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头痛,身体麻木,浑身不舒服,那是燕莲还没清醒过来,朦胧的有这样的感觉,好像自己的身体被车子碾过一样,让人浑身无力,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感觉到手臂好像被什么压住了似的,她扯动了一,发现挪动不了半分,就无奈的睁开了双眼,却发现顶并不是自己熟悉的角度,有些愣愣的眨眨眼,还没回过神来。

    “呵呵……,”北辰傲醒来好久了,一直舍不得起来,就这么痴痴的盯着她看。在看到她醒来后,傻傻呆呆的样子,跟清醒着算计着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就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听到笑声,燕莲扭转头,看到了满脸含笑的北辰傲,就意识的冲口而出:“你傻笑什么?”

    北辰傲原本以为她会尖叫出声,结果她却来这么一句,完全的被她打败了,就坏坏的捏着她露在外面的胳膊问道:“我笑某个傻姑娘……,”

    “哪里……你怎么会在这里?”应燕莲终于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可还是没弄明白事情的重点,因为她现在的注意力都在北辰傲的身上,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在被子底是如何的情况。

    “应燕莲,我发现,你真的会把人逼疯,”北辰傲终于怒了,多少觉得自己男性的尊严被伤了。于是,恼怒的北辰公子一个翻身,压上了还没回过神来的身子,磨蹭了一,恶意道:“现在,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吧!?”

    “你……你……我……我,”是傻子,也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她察觉到他滚烫的肌肤,那根本忽略不了。只是,两世为人,她真的从未跟任何的男人在同一个地方这么一起过,所以惊愕过后,就跟舌头被剪了似的,连句话都说不完整了。

    “你欺负我,以后,你得为我负责,”北辰傲捧在她的脸,很认真的要求道。

    我去!这个是燕莲心里的怒吼,可是面对北辰傲的认真,她只能弱弱的开口道:“那啥……我什么都记不住了,”

    昨晚,她只记得自己扑过去亲他,之后发生了什么,她是真的不清楚了,所以面对北辰傲的要求,她心里觉得心虚之外,还觉得怪怪的。

    可是,扑上去的人是自己,不是吗?

    难道,真的是自己用强的?

    这个女人,总是在怀疑自己的能力!北辰傲怒了,丢一句“我不介意让你记得清楚一些,”然后,铺上去狠狠的吻住她,再一次的,把应燕莲给连皮带肉的拆了入腹……。

    原本疲惫的燕莲被压榨一次之后,华丽丽的晕过去了,这让北辰傲满意的笑了。要是再听到应燕莲那牛头不对马嘴的话,他保证,自己可以一天不让她来。

    等到燕莲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这个时候,北辰傲不知道去哪里了,她抱着被子坐了起来,感受到了微微的凉意,才察觉到自己的肩膀是露在外面的,就撇撇嘴抓起了床边的衣服,僵着身子穿了起来。

    对她来说,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可没人怜惜,好惨的说。

    “娘怎么还不醒呢?”玩够了的实儿好奇的嘟囔着,因为昨晚他是跟外婆一起睡的,这是第一次。

    “快了吧,”饿也得饿醒。

    “咯吱,”话才落,燕莲就精神萎靡的打开了门,对上偷腥吃个饱的北辰傲,双眼不雅的翻了一,然后别过脸去,根本不想搭理他。

    燕莲虽然不想理会北辰傲,可那染红的双颊,娇艳的模样,跟往日里还是有很多的区别的,所以此刻看上出,除了傲娇之外,还加了娇嗔,到更显得吸引人了。

    “肚子饿了吧!?”北辰傲屁颠屁颠的问道。

    “你说呢?”燕莲咬牙切齿的问道。

    昨晚扶着他进的时候,原本就没有吃饱,想着扶着他躺休息之后,再出来吃饭的,结果,倒好,被他吃了,成夜宵了。加之早上没吃饭,又做了剧烈的运动,到现在,饿的她能吃的一头的大象了。

    “娘已经做好了饭,放在厨房呢,我去端,”这个时候是最好的表现,所以呢,开荤了的北辰傲显得尤其积极。

    “娘,”实儿盯着她看,看了好一会儿,弄得燕莲都快要不好意思的时候,他又神来一句:“小妹妹在哪里?为什么没有出来?”他想有一个跟珠儿妹妹一样可爱的妹妹,他一定听爹爹的话,好好的照顾她,保护她,不许别人欺负她。

    “小妹妹?没有出来?”燕莲在明白实儿话中的意思后,脸色阴沉,望着天真的实儿问道:“乖,实儿,告诉娘,谁跟你说有小妹妹的?”北辰傲,老娘要杀了你。

    “外婆啊,”无辜的北辰傲躺着中枪。

    “……,”燕莲扯着嘴角,无语加无力了。自家的闺女未婚就被人吃了,她还等着抱外孙女,这是不是有点离谱了?

    “莲儿,到这边来吃吧,”北辰傲的表现,称之为:狗腿。

    面对应家人的反应,燕莲表示想骂人。为什么个个看她的表情都很暧昧,可明明她才是吃亏的人啊!?

    “燕莲,自家的身子要顾着点,男人跟女人毕竟不同,知道吗?”谢氏看到她在吃着东西,就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

    “噗……,”这话加话中的意思,让燕莲塞进去的东西都被喷了出来,神情颇为狼狈。

    “不用害羞,娘也是过来人,”谢氏拍拍她的肩膀,算是安抚了几句,然后转身走人,让燕莲突然觉得,自家的娘是何等的彪悍啊!

    “你跟他们都说了什么?”隐约的察觉出话里的不对劲,燕莲咬牙的看着北辰傲质问道。

    “我只说你累了,”北辰傲很无辜的说道。

    “还有呢?”这样的话,只会暧昧,不会引来娘这么一顿说辞的。

    男人跟女人的体力不同,那是谁都知道的事,为何要这么一本正经的告诉自己呢?这其中,肯定是有猫腻的……。

    “我……昨晚醉了,”咧嘴一笑,整齐的白眼很现眼。

    “然后呢?”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涌现。

    “我什么都不知道,”北辰傲快的回了一句。

    什么都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难道自己就什么都知道吗?想起了他前后说的话,燕莲终于明白谢氏为什么会语重心长的说那么一句话了。

    这个王八蛋,故意混淆视听,给应家人的感觉是,被欺负的人是他,而不是她。反倒是自己却是那个用强的,所以谢氏才会说那么一句话。

    “北辰傲,你毁了老娘的名声,我要杀了你,”不管肚子饿不饿,她要先把这个腹黑的东西给宰了。

    明明被吃掉的是她,他吃的饱饱的,竟然还敢这么污蔑她,让她忍不住的想扔刀子杀人了。

    “莲儿,别生气,就是自家人知道,没有别人知道,不会毁了你的名声的,”北辰傲见她冲过来,立刻双手一拽,一个反扣,有人投怀送抱了。“再说了,我肯定娶你,绝对不会负了你的,”

    丫丫的,吃了她,自己心里的不安才能落实,免得自己担心这个女人会被别人看中,会丢了。

    连梅以鸿这样的粗枝大叶都知道她的好,证明她是真的好,还是先把她吃的死死的,先手为强的好。

    “娶我?你不是说要入赘的?”窝在他的怀里,燕莲也懒得挣扎,故意挑剔的问道。

    “行,嫁我或者入赘,随便你选!”有女人在怀,北辰傲丫的就是个没节操的。

    对于燕莲能跟北辰傲在一起,应家人都是乐意的,尤其是见了北辰傲的好之后。

    后来,燕莲忍不住的偷偷问谢氏,自己被吃了,吃亏的是她,就不怕北辰傲会溜吗?燕莲期待谢氏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谁知道,谢氏睨了她一眼,懒懒的问道:“他要溜的话,早溜了,何必拿京城的铺子给你?”

    感情在谢氏的心里,燕莲连个店铺都比不上……燕莲表示自己受伤了。

    跟北辰傲一起之后,燕莲想要恢复以前的生活,那是不可能的了。开荤之后的男人的那种心思,不是女人能理解的,所以呢,实儿小盆友被北辰傲毫不客气的扔给了谢氏,表示他的幸福更为重要。

    为了有个小妹妹,实儿小盆友很乖巧的合作,唯有不合作的,大概是实儿了。

    燕莲虽然赚了银子,但心里还没想到该怎么处理京城城西的事,所以呢,这些日子一直留在家里,看到冬小麦收割之后,北辰傲早派人把冬小麦运走了,就放心了一。

    这个家伙,果然不是个吃亏的人。

    这天,应家人一起吃饭。五月了,表示着应燕秋的身孕有七个月了,显怀的肚子让众人都小心的呵护着,就怕她一个不小心伤了自己。

    “还有两月就要生了,秋儿,你是留在这里做月子呢,还是回家去?”谢氏看了她的肚子一眼,出声问道。

    应燕秋没有回答,而是抬头看了方有占,把决定权交给他。

    “娘,”方有占明白他们的意思,笑着说:“秋儿的月子,还是得麻烦你一,我娘不在了,也照顾不好秋儿的月子,要是留病根,那是一辈子的事,我赌不起!”他在应家生活了那么久,感受着应家人对自己的好,他心里根本没有那些所谓的嫌隙。

    在娘死后,亲事被退,所有人都远离他们父子的时候,他就觉得人情冷漠。可跟应家人在一起,感受到他们的关心之后,才知道人跟人是有区别的。

    “那行,离秋儿生产还有两月的时间,可得准备的充足一些,”谢氏一听他这么说,嘴角的笑容都合不拢了。

    她这么一问,无非心里是有私心的。这方有占是好,可方家真的没人能伺候好燕秋的月子。她自然心疼自己的女儿,可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不能要求那么多,要是阿占说要带秋儿回方家,她就算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也是要答应的。

    现在,心里终于能放心了。

    “娘,燕秋快要生了,就不要让她老坐着,也别让她做绣活了,这小孩子的衣服,就拿去让珠儿娘帮着做,珠儿如今会走了,只要看着就好,”这样,也能给白氏赚银子的机会。

    “对对,燕莲说的对,要是惹了胎神,那可不好,”谢氏赶紧的附和着,狠狠的叮嘱了燕秋一把。

    “大姐,”方有占突然开口,引来了满桌人的眼神。

    “嗯?”燕莲诧异。

    “那个……,”面对那么多双眼角,一直只干活,不这么说话的方有占有些迟疑了,最后咬牙说道:“我家那边的村里的地,都卖掉了,”

    “怎么回事?”心里猜测的到,但燕莲还是询问出声。

    “不清楚,只说京城来的人买了村里所有的地,连溪坑村也不例外,价钱给的跟古泉村之前卖掉的差不多,但没有粮食,只给了每人一个月两百文,让帮着种地……,”方有占把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是有人看到咱们古泉村的日子好了,羡慕着,所以才学着吧!?”应翔安抿了一口老酒,砸吧一之后开口说道。

    “你家的地也卖了?”燕莲看着他问道。

    “嗯,”方有占点点头,“我爹原先是不想卖的,可是方家村的村长说了,要是一户不卖,坏了村里人的好事,就要被逐出方家村,所以我爹无奈的妥协了!”那个时候,应燕莲连续两月不在家,他想说都没有办法。

    “燕莲,这事情,跟咱们古泉村有利害关系吗?”还是谢氏通透,问的也是最关键的。

    燕莲地头思索了一,蹙眉担忧道:“肯定有一些关系的……,”对人来说,最抗拒不了诱惑的就是银子。要是古泉村的村民觉得银子好,不要粮食,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她没有想到,自己离开两个月,就会发生这样的事。不过,就算她在,也没有用,根本阻止不了,不是吗?

    因为方有占的话,让原本快乐的气氛有些凝重了。

    “爹,这几天多在村里转转,看看人家都说些什么,”燕莲把目光落在了应翔安的身上,此事唯有拜托他才是最好的。

    “好,”喝了点酒,应翔安显得有些激动。

    吃过饭后,北辰傲跟燕莲上了顶。

    “你在担心什么?”北辰傲看到她的眉头一直紧紧的锁着,就上前抹平眉中间的不悦,轻声问道。

    “北辰傲,以你的心思来说,这方家村跟溪坑村的地被人这么买走,好吗?”燕莲望着北辰傲认真的说道。

    “你是担心古泉村的村民因为一月两百文而被蛊惑了?”北辰傲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

    “是有这样的担心,”她很坦然,没有遮遮掩掩。

    他们两个人这辈子都要被捆绑在一起了,她决定有些事情,还是告知他的比较好。

    “若是村民想要银子,那就给银子吧,总比三成的粮食要便宜的?”北辰傲有些不理解她为何还苦苦的皱着眉头不开心。

    换成他,宁愿是多给一些银子,也不想给粮食——如今的朝廷是急缺粮食的,要是边疆在发生什么展示,缺的一点点粮食,就会给秦国带来灭顶之灾,所以,他比谁都看重粮食的重要。

    古泉村有上千村民,一户三成,也是厉害的,所以他很不愿意给粮食……不是他小气,而是村民要是选择银子的话,他更乐意而已。

    ~~~~~~~~~~~~~~~

    多了五百多字,补了昨天重复的一小段。求月票撒,万更不变。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