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燕莲是满心的以为,岳三少不想多事,肯定会给银子的,可是送信的人家去了之后回来说,岳三少让带了一句话:想银子想疯了呢!

    啧啧,这语气,听着,怎么就那么让人想揍她一顿呢?

    说实话,燕莲并不缺那点银子,相信的,方家村那些受伤的汉子估摸着也得不到赔偿,以后没有地种后,这日子,该如何呢?

    “呵呵,”想到了什么乐呵的事情,燕莲笑的极其的猥琐。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站,百度请搜索

    应祥林来了之后,看到方氏躺着,脸色苍白,心里是后悔不已,嘟囔着自己为什么不陪着一起去……这也怪不了他,原想着应大等人陪着,不会出事的,没想到岳三少连女人都的了手,简直跟畜生一个档次的。

    燕莲安抚了一后,把大夫的叮嘱都细细说了一遍,见应祥林带了银子,心里放心后,就带着方有占等人离开。

    这几个皮厚的,只是受了皮外伤,不碍的,回家之后休息几天就好了。反倒是方伯,年纪上来了,加之受到惊吓,人反倒蔫了。这样一来,方有占是更不会让他回到方家村的。

    “咳咳……,”捂着痒的难受的喉咙,燕莲表示自己痛苦。昨天淋雨之后,她跑动跑西的,根本没来得及换衣服,还是回来之后,谢氏察觉到她身上的潮湿,狠狠骂了她一顿,让她去换了身衣服,狠狠的灌了一碗姜茶……可最后,她还是感冒了。

    “只顾着别人,自己的身子就不要了?瞧你咳的,去床上躺着,”谢氏是心疼又生气,语气有些不善,但不难听出语气里的不舍。“文杰,把村里的大夫找来给你姐看看,熬点药给她喝喝,这一直咳去,也难受的很,”

    “好,”应文杰是后悔的,因为他昨天给四婶买了衣服换了,忘记给大姐换衣服,才还得她生病的。

    燕莲忍着喉咙的不适,伸手让大夫把脉,只不过……大夫,请问一,你那是什么表情?便秘了吗?

    把脉把了好一会儿了,这大夫的手还没离开不算,盯着燕莲的表情也极其的诡异,让谢氏的心是七上八的。

    “大夫,我……我家燕莲没事吧!?”不就是个伤风着凉吗?看大夫的表情,怎么那么凝重呢?

    大夫顶着便秘的脸看了谢氏一眼,又转回目光盯着燕莲,欲言又止的,也不知道要干嘛。

    “有什么你就说吧,”燕莲看出大夫是有话要说,就缩回了自己的手,淡定的说道。

    这大夫不会察觉出自己身体有什么毛病吧!?可她除了感冒之外,别的并没有觉得不舒服啊!

    “你……你……你有身孕了,”那大夫憋红了脸,压低声音嚷道。

    “什么?”不同于别人家的恼恨,这一家人的声音都是带喜悦的。

    “大夫,你说真的吗?”燕莲捂着自己的肚子,惊喜的问道。

    没有被骂,没有恶言向相,让大夫紧绷的心松了一,心里闪过一丝的狐疑,这应燕莲不是没有成亲吗?怎么怀有身孕后,那么高兴呢?

    诡异!

    但不管怎么说,人家这么问了,他还是得回答的。

    “是真的,不过胎儿还不是很稳,就一月上……这段时间,你不要劳累,也不要想太多,否则这孩子不好保住,”大夫细细的叮嘱着,最后被应家人送出门,应文杰跟着,是要去取药的。

    “你说说你,昨儿个还自己骑马,要是弄掉了肚子里的孩子,阿傲回来,看你怎么跟他交待,”谢氏想起昨儿的情景,就恨不得再狠狠地骂她几句。

    “娘,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想起昨天的事,燕莲也觉得后怕啊!

    这骑马,淋雨,什么事情她都做了,要是再把孩子给弄没了,她真的会后悔一辈子的。实儿虽然跟她亲,可那是原主生的——两辈子加起来,肚子里的孩子才是真正的跟她有血脉相连的,她怎么舍得不要他们呢。

    “知道不敢就好,”谢氏见她紧张肚子里的孩子,知道她是完全不知道,所以也没在说什么了。“我去给你做吃的,等会还得喝药呢!”

    燕莲有孕的事情,很快就被应家人知道了。燕秋抱着果儿跟实儿一起进来了。

    “娘,真的有小妹妹吗?”实儿盯着她的肚子,双眼眨也不眨一,别提多可爱了。

    “说不定是小弟弟呢,”燕莲逗趣道。

    “那他什么时候出来?”实儿歪着头好奇的问道。

    “姨姨生的果儿要多久,娘就得一样,”这孩子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没有心生嫌隙,那就好太多了。她还以为自己又得开导开导这个傲娇的小家伙呢。

    “还要那么久啊!?”实儿嘟着嘴,有些不快了。

    “呵呵……,”燕莲跟燕秋对视一望,忍不住的都笑了。

    “姐,”燕秋把果儿放在了床边,由着她伸着小手塞自己嘴巴里啃着,看着燕莲感激着说:“阿占让我告诉你,谢谢你救了他们父子,要不是你,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要是公公出事了,阿占肯定会后悔内疚一辈子的。他作为儿子,没有陪在父亲身边,这会是一辈子的痛。若是这种痛蔓延了,她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阿占过一辈子了。

    好在,大家都没事,大姐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好好的……一回想起这些事情,她都忍不住的后怕,打寒颤。

    “都是一家人,说的什么两家话呢?”燕莲轻斥了一句,心里却有些话没有说出来。她是觉得,四婶跟方伯会受伤,也不知道是不是岳三少针对自己做的,这要真的算起来,是自己对不起他们才是。“让方伯好好的养身子,方家村的事情就不要管了,”

    “这个自然,阿占看着,不会让公爹乱来的,”燕秋轻声道。

    “那就好,这人老了,总会想太多,你让阿占抱着果儿多陪陪方伯,看到孩子,他就不会乱想,对身体也有好处,”看到孩子,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嗯,”燕秋点点头,颇为赞同。

    若是燕莲有了身孕,所有的事情就过去了,那就错了。

    她被谢氏强制在家休养着,不许她出门,不许她这个,不许她那个,连打个喷嚏,都让她轻轻的,免得把孩子给打出来了。这么夸张,弄的燕莲是哭笑不得,却真正感受到谢氏对她的关心。

    她是不能出门,可不代表她的脑子也不行啊!

    她找来方有占,问他心里有没有怨恨。方有占是老实人,可以说,是一只干活,不愿意多惹是非,宁愿自己吃亏的老实人。但这个老实人,因为父亲受伤,因为方家村人的冷漠,引起了内心深处的不平。

    怨恨,怎么会没有呢?看到那么多人冷漠的看着父亲被打,方有占的心里是充满怒火的。

    有怨恨就好,燕莲告诉他一个解恨的法子……方有占听后,二话不说的去了方家村,谁也不知道他去那边做什么,反正等他回来的时候,脸上的阴霾不见了,充满了笑意。

    古泉村的村民都很忙,忙着排水,忙着挖坑……这秋雨淅淅沥沥的,不大又不停,惹人烦恼。好在,因为胖婶他们的场之后,村里的人都不敢懈怠了,就怕一次,会被赶出村的人是他们。

    也许,真的如燕莲说的,只要安心过日子,不怕苦,吃饱,穿暖,那是不成问题的。

    一年那么多的粮食,说实话,以前自己种地的时候,都没有那么多。现在,有麦粉,有粮食,这一年吃不完的,可以存一些,可以卖一些,家里还能吃到肉……以前,那是一年都吃不到的。

    跟古泉村的村民比起来,方家村显得安静极了。可是,越是安静,越是代表着有愤怒,有压抑,有仇恨……。

    果然,岳家派人来收拾地里冬小麦,想着能救的救回来,不能救的,全部改成种别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矛盾出现了。

    就如燕莲说的,地是岳家的没错,可村子是方家村的。想要去地里,行,你们自己过去,不要站到方家村的地界,我们把地卖给你了,可没把村子卖给你们。

    于是,两边对峙,方家村难得的全村同心,岳家,左右为难。

    听到这样的情况,燕莲养胎养的更为高兴了。

    让你赔点银子,你不肯,那就别怪我挖个坑在等着你。本来还想着给点提示,让他出点银子,也就把这件事略过了。可惜岳三少太自以为是,以为她是想银子想疯了,找他讹诈呢,那就别怪她不地道了。

    这方家村的人也怪,不担心以后的日子,竟然也这么的跟着闹腾,有的玩啊!

    燕莲有孕,出不了门,这城外那块地里的事情,就交给了应文杰。有什么事,让他回来,或者派个会骑马的来禀告一声……这应文杰羡慕人家会骑马,缠着人家要学,跌跌撞撞的,最后也学会了。

    这第一次骑马回来的时候,可把古泉村的人给惊动的,跟看西洋镜似的,别提多热闹了。

    ~~~~~~~~~~~~~

    今日更新完毕。懒懒都是凌晨更新一点,白天再更新,但都有一万字的。懒懒给力,亲们也给力呗!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