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大娘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想法,但是直觉告诉她,眼前的夫人不是什么坏人,所以她不由的点点头说:“若真的有那么好,肯定愿意的!”

    北辰傲之前调查过崔大娘,知道她并不是有意接近自己的,只因为那天她是在大户人家家里帮了忙,回去的时候刚好遇到这件事。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站,百度请搜索也查清楚了她的男人跟孩子是怎么没有的,知道崔家的姑娘是在富贵人家家里帮忙,被人家小姐,少爷拿来玩……玩掉了小姑娘的一条小命,所以崔大娘那天看到她,才会出手相助的。

    她或许是看到自己落难,有些想到自家的女儿,才会出手相帮的。

    燕莲想着,崔大娘都孤单一个人了,还想着过那样的日子,那么别的有家人,有孩子的,肯定也不愿意过这样的日子,就觉得自己的注意是可以的,但必须要把他们的房子先盖起来……。

    有了打算之后,燕莲并没有跟她相处太久,在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他们就告辞离开了。等他们离开之后,很快的,就有好奇的人来找崔大娘,好奇的询问那富贵的人来这里做什么……崔大娘也是在大户人家家里做过事的,知道嘴巴紧是最能保命的,就告诉她们说他们是来看自己的,并没有别的意思。

    没有上一次的大张旗鼓,所以这一次也只是来询问的,并没有追问太多。

    回去之后的马车上,燕莲依偎在北辰傲的怀里,脑子一直不停的在思索着,该从哪里手,才能最好的解决这些人的生计问题。

    “莲儿,”伸手抚摸着她的后背,北辰傲的语气有些沉默。

    “嗯?”燕莲抬头疑惑的望着他,发现他从未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过话。

    “城西空了,引来觊觎的人就太多了,”这个才是他最担心的。

    他之前一直觉得燕莲是在开玩笑,而他并没有直接开口帮她,就是想让她尝一挫败的滋味,让她知道,在京城跟别的地方不一样,更古泉村更有着天壤之别。

    可是,她每走一步,都有她的谋算,一步步的,让人叹服又不得不为她担心。

    “所以……我要先手为强,”这个道理,她是懂的,所以才会想要做好一切,让别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抢先了。

    看着她自信满满的样子,北辰傲欲言又止,最后把一切的话都咽在喉咙里了。罢了,摊上她,有多少的难题,也跟着掺和吧。

    城西是一块肥肉,可是,权贵们用的法子可不是以房换房,以地换地,而是用最直接的方法,要驱逐这些人离京,可是这些人在出京也是死路一条的情况,反倒是齐心协力,所以僵持不,这些多年来,从未有人成功的从城西得到什么。

    要是燕莲真的把城西的村民都迁移了,那么城西这一块大肉引来的人,恐怕都不是小家小户的。

    就是不知道这个女人想要城西这块地做什么?至始至终,她只说给自己惊喜,却没说到底要做什么,弄的他是心痒痒却不知道从何问起。

    其实,北辰傲想到的问题,燕莲也想到了。前世的她,周旋于各种势力之,比如今的水更深——至少那个时候的自己,是**打拼的,跟现在不一样。

    至少现在,还有他在。

    两个人都有同样的心思,却彼此都没有说出口。可是莫名的,两个人却都全心全意的信赖彼此。

    燕莲是个喜欢计划周详之后,才开始做的。就如之前设计衣服到卖衣服,那都是一步到位,不允许中间有任何的偏离。

    她跟北辰傲商议,选在什么地方能让城西的那些村民安家落户,又不会引来太多的麻烦?

    两个人不但查了,还到处走访,在京城外五里的地方,发现了一处极大的荒地,背靠大山……唯一的坏处就是没有水源,这大概也是没有人定居的缘故。

    有山,就必有水。燕莲看中了这个地方,跟北辰傲商议了之后,没有急着去解决水源的问题,而是趁着没有人掺和的时候,用最低的价钱,极快的买了这一块地。

    另一边,程风回去禀告了北辰卿,当年的姑娘真的有了孩子,而且还是个男孩。这件事,在北辰家族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尤其是北辰老夫人,激动的一定要北辰卿去把孩子接回来。

    “娘,这件事,得从长计议,”北辰卿看着失了理智的母亲,好生劝着说:“那孩子到底是不是二弟的,那还得滴血验亲之后才能决定。再说了,如今还卡着一个应燕莲呢,她带个儿子,要是立了长,对二弟的亲儿子就有碍了,”只要应燕莲不是正室,其余的事情,都好说。

    在北辰卿看来,只要北辰傲接受了应燕莲,不管什么名分,那都是应燕莲的福气,至于什么正室的要求,那是应燕莲的野心大了。

    他就不信北辰傲真的不娶应燕莲为正室,应燕莲还能有什么好去处,还能离开的了北辰傲。有这样的想法,所以他才在北辰傲不在的时候,计划了那么多。

    燕莲跟北辰傲忙着以房换房的大事,北辰卿却做着在后面拖后退的事。

    “你这样做,会不会让燕莲跟二弟生气啊!?”杭青青知道北辰傲有个儿子后,不但没有高兴,心里反倒有种浓浓的不安——也不知道这个莫名其妙出来的孩子,是否会搅乱北辰府表面的宁静。

    “总不能让二弟的亲骨肉流落在外吧!?”这个借口,相信应燕莲也无法拒绝,不是吗?

    看着自家相公那略微得意的样子,杭青青微微的叹息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了。以她的了解,应燕莲并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女人,她要是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北辰卿在后面搞鬼的,她要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那就真的见鬼了。

    拿到了荒地的地契之后,燕莲跟北辰傲回了古泉村,为的是她要有个安静的地方把规划处这一片地的用途,再去山上找到水源,看如何能解决这一片地的荒芜……。

    “娘,”看到几日不见的娘亲,实儿的脸上露出的笑容,能把人给融化了。“爹,”还不等燕莲伸手去抚摸他的小脑袋,小家伙就一个箭步,冲进了北辰傲的怀里,让人觉得,燕莲是后娘,北辰傲是亲爹。

    程林看着这一幕,只是嘴角露出一抹含有深意的笑容,没有多说什么。

    “主子,京城有消息来,”程雷拿着一封信来,递给了北辰傲。

    北辰傲打开了信纸,看到了里面的内容,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出什么事了?”燕莲是头一次见他如此的沉重,不由担心的问道。

    “海国乱了,十五岁的皇子带着年幼的弟妹逃离了皇宫……,”这封信的含义,沉重的让人觉得有些烫手。

    “海国?”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这个国家的名字。

    “那是一个小国,以渔业为主,最喜欢海上打仗……海国国王被自己的亲弟弟夺取了皇位,谋害在宫里,十五岁的太子带着年幼的亲弟妹逃了,这天,要乱了!”不管此事是不是真的,海国会以寻找皇子的名目派遣人进入各国……。

    “你要回京?”这不是小事,燕莲也知道他的身份,所以直接问道。

    “嗯,”原本还以为回来能好好的陪陪实儿,但现在看来……落空了。

    此事非同小可,所以北辰傲决定走的时候,根本不敢耽误片刻。若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就证明了海国新皇的野心不小,到时候,他这个隐形的战王就逃脱不了自己的使命了。

    北辰傲离开后不久,燕莲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实儿,询问了谢氏等人,都说没看到实儿,她去了冬生家,绉氏说实儿根本没来过……这一,燕莲慌了。

    她记得北辰傲走后,实儿跳着脚说要去找冬生,她那时没有回头,只回了一个好,让他早点回来,小家伙也应声了的。但现在,绉氏说他没去她家,那他去了哪里?

    实儿不见的事情,很快就惊动了整个古泉村。跟燕莲,谢氏交好的,没有什么仇恨的人,都帮着一起找……而有些小恩怨的,或者妒忌他们的,就趁机嘲弄说应燕莲是坏事做绝了,老天这是报应了……。

    不管人家说什么,燕莲都不放在心里,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实儿到底去哪里了。

    他一向是最听话乖巧的,不会乱跑,去玩的话,除了冬生就是燕琴,其余的人,他都不会去找的。

    整个村子里,到了十来岁还能在玩的,除了冬生跟燕琴之外,还真的没有了。像蔓儿那么小年纪的,因为家里的情况,都要干活或者照顾弟弟,根本玩不了,所以燕莲心里才急,害怕实儿出事了。

    “到处都找过了,实儿到底去哪里了?”谢氏一听说实儿不见了,人就差点晕过去了。

    她坚持着跟大家一起找,见整个村都找遍了,天都快黑了,可还是没有找到实儿,心里忐忑不安,连站都站不住了。

    ~~~~~~~~~~~~~~~

    亲们反应了好些问题,懒懒也纠结啊!若是看到章节内容一样的,请强制刷新。若是出现闪退或者订阅不了的,定载新的客户端……。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