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话,就算是压低了声音,也被暗处的暗卫听进去。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站,百度请搜索

    “她的胆子还着是肥,”这是暗卫甲的感慨。

    “是啊!”暗卫乙表示赞同。

    谁敢这么大咧咧的说这样的话呢?这要是被皇上知道了,那是妄议朝廷大事,是得杀头的。

    燕莲的一番话,在北辰傲的心头重重的砸了一,心里的震撼久久的没有平息……。

    “谁?”就在燕莲想问他这么傻傻的了,北辰傲突然厉喝一声,随意的身子也变得紧绷,隐约中还带着凌厉的攻击气势。“出来!”

    燕莲站在他的身边,也有些紧张,她可不会高傲的觉得自己那三脚猫的功夫能成为高手,那简直就是花拳绣腿。

    “是我,”出来的,是应仁。

    “应仁,你干嘛偷听?”燕莲一见是他,松口气,不满的抱怨道。

    应仁没有回答,北辰傲也没有回答,两个人就跟敌人似的,对视着,谁也不肯挪动视线……。

    “你是谁?”应仁率先挪开目光并出声问道。

    “北辰傲,”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没什么好隐瞒的。

    “什么身份?”不知不觉种,应仁忘记了燕莲所说的收敛自己气息的事情,隐约的露出了上位者的那种气息。那不是有钱就能培养的,是天生从骨子里出来的,让人忽略不掉。

    “呵呵,这个,该是本王问你才对,”这个是燕莲第一次见到北辰傲自称为王,而那气势,跟自己看到的,完全不同。

    这个男人……藏的也深啊!

    “本王?”应仁诧异,“秦国王族之姓皆为轩辕,你姓北辰……你是异姓王?”

    “你对秦国王族之事,了解的到是通透,”北辰傲不诧异,那小子一露出身上的气息,他已经略微的猜测到他是什么身份了。

    “秦国的异姓王只有一个,”说道这里,应仁的语气就有些不对劲了。

    “他是战王,你是谁?”燕莲见北辰傲都自称本王了,就不打算隐瞒身份,所以直接挑明了说。可是,这会儿,她更好奇应仁的身份,这家伙,有一身的王八之气啊!

    “他该是海国使者要找的海国太子,”这会儿,北辰傲的态度跟方才戒备的时候完全不同,语气中,还带着一丝的戏谑,大概是觉得燕莲一出手买人,就买了那么重要的,有些不可思议。

    “什么?”这是燕莲有史以来,最为惊愕的一次。“太子?我竟然买了太子?这不可能?”她一直觉得,应仁该是根儿爹想救的人,身份应该是某个大户人家家里的长子嫡孙,被祸害了,或者是跟朝廷有关,但从没有想过,他就是那个带着弟妹逃走的太子。

    “事实在眼前!”北辰傲莞尔一笑,觉得失去理智的燕莲别提有多可爱了。

    “本王海国太子,海中擎!”十五岁的少年,表现出了一国太子的泱泱大风。

    这会儿,燕莲就算是不信也不行了。“你身边的护卫呢?不是说你们被亲卫护着逃离海国的吗?怎么就剩你们三个人了?”也因为这样,她才没有把他们往海国等人联系上。

    那是太子,一国太子,以后就是海国的皇上,一国之主,竟然卖身为奴,这开的玩笑,太大了。

    “亲卫里叛徒,引来了追兵……他们为了保护我们,都死了,”这辈子,他最最厌恶的,就是叛徒。

    父皇跟母后,也是被叛徒给害死的。

    “那你怎么跟根儿的爹爹相识的?”也是因为根儿的哪一出,她才想的更歪的。

    “根儿的父亲是江南船王,”海中擎见自己的身份已经明了,见他们也不会伤害自己,就坦然说道:“经常去往海国,我父皇喜欢微服私访,两人因此认识,成为莫逆之交……这一次,我跟我的皇妹皇弟能逃脱追杀,都是因为他的帮助……却也弄的根儿出事,”

    “江南船王?”燕莲双眼一亮,为威风的名字啊!

    “你历经千辛万苦的要进京,想做什么?”连自卖自身都做的出来,可见这个海国太子的隐忍跟坚韧了。

    海中擎见他问起了这个,愧疚也从脸上消失,一脸严峻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心里五味杂陈。他以为,自己在这里之后,心中的报仇梦想就消失了,却没有想到,这个买自己的妇人,竟然跟秦国神秘莫测的战王有那么一层关系,这着实叫人吃惊。

    “本太子希望秦国国君能帮本太子夺回海国,”海中擎直截了当的说道。

    “夺回?”北辰傲双眼一眯,嗤笑一声问道:“你拿什么让我国皇上帮你?”

    这场面,自己该不该回避呢?看着两个男人的对决,燕莲表示,很过瘾。这种感觉就跟前世商场大战似的,退一步,损失的可不是财产那么简单。

    “船,战船,”海中擎紧握拳头,用压抑的语气道:“只要秦国皇上答应帮本太子,本太子就把海国的造船技术完完全全的送上,并帮秦国把海国的船队打掉……,”造船技术,那是海国的国宝,是海国最为重要的。

    可是现在,自己作为太子,却要双手奉上,那种心情,不是谁都能明白的。

    “此话当真?”北辰傲惊讶的望着他,出声问道。

    “当真!”海中擎握着拳头,咬牙道:“交出造船技术,还能保我海国平安,否则夜郎自大的贼子以为海国海军所向无敌,野心越来越大,最后,只会落得海国灭亡!”这也是当初太上皇为何不把皇位传给更为突出的皇叔的原因。

    善战,有时候,并不是好事。

    相反的,父皇守旧,别国忌讳海国的海军,海国,一向相安无事。

    可现在,他必须要为海国百姓着想,这也是父皇唯一的心愿——只要海国还在,失去的,都能找的回来。

    燕莲显得诧异,没想到这海中擎有这样的想法,当真让人不敢小觑了这海国。也难怪一个小小的海国,能屹立在多国之中平安无事。

    国不在小,而在于它有它强壮的地方。

    秦国大,可没粮,没兵,没银子,什么都没有,难怪总是忍气吞声……。

    “本王不但要海国的造船技术,更要海国的臣服,”北辰傲不是吃素的,有那么好的事情上门,总不会白白浪费的。

    “战王,别得寸进尺,”海中擎一听到他这样的条件,立刻脸色变得阴沉,冷哼一声道:“若没有本太子的造船技术,秦国被海国逼迫,也不是好解决的,难不成……秦国真的打算送个皇子去海国?”

    啧啧,这两人,相当的彪悍啊!燕莲看的有滋有味,觉得这样的事情,自己完全插不上手,就当看热闹了。

    “秦国地大物博,一个小小的海国,一次会输,两次三次之后呢?”北辰傲的语气里,完全是不屑的。

    “本太子只出造船技术……,”海中擎依旧坚持。

    “太子若是不答应,本王是不是该去告诉海国使者,海国的太子皇子公主的都在这里呢?”北辰傲相当腹黑的威胁着。

    “哼,本太子不怕死,怕的就是秦国以后成为别国宰割之物!”能当上太子,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自然不会被北辰傲几句威胁的话弄的投降。

    看着两个人各有坚持,可各有缺点,谁也拿不谁,都让燕莲瞧的想睡了,就看着他们嘟囔道:“好奇怪啊,北辰傲,你干嘛一定要臣服呢?跟海国交好,不更好吗?大不了,让海中擎跟皇上签个契约,只要帮着他夺回皇位,以后海国跟秦国几年之内只有贸易往来,没有战争,这不是两国都好吗?海中擎,话说,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个臣服吗?你就真不想给你父皇母后报仇?都不知道你们这两个在执拗什么,看着真没劲,我去睡了,你们继续……,”说完,看都不看他们的反应,径自楼了。

    而那两个被批评的男人则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好一会儿,才面面相觑的对视着,最后,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抹笑容,好像在无意中,两人达成了什么协议。

    “她……真的只是一个农妇?”这等见解,这等洒脱,连知道自己是太子的身份,还直接连名带姓的喊着,一点都不客气——这是农妇吗?

    “是,”北辰傲知道他震惊,其实,他心里也很震惊啊!

    几年内两国只有贸易往来,没有战争,这是多么诱惑人的事情,他相信,就连皇上听了,也会心动的。

    秦国,是目前为止,最最不适合打仗的。

    就算争取几年,对秦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更何况,还有了海国的造船技术,以后,秦国只会越来越强。

    见他回答的毫不迟疑,海中擎又愣了一,接着暧昧的问道:“她……真的是你的女人?”

    “你问的太多了,”北辰傲斜睨了他一眼,觉得海国太子有点八卦,但最后还是多加了一句,“她是我孩子的亲娘,”也是本王唯一的女人。

    “好奇怪……,”的组合。

    ~~~~~~~~~~~

    睡觉,明天早点更新……。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