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北辰老夫人并不知道就算实儿在他们的手里,应燕莲也是不会轻易屈服的,最后应燕莲还是从大门进来的,否则她掉头回去,让北辰府养着她儿子好了,她乐意。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1'51看書

    燕莲进去的时候,看到的是杭青青护着实儿,而实儿之前是没有哭的,可是看到应燕莲来了之后,眼眶立刻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很快就眨落掉在了地上……。

    “娘,”小家伙的委屈,在看到自己最亲近信任的人,一子就发泄出来了。

    燕莲看到了实儿额头上被人恶意戳肿了的,眼里迸发出了一丝冷意,冷冷的扫了在座的众人,然后楼主实儿,指着坐着的几个人,冷冷的道:“宝贝儿,不管受了多大的委屈,娘都不希望你在这个地方哭,你哭了,表示着人家就高兴了,所以,宝贝儿,收起泪水,咱们回家之后好好的哭,好吗?”

    看到儿子这个模样,她也想哭,可是为了不想在人家面前示弱,所以,她不允许自己哭,也不希望实儿哭。

    实儿原本是极其委屈的,他听了娘的话后,狠狠的用袖子抹掉了眼眶里委屈的泪水,睁大红红的双眼怒视着欺负自己的人,把所有的委屈都藏在心里,不让人嘲笑自己。

    燕莲的一番话,让杭青青听了忍不住的心酸,红了眼眶。她扭转头,不忍在看去了。而北辰器则阴沉着一张脸,没有出声。

    他不出声,不代表着应燕莲不会,她心里的怒气,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北辰器,本事挺大的,呵呵,你大概是不知道,程林等人的卖身契都在我的手里,恭喜你,你让他们四个成背主的人,”这几个人是北辰傲精心培养出来的,最终效忠的人是北辰傲。

    北辰卿不会不知道的,他这么做,无非就是觉得北辰傲不会对程林等人怎么样。

    北辰卿心里一惊,他没有想到,北辰傲把程林等人给了应燕莲之后,还把卖身契都给她了。

    “那是北辰傲精心培养出来的人,你难道还杀了他们不成?”女人,最害怕的是血腥。

    只是,北辰卿却不知道,应燕莲一向都不是平常的女人。

    “你错了,那不是北辰傲的人,自从他们的卖身契捏在我的手里之后,他们就是我的人!”燕莲冷傲的冷笑道:“你说的对,我是不能杀了他们,但是……,”在北辰卿松口气的时候,她阴冷一笑说:“我可以卖了他们,”

    “你不能,”北辰卿急着站起来怒道:“那是北辰傲话费了很多心血培养起来的,”

    “为何不能?”燕莲不屈的对视着他,冷冷一笑,嘲弄道:“他们能为了你,背叛我这个主人,一次,说不定谁给了好处,他们就能背叛了北辰傲……北辰卿,其实我该谢谢你的,让我及早的发现了他们的真面目,否则,后果,谁能预料呢?”

    “你……,”北辰卿不安的发现,至始至终,她冷凝的双眼里只有坚定,不但一丝的玩笑跟威胁,她说的都是真的。

    “行了,这些事情别在这里算!”北辰老夫人的眼里闪烁着一丝的不耐,把话打断之后,径自说道:“应燕莲,你儿子没事了。让他来这里,就是想让你知道,你嫁给了傲儿,他永远都是个污点,被人指指点点,任人辱骂,你难道想看到你儿子这样?”

    “说吧,什么条件?”燕莲冷冷的,没有一丝的纠缠,眼里只有不屑。

    “我要你离开我儿子,以后不许跟他纠缠,”北辰老夫人厉声命令道。

    “娘,”北辰卿皱着眉头,发现有些事情变味了。“最好想清楚了怎么说,否则什么后果,我不会管的!”那是他们商议好的,让应燕莲成为北辰傲的妾室,至少这样,她手里的粮源,还我在北辰府的手里。

    北辰老夫人被大儿子这么一威胁着,嘟囔着抱怨了几句,谁也没听到她说什么,但语气,还是改变了。“让她进北辰府也行,只能为妾,不能为妻,我可不想有个来历不明的成了北辰府的长子长孙,坏了我亲孙子的好事!”

    冷眼睨着,燕莲并没有回答。

    北辰卿看着倨傲的应燕莲,心里深深的叹息一声道:“应燕莲,我也不想为难你,只是想告诉你,你不适合成为北辰府的二夫人……只要你不贪婪那一个名分,其余的,我都不会管的,”

    燕莲看着北辰卿人模人样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你抓走我的儿子,逼的我上门,这样还不算为难我吗?有本事,你去找北辰傲,说服他,比说服我好啊,只要北辰傲答应,我什么都无所谓!”只要北辰傲敢答应,他就不配了。

    “北辰傲是鬼迷心窍了,应燕莲,咱们也别闹的太僵,各退一步,只要你不让实儿成为北辰傲名义上的长子,一切的事情,都好说,”北辰府没什么,北辰傲还有另一个身份,要是实儿成了战王府的长子,事情就真的大条了。

    北辰卿话里的意思,燕莲当然明白了。

    她看着北辰卿,突然咧嘴,笑了。

    “好,一切都好说,”应燕莲笑的莫名,不但没让众人放松,反倒让北辰卿心里顿生了不好的感觉。“北辰卿,我应燕莲可以跟你发誓,我的孩子……所有的孩子,只会跟我姓应……,”见北辰卿张嘴想要打断自己的话,她快的发誓道:“若违此誓,定让我应燕莲死在你北辰卿面前,血溅五步,永不超生!”

    静,安静,整个大厅,一点点的声音都没有,所有人都被燕莲的誓言吓住了,包括北辰卿在内。

    突然的,他后悔了。

    是的,他很快就后悔了。当实儿的身份曝光之后,燕莲的决定会让他跟北辰老夫人都后悔今天的举动……北辰家的长子长孙,永远都不属于北辰家的,多么可笑的笑话啊!呵!

    比狠绝,燕莲相信,没有人比她更狠。她从不把成规教条看在眼里,心里更没有什么负担,所以这样的誓言对她而言,没什么心里压力。

    只不过,等北辰傲知道之后,不知道会不会生气呢。

    两人滚床单滚了好久了,说不定自己肚子里有他的种了,就是跟着自己姓应……但愿,北辰卿跟北辰老夫人能承受的住他的怒火。

    她一直不是很善良的人,北辰卿一次次的设计她,找她的麻烦,她心里有数,也警告过的,她并不喜欢被人算计。可是,北辰卿不听,还自以为是,那就别怪她做的狠绝了。

    “如今,我们母子可以离开了吧!?”众人看在面面相觑之中,燕莲冷嘲问道。

    “你为何要这么做?”北辰卿咬牙质问道,她话中的深意,自己如何能不明白呢。

    “为何不呢?”燕莲眉头轻佻,含笑道:“你给我找了那么多的麻烦,我总要还一些给你的,咱们这叫做礼尚往来……但愿大夫人能生的出儿子出来,否则啊,啧啧,北辰府也不知道不会会绝后咯!”说完,理也不理会众人的反应,抱着实儿,转身出门,完全不把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

    “应燕莲,你别嚣张,北辰傲有儿子,他是有儿子的,是亲生的,”向岚心不敢,冲着应燕莲的后背厉声的喊着。

    亲生的?燕莲挑眉,径自离开,没有一丝的反应。

    应燕莲的报复是光明正大挑明了的,把北辰卿放在了火上烤着,在杭青青跟北辰老夫人之间做出选择——无论选择那一边,总会得罪一边人的。

    得罪了老夫人,呵呵,北辰卿的日子就别想太平了。得罪了杭青青,杭家人能善罢甘休吗?他闲的蛋疼,自己给他找点事情做做,免得他成天没事的算计自己,他不烦,自己都烦了。

    “娘,爹呢?”实儿窝在应燕莲的怀里,闷闷的问道。

    “爹爹忙去了,他要是知道实儿受委屈了,肯定会生气的,”知道在北辰府里,实儿听到了很多不该听到的,可那已经在他的心里了,燕莲没有急着去解释,而是用行动告诉他,他有父亲,会好好疼他的。

    “会吗?”实儿委屈的问。

    “会的,一定会的,”她不想让实儿跟北辰傲之间出现嫌隙,那种嫌隙一旦在心里生根发芽,就不会轻易改变的。“他那么疼实儿,对实儿那么好,怎么舍得让实儿受委屈呢?是不是?”

    “是,”实儿思索了好半天,才点点头,但脸上依旧没有快乐。

    燕莲抱着实儿到了陈家,应文杰在门口急的不得了,陈家夫妻都在陪着。

    “姐,”一看到他们回来了,应文杰脸上的担心才松懈了一些。

    “文杰大姐,孩子没事吧!?”陈来喜看到她,急切的问道。

    “没事,就是额头上有些肿了,得拿药擦擦,”燕莲也不跟陈家人生疏,抱着实儿进去之后,直接坦然的说道。

    “退肿的药草家里有,巧儿娘,你去拿药来,这孩子都还没吃饭呢,我去前面酒楼去,让人家烧几个菜来,巧儿,你看着店,照顾好他们,”陈来喜知道应家人是跟战王府有关系的,更何况,就算没有关系,人家聘礼时候的客气,他们也得好好的招呼人家。

    自家闺女以后就是应家人了,都是一家子啊!

    “好,”陈巧儿乖巧的应了一声,看到实儿额头上的红肿,还有指甲的印痕,心疼的不得了。“实儿乖乖的,给你吃糖,”

    实儿看到眼前漂亮的姐姐给自己递来一把的糖果,就抬头看了娘亲一眼,见她点点头,就笑着接了过来,然后甜甜的回了一句:“谢谢姐姐!”

    “噗嗤,”燕莲一听,驱散了心里的阴霾,笑着说:“那不是姐姐,得叫舅母,”

    “舅母?”实儿歪着头,天真的学着,却把陈巧儿羞的脸红了。她娇羞的避开了燕莲的调侃目光,却不经意的对上了应文杰那傻愣愣的表情,那脸更红了。

    看到他们之前的互动,燕莲满心为他们高兴。

    “药来了,药来了,”陈巧儿的娘拿来了捣好的草药,燕莲从中挤出了汁水,轻轻的涂抹在实儿的额头上,那绿绿的眼神,弄的实儿有些怪怪的。

    很快的,陈来喜就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看的实儿直流口水——小家伙饿了。

    燕莲也不矫情,大大方方的落座,跟陈来喜聊着……反倒是应文杰拘束,不知道该说什么,燕莲则天南地北的跟陈来喜说着,两人反倒快要成莫逆之交了。

    陈来喜虽然是做着小生意的,但毕竟年岁见长,很多事情都有他的感悟跟感触,所以说的很多事情,都很得燕莲的喜欢。

    经过了虚惊一场,又让北辰卿吃瘪了,给他找了点麻烦,燕莲的心情转好了。到了第二天,实儿把昨儿的不愉快给抛之脑后了,一直嚷嚷着要出去玩。

    燕莲也心疼他,不吝啬花银子,在临街的小铺子里,买了好些的糖果糕点,哄着他回古泉村去。他们昨晚住在了陈家,因为城门关了,没给家里送任何的消息,这会儿,他们肯定是急死的,所以燕莲也不敢耽搁,吃了早饭之后,就赶紧让应文杰赶着马车回去了。

    陈家人送了一点路,燕莲就让他们回去了。

    燕莲的心情好了,可北辰卿却郁闷了。

    因为燕莲的话,北辰老夫人昨晚当场发作,指责杭青青没用,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是不孝,还逼的北辰卿要休妻。这一次,杭青青没有默默的承受,而是转身走人,完全不把北辰老夫人看在眼里——这么一来,矛盾更大了。

    北辰卿知道,杭青青是生气了。要不是自己去招惹应燕莲,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于是,他晚上睡觉,成孤单一人了。

    “夫人呢?”北辰卿迷迷糊糊转醒之后,问着身边伺候的丫鬟。

    那丫鬟是杭青青的人,一听到他这么问,表情立刻便了,冷冷道:“禀告大爷,夫人带着小姐回娘家了,说请大爷择日娶个新妇,为北辰家开枝散叶,免得夫人不好做人,”

    ~~~~~~~~~~~~~~~

    爽吧,哈哈!额,以后娃儿都姓应了,啧啧,要不要让杭青青一直生女娃呢?懒懒腹黑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