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傲是来的快,去的也快,让燕莲是心里忍不住的叹息,觉得自己就像是养在外面的小三儿,他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一点压力都没有啊!

    人走了,可事情还得办。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针对人家想要城外的那块自己收拾好的地,燕莲决定抱大腿。抱谁的呢?梅家不行,梅以鸿已经帮了很多,再要他出手,那什么还给人家?

    欠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只是,她才这么想着,梅以鸿就自动送上门了。

    “京城外那边的地,就这么空着?”梅以鸿少见的开门见山,把燕莲吓了一跳。

    “才不会,人家盯着,我放着不管,也是输的,”燕莲咬唇说道。

    “那要怎么做?”梅以鸿问的认真,“要不,我派梅家的人围着,保护那里?”这算是最直接的法子了。

    燕莲对于他的脑子能想到这样的法子,已经觉得了不起了。可这么一来,就把梅家给牵扯进去了,那自己就更加隐忍窥视了。

    “不行,这么一来,阵仗更大,不吸引更多人吗?”燕莲直接否决了。“你放心,这件事,我已经让人打探了,再过几天就有眉目了。对了,你好好的怎么就想到这件事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都歇了几天,他才来,不怪才怪。

    梅以鸿一听到她问这个,就有些不快的说:“我得回北方去了,”

    “回北方?”燕莲一愣,震惊问道:“又得打仗了吗?”这到处都是打仗,可不带这么玩的。

    “海国蠢蠢欲动,北方也不安稳,”说起打仗的事,梅以鸿的神情就变了,完全没有那种木木呆呆的样子。“若是能一并解决了北方的事情,那就好了!”

    “一打仗,就是劳民伤财,怎么都不是好事,”这还是人家来骚扰的,不是你要开辟疆土,那种感觉,只能是烦躁。“这晋国的人如此好战,就没有一点法子解决?”

    “晋国人心狠手辣,对别人如此,对自己也是如此……每个晋国国王都很好战,而且手段还狠狠,这北方的战事,年年都有,已经成了秦国最为头痛的一件事了!”梅以鸿说的自然,完全不觉得这样的事是不能说与百姓听的。

    这要是被胆小怕事的人听到,一传出去,引来的后果可是无法说明的。

    “就不能一举拿吗?”燕莲望着他,觉得他也挺可怜的,有个当将军的父亲,就被逼着上战场。想着他第一次杀人,肯定也是不敢的,只是后来多了,为了活命,也就麻木了。

    想想京城那些悠闲自在的权贵少爷们,燕莲觉得梅老将军还真的挺狠的。

    “对北方的地势,僵持多年,两军都熟悉,所以两边都没有办法一举拿,就得这么搅着,”这也是迄今为止,最最让人头痛的。

    “让战王出马呢?”这个也是燕莲心里好奇的。

    “也不行,”梅以鸿对战王心生佩服,但是该说的,他还是不藏着掖着。“战王对北边的战事不了解,去了,开始也是吃亏的。如今,秦国跟晋国都僵持在北边,要是海国在来搅和,就吃不准会怎么样了!”

    “所以你要先回北方?”他也是一员大将。

    “是,”梅以鸿有些不放心的说:“北辰傲如今不在京城,你这边要是出事,也没有个人帮你,我不放心!”

    “放心吧,我会解决的,只要查明了谁觊觎我的地,这件事,好办!”她老早就托了管家去办了,就等着消息再想办法了。

    梅以鸿神伤了。他心里在乎的,她居然是那么不在乎的,在燕莲的劝说之,他伤心的离开了古泉村,在第二天,离开京城,远赴北方。

    主母的吩咐,管家是不敢怠慢了。他立刻安排人调查,得出的结果却大呼燕莲的意料之外。

    这强买强卖的不只是一家,只不过手较快的是岳家,那也是不好轻易得罪的,说是宫里最受宠的贵妃娘娘就出自岳家,还未皇上诞了一个皇子,一个公主,身份尊贵着。而且,那岳家本身也不好惹。

    是以文出家,骨子里清高的很。但不管如何的清高,一大家子的人,总要过活吧,于是,岳家就出了个经商的三少爷,也就是哪天燕莲见到的薄情男子。

    这三少爷不是嫡出的,但因为事事拔尖,很得老太爷的喜欢,也因此格外露脸。因不是嫡出的,就没有走仕途,发到给了岳家另外长脸的时候。

    岳家三少爷虽然比不得北辰傲,但也有一番的手段,甚至拿捏住了岳家的众人,过得比长子都要嚣张。

    这样的男人,骨子里该是冷血的!这个是燕莲的评价,不是她有偏见,而是那个男人给自己的第一个感觉,真正的是不好,好像那块地,本该就是他的似的,嚣张的让人想痛扁他一顿。

    或许是因为北辰傲没有插手,他又觉得这地有很大的利用价值,又被自己用那么便宜的价格买,所以眼红的想插手了。

    不过,岳三少这一次肯定得后悔,北辰傲不在,还有个战王府呢。

    “管家,你能给我找人来吗?让人不知道底细的,”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很容易被人查到,但是,只要有神秘的势力存在,岳少爷也得掂量一,不是吗?

    “这个得从外面调进来,”京里的人,就算是伙计,也会被人调查的一清二楚的。

    外面,“要多久?”

    “三天,”管家衡量了一后说道。

    “那就三天,”只要没有细作就行。“这梅以鸿离开的时候,把原先帮我的那些人留了,可以请来帮忙,至于做饭的,还是用古泉村的,她们也习惯,其余的,就从外面调进来,就算有人来找麻烦,那就硬碰硬的来,”岳家有实力,战王府没有吗?

    抢人家的东西,是得付出代价的。

    三天后,果然有一批批的人来报到,燕莲没有急着让人先干活,而是让人现在最里边跟最外面盖起了最简易的,能遮风挡雨的子,让那些人不必进京,就直接住了。

    管家给找来的人,还真的不是小瞧的,个个都是有些本事的,各种各样的都有,看的燕莲直笑的合不拢嘴。

    只是,燕莲想的太美好了,子还没盖好,这淅淅沥沥的雨就开始了。这只是小雨,燕莲并不在乎,但是,每天早上不,一到午就,一直到后半夜,又给你放晴,这样的天,根本干不了什么活。

    而且,已经到了十月,天气也冷了,这淅淅沥沥的雨,更让人觉得哆哆嗦嗦的。

    “干不了别的活,就挖水库,”她一早就想好了的,老天给脸,她就办着。

    那些都是战王府的管家安排的,应该是属于自己人,所以很听应燕莲的话。这人多,力量大,燕莲怎么要求,他们就怎么办,让燕莲是别提多高兴了。

    大雨中,齐声的吆喝,让众人并不觉得寒冷,反倒是热火朝天的,很多人都穿了短袖。燕莲站在马车上,打着雨伞,这心情看的都热乎起来了。

    “姐……,”就在燕莲准备回古泉村的时候,一道京城的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回头一看,竟然是应文杰,大雨滂沱的,他就打了把伞,这个时候,早就淋湿了。

    “出什么事了?”燕莲知道自己在这里,有那么多人,应家是不会让他出来找自己的。“快,快进马车,整个人都湿了,要生病的,”

    应文杰也不做作,直接跳上了马车,两姐弟一块儿收了雨伞,交给了外面的马夫,然后进马车里避雨。

    “姐,不好了,方伯受伤了,阿占去了方家村,四婶也去了,”应文杰还没喘口气,就惊慌说道。

    “怎么受伤的?四婶去方家村做什么?”怎么她还是联系不上呢?

    “方家村跟溪坑村都乱了,”应文杰喘口气说:“娘让我找你,让你带些人去把方伯给抬回来,免得出了乱子,打起来,什么都顾不上,出人命!”

    果然,还是乱了!燕莲这一是完全的明白了,这应该是买地跟种地起了矛盾,所以才会引发动手事件的。

    “你怎么就让阿占一个人回去啊!?要是万一出事,可怎么办?”燕莲怒斥着,这事情办的,一点都不好。

    “没有,应大他们三个陪着去的,娘让我赶紧来说一声,”应文杰赶紧解释。

    一听说应大三人跟着去了,燕莲心里才松懈了一,然后赶紧找了几个会拳脚功夫的,让他们骑马跟着自己,一起往方家村去。

    这些人来的时候,大多是骑马而来的。这马是好东西,可不能白瞎了,所以燕莲让人好生的照料着,吃的都是最好的,这些马儿都很强健。

    一路上,马车快,燕莲心里不安宁,却紧抿着嘴巴,一言不发,想着方家村到底会什么个什么样的情况。

    连方伯这样的只埋头苦干的人都会被牵连进去,事情,肯定很大。

    还没到方家村呢,那空气中隐约弥漫着的血腥味,让人听了,有些恶心。

    ~~~~~~~~~~~~~

    更新完毕,明日早更,求月票,求打赏,求收藏……。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