,”叶琴儿面对杨娇儿的关心,眼里只有厌恶,没有一丝的高兴。

    “琴儿,”叶棋儿看到她那样子,蹙眉不悦说:“怎么跟母亲说话的?”

    “姐,”叶琴儿委屈的红了眼眶,举起自己受伤的手道:“我没人欺负了,呜呜……,”

    “别哭了,这手伤成这样了,得请大夫来瞧瞧,”叶棋儿嘴上让叶琴儿尊重杨娇儿,可实际上,自己的做法更无视杨娇儿。

    看着两家没相携离去的背影,杨娇儿是恨的牙痒痒。

    她忍屈受辱,终于熬到了成为叶家主母,仗着是她为叶家生了一个儿子,被取名为叶名扬。

    她就比叶家姐妹大不了几岁,一心想着跟她们交好,想让别人都知道,她会当好这个母亲,以后也会为她们筹划一切的。

    她知道,自己儿子还小,自己又没什么背景身份,要是被府里的人排挤多了,这地位,就悬了。可是,无论怎么跟叶家姐妹套近乎,叶琴儿永远都是一副杀母仇人的样子对待自己。而叶棋儿,嘴上喊着母亲,可做的事,完全都在打她的脸,还害的她连解释跟反驳都做不了。

    叶家原本的主母的死,跟她是有那么一点关系,但人家已经病入膏肓了,早死跟迟死,有什么区别呢?只不过是知道自己生了儿子,气的病情加重,没几天就死了而已。

    好在叶家原本的主母也不是什么有身份的,否则啊,自己这个主母还真的不好当。

    摸着袖口上精致的绣花,想着头上的金簪,杨娇儿的嘴角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不管人家怎么样,她已经是叶家主母了,不是吗?

    当北辰傲赶到医馆的时候,那两黑衣人已经离去了。这个是燕莲的解释,但北辰傲知道,这两个人一定在暗处保护燕莲。

    “怎么样?还疼吗?”北辰傲见她脸色苍白,肯定是受过一番苦痛的,就心疼的问道。

    “刚才矫正的时候,那才疼,现在好多了,”想起刚才自己听到那清脆的“咔嚓”声,身子就颤了一,真的有些可怕啊!

    “没事就好,”北辰傲嘴上这么说的,但看到她受伤之后的表情,身上散发出了浓烈的寒衣,把一边的大娘给吓的又打了个寒颤。

    这夫人看着和和气气的,可这爷这么那么恐怖呢?

    “你的那两手呢?不说一声就走了,我想问话都问不到,”燕莲想起那两个黑衣人,有些娇嗔的抱怨道。

    藏在暗处的暗卫们听到之后,才浑然她以为他们是北辰傲派人的,所以才说那么顺口的要主子来解决呢。

    北辰傲心里已经猜测到暗卫是谁派来的,心里有些诧异,但也没有打算说出实话。

    “他们只是奉命来保护你而已,”北辰傲看了一边胆怯望着自己的妇人,蹙眉问道:“她是什么人?”

    燕莲扭头,才想起自己把人家忽略了,就有些歉疚的说:“她是崔大娘,刚才多亏了她,否则我就狼狈了!”

    “小……小的没做什么,是夫人客气了,”崔大娘胆怯的说着,很害怕人家的眼神。

    北辰傲见人家是帮了燕莲的,眼神略略温和了许多,冲着她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说:“多谢你救了我的夫人,不知道大娘家在何处,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小的家在城西,走几步就到了,”崔大娘赶紧摇着手拒绝着。

    “城西?”北辰傲跟燕莲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是凝重,“崔大娘家是做什么的?”

    “小的家里就小的一个,如今帮着大户人家洗洗刷刷的,还能过活,”崔大娘爽朗一,可眼底伸出的哀伤,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大娘的家人呢?”燕莲问的小心翼翼。

    “姑娘早些年没了,男人也跟着去了,就剩小的一个了,”崔氏的眼眶红了红,眼里有着无限的怨怒。

    燕莲看她那样子,就知道她是个有故事的人,也不好再问去,就笑着对她说:“今日大娘帮了我一个大忙,还舍身让我先跑,这样的大恩,可不是一两句道谢就能感激的……等我手上的伤好了,势必登门道谢,还请大娘不要推脱,”

    “不,不行的,我什么都没有帮上呢,”崔大娘急切的摇着手说。

    “大娘客气了,我夫人的手上还有伤,我得先送她回去,我找人送大娘回去,免得耽搁了,”北辰傲也清楚,这一次道谢,根本不够诚心,所以也同意了燕莲的决定。

    最后,北辰傲找了一辆马车送崔大娘回去,让马夫送到之后跟医馆的掌柜说一声崔大娘的家在何处,到时候,他会派人来询问……等事情处理好,差不多就天黑了。

    “饿了吧?要不要吃些东西呢?”北辰傲心疼的摸了一她的脸,出声问道。

    “不要,”手臂还隐约的传来疼痛,让燕莲的语气都有些冲了。“还是回去吃吧,我跟这京城犯冲啊!”几乎每一次来,都会出事。

    杭青青的那次,陈巧儿的,再来就是现在,那一次不是无妄之灾啊!

    唉,这京城,果然是卧虎藏龙,贵族多的不得了。

    看着她气鼓鼓的犹如孩子似的表情,北辰傲忍不住笑道:“别生气了,等找到了人,我铁定给你出气,”

    “这口气,憋着是难受,可我心里就纳闷了,这姑娘是什么来路呢?就算是公主郡主的,当街要打要杀,还要羞辱人,就没有王法了吗?”这才是她最为郁闷的地方。

    “不是没有王法,他们都是被宠坏了的,以为他们的爹娘就是一切,能护得住他们,却不知道越是在京城,越不能嚣张跋扈,否则等到落难的时候,不但没有人会救,反倒还会落井石,让你雪上加霜!”他看过太多这样的事情了,所以宁愿在做个被人耻笑的商人,也不愿意当个高高在上的异姓王爷。

    “唉,”燕莲听了北辰傲的话后,赞同了他的意思,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心里在想着,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适应的了这样的日子。

    燕莲受伤的事,在应家引起了不少的震动,让谢氏哀叹自家是流年不利,这应翔安还没好呢,燕莲就受伤了,说要选个日子去庙里拜拜,听的燕莲直抽眼角,但也没出声拒绝。

    让她心里有个安慰,也是好的,免得她成天胡思乱想的。

    手臂受伤的燕莲也没有闲着,手不能动,嘴能动吧。而且,她还是更适应动嘴不动手的生活。

    “北辰傲,你给的那几亩地,要是卖了,会值多少银子?”燕莲被禁锢着什么都不能动,就开始实施自己心里的计划了。

    “什么意思?”北辰傲愣了一回头问道。

    “就是……,”怎么心里有种心虚的感觉呢?燕莲用没受伤的手摸摸自己的心口,让其镇定来之后,鼓起勇气道:“就是你也知道的嘛,我缺银子啊,又想买城西的那一片地,想要安置那些可怜的村民,所以呢,银子得用到大把大把的……,”

    “所以你就想要卖了我给你的地?”北辰傲的双眼眯了一,略带警告的睨着她,大有你点头的话,我就废了你的架势。

    平常,北辰傲都是随着燕莲,宠着,疼着,就差捧在手心里了。可现在,燕莲第一次对上他这样的面前,不可否认的,她不但心虚,还有些胆怯了。

    ~~~~~~~~~~~~~~

    更新完毕,中秋有礼,有加更噢!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