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北辰卿的纠结,燕莲看在眼里,觉得有些好笑。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站,百度请搜索

    “你怎么带她来了?不知道她怀着孩子吗?”北辰卿给找了个借口,可眼里却是不赞同,大约是不喜应燕莲出现在这里吧。

    “呵呵……,”北辰傲没有回答,只是轻笑了一声,扶着燕莲往一边去了。

    北辰卿被弄的一头雾水,原本想过去问问,可被人缠住了,只能先应付人家。

    “你在这里好像也没多大的吸引力啊!?”被安置在角落处,燕莲觉得自己没人理会,可以理解,可是北辰傲都没有人理会,不是很那个啥吗?

    “呵呵……,”北辰傲坐在一边,冷眼望着溜须拍马,笑的都变形了的众多人,嘲弄道:“我只是一介商户,能跟他们一起进宫都是降低了他们身份的人,怎么可能有人会屈尊降贵的与我说话呢?”

    “也是个可怜的,”燕莲同情的拍拍他的脸,一脸的调皮。

    “你啊,”被她孩子气的动作弄的无奈,北辰傲露出了宠溺的笑容望着她。

    两个人更愿意在家里过年,自在又不用虚伪。就算是无奈进宫,想躲在一边清净都没有用,因为有人对他们的甜蜜是充满了嫉恨,所以不安分的开始找茬了。

    “是你?”叶琴儿来这边,完全是被棋儿鼓动的,她对北辰傲可不感兴趣,虽然知道他家世好,可是北辰家族的规定,整个京城都是知道的,必须有一子从商,所以北辰傲是不会大有出息的。

    以后分家了,最多是钱财多些,跟那些贵妇比起来,还是低了一截。

    她是被叶棋儿鼓动来的,原本只是想过来看看,可当她看到跟北辰傲说说笑笑的女人,立刻提高了声音质问着,也引来了一大片的关注。

    燕莲挑眉,看到这个脑残的之后,就立刻把目光转向了不远处的叶棋儿的身上,对着她,露出了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叶棋儿只是在一边冷眼的看着,在对上应燕莲的眼神后,心里猛的一缩,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众人一起围聚过来。

    这个时候,皇上,皇后等身份贵重的都没到,所以只要不发生大事,一般不会引来什么大的麻烦。

    只是,燕莲却很希望**oos能早点出来,免得自己跟西洋镜似的,被人看戏似的看着,还顺带指指点点的,真心让人不舒服。

    可惜,**oos都是最后才出来的,先出来的,都是跳梁小丑。

    “琴儿,怎么了?”叶棋儿上前,故作惊讶的问道。

    “姐,我跟你说,上次我不是被人打伤了吗?就是她,是她让人打我的,还装成什么夫人,真不要脸,”因着在宫里,所以叶琴儿就算是有满口的粗鄙话语要出口,也只能忍着。

    “琴儿,不许胡说,”叶棋儿也诧异人家跟琴儿有矛盾,但这样的矛盾,不是更好吗?

    “姐,我没胡说,就是她让人打的,还想杀人呢,”叶琴儿是觉得自家姐姐在宫里,备受皇上的宠爱,自己这点委屈,怎么也能给自己平复一。

    叶琴儿的话,很快就引来了指指点点,让燕莲抽搐着嘴角,直接无视。

    “你替我挡着,我累了,”燕莲冲着北辰傲嘀咕着,然后当着众人的面,转身靠在北辰傲的身上,在众人目瞪口呆之,闭上双眼,摆明了是懒得跟叶琴儿废话。

    不要说别的,就在众目睽睽之这么抱着,已经惹来别人的不屑了,更何况是她的目中无人。

    “这位……夫人,”叶棋儿想说出个刺人的称呼来,可发现真的找不到好的,只能迟疑了一说道:“舍妹若是不懂事,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多多海涵,别跟她置气,”

    “姐,”叶琴儿睁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叶棋儿这般的大度,更加衬了燕莲的小气跟上不了台面。可她依旧故我,根本不开心,仿佛没听到这些话似的。

    “众位,不好意思,我家弟媳有身孕,不喜热闹,还请多多担待,”北辰卿见应燕莲这么对待众人,心里摇着头,想着她是要得罪多少人,才罢休呢。

    “北辰大人,没听说你二弟成亲了,这弟媳是不是喊错了?”有人故意找茬,为的看北辰家族的笑话。

    “北辰大人,这穿的那么邋遢的,也是你北辰府的二夫人?北辰傲,你自己穿的光鲜,这么忘记给你夫人打扮打扮呢?”

    “打扮了,也是上不了台面的,还不如不扮!”有人不屑的开口着,充满了嘲弄。

    这是不得让人安宁了?

    见人家说的越来越兴奋,燕莲睁开双眼,看着个个像是重到彩票似的激动的盯着自己,就扬起淡淡的笑容问道:“我是上不了台面,可众位打扮的婀娜动人的,不知道等会海国使者来,众位是想妖娆婀娜的吸引人家呢,还是有法子解决人家的难题呢?要真解决了,可就是大秦朝的功臣了!”

    好吧,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杀伤力,不如燕莲这么话中带话的询问……气氛,好诡异啊!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突然的,刺人假音响起,立刻让原本围着的人四散去,像是练习多遍了似的。

    “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岁……,”众人跪,燕莲也不例外。

    她被北辰傲扶着跪,只看到一片明黄过去,连皇上长什么样子都没有瞄到。

    “众卿平身,”

    每一个官阶都有他的座位,带了夫人的,是两个一起的,带了孩子的,都往后挪,这年三十,办的特别的庞大,像是在无形之中警告海国使者似的。

    燕莲跟北辰傲本来就坐在最末尾的角落里,只要不找茬,一般都不会有人愿意往后看的,大家都关注着皇上皇后等大腕,不会注意到后面犄角旮旯的人。

    不过,越是想安静,越没的安静。

    “北辰傲,应娘子何在?”突然的,皇上开口,把众人给弄的云里雾里的。

    被点名了,燕莲只能跟着北辰傲低着头往前走,完全没有一窥龙颜的打算。

    “民妇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人家跪了一次,为毛她要跪两次啊!?

    “抬头看看朕,可还记得?”皇上心情颇好的问道。

    燕莲脑子里闪烁着疑惑的光芒,头也慢慢的抬着,在看到穿着龙袍的中年男人后,意识的脱口而出,“三爷?”你大爷的,玩大了吧!

    她早就把这个人抛之脑后了,哪里会想到,他才是最大的惊喜,不,是惊吓!

    “嗯?”他要的不是这个称呼。

    “额!”错了吗?燕莲心虚,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称呼了,只能求助似的看看北辰傲。

    北辰傲自然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皇上卖的是什么药,更疑惑燕莲怎么认识皇上的……只是这些,现在还不能问,只能陪着她一起跪着。

    应燕莲竟然认识皇上,皇上好像对她还颇为看重,这样的认知,让所有嘲弄了她的人都变了脸色,尤其是叶琴儿跟叶棋儿,两人面面相觑,眼里闪烁着微微的不安。

    “起来吧,”应燕莲脸上的无措不是假的,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把眼神落在北辰卿的身上,见他也是皱着眉头不解,就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应燕莲的身份,连北辰卿不知道怎么的,也没发现——是因为这样,所以那公主府一直空着?

    他还以为应燕莲是不想进京,所以才不去公主府,没想到是谁都不知道这个护国公主是谁,还真的让人哭笑不得。

    “谢皇上,”两人异口同声的喊着,然后一起起身。

    “这边置张桌子,让他们坐这边,”皇上随口的一吩咐,让众人大惊,心里寻思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是他们没有查到的?

    “喳,”花公公领命带着立刻去办,这皇上吩咐的事,谁敢迟疑,这手脚快的让燕莲咋舌。

    由最不受人注意的地方挪到了最受人注意的地方,这其中的感觉,也就燕莲自己心里明白了。她到现在都还弄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进宫——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吗?

    “海国公主到,海国使者到,”还不等众人多想,门外太监响起的声音,把众人都吸引过去了。

    燕莲也好奇,这海国公主长的什么样子,嚣张到如此的地步,到底是白痴呢,还是太自以为是?

    海国的人跟秦国差不多,没多少的差别。硬说有差别的话,那大概就是皮肤较黑,跟长期吹海风有关系。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没有跪,连一个使臣都是站着行礼的,这是何等的嚣张,让众人充满了愤怒,却无可奈何。

    燕莲挑眉睨了一,发现那个公主满脸的不屑,那样子嚣张的根本不把众人,包括皇上看在眼里。

    又是一个傻缺!这个是燕莲的评价。

    “免了,”皇上就算是生气,也不会在这个上面斤斤计较,免得被人说小气。

    “谢皇上,”使者敷衍的态度,几乎让人想一刀宰了他。“皇上,今天是秦国的除夕,也是举国欢庆的大日子,我国皇上得知也觉得同喜,命我等送来了贺礼,希望皇上能笑纳!”那话说的恭维,却让人莫名的警惕。

    嚣张惯了的人突然变的客气起来,那肯定是没什么好事的。

    “贵国皇上真是客气了,”皇上淡淡的回应着,不笑也不生气。

    “来人,”海国使者也不管人家怎么想的,径自拍着手掌,不一会儿,一群人从外面鱼贯而入,每个人的手里都捧着一个盒子,看的众人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

    “众位也知道的,我海国地小,没有秦国那么地大物博的,所以能呈现的,也就一些小东西,还请不要介意,”这客气的让人有些寒毛耸立。

    “说那么多的废话做什么,”海国公主受不住了,不满的径自说道:“我父皇说了,这大年三十,举国欢庆,得有些楦头才让大家高兴,本公主不才,想请秦国公主与本公主一较高,做做海味送与皇上,皇后娘娘尝尝,”

    众人一听,脸色皆变。

    燕莲一听,抬头望了一,然后低声不知道跟北辰傲说了什么,北辰傲随即起身,悄声离去,谁都没有注意到他。

    这海味,秦国不是没有,只是他们甚少吃,因为那鱼的腥味,不是他们能习惯的。不要说公主,就算是他们府里的厨子,也不一定能真正的去腥做好海鱼。

    这一次,海国是故意刁难,想让秦国出糗的。

    大年三十,让秦国的公主丢脸,不是在打秦国的脸吗?海国真的是太嚣张了!

    众人义愤填膺的望着站在中间得意嚣张的几个人,甚至连那些端着盒子进来的人,也是眼露不屑,得意不凡。

    气氛,僵住了,皇上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只是淡淡的扫着海国公主,眼里深处恐怕早已经是一片肃杀了吧。

    “只是一场无伤大雅的比试,难道贵国公主不愿意吗?”海国使者明知故问道。

    他们早就知道,秦国的公主是养尊处优的,别说是做鱼,连刀子几乎都没有拿过,所以他们才这么做的。

    不打一秦国的脸,怎么能让他们知道,海国是多么的了不起。

    “噗嗤,”严肃紧张的局面里,谁都不敢说话,甚至连呼吸都是压抑住的,谁都不敢太张扬。这突然地一声笑,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包括那海国的公主跟使者。

    “你笑什么?”海国公主恼怒的质问着。

    摸着肚子,燕莲依靠着椅子,微微抬头,满脸疑惑的问:“我家孩子踢了我一,我这笑一,又怎么了?”

    话外之意,我在自己家里,想怎么样都成,你管的太多,也太放肆了。

    众人看着应燕莲,突然觉得,就算她是粗布麻衣,却那么的让人说不出滋味。这种局面,连皇上都有些左右为难,她却那么淡然一笑,谁能有她这般的勇气呢?

    ~~~~~~~~~~~~~~~

    懒懒写面的话,内容的数字是够了的。至于亲们议论的那个问题……只能说,懒懒之前就写了的,北辰傲的父亲是为了救皇上死的,所以……可能是懒懒没注意写错了也说不定。

    好吧,继续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