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活啊?”谢氏愣了一,随口说道:“这村里做绣活的,几乎家家户户的女人都会,小姑娘好的也有,但说也好的……珠儿娘做的不错,冬生娘也好,还有燕儿娘……,”谢氏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大堆,还提了应巧玲,那是成日在里琢磨刺绣的人。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这也不够,”燕莲听到谢氏的话后,有些失望的呢喃着。

    “你要那么多人做什么?”谢氏疑惑的问。

    “要她们做绣活,”燕莲丢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后,转身找人,找北辰傲去了。

    “做绣活?那么多人了,你还觉得少了?”谢氏跟在她后面嘟囔着喝,但燕莲没有回答,而是加快了脚步往前,等走到他房间的时候,看到实儿正捧着书在看什么,北辰傲坐在一边教的好认真,就觉得别人打搅了。

    但是,北辰傲是什么人,当有人靠近的时候,他已经发现了,所以看到燕莲站在门口的时候,一点都不惊诧,反倒抬头看着她问:“有事?”这几天,自己被冷落的有点要暴走了。

    燕莲是个粗枝大叶的,她知道自己不擅感情的处理,这一直以来,也都是北辰傲一直在对自己好,心里也明白,但不知道该怎么去反应。

    以前,她从不在乎北辰傲的想法,但如今听到他略带怨怒的询问声,让燕莲愣了一,觉得自己心里生出一股自己好像红杏出墙,被他逮到的窘迫感——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你那边有绣娘吗?”直截了当的开口问道,好打破这一沉闷的古怪气氛。

    “绣娘?”一愣,挑眉酷酷的问道:“有,做什么?”

    “借我几个,”燕莲走进去,坐在他对面,很是认真的请求着:“我保证,只要一个月,完成之后,就会原数奉还!”

    北辰傲听了她的话后,额头黑线满布,嘴角直抽搐着,差点举手要揍她一顿了。什么叫原数奉还,几个绣娘……他就有那么小气吗?

    “你把绣娘放哪里?”这里人多的快住不了。

    “战王府,”理所当然的语气,让人听了,好想咬她几口。

    “不行,那么多人进了战王府,那战王府的秘密不是保不住了吗?”若是逼不得已,他无所谓,可为了这样的小事,他不得不出声拒绝着。

    “那你给我找个安静又安全的地方,我要带着村里的绣娘跟你给我的绣娘一起,”战王府只是个借口了,她比谁都不愿意让北辰傲的身份曝光。

    在自己还没有攒到足够身份的时候,她是绝对不许北辰傲的身份曝光的。

    “好,”在她面前,他只有妥协的份。

    只不过,当北辰傲听说她要带着绣娘关进去一个月,甚至连实儿都得留在这里让谢氏照顾,心里就后悔了。那表示,自己也有一个月的时间看不到她了。

    不过,应燕莲决定要做的事情,谁也阻止不了,不是吗?

    应燕莲交代了应翔安,若是自己三月初还没回来,就得把地里的冬小麦收割了,要提早育秧,开始种早稻……等到事情都办妥了之后,燕莲带了谢氏提的几个人,离开了古泉村,甚至白氏把珠儿都留给谢氏跟于奶奶照顾了。

    一个月的时间,对于外面的人,尤其是北辰傲等牵挂燕莲的人来说,那是极其难熬的,几乎是在一天天的数着时间过。但是对于忙碌的人来说,一个月的时间,那是一眨眼就过去了。

    “这……这真的是我做的吗?”白氏看到自己做的宝蓝色的衣服,震惊的都不敢用手去摸。

    “不是你做的,难道它自己变出来啊!?”燕莲笑着调侃着,揉着挂着黑眼眶的双眼说:“终于都完成了,大家明日就能回家了。”

    “一个月不见珠儿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想我这个当娘的,”白氏心里感叹,但也舍不得这份银钱。

    燕莲说了,只要干一个月的活,就给五两的银子,那可是天价,她怎么舍得放弃呢。

    白氏等人回了古泉村,燕莲则没有回去。她让白氏等人给北辰傲带话,让他带着实儿到京城铺子里相聚,她有事情要做,就暂时不回去了。

    一得到这样的消息,北辰傲就立刻让人驾着马车去找应燕莲,很想问问这个狠心的女人,做什么事非得那么拼命,硬是撇实儿一个月不管不问的——当然,更想问的是她怎么能舍得自己的。

    北辰傲以为,自己来了,应燕莲该忙过去了,可是,他们来了之后,她还是忙的没日没夜的,更是把实儿交给他,弄的他是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只能借着教实儿武功的时候,发泄心里的怒火。

    对这个女人,他真的是舍不得骂,舍不得打,只能自己解闷气了。

    又一个月后,古泉村的冬小麦收割了,那丰收,让村里热闹的比过年还高兴,也眼红了更多的人。

    之后,传来了好几个村的地都被买走了,这是燕莲不知道的。

    “哎,你们听说没有?北辰家原先的铺子不是转手给了别人吗?如今,这店关了一个多月,现在重新开张了,还发了帖子到我家呢,说那衣服,一套只有一件,还不带重复的,明儿个,咱们要不要去瞧瞧?”有个小家碧玉型的姑娘询问着身边的夫人小姐们,这是个小型的宴会。

    “就不知道他们的东西,能不能上的了台面,”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有女人的地方就有争强好胜,这带刺的话,算是最正常不过了。“你也知道的,像我家这样的人家,穿的差了,丢的是我家老爷的脸面,”

    “就是,就是,”几个人附和着,可能是畏惧那夫人的身份。

    与此同时,北辰府的大夫人,上官府的少夫人,阮家还未出嫁的阮逐月跟叶家姐妹都收到了请帖……而且,每一张的请帖都是不一样的,看着人好稀罕,想着以后自家请客,也得弄这样的请帖。

    第二天一早,成衣铺子面前没有多少人,但喜庆的鞭炮声还是响起来,渐渐的吸引了一些人,但这些并不在燕莲的计划之内……。

    “你们穿好之后,记得往我说的地方去,知道吗?”燕莲不管前面的,只管自己在后面为众人穿衣,吩咐她们按照自己的话去做。

    “是,”几个人都是北辰傲给找来的,说是他的手,有姐妹,有夫妻,也有带了孩子的,一家人都到齐,这都是按照燕莲吩咐的找来的。

    “娘,”当小女娃穿上粉色的有点类似蓬蓬裙样子的裙子,被燕莲梳上了精制的发辫,绑上用手工做的绢花后,小姑娘傻眼了,完全不敢相信那是自己,被镜中的自己吓到了。

    不要说小女娃,凡是穿上衣服的,看到自己跟对方的衣服,眼里露出的惊诧,可把人震撼的脸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了,别发呆了,出去吧,记得告诉街上的人,这样的衣服,咱们铺子只出一百套,迟了,就算有银子也买不到了,”那可是她花大血本做的全家亲子装,有两样开始的到四样五样的,还搭配了一切的首饰,可不是一般人家能随意买的起的。

    她却银子啊,只能把那些富的流油的人家手里抢了。

    北辰傲抱着实儿站在里面,看到门口冷清的样子,抿嘴半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当他看到从子里出来的人后,眼里闪过惊讶,好半天都没有收回自己的目光……。

    出去的都是两个或者三个以上的,说说笑笑,若不是身上的衣服,根本不会吸引别人的注意。

    几个人一出店铺的门口,立刻就引来了好多人的注意,让原本站在远处观看情况的各家的探子都愣了,个个转身回去禀告情况。

    原本男人穿粉色,会觉得男人跟娘娘腔,不好看。可是,当粉色变成了劲装,搭配了其他的深色,呈现出来的效果,会让人眼前一亮,尤其是中间还有一个满脸甜笑,编着从未见过的辫子,头上的花儿像绢花,又想是蝴蝶,看的更引人注意。

    不用大张旗鼓,不用求爷爷,告奶奶的,很快,门口就来了一顶顶的轿子,来的不但只有一个人,还带了自家的孩子,有后面跟着奶妈抱在怀里的,还有牵在手里的,热闹不凡,让店铺里的生意一自己就好起来了。

    北辰傲见状之后,知道自己跟实儿是不能露面的,就赶紧带着人上楼,没有被人看到。

    “各位夫人,铺子太小,还是往后院走,我家掌柜的已经准备好了点心跟吃食,可以一边吃东西,一边慢慢的决定,现在衣服可还有很多的,”伙计是个机灵的,按照之前主子的吩咐,把各个夫人都往后院带,免得把铺子挤的连身子都转不开。

    不是铺子太小,而是人来的实在太多。

    加上孩子奶娘的,有的人家来的可是有七八个的,多大的铺子能装的那么多的人啊!?

    往后院里去的,有认识的,不认识的,有的是要好的,有的是对头,所以各种表情都有,好不热闹。

    ~~~~~~~~~~

    继续,还有一更,五点送上……。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