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不能看表面的,”燕莲见状,就知道他也是京城人,对于卖地耕种的方式已经习以为常了,就一本正经的告诉他:“便宜有便宜的坏处……我之所以把粮食定在三成,那是一个卡口,若是粮食丰收,就够村民一年无忧。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若是粮食欠收,那么三成,就会让他们刚好吃不饱,饿不死……有了这样的认知,村民们会用尽一切的心力在地里忙着,为的是提高粮食的收成,不管我们要求什么,他们都能做得到,只要为了收成!”

    燕莲喘口气,继续往解释说:“若是换成银子,一月不管多少银子,他们心里只觉得不管粮食收成多少,他们都有银子,到时候,就算是地里荒草重生,他们都不会有心思去摆弄这些……到时候,我们的粮食收成,就有极大的区别了!”

    一直以来,她害怕的就是这一点,却不料自己不在的两个月,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让她头痛。

    北辰傲听她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之后,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就担忧的问:“这可怎么办?若是村民闹腾起来要银子,那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若是有人要,就直接收回地,不给他们种,”为了杜绝更大的后患,燕莲的双眼里迸发出来的决绝,能让人吓一跳。

    她只想着把损失减少到最小,不能让自己的一番心血被白痴的人给毁了。人家有钱有势是人家的事,她可没钱没势,跟人家拼不了。

    这买地花银子顾人家耕种,那就是有钱闲的蛋疼。

    “这会引起村民的怨恨吧!?”北辰傲有些迟疑的问道。

    “怨恨就怨恨吧,只要熬过一年,村民就会知道,那根本不是什么好事,”燕莲望着远处快要收获的春小麦,语重心长的道:“人都是有惰性的,等到买地的人察觉出事情的不对劲后,就会知道不管花多大的代价,都找不回原先勤劳的村民!”

    能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谁也不会再愿意去过那种日出而起,日落而息的苦逼日子了。

    “这麻烦,还真是大,”北辰傲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就揉着自己的额角说道:“这以后村民是不用劳动也能赚到银子,而等到京城里的人想要改变这一局面,就发现力不从心,无法改变一切了。”

    “是啊,村民生了惰性,就不想种地。而买地的人见状,就想雇佣别人种地,到时候,村民反对或者搞破坏,只会激发矛盾,到时候,事情只会越闹越大,谁也不会想让的,”这才是最最可怕的。

    “看来,古泉村的村民若真的有这样的想法,只能用强势的手段去压迫了,”北辰傲同意了燕莲的做法,而这个坏人,也只有自己的人去做了。

    果然,还没等北辰傲跟燕莲商议好如何做,也不用应翔安去打听,村里就有一些村民聚集在村长家里,说不要粮食,只要银子。

    村长是充满无奈的,那地是卖了,可谁是买主,他根本不清楚。他只是知道,没到收获的季节,根本不用人去禀告,人家永远清楚他们什么时候收获,什么时候装好粮食,弄的他总觉得这买地的人就在身边。

    可这古泉村,谁能有这样的能耐啊!?

    对于村长说不知道要去找谁的时候,人群里突然迸发出了一道让人眼前一亮的声音。

    “找应燕莲,之前收成的时候,不多是她在村里转悠,之前藤儿爹出事,不也是她抓出来的吗?”

    “是啊,她肯定是得了什么好处的,否则不会那么尽心尽力的帮着人家做事,”这句话隐含的深意,很深,也很容易让人想歪了。

    “说不定啊,咱们村里的好处都被她得了去,”有人故意的挑唆着,开始火上浇油。

    这么一来,村民都有了这样的想法,觉得燕莲拿走了他们家的好处,就气势汹汹的往村后去,要找应燕莲算账,让她把吃进去的吐出来。

    燕莲知道消息的时候,村民已经围在她家的门口了。

    “你们是想干什么?”燕莲看着气势汹汹来的村民,觉得这些人,永远养不熟。难道,他们就没有想过以前过的食不果腹的日子?现在的日子好了,反倒越发的开始折腾了。

    他们也不想想,闹春雨旱灾的时候,别村的村民吃的是什么,他们吃的又是什么?一听到银子,两眼发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应燕莲,你做人也太损了,拿了大家的好处,总要拿出来的,”见人多势众,有个妇人就率先忍不住的出口质问着,双眼里闪烁的贪婪,能把人亮瞎了。

    “就是,就是,应燕莲,你今天要不把事情说清楚,今天就没完了,”一个人出口,后面的指责就纷至沓来了。

    看到那么多人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燕莲是哭笑不得。她看着一边沉默的村长,就含笑问道:“村长,这怎么回事?能让我明白明白吗?”

    村长是左右为难,众怒难犯啊!他知道燕莲是无辜的,相反的,很多事情都是燕莲给出的注意,只不过她不想引人注意,才把好处都让给了自己。如今,被人这么指着着,她的心里肯定也充满恼恨的。

    可是,村民都这么个意思,让他想开口都开口不了,只能顺着燕莲的意思,把村民的意思说了出来,等待着燕莲的回答。

    “应燕莲,你可不要狡辩,这村里之前就数你家的日子最难过了,这么一子就好过了?还有了马车,连聘礼都送的几箱几箱的,肯定是拿了我们的好处,不然你成天在家,哪里来的银子?”原来,村民对于应家二房的改变是看在眼里,妒忌在心里,老早就不满了。

    只是,之前没有找到什么借口找麻烦,如今有了,就什么都不藏了,心里抱着的想法就是不管有没有,都要让应燕莲吐出一些好处来,否则他们家跟村里人的差别太大了。

    虽然他们在村后,可他们过的日子,跟村里都是截然相反的。

    早在门口吵闹的时候,应家人都走了出来,站在了燕莲的身后,听到了村民的污蔑之后,个个气的浑身颤抖。

    “你们说话是要凭良心的,这卖地的时候,我家可说过什么话?买卖是凭着自己良心的……有好处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为了几个钱,迷了心眼,乱说话,那是要遭报应的!”谢氏气的诅咒道。

    “谢氏,别说的那么好听,我们得了什么好处?好处都被你家得了才是,谁不知道你家日子穷的,凭什么别人的日子都不好,就你家的最好?”胖婶是最为妒忌的,当初她就知道应燕莲做了什么独门的生意,赚了不少的银子,却死死的守着,愣是一点都不告诉自己,所以她恼恨,嫉妒在心里,才想着闹腾一,最后能榨点好处出来。

    村里那么多人多对应家二房有意见,看她们一家,能怎么解决那么多人的怒气。

    燕莲早就领教过胖婶的无耻,见她这么说话,反倒一点都不惊讶了。

    “那请问一,你说的好处,是什么好处呢?”斜睨着打量她,燕莲不紧不慢的问道。

    “……别村卖地都有银子,为何我们古泉村没有?”愣了一的胖婶在别人的提醒,才想起最为关键的,就嘟囔的说道。

    “是吗?”燕莲恍然的点点头,然后继续问道:“那么别的村可有粮食?”

    “什么粮食不粮食的,咱们只认银子,”有人见状,立刻岔开话题说道。

    “呵呵……,”燕莲看着那几个蠢蠢欲动的老妇人,忍不住笑着嘲弄道:“拿了三成的粮食,还觉得不够,还想要银子,你们是觉得人家钱多了,就该求着你们吗?谁想要银子,出来,把三成的粮食叫出来,我一个月补给你们两百文……以后,这地,你们谁也别种了!”

    “凭什么?”有人不满的叫嚣道。

    “凭什么?这地都卖给人家了,给不给你们种,难道还得看你们的脸色不成?说句不好听的,我应燕莲就有这个本事让谁家的地种不了,”燕莲知道,遇到了见钱眼开的,什么道理都听不进去的,那只能用强硬的手段了。

    第一次看到应燕莲这么强硬的态度,而且还是针对村里人的,反倒让村里人有些迟疑了。他们原本以为众怒难犯,该退缩的是应燕莲才对,没想到她的态度比任何人都要强势,就显得有些举棋不定。

    “燕莲,大家都是一个村的,这不让大家种地,不是要大家没活路吗?”村长在一边听不去了,开口说道。

    “呵,”燕莲被村长的话逗乐了,冷笑一声问道:“那么村长,这件事劳烦你给解决一……银子,我家是一文都没有,谁不想着种地的,我奉陪着!”

    燕莲第一次对村长露出了嘲弄的表情,让村长多少有些难堪,但也知道自己方才那句话说的不适宜,毕竟这件事,是村里人的无理取闹。

    ~~~~~~~~~~~~~~

    继续努力,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