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程林沉默了许久之后才挫败的开口道。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站,百度请搜索

    “程林,”其余三人都着急的望着他,充满了不敢置信。他不是满腹才学,不是觉得应燕莲配不上主子的吗?

    怎么应燕莲随口的几句话,就把他难住了呢?

    “程林,别太自以为是了,你看不起我,我也看不起你……离了北辰傲,你还算个什么?我应燕莲离了北辰傲,我依旧是应燕莲,”燕莲的这番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可不简单,她相信,程林是个聪明的,寻思一,就会想明白的。

    果然,程林听了她的话后,脸色大变,最后跟了众人离去……。

    “燕莲,”谢氏搂着实儿,望着离去的那几个人,忧心的道:“这……这是不是不好啊!?要是被阿傲知道了,说不定会生你的气呢!?”

    “那就让他生好了,”若真的为了他们四个跟自己生气,那北辰傲也不是自己心里的北辰傲,不要也罢。

    “娘,”实儿糯糯的喊着,语气里满是委屈。

    “怎么了?”燕莲伸手搂住他,低声问道。

    “爹爹是不是不要实儿,只要娘啊!?”昨儿个,他们这么骂的时候,就是那个意思。

    “为何这么说?”燕莲诧异的跟谢氏对视一眼,惊奇的问道。昨天,他可没跟自己说这些,为何现在才开口问呢。

    “爹爹的大哥在马车上跟我说,为了娘好,我要跟着外公外婆,实儿……实儿会成为爹爹的笑话,”小家伙的眼眶红红的,里面的委屈根本不能用言辞来形容。

    北辰卿……燕莲在心里咬牙切齿的怒吼着,恨不得一刀杀了他。这个王八蛋,还枉为朝廷重臣呢,简直畜生不如。

    北辰卿,我跟你势不两立。

    “傻小子,”燕莲推着他距离自己半臂之远,伸手刮着他的鼻尖,亲昵道:“爹爹对你好不好,你心里自己不明白吗?娘都吃醋呢,”说着,搂着他进怀里说:“你跟你爹才是亲的,娘才不亲的,哪有孩子成天嚷着跟爹爹睡,不要娘的呢?你问问冬生哥哥,问问珠儿妹妹,从小带着睡的,是他们的爹还是娘啊!?所以呢,以后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爹爹好不好,实儿问问这里……,”说着,指指他的心口轻声的道。

    实儿揉着自己的心口,双眼里茫然的很。

    “可……他不是实儿的亲爹爹……,”嘟囔着,眼眶红红的,满是说不出的委屈。

    “亲不亲的,有区别吗?冬生哥哥的爹爹是亲生的,对冬生哥哥不是打就是骂,这样的亲爹实儿要吗?”这教育孩子,还真尼玛的累。

    “不要,”想到冬生哥哥的爹爹,实儿脸色大变的摇着头,满脸惊恐。

    冬生哥哥的爹爹是最最可怕的。

    “那不就得了,亲不亲的,得看人好不好,是不是?冬生哥哥的爹爹是亲的,可他对冬生哥哥不好。实儿的爹爹不是亲的,但对实儿是真心疼的,教实儿武功,教实儿习字,陪着实儿玩玩,疼着实儿,宠着实儿,实儿难道还想要不想要实儿的亲爹爹吗?”燕莲说的极慢,为的是让他明白事情的重点。

    亲与不亲,只是心里的一道障碍,若是冬生能选择的话,他肯定也不想要梁震那样的亲生父亲。

    实儿沉默了,他咬着唇,充满水雾的双眼萌萌的,看着燕莲好像亲他几口,可这个时候是最关键的,所以她忍着亲上去的冲动,想听听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爹爹是喜欢实儿的……,”好半天,实儿才咕哝出那么一句话,然后他举起小拳头,对着燕莲说道:“娘,实儿被人欺负了,还被他们戳额头,好痛好痛的,实儿要爹爹揍他们,给实儿报仇,”

    见他心里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了,燕莲才悄悄的松口气,抱着他摇着说:“行,等爹爹回来了,咱们把实儿受的委屈都告诉他,让他帮实儿报仇,把他们都揍一顿,知道咱们实儿是不好欺负的,好不好?”

    额,想着北辰傲揍北辰卿跟向家姐妹的样子,啧啧,她还是蛮期待的……实行不了,yy一也是可以的,至少能解口心中的怒气。

    “好,实儿也要,”挥舞着小拳头,他很是兴奋的嚷道。

    “行,咱们实儿也是个武林高手了,”看着他心中的阴霾都消失了,脸上又露出了萌萌的爽朗的笑容,让燕莲重重的吐了口气,把心里的不安都放了。

    若是她不把他心里的话扭转过来的话,等他长大了,他就会一直记得北辰卿的话,北辰傲不是他亲生的父亲,以后不管北辰傲对他付出了多少,他都会有嫌隙,到时候弄的北辰傲也精疲力竭,两个人之间的痕迹,就再也抹不平了。

    与其他心里这样想,不如告诉他,北辰傲真的不是他亲生的父亲,但会对他很好,不会让他受委屈,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站在他的身边,比亲生父亲还要好。

    安抚好实儿时候,燕莲让谢氏把实儿领进去给他做些好吃的,稳定他的心绪,自己则留在外面感激着众人的帮忙。

    “燕莲,你跟我们说这样的话,就是太见外了,”方氏不悦的说:“你这是不把你四叔四婶当自己人啊!?”

    “呵呵,是是,是燕莲的错,咱们也说多话了,今日中午,就留在家里吃顿饭,我掌厨,”燕莲心里高兴,北辰卿他们不待见自己跟实儿,可古泉村里还有那么多人在乎自己跟实儿,那就最好了。

    何必为了那些人让自己心情不好呢,那是高兴了别人,害苦自己。

    “啊呀,燕莲掌厨啊,那今日个我就留在这里了,”陶子爹一听,抹抹嘴角说道。

    “就你个贪吃货,”陶子娘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众人的插科打诨,让原本的阴霾一去不复返,气氛变得极好。

    这边,众人是舒服了,可另一边,事情却大条了。

    当北辰傲从宫里出来,想着贤妃竟然想把叶家跟北辰府捆绑在一起,嘴角泛起的冷意就深了。叶家跟向家差不多,靠的都是以卖女儿为谋生的手段。只不过,叶家出息,送了个女儿进宫,一朝生个皇子,升为贤妃,那是稳定了家族的局面。而向家,没有那个福气,所以一直紧紧的盯着北辰府……。

    这些个琐事,弄的北辰傲头痛。好在他之前跟皇上通过气的,自己的亲事自己决定,不许别人插手,否则他就撂摊子,什么都不干。不然,皇上完全可以先圣旨的,到时候,自己连抗议的机会都没有。

    “给主子请安,”一回到战王府,北辰傲面对着前面五人的请安,脸色阴沉。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程风在这里,是他吩咐的,可是程林等人不是在古泉村吗?

    “应娘子把属等人赶出来了,”程林等人把手中的卖身契露了出来,放在了北辰傲的面前。

    “为何?”他比谁都知道,应燕莲是个护短的,最在乎的就是家人的安全。也因为这样,才让自己调了程林等人过去的,没想到自己离开了一天,就让他们回来了,这其中,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燕莲没有欺负人的手段,她想来直白,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不可能因为自己走了就赶走他们的。

    几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愿意开口。

    “说!”一看那表情,北辰傲就知道真的发生什么事情,而且那事情还触怒了应燕莲,否则她不会让他们离开的。

    程云顶不住压力,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出来,连应燕莲跟程林打赌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好啊,程林,你长本事了,是吗?”北辰傲一听,简直是勃然大怒,自己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小家伙,竟然被他们这么的作践着,不管说的,入了北辰府,实儿要没受委屈的话,他跟他们姓。

    “属知错!”若没有应燕莲在离开时候信手拈来的叠诗,到这会儿了,程林还会以北辰卿的那番话来当借口。可是,当他见到应燕莲想都不想的出口成章,知道自己是小觑了应燕莲,所以这会儿,是真的知错了。

    “属知错!”程林跪了,其余人也就都跟着跪了。

    程风见状,心里暗暗心惊,想着主子是真的被那个女人给迷住了,竟然为了这个女人跟那野孩子而生程林等人的气。要知道,主子一向是最维护他们的,也极少骂他们的。

    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更觉得大爷的吩咐是对的,所以程风并没有把自己找到主子亲生儿子的事情说出来,而是保持了沉默。

    “既然应燕莲把卖身契还了你们,你们就走吧,背主之人,我也不敢用了!”北辰傲淡淡的挥了挥手,语气极为冷漠。

    “主子,”众人惊愕,万万没有想到,回来之后,竟然是这样的处罚。

    他们想过很多,觉得主子可能生气,但从未想过主子会让他们离开。

    他们从小就在主子身边,离开了这里,该往哪里去?

    ~~~~~~~~~~~~~~~

    早上起来,停电又停水,悲催的。编编让加更……亲们说呢?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