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儿子都不听自己的,让她越来越觉得心里没底了。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别说是向家,恐怕是北辰府,自己也掌握不了多久了。

    以后不管是谁当家了,自己这日子,都不好过啊!

    所有人都因为北辰傲的一番话而心思涌动,连北辰卿也是……更因为应燕莲的事,自家夫人跟孩子都去了杭府,更是可怜。

    北辰傲出了北辰府,立刻赶往了古泉村,连皇上交代的时候也不管了。

    而暗卫则把应燕莲跟北辰傲护卫的比试一五一十的传进了皇上的耳朵里,让皇上沉默了。

    这个应燕莲真的只是一个农妇吗?为何古泉村其余的人,包括应家人都是木讷忠厚,可为何独独她却那么不一样呢?

    他相信,就连北辰卿,也不一定做到应燕莲那么快速的做出一首诗来。他甚至怀疑应燕莲的背后有人,可是暗卫成天跟着她,根本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的。

    京城里最近流行的什么亲子装,一家三口,四口,甚至五口都穿的一样,那衣服的风格跟设计,大方又引人注意,看似一样,却又各自暗藏玄机,弄的皇后都在娇嗔,想要一套这样的衣服了。

    而这衣服,根本暗卫的说法,也是应燕莲的杰作,只不过出面的是北辰傲而已。这两人……连自己都瞒了。

    不,不是他们瞒了,是暗卫瞒着他了。

    刚才,他也问暗卫甲了,为何不把应燕莲跟北辰傲的事情禀明了。暗卫甲的回答,让他哭笑不得:皇上说过,禀告的时候,只关于应燕莲种粮跟异样之处……这……好像不属于异样之处吧!?

    他的暗卫,什么时候也有那么多的主见了。

    “继续看着,连那孩子也好生的护着,别让北辰家的人再靠近了,”应燕莲的性子,颇得他的喜欢啊。

    要是他身边的公主也有这样的性子,他定然也是欢喜的。这性格,什么都藏不住,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一点都不做作,可见她的直性子了。

    北辰卿也真是忘记了,当初若不是应燕莲拿出七十万斤的粮食来赈灾,这件事,会有那么好解决的吗?

    应燕莲是个有情的,只是北辰卿看不到而已。上一次的鲜姜,若不是她早已提醒,这个问题之大,他都不敢后想。这一次的赈灾,想都不想的拿出了七十万斤的粮食,这等魄力,不是任何一个男人能比的。

    相比较起来,小气的反倒是北辰卿了。

    “属遵命!”暗卫得到命令之后,就转身离去……。

    北辰傲回到古泉村的时候,村里已经恢复了平静。应家四叔一家,陶子一家,还有绉氏,白氏等人都聚集在应家吃了一顿,这会儿揉着肚子在消食,主要是燕莲做的东西实在是太好吃了。

    可现在的她,轻易是不会厨的。她的借口是:她娘做的也挺好吃的,干嘛非得她厨。再说了,天天,再好的美味也会腻味,还不如偶尔一次来的珍贵,弄的众人是哭笑不得。

    “驾驾……,”的马儿奔跑声音一传来,原本跟众人嬉闹的实儿一子从燕莲的怀里蹦出来,在愣了一之后,展露笑颜,兴奋的喊着:“是爹爹,是爹爹回来咯,爹爹回来咯……,”一边喊着,一边往门口去,燕莲并没有拦着……。

    “这父子两……也算是极大的缘分了,”绉氏看着,不免感叹的道。

    “是啊,这两人被人看了,谁说不像亲父子,我就不信了,”方氏也留有感慨的说。

    “着阿傲对实儿是真心的疼,这我不说假话,实儿对他也信赖,这两人能成为父子,也算是极大的缘分……有的亲父子俩,还没他们那么亲密,那么好呢!”一边的谢氏一边做着给燕秋孩子的衣服,一边笑着说道。

    燕莲没有开口,他见实儿站在门口翘首以盼,眼里满是喜悦,心里还是感谢老天的。

    感谢老天给了她这么一个男人,真心的疼着实儿,给了他快乐的童年,让他体会到了浓浓的父爱。

    父爱如山,没有什么能替代的。

    父爱,能撑起一片天,她都不知道,若是北辰傲让实儿伤心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若真的要承受那样的后果,她宁愿北辰傲从不在自己的生命中出现,就这么静静的让自己守护着实儿长大。

    “咯咯……,”燕莲是被清脆的笑声给震醒的,她停止了心里的瞎想,抬头望着实儿被北辰傲搂在怀里,再高高的抛弃,每一次的抛起,表示着浓浓的信赖,而北辰傲总是稳稳的接住他,让他的生命里,多了许多的笑容。

    “高高,高高……,”实儿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还搂着北辰傲的脖子喊着。

    北辰傲急急的回来,见到实儿看到自己并没有疏远跟害怕,心里着实高兴,心里顿时豪气涌上,高喊一声:“好,”就带着实儿把腿而起,接着门框的力道,一子就跃上了顶……。

    “哇……,”楼的孩子则惊呆了,个个仰头看着,充满了不可思议。

    懂事的冬生看着这一幕,眼里充满了羡慕,因为在他的生命中,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他记忆中的父亲,不是打就是骂,从未给过他一个微笑,一个关心,父爱对他而言,是陌生的。

    那么大的人,他已经分得清亲疏关系了。他知道,楼上抱着实儿的男人并不是实儿的亲生父亲,可是他对实儿却比自己的父亲对自己还要好。这样的好,让他看了眼红,羡慕。

    看到这一幕,燕莲的眼眶红红的,暗暗有些哽咽。她最为害怕的就是实儿无法接受北辰傲,到时候,她肯定得选择实儿的。

    而这个男人,为自己付出了太多,若真的要舍弃,她是真的不舍。

    “娘娘……,”实儿在楼上兴奋的喊着。

    “啊!?”燕莲抬头,看着顶上的两个一大一小,自己生命里最为重要的男人,笑了,夺目逼人。

    “高高……,”实儿兴奋的喊着。

    “你就闹腾吧,别到了晚上做噩梦,尿床,那可就丢脸咯!”燕莲笑着调侃道。

    “才不,实儿长大了,六岁了,”实儿小朋友傲娇了。

    “呵呵……,”楼的众人一听,都忍不住的笑了。

    “实儿,六岁了,长大了,该娶媳妇了!”陶子娘在一边笑闹着问道:“你要娶谁当媳妇啊!?”

    燕莲以为实儿会反驳呢,谁知道,这个小家伙双眼眨了一,还认真的思考了一后说:“我要娶娘当媳妇,”

    “哈哈哈……,”这话,引来了哄堂大笑,唯一没有笑的人是北辰傲。

    他在心里腹诽着:这小家伙要跟自己抢媳妇啊!?枉费自己对他那么好,这还是有预谋的挖墙脚呢?

    “你娶了你娘当媳妇,那你爹不是没媳妇了,一个人不可怜死啊!?”陶子娘捂着笑的痛了的肚子,继续问道。

    实儿小朋友这会儿才发现自己身边的爹爹不笑了,就瞅瞅他,再看看自家的娘亲,嘟囔着说:“那不要娘当媳妇,我娶珠儿当媳妇,”

    “好,”珠儿小丫头还闹明白什么事情呢,见实儿喊着她,就意识的回了一句,这不,又把众人逗的乐开怀,白氏更是抱着自家闺女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啊哟,我就说嘛,这家里有个孩子,笑料就多了,”谢氏笑着搂住了于奶奶,两人笑成了一团。

    “实儿,那可不行,珠儿是妹妹,不能当媳妇的,”燕莲这会儿也乐了,尤其是看到实儿那郁闷的样子,觉得太逗了。

    “那实儿要娶谁当媳妇?”实儿小朋友纠结的皱眉。

    “这媳妇啊,以后得自己找,找了领回家给你爹娘看,他们看中意了,那才行,”方氏靠在应祥林的身边,笑眯眯的说道。

    “羞羞脸,”应燕春躲在方氏的怀里,羞着实儿。

    实儿咬唇,不明白啊!

    北辰傲则好心情的揉揉实儿的头发,寻思着:不管你娶谁,只要你的心思不在我的媳妇上,那就好了。

    应燕莲要是知道北辰傲心里的想法,肯定会吐槽:后爹,我是他亲娘好不好,这醋,你也吃啊,有没有搞错呢。

    呵呵,男人吃醋,完全没有理智可言。

    笑闹了一会儿,实儿跟珠儿都困了,五儿跟燕秋也得休息了,所以大家也都散了。

    哄了实儿睡了之后,燕莲靠在北辰傲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问道:“你怎么就回来了?皇上不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你吗?”这玩忽职守,好吗?

    “一见到程林等人回去了,问清楚了事情,我哪里还能站得住呢?”真的站住了,他都鄙视自己了。

    “站不住能怎么样?你还能打你大哥一顿?实儿的要求就是你得狠揍他们一顿,为他出口气,”燕莲想起实儿握着小拳头,义愤填膺的样子,就忍不住的想笑。

    “果然是父子,心有灵犀啊!”想起自己揍了大哥一拳,北辰傲忍不住笑道。

    “你真的打了?”燕莲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嗯哼,”北辰傲耸耸肩膀,表示自己没有开一点玩笑。

    “北辰卿会气死的,”她怎么样都无所谓,可北辰傲这么帮自己,他肯定会气死的。

    “他活该,”北辰傲不以为然,“他凭什么决定我的事呢?”他最为厌恶的就是他们自以为是的为他好。

    “可怜!”燕莲挪动了一身子,发表了一感慨。

    北辰傲紧紧的抱住了她,心里还有一些忐忑,他都不敢想象要是燕莲因此而记恨自己的话,会变成什么样的情况。好在,她总是那么善解人意。

    因为实儿躺在一边,两人也不敢有什么大的动静,只能抱着听彼此的心跳声,感受着这温情。

    “莲儿,程林等人……你是否再给他们一次机会?”让他们离开,那也只是吓唬他们。

    “不要,”燕莲想也不想的说:“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背叛……,”燕莲抿嘴不悦的说:“你若真的为我好,就别让他们来了,我要自己培养人手,那才是最亲近,对我最为衷心的!”

    她要培养出来的人只奉她为主子,除了她的命令之外,谁都不是主子,包括北辰傲在内。

    “可是,一时之间,去哪里找人?”那得有武功在身的。

    “那就先不管,”这事情,记不得。之前,她是觉得北辰傲的人最为放心,可如今想想,那些人跟着北辰傲见识过太多的事情,对于自己只有鄙夷,没有服气的,怎么可能会真心的保护自己跟应家的人。

    发生这样的事,其实还算是好的,否则更重大的事,她承受不住那样的后果。

    见她心意已决了,北辰傲心里在盘算着,该怎么才能给程林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们明白,谁才是他们真正的主子。

    “北辰傲,冬小麦收割之后,你有打算存着还是卖掉吗?”她在寻思着,春小麦快要收成了,就怕那粮仓小啊!

    今年早春的雨水正常,原本以为的春雪也没有来,这收成有多好,可把她惊喜了一把。

    北辰傲思索了一,面色严肃的说:“如今局势不稳,海国野心大,若是连海口都不得安宁的话,这粮食就越发的重要了,所以这一次,凡是收上来的粮食,都不能动,以防万一……,”

    “粮食是我的,这一回,我可不想拿七十万斤的粮食话一块没用的金牌,这亏本的生意我是不做了,”燕莲嘟囔着,自己怎么会被北辰卿那人模狗样的给骗了呢。“若真要粮食,拿银子来买,没有就打欠条,反正我不做亏本的生意!”

    亏本一次就够意思的了。

    “国库很穷,没银子,”北辰傲揉着额角,有些为难的道。

    这女人计较起来,谁也吃不消啊!那粮食,她说对了,还真的是她的。

    “哼,反正没银子,我不卖,”烂了也不卖。

    “皇上开口呢?”抗旨不尊,后果很严重。

    “……那你付银子,”她不敢跟皇上对抗,那就找北辰傲要,他多的是银子。

    ~~~~~~~~

    据说,今日还会有加更……亲们期待吗?吼吼,懒懒得早睡早起啊,晚上只有一章,明日更新!

    求红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跟收藏……。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