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要打仗了,我的手里会有银子吗?”北辰傲很认真的问道。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燕莲欲哭无泪了。到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的感觉到秦国有多么的穷,有多么的可怜。

    “没有银子就没有粮食,我不管,”傲娇的她不想在白白的给粮食了,她也要养家糊口,也要银子。

    皇上泪奔:朕赏你一座公主府,你还觉得少吗?

    燕莲无辜:我不知道,你又说,谁知道你扔的金牌是个啥东东?

    皇上委屈了。

    “事情还没到最糟糕的时候,先别管了,”提起这个问题,他也头痛。

    “反正我不管,我要银子,我要做生意,我要赚钱,我要本钱,”城西真的开发了,要多多的银子啊!

    那些个贵族夫人买几件衣服都是几千两的,双眼眨都不眨一,为何国库那么穷啊!?

    “……,”看着她跟小孩子耍赖似的在自己的怀里打滚,北辰傲表示自己受惊了。

    “北辰傲,”燕莲想到了某件事,停止了自己幼稚的举动,望着他很认真的问道:“你说那些贵族家里都那么有银子,会不会是他们贪污了?”这历朝的官员都有贪污的,就看本事高不高的。

    北辰傲一愣,随即笑着说:“你是不知道,那国库之所以穷,是因为先皇乱用,盖了皇陵,加之之后连年战争,才会落得这般的地步,跟那些贵族没有关系,”自己好像也属于贵族一员吧!?

    “……,”死都死了,还祸害一代,真该挖了你的皇陵。

    两人唠叨了一午,从北辰傲的嘴里,燕莲又知道了许多的事情,也知道他现在最要紧的任务,就是密切的注意海国的动静,就嘟囔着让他快点离开,免得耽误了大事。

    北辰傲不愿意在实儿睡着之后离去,他担心实儿会有什么想法,所以在等到实儿醒来之后,认真的告诉他自己为什么要离开,并跟他握拳对打,许了男子汉的承诺,在他不在的时候,由实儿保护好娘亲。

    “他是个好的,”谢氏略有所感的说。

    “我知道,”站在门口,跟实儿一起目送着北辰傲离去,燕莲笑的灿烂。

    “只是他的家人……,”她还是有些担心。

    “这些不是我们担心的,”燕莲抿嘴说道:“他若真心对我跟实儿,定会排除万难的。”至少,他打了北辰卿,可见他是真的在乎实儿。

    “但愿吧!”谢氏也只是略微的提醒一句,见燕莲这么想,也就不在那么执着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谁也无法干涉。

    北辰傲忙着,燕莲也是。

    早稻可以收成了,紧接着是晚稻,所以每家每户的人都忙的团团转,谁也没有松口气。更甚至,应翔安等男人因为连日来的收割,不但挥的手都举不起来,更甚至因为挑着丰收的早稻而让肩膀高高的肿起,鼓起了一个小包……把家里的女人都看的心疼不已。

    “等忙过了这一阵,就好了,”谢氏拿着冷水浸泡后的冷布巾给他冷敷,应翔安舒服的溢出了声,随即不甚在意的说道。

    能看到收成,那是最为高兴的,哪怕幸苦,也觉得值。

    “我知道,”谢氏心里怎么会不明白的,看到收成,是高兴,可这忙起来,简直要人命啊!

    “娘,”燕莲看到家里的三个男人都是疲惫不堪的,就蹙眉说:“这忙肯定要忙过去的,不然影响了晚稻,损失不少,咱们得给爹他们做些好的,给他们补补身子,”她不喜欢喝什么补药,是药三分毒,还是做补的吃食好。

    “好,”谢氏是最心疼的人了。

    一个是自家男人,一个是亲生儿子,还有一个是亲女婿,能不心疼吗?疼的她的心都纠结了。

    “阿占,别乱揉,破皮的话,更麻烦,”燕莲见方有占想要揉着肩膀,立刻出声提醒着。

    “用冷水敷敷,别乱动了,”燕秋一听,紧张的不行。

    “啊呀,你就别添乱了,”谢氏一见她挺个大肚子出来跟着瞎掺和,立刻紧张的道:“你都不知道自己双身子啊?都八个多月,就这段时间要生了,还进进出出的瞎忙,万一动了胎气,不是让人急死吗?”

    要是应燕秋也在这个时候生,估摸着所有人都得疯掉了。

    这抢手粮食,是怕雨。要是淋雨了,这粮食发芽,就白种了。种也是讲究时机的,雨天种,也是极其不利的,所以整个村的人都在抢种,抢收,为的是自家好,没有人偷懒的——不,其实是有人偷懒,只是燕莲不知道而已。

    “孩子很乖,不会的,”应燕秋摸着自己的肚子,笑眯眯的说道。

    因为北辰傲把北辰卿的眼眶给打肿了,所以呢,程风找到的所谓的北辰傲的儿子也得延迟见……。

    “娘,这事情是不是不妥啊!?”应燕荷从原先的期待到后来的焦躁,到现在的不耐烦,心里举棋不定,尤其是看到那个孩子,心里就忍不住的窝火。

    杜氏心里也是一样的,但为了这件事,她拼了全力,所以摇摇头拒绝这样的答案。

    “估摸着是有事耽搁了,否则的话,怎么会好好的找到这里呢?”杜氏给自己鼓气,也让应燕荷坚持去。“这孩子看到你跟老鼠看到猫似的,这样可不行。要是被人家怀疑的话,咱们的计划就得落空,”

    “啪!”应燕荷不耐的伸手打了孩子一,皱起眉头不悦的道:“他成天惦记自家爹娘,我对他好有什么用?这没良心的东西,要不是还用的到他,该一棍子打死你,”那语气,阴狠绝辣,哪里是一个姑娘该说的。

    “呜呜……,”孩子唉了一记,不敢大声哭,就捂着嘴闷声哭,看着别提有多可怜了。

    “得了,你要不靠他,你想靠谁呢?”杜氏拦着她怒视了一眼,警告说:“别把事情给我搞砸了,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养她一辈子,疼着,捧在,最后给自己来那么一出,要是在搞砸了这一次,就让她滚出去,反正留着一点用都没有。

    “我知道了,”应燕莲缩了一,不悦的应了一声。

    “去给你爹做饭去,”杜氏现在看应燕荷不舒服,也不管应祥德会不会苦死,反正她觉得日子没有盼头了,就什么都无所谓了。

    “噢,”应燕荷不敢不答应,自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大哥成了废人,成天关在家里,对什么都不管不问的,阴森森的可怕。

    比起古泉村的忙碌,方家村跟溪坑村的忙碌就显得有些萧条了。不过,因着是开始,所以第一次的粮食还是不错的,不过再好,也比不过古泉村。

    燕莲是不会把多少的数目公之于众的。她老早就跟北辰傲商议好了,早在收成的几天之前,让人来古泉村,住在程林等人住过的地方,凡是家里粮食称好的,就拉走,不要让人算计出有多少的粮食。

    今年雨水稳当,粮食肯定收成好。

    一连忙了十几天,古泉村村里的男人都消瘦了一圈,个个都皮肤黝黑的发亮,肩膀还是磨破了,可众人高兴,那是丰收的喜悦。

    “只要明儿个插完秧了,就能舒服的休息几天,”应翔安坐在椅子上,揉着自己疲惫的双腿,兴奋的道

    “这收成啊,还真的是好,”谢氏也是心有感触的说。

    “外公,实儿给你扇扇,”实儿拿来了扇子,冲着应翔安扇起了丝丝的凉风。

    “实儿真好,”应翔安感受着,嘴角带着夸赞。

    “实儿乖,把扇子给外婆,等会你的小胳膊酸了,可得疼了,”谢氏不忍心,接过他小手递来的扇子,笑着夸赞道:“咱家实儿长大了,知道心疼人了!”

    “二婶,二婶,”突然的,陶子大惊失色的声音响起,让众人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怎么了?”谢氏慌张的站起来,不安的问道。

    “五儿要生了,麻烦你去帮帮我娘,我娘一个人忙不过来,”陶子焦躁的说道。

    “怎么要生了呢?”于奶奶跟在后面纳闷的问道:“该是秋儿先才是啊!?”

    “五儿的娘家出事了,她兄弟来说,一个激动就动了胎气,”陶子赶紧解释着。

    “我跟你一块儿去,生孩子,得多烧热水,”于奶奶跟着谢氏道。

    “成,”谢氏不放心的看了燕秋一眼说:“你别胡思乱想,燕莲,家里就交给你了,”

    “好,你们去吧,”燕莲可不想去看,那血腥味,会让她难受的。

    这个年代,女人生孩子,那就是以命换命啊!

    应翔安等人吃了午饭,休息了一阵,还得地。燕莲则烧了桃浆晾凉了,挑着担子往地里去,好给他们解解渴……。

    “你看吧,没福气的,注定得苦死,”走在路上,燕莲不经意的听到一声嘲弄,定晴看去,看到的是胖婶跟几个妇人站在路边冲着什么人嘲弄着,就皱了一眉头,然后挑着担子往前走去。

    这几个妇人都在往偷懒的方向去,那证明自己猜测到的已经在变化了。

    ~~~~~~~~~~~·

    吃饱了,开工。求收藏求收藏,昨儿一子多出好多啊!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