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傲的忙,是别人看不见的,他要部署的是京城暗中的力量,跟北辰卿明晃晃的露在别人面前是不一样的,两兄弟,一个在暗,一个在明,配合的天衣无缝。

    北辰傲忙,但把程风等五人彻底的忽略了。以前有什么事都会吩咐他们去办,如今是亲力亲为都不需要他们,就把他们晾在了战王府,弄的他们心里急的不得了。

    “主子是生气了,”程风想起了自己干的蠢事,是恨不得一头撞死。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杜氏会这么糊弄自己,这孩子能装的了假吗?就算是亲生的,人家也要滴血认亲,不可能就这么贸贸然的认的。

    人家傻,把他也当了一回傻子,弄的他是有冤无处诉。

    “肯定的,”程林等人这会儿是真的生气了,谁能知道,那小家伙真的是小主子,还是主子的亲儿子……这战王府里,最为高兴的,大概就是管家了。

    “你们说,主子不理咱们,咱们去求主母,主母会不会原谅我们啊!?”程云是最不愿意离开古泉村的,得罪主子不说,现在还落得不讨好,被主子嫌弃了。

    到现在,主子都没有收回他们的卖身契,估摸着不是不忙,而是压根儿认同了主母的意思,不想要回。

    这样一来,他们留在这里不是,不留在这里更不是。

    “不好说……,”程雷闷闷的说道:“我去接主母的时候,主母那神情……瞧着渗人!”

    燕莲喊冤:她那是鄙视的眼神好不好,谁让他该忠诚的时候不忠诚,该不忠诚的时候却死死的咬着,什么都不泄露,害的她脑心挠肺的过了一夜。

    “要不……咱们去试试?”程木试探的问道。

    “去试试吧?听管家说,主母如今在城外请了许多的人在干活呢,咱们将功折罪,去帮帮忙也好嘛?”他们会武功的,就是有一身的力气。

    这句话,说的众人心动,自然就结伴往外走,把管家看的直摇头,嘴里坏坏的嘟囔着:“主母是哪种好说话的人吗?”也许,唯有管家的眼神最毒,知道主子喜欢上的女人是什么样的。若真的是那种娇柔没性子的,能入的了主子的眼吗?

    管家好像猜中了什么结果,但也坏心的没有去提醒。

    这件事,确实是他们错了。

    主子,只有一人,可他们却自以为是的做那么多的事,活该有这样的结果。

    “点火……,”半月的时间,已经让燕莲仔仔细细的排查了所有的隐患,知道不会再引来大火之后,就大手一挥,大声的喊道。

    顿时,被安排在各个要点的人都把举起的火把扔进了荒地里,因着天热,大火“蹭”一冒了出来,顿时,照亮了所有人。

    众人看着那大火,都在议论纷纷的,唯有燕莲望着那大火,眼中闪烁的光芒,能把人给融化了,比那大火更灼热。

    当程林等人骑马赶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这一场大火,也看到了站在一群人当中却很轻易被人认出来的应燕莲,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个女人,相当的不简单。

    “你们注意各个角落,千万不要让火苗蹿出来,知道吗?”要是引火上山,那玩笑,可就大了。

    “是,”这些人是梅以鸿借给她的,对她也是相当的尊重,她用的很是放心。

    “主母,”看到应燕莲出来之后,五人马,跪在她的面前,抱拳望着她,一脸的愧疚。

    燕莲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径自从他们的面前走过,上了马车,由着马夫驾车离去,留跪地的五个人,傻傻的面面相觑。

    “跟上去,”饶是高傲的程林,这会儿也不得不咬牙说道。

    几个人默契的起身,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眼神,翻身上马,追着马车而去。

    “应娘子,那几个人跟在后面,”马夫自然不是应文杰了,人家要当新郎官了,燕莲再要让他当马夫,不要说他了,连自己都不能答应了。

    “让他们跟着吧,”燕莲连眉头都没有挑一,对她来说,他们就是几个陌生人,引不起她心里的任何的情绪。

    燕莲是要回古泉村去,因为她知道这烧地的事,还得好几天。再说了,那里离京城不远,这干事是一回事,放火烧地又是另外一回事,她可不想当猴子似的被很多人观摩,所以才早早的离开。

    马车到了应家门口,实儿一听到外面的声音,一子就从里面窜了出来,还不等燕莲马车,糯糯的声音就响起了。

    “娘,”当燕莲掀开马车帘子,看到了仰着头,萌萌的叫着自己的实儿后,心刹那间就融化了。

    “臭小子,是不是又使坏了?”燕莲了马车,接住了扑进自己怀里的儿子,抱着他拎了一圈,蹭着他的鼻子笑眯眯的问道。

    有人说,儿子像娘,女儿像爹,那是福气。实儿长的跟燕莲很像,粗粗的看的时候,连嘴角的笑容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可是,细细看的时候,却又觉得他像北辰傲,因为他眉宇之间的那种气度,跟北辰傲一模一样。

    之前别人不知道,只觉得实儿是跟北辰傲一起久了,才会长的有点像他了。可是,当知道他们是亲父子的时候,才知道,那才是真正从血脉上相连的。

    “我哪里有?”实儿不满的抗议着。

    “还说没有呢,跟冬生两人,把果儿弄的喉咙都哭哑了,”谢氏跟在后面,训着怒道。

    要忙着应文杰的大事,所以家里的人都忙碌着,要把家里所有地方都挂上红绸布,这办的喜酒,总要比定亲的时候更热闹才是,所以忙的都快脚不沾地了。

    燕秋满月之后,自然也跟着帮忙,孩子又不会翻身,喂饱了躺着就是。

    可这两小子,偏偏去逗弄孩子,把孩子给哭的别提多委屈了。

    “怎么回事?”燕莲眉目沉,不悦的问道。

    实儿瘪瘪嘴,有些委屈的说:“我跟冬生哥哥没有欺负果儿,是……是我们不愿意陪着她玩,她才哭的,”

    燕莲一听,顿时就知道事情怎么回事了。这家里大人忙,就让两孩子看着……男孩子毕竟不一样,难免调皮一些,你让他们在里照顾孩子,这不是禁锢着他们吗?大概就这样,两人才偷跑了,才弄的果儿哭了也没人知道。

    “娘,还是让燕秋别顾着忙了,她的身子才出的月子,不能太累的,还是照顾孩子要紧,”自家孩子,燕莲总归要护的。“实儿跟冬生都是男娃子,能坐的住吗?”

    “得了吧,你就护着,这看书的时候,坐一天都不觉得累,让他们看会孩子,跟屁股上长刺似的,”谢氏也没真的责怪实儿,只是佯装的愤怒而已。

    燕莲伸手摸摸实儿的额头,认真的告诉他说:“你答应了外婆的事情,若是做不到,就一定要告诉她……果儿妹妹还小,根本不懂的什么危险的,要是出了事,姨姨跟姨丈不是要哭死?你忍心看到他们伤心吗?”

    实儿眨眨眼,最后瘪瘪嘴说:“是实儿错了,”

    “知错就好,次不可再犯了,知道吗?”燕莲抱着他亲了一才说道。

    “嗯!”虚心承认错误的实儿有些蔫吧的点点头。

    “主母,”程林等人早就到了,骑马要是赶不上马车,那真的是丢脸丢大发了。可是,主母在盛怒之中,谁也不敢上前,这会儿见事情解决了,才出声喊着的。

    “他们是……?”听到声音,谢氏转身,看到了直接跪在地上的五个人,顿时沉默无语了。

    这几个人做的事情,整个应家的人都知道,所以谢氏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阴沉,还隐约的透露出一丝的敌意,看的程林等人颇不是滋味。

    当初他们几人刚到应家的时候,应家人对他们的敬意跟客气,是放在脸上的,他们除了在应家看着,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他们也不许他们做事情。

    或许,是因为应家人骨子里的那种卑微,才让他们轻视了这些人,却不曾想到,就算是最卑微的人,也有骨血,也有尊严,谋害了他们最为亲密的人,管你是天皇老子,你一样是敌人。

    “娘,进吧!”燕莲抱着实儿,抓了谢氏的手,很平静的进。

    “可他们……?”这大大咧咧的跪在门口,不好看啊!

    “别管,”他们自己要跪,关她何事?

    “砰!”结结实实的关门声,让五人的心,拔凉拔凉的。

    这几个人跪着,很快就引来了古泉村人的好奇,当初他们来的时候,是带着剑跟刀子的,后来怎么就离开了,村民是不知道,但这一次,大伙却都看着,因为人家跪着,好像在求什么似的,这热闹,可是千年等一回啊!

    “他们这是要做什么呢?怎么翔安家里大门紧闭,他们又跪在要干什么?”有长者好奇的问着,可没有人回答。

    这门口围聚的人越来越多,议论也精彩,好奇猜测的越发的离谱,竟然有说他们看中了谁谁,弄的程林等人紧握拳头,差点暴走。

    ~~~~~~~~~~~~

    更新迟了,抱歉,懒懒去纠结另外三千字去……滚走!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