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燕莲的推波助澜,这溪坑村的人有样学样,最后跟方家村的人联手,把岳三少整的无比的惨。寻找最快更新站,请百度搜索15;1看書網

    有一种人是怎么说的。就如北辰傲的人说的,就算是方家村的村民要造反,也轮不到你岳三少来处置。着方家村的地是卖给你了,可人不是,你想要求他们做什么,有点难。人家不让你进村,你也没法子了。

    你不把地给人家种,就是逼的人家走投无路,要离乡背井去讨生活,这样的事,谁也愿意,所以两个村的人就摆出了跟岳家斗的局面,这岳家就算在京城里有不得了的势力,跟一群愚民斗,也得掂量一。

    人家是背井离乡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横竖就这么个结局,大不了豁出去,跟你斗到底。岳家别的不说,总过宫里还有个贵妃娘娘,这要真的杀人,屠村,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受宠的贵妃娘娘。

    于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两个村里的村民竟然赢了。

    岳三少还是吞不这口气,地是不会给村民种了,但是可以每月给他们村里多少的银子,让村里的人分,唯一的要求就是种地的时候不许捣乱,粮食收成之后,不许偷,否则的话,也别怪他不客气。

    有了银子,一切都好说。

    两边达成了协议,局面破了。

    只是,这对峙的对局破了,岳三少的损失可就惨重了。你想想,这雨一直,连带着有时候还有大风,这冬小麦早就泡在水里开始烂了,就是你再有钱,也救不回来了。

    因为燕莲的怀孕,这所有的事情都得停工,燕莲也不想费那个心思,就安心的养胎,甚至让人解散了,等过完年之后,再去计较城外那块地。

    应燕莲有孕,本就不想被人知道,所以极少的进出门,也叮嘱应家人不要说,反正除了要好的几家,别家人也极少的进他们家来。

    方氏在医馆里休养了几天就回来了,但脸色依旧苍白,应祥林是把她当宝贝似的捧在手心里,不许她出门,不许她动手,好多他不懂的,都来问谢氏,最后干脆借了王嫂去帮忙,让燕莲心里羡慕的很。

    眨眼,就到了十二月,燕莲的肚子都有三个月了,可是,北辰傲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谁也不知道他带着海中擎去江南到底怎么样了。

    燕莲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大,所以她不敢打探,也不敢去京城,连北方的战事如何,她都不敢轻易的开口打听,就怕有太多的消息是自己如法承受的。

    十二月,好多人家都开始准备送亲戚的礼物了。小户人家没那么多的讲究,所以都在准备打扫卫生,好迎接新年。

    “你们都当心一些,昨晚霜了,地上滑,摔了,可别说疼,”谢氏包着头,跟于奶奶,王嫂一起收拾子,应翔安则带着应大等人去收拾后院,准备养些鸡啊,鸭的,说是家里人多了,这样吃着方便。

    燕莲不喜那些味道,让他们把窝做的远些,所以他们就去后院挑位置去了。

    “实儿哥哥最坏了,”枫儿消瘦的脸庞经过应家的调养,恢复了白白嫩嫩的,那大大的睫毛衬着圆圆的小脸,加上燕莲特意为她扎的两根小辫子,绑上的蝴蝶结,一翘一翘的,别提多可爱了。“老欺负枫儿,”

    “谁让你笨笨的,”实儿嘴上这么说着,可还是靠近了枫儿,在她不小心蹭到的手心里摸了摸,小脸上也是满脸的心疼。

    看到这一幕,燕莲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有个儿媳妇了?为什么看着好有爱心的说!

    只是,枫儿是公主啊,这……还真的有些不合适。

    儿啊,为了你自己好,可千万不要动心,不然,你可有的哭,那是公主,咱们不能高攀的。

    燕莲是没有那种门户之见,只是她不想让儿子吃苦。这娶了公主,约束就多,生活就不自在了。

    (想的太多了,实儿过了年才七岁,就算是早熟,也没熟的那么快吧!?)

    “哒哒……,”马蹄的声音,让原本心疼枫儿的实儿双眼一亮,惊喜的喊了一声:“是爹爹回来了,”然后转身就跑出门……。

    “是阿傲回来了吗?”谢氏也是充满喜悦的,她跟着实儿一起出门,站在路上看到越来越近的马车后,两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了。

    燕莲心里也是激动的,期盼着北辰傲回来,亲口告诉他,自己有了他的另一个孩子。可是,当她原本起身,却看到谢氏跟实儿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了,就知道回来的不是北辰傲,欲起身的动作也停止了。

    “怎么是你们啊!?”谢氏看到来人,笑容虽然挂在脸上,但眼里却没有了喜悦。

    实儿更明显,垂头丧气的回到院子里,抓着枫儿的手嘟囔着什么,谁也听不见。

    “实儿哥哥,你不高兴吗?”枫儿见他落寞,小圆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了。

    “不是爹爹,”实儿咕哝着,脸上有明显的不开心。

    实儿对北辰傲的儒慕之情,燕莲很明白。可是……谁能告诉她,枫儿对实儿的情绪那么的敏感,又是怎么回事?

    这两人……。

    “客人来了,你都好意思坐着,怎么?是不欢迎吗?”梅以蓝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袄子配上红狐狸的围脖,衬的脸色白色,还带着自然绯红,别有一番的韵味。

    又没让你们来!看到陆陆续续进来的几个人,燕莲在心里嘟囔着。

    “这两位是?”燕莲看到身后的一位老者,心里有些诧异,她还以为来的就是上官浩夫妇跟北辰卿夫妇呢,没想到还有两位老者,让她显得有些惊讶。

    有长辈来,燕莲不好再坐着,就站起身问道。

    “这是我爹爹,这是我娘,”梅以蓝笑着介绍说:“他们老早就听我大哥说过你,一直想来看看,所以今日知道我们来给你送年礼,就非要跟着一起来看看,这最后一车的东西,就是他们给准备的,”

    燕莲不知道他们准备的是什么,但是知道绝对不会少,因为有丫鬟小厮陆陆续续的往家里搬东西了,谢氏是阻止不了,正往后院叫人呢。

    “给梅老将军,梅夫人请安,”燕莲没行大礼,而是微微意思一,心里嘟囔着:我怀的是战王的孩子,给你们行礼,也够意思了。

    “使不得,该是我们两来谢你才是,”梅夫人上前握住燕莲的手,也没忌讳她什么身份,很是和蔼感激的说:“要不是你,我那儿子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要不是他拦着,我们也不会到现在才来谢你的!”

    “梅夫人客气了,”燕莲得体的笑着,也没有抽出手来。

    “这两个孩子……好像没有见过?”北辰卿一子就看到了跟实儿手牵手的女孩,虽然穿的是粗布麻衣,可是那娇俏的样子,不像是村里的,所以狐疑的问了一。

    “我们村里的孩子,你都一一见过?”燕莲对北辰卿本就没什么好感,没直接轰出去,算是了不得了。

    “燕莲……你……你的肚子,”杭青青是怀过孩子的,所以那种感觉一看,就觉得不对劲,忍不住出声问道。

    按理说,燕莲才三个月,穿了袄子,是看不出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三个月比方氏的三个多月还要大,那肚子,微微的凸出,加上袄子是改良后的收腰,一子就看的出来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连北辰卿都不例外。

    “三个月了,”见众人面色一变,燕莲大大方方的说道:“北辰傲的,”这算不算是给他们最好的回礼啊!?

    “……他知道不知道?”北辰卿迟疑了一后问道。

    燕莲翻个白眼,不雅的说:“知道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北辰傲不要,我又不是养不起!”

    北辰卿语塞,自己只是关切的询问一句,又没有要怎么样,她有必要这样吗?

    “有了身子就不要大大咧咧的没顾忌,快坐,”梅夫人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小心翼翼的扶着燕莲说道。

    “不了,咱们上楼去吧,这里正在扫尘呢,”燕莲拒绝了梅夫人的好意,反倒拽着她的手笑着说。

    几个人见院子里真的搬出了好多的东西,都是里的,这么站着确实不方便,就随了她的意思,都往楼上去。

    “恒儿,你是哥哥,照顾好他们两个,”见他们嘻嘻闹闹的要出门玩,燕莲就在顶上叮嘱着。

    “嗯,”应恒点点头。

    “你要把孩子生来?”梅以蓝看着她微挺着肚子,怡然自得的样子,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为什么不?”燕莲反问。

    “北辰傲不是不知道吗?”这跟未婚先孕有什么差别呢?

    “他知道不知道的,又不会阻碍我生孩子……要真的不想要,当初的实儿,就不会存在了!”燕莲说的漫不经心,却忘记了这里还有梅家夫妇呢。

    “你是说……你的儿子也是北辰傲的,是北辰家的?”梅老将军显得有些惊诧。

    “嗯哼!”燕莲没有反驳。

    “竟然如此,那北辰傲为何不带你们回北辰家?那可是北辰家族的长子嫡孙呢?”梅夫人有些无法理解的问。

    燕莲一听,睨了北辰卿一眼,见他是满脸的复杂,想着每个背负着家族的人都活的不易,自己何苦在他们的身上再撒盐呢,就淡淡一笑说:“我儿子自小在村里长大,回去了也适应不了。你们今天来,就是来给我送年货的?”

    她转变了话题,别人或许不会察觉到,北辰卿却明显的发现了,不由的多看了她一眼,却见她根本没有盯着自己……。

    “当然了,你不给我们送年货,也就我们给你送咯,”梅以蓝在自己的父母面前,就跟孩子似的,显得特别的调皮。

    上官浩至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话,大约是在长辈面前,不好逾越了。

    “你们送的那么客气,我这乡东西,不好回礼啊!?”这一车车的,看热闹的人也多,外面估计又在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了。

    好在,村里人现在对自家有忌讳,轻易不会再来招惹。老那边,朱氏自从被吓过之后,也不敢轻易的来了。那周氏却是个和善的,不招惹是非,上次文杰成亲的时候,她还主动的帮忙,不多话,瞧着性子不错。

    没了朱氏的挑剔,周氏真的是个好的,应祥德的日子,也算是不错。

    要是他福厚,以后得个一男半女的,也算是命里多福。

    “谁稀罕你回了?”梅以蓝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有些不悦。

    “都当娘的人了,也没个稳重,跟个孩子似的,”梅夫人看到她娇俏的样子,知道她是在夫家过的日子好了,才会保持原来的样子,心里不由的放心。

    “老将军,北边的战事,如今怎么样了?”她不愿意进京,不代表她不想知道战事的情况。赢了,那是好事,可输了,那要很多人遭殃,朝廷也难办。

    “打打停停的,也没个定数,”知道自家的儿子是心仪这个女人的,那是从女儿口中知道的,心里一直好奇,所以才想着来看看。别人是家里高高兴兴的准备过年,他家是冷冷清清的熬着,就期盼儿子能回来过个团圆年。

    “海国使者咄咄逼人,日益的没个样子了,”一直沉默的上官浩终于开了口,语气略带沉重。“那公主也是个强悍不懂事的,在京城惹出了多少的麻烦事,欺负了好多的人,但大家都是有怒不敢言,皇上更是三言两语的打发了,把那公主捧的更是嚣张,前些天,连皇子都打了,”

    “皇上不生气?”大概是气极了吧!

    “生气又能怎么样?那公主叫嚷着,说反正迟早要跟着她去海国的,就让她好好的选选,气的各个皇子都恨不得杀了她呢,”上官浩幽幽的说着。

    “师兄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京城都乱成这样了,也不回来帮帮忙,还亏的皇上一直夸他有谋略呢,不当官也不管事,真是讨厌,”梅以蓝幽怨的抱怨着,因为师兄不在,浩哥哥每天更忙了。

    ~~~~~~~~~~~

    要开战了,要生孩子了,好忙好忙……。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