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慢慢的小了,终于能让众人喘口气了。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站,百度请搜索15.1看書網

    “本少爷又不吃了你,你怕什么?”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难缠。

    “无功不受禄,这好端端的得了好处,心里肯定得难安的,”燕莲扫了一眼方家村的人,对着岳三少戏谑问道:“也不知道今天岳三少发的是哪门子的火,把村民都折腾成这样,不会是那些地有什么问题吧!?”

    有什么问题,人家早就说了,她怎么一问,是想看看岳三少是怎么回答的。

    “瞧应娘子开的玩笑,谁不知道古泉村的地是每年收成最好的,个个吃的饱……相信这方家村的地到了应娘子的手里,也能收获好的,不是吗?”岳三少是有意的刺激着,才捧高了应燕莲。

    可惜,岳三少在商场上玩的时候,人家应燕莲已经活第二世了。

    这做生意,最最忌讳的,燕莲是不会傻的去犯的。

    “岳三少这话可真有意思,有银子在手,过惯了伸手白要银子的日子,这方家村的地到了我的手里,要谁去种呢?难道我一个人,能吞的这么大一个大饼?岳三少还是别开玩笑了,这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强买强卖什么的,最是不要脸了。

    “你是当真不卖?”脸,阴沉,眼神,冷酷。

    谁卖,你才卖呢,你那是抢,好不好?燕莲在心里翻个白眼,然后扬起淡淡的笑容,冲着岳三少说:“我敢换地,就怕岳三少不敢要呢!”

    “没有我岳三少不敢要的!”这女人是看不起他?

    “是吗?”燕莲嘴角扬起一抹坏坏的笑容,瞅着后边跟着自己的人说道:“你家主子的生意,他能吃的吗?”

    那几个人是战王府出来的,支持的定然是战王了。燕莲的话一问出来,站在她后面的几个人都是一脸的不屑,而且还是红果果的摆在脸上,弄的岳三少是怒火膨胀,快要暴走了。

    “应燕莲,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凭你一个乡村妇,别以为靠着北辰傲,就能无所不能了,本少爷让你死,还不是动动小手的事情,”岳三少的眼里闪过阴狠跟杀气,大有把应燕莲留在这里的架势。

    “岳三少,”燕莲还没有开口呢,站在她身边的一个男子走了出来,一脸不屑的道:“凡是先斟酌一,京城里,不是岳家独大的。人家把你岳家看在眼里,我家主子可不把岳家看在眼里,敢动应娘子,就拿整个岳家来陪葬,我家主子有这个实力!”

    刚才是话语里的威胁,如今,是红果果的威胁,还真是嚣张啊!

    “你家主子是谁?”人家不怕他,不是装的,是真的不怕,这个让岳三少有了一点忌讳。

    “你没资格知道!”真不是一点点的嚣张。

    “……,”这是逼疯人的节奏。

    “岳三少,这方家村的村民就算是造反,也轮不到你来处置,你这么要打要杀的,是不把王法看在眼里了?”无视王法代表着什么?连百姓都知道那是什么结果!

    “滚,方家村的地,本少爷全部收回,你们不种,自有人种,”吃瘪吃的狠了,又不敢太放肆了,想着应燕莲的背后铁定是有自己不知道的靠山,就怒吼一声,让那些色色发抖的村民离开,自己生着闷气,快吐血了。

    “你们各带一个,留一匹马给我,”两个一匹马,刚好多出一匹来。

    潇洒的上马,燕莲也不顾那微微的毛毛细雨,看着麻木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的方家村村民,再扫了一眼愤怒的岳三少,嘴角扬起一抹绝美的笑容,丢了别有深意的几句话。

    “地是岳三少的不假,可村子是方家村的,呵呵,还真是有些意思呢!”说完之后,不等人家发问,她就策马离去,别有一番英姿飒爽。

    “她这是什么意思?”岳三少阴狠的问道。

    “小的不知,”中年人低着头,瑟缩的回答着。

    “没用的东西,滚!”岳三少是第一次踢到这么大的铁板,只能愤怒的发泄着怒气,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马儿快往京城奔去,燕莲心里牵动着方氏的伤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等到他们感到医馆的时候,应文杰正无措的走来走去的,满脸焦急。

    “文杰,四婶怎么样了?”他们村子里的人,只要是由着他们家送来的,都会送到这一家医馆的。

    “姐,”无措的应文杰在看到燕莲之后,犹如见到了救星,有些不知道怎么说的好,紧张的结结巴巴的,连话也说不完整。“四婶……四婶……药,要抓药,”

    “怎么回事?”燕莲见他惊喜加紧张,抓着他的手臂厉声问道:“四婶伤的到底怎么样了?”

    “姐,四婶有孕了,有孩子了?”被这么用力一喝,应文杰惊喜的喊着,终于把心里憋着的喜悦给说了出来。

    天知道,当他从大夫的口里得知四婶有孕的消息时,是怎么样复杂的心情。

    他当然清楚,这四婶肚子里的孩子代表了什么,那是四叔跟四婶的希望。虽然他们都不说,可看到果儿时,眼里闪烁的羡慕光芒是怎么都遮掩不住的。就算是个姑娘,四叔四婶都高兴,那也是他们的孩子,燕琴就能有个伴了。

    他是急着想把这个消息送回古泉村去,可不放心四婶,就在这里走来走去的。

    “是吗?”燕莲高兴,然后让大夫先给方伯看伤,再吩咐跟着来的人帮忙照顾一,她要去看看四婶。“四婶的伤,要紧吗?”

    “划破了皮,流了很多的血,大夫给止血了,说是得补血,”应文杰紧跟在后面解释着,“姐,四婶的衣服都湿透了,我方才去买了一套衣服,正让医馆里面的嬷嬷给换着,还不知道换好了没有,”

    “走,去看看,”燕莲急切的想知道四婶的情况,脚步也加快了,完全不顾自己身上的潮湿……。

    他们过去的时候,给方氏换衣服的嬷嬷刚好出来。

    “四婶,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燕莲关切的问道。

    方氏是知道自己有了身孕,这会儿还云里雾里的,完全不敢置信。燕莲进去的时候,她摸着肚子,好半天都没有反应呢。

    “这怎么说有就有了?”方氏显得有些不敢置信,傻傻的看着燕莲问道。

    “噗嗤,”看到方氏惊愕的样子,燕莲忍不住笑着说:“这不是说有就有了,难道还藏着掖着啊!?”这话,太有意思了。

    “我都不盼希望了,他就偏偏来了,真叫我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方氏有些无措的说。

    “什么怎么办?那是你跟四叔盼了多少年的孩子,得好好的养着,”燕莲明白她的心思,不抱任何希望的东西,突然就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怎么能不激动,不高兴呢。那可是不论花多少的银子都得不到的。“文杰,你先回村接了四叔来,四婶流血过多,不宜搬动,就先在医馆里安养几天,让大夫给开些补血的,好好补补,”

    “好咧!”应文杰老早就想做这件事了,一听到这个吩咐,立刻朗声回答着,转身出门。

    方伯的伤并不严重,反倒是应大为了护住方有占,后背被打的红肿都流血了。燕莲让大夫给他们上最好的药,多少银子……她要岳三少付。

    伤了她的人,她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后来,听方氏跟方有占说,燕莲才知道,岳三少得知冬小麦全部泡水,方家村的人甚至连救护都没有,那是真的震怒,才准备警告警告方家村的村民的。可惜,警告不成,跟村民发生了冲突,好些人受伤了,才让她闻到了那丝雨水都冲刷不掉的血腥味。

    那些人都被安置在里,所以燕莲没有看到。岳三少震怒,教训众人,就让没有受伤的,包括孩子都留在雨里,才让燕莲看到了那一幕。

    古泉村的应家人都很着急方有占跟方氏,但又怕不是方家村的人,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就个个焦急的等着……等见到应文杰回来,说方氏怀孕并受了伤,正在医馆里,应翔安差点脚打滑,摔去……。

    这原本是大喜事的事,因为方氏的受伤,牵动了大家的心。

    谢氏原本要去的,但被应文杰拒绝了,说是大姐在那边,可以照料四婶。若是娘在去了,家里没人,只有于奶奶一个,还有那么多的孩子,大姐不放心。这样,谢氏才没有去,却让应翔安带了好些东西,有盖的被子,有穿的衣服,甚至准备了银票,最后应祥林表示自己身上有,谢氏才作罢的。

    燕莲见方氏睡了之后,就借了医馆的笔墨纸砚,给岳三少写了一封信,把方氏的情况都说了一边,加了营养费,受惊费……等等,一共要他补偿一千两的银子,至于别的,拉拉杂杂的加起来,还有好几百一个,还写的理直气壮的,让人送到岳府去,交给岳三少,否则,她不介意把此事闹的更大一些。

    方氏有身孕,那就是楦头,相信岳三少不想自己命人伤了孕妇的事情传遍京城大街小巷的。

    ~~~~~~~~~~~~~

    接来,谁有孕呢?看小包子,求月票,求打赏!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