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国公主自然不会自降身份跟她过不去,就把目光转回了前面,冲着皇上问道:“不知道皇上是答应呢,还是有别的想法?”

    北辰傲在离去后不久就回来了,冲着燕莲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

    看到北辰傲回来,燕莲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那个什么公主,你真的是公主?”燕莲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你什么意思?”海国公主怒了。你第一次,那可以忽略,那第二次呢?就是故意的找茬了。

    不要说海国公主,众人也都在望着她,连皇上也不例外。

    燕莲摸摸鼻子,干笑了一后说道:“你看我穿的,就知道我不是什么贵妇人,也不是家世好的……只是,就算如此,我也知道一点啊,就是我大秦国的公主是金枝玉叶,不要说做菜,就是拿刀,可能也会伤了自己。再说了,不说公主,就连在坐的众位贵夫人,你问问,谁家是自己做菜的?也就是像我这样的,才是自己做菜的!”

    众人听了应燕莲的话后,是忍笑忍的痛苦。

    真是厉害啊,不带一句脏的,就把那公主贬成了跟她一个档次的,这比骂人更爽啊!

    皇上跟皇后更是高兴,能按照海国公主要求的,那就是长公主,也是皇后生的。这真的要出面应对的话,到时候,不但是秦国丢脸,恐怕连皇后,都要被人责备了。

    这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能明白的。

    海国公主被这么一说,反倒不了台了。

    “不知道这位夫人这么称呼?”海国使者是老油条了,面对这样的尴尬局面,反倒硬生生的漠视过去,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你也别太可气,瞧着渗人,喊我应娘子就是了!”这笑的好阴森算计啊!

    “噗嗤……,”不知道多少人在面捂着嘴巴忍着大笑呢。虽然他们看应燕莲不爽,觉得她不配进宫,可是这个时候,却很高兴她能进宫。

    有些话,他们矜持着,说不出,也不敢说。可是,海国使者是彻底的在羞辱着秦国,甚至是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应燕莲虽然看起来没礼,可是这种没礼的轻佻样子,却更让他们觉得心里出口气,想仰头大笑。

    对付这样的人,大概就得用这样的方法。

    “好,应娘子,”语气,自然是咬牙切齿的。“既然秦国公主尊贵,不如,你与我国公主比试一番,可好?”

    “条件呢?”人家恨不得杀了自己呢,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那海国使者阴狠的睨了她一眼,语出惊人道:“这种场合,应娘子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晓得收敛一,若是应娘子输了,就留这肚中的孩子,可好?”

    北辰傲一听到这样的话,那浑身散发出来的杀气,率先让海国使者变了脸色,顿时小心翼翼的看着应燕莲身边的男人……。

    秦国的重要大臣,他都见过,自然知道人家的身份……这个男人,他是没有见过的,那一身由内而外的杀气,可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别生气,”燕莲拍着北辰傲的手臂,笑的一点情绪都没有外露。

    北辰傲一听到她的话,立刻把外放的杀气收了回来,但这个时候,整个秦国的重臣大概都注意到了北辰傲的不同。

    也就这个时候,很多人的心口划过一丝的疑惑——北辰卿能进宫,那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北辰傲作为一个商人,他怎么能随意进宫的?

    “那海国公主若输了呢?可留这条命?”燕莲不退,反倒往前进。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跟我国公主相比?”海国使者怒了,厉声呵斥道。

    “啧啧,”燕莲不气反笑了。“这话说的,不就是一条人命嘛,看看我都舍得腹中的孩子,难不成的,海国公主也就是嘴上依依不饶,花架子一个?”

    “好,本公主跟你比了,”海国公主哪里经得住这样的刺激,一口答应了。“若是本公主赢了,就把他送给本公主,”她傲娇的伸出手,指向了北辰傲。

    燕莲抽出着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北辰傲,见他一眼的怒气,就娇嗔的睨了他一眼,责怪他招蜂引蝶。

    北辰傲觉得自己很冤枉,他坐着甚至连句话都没有说过,怎么就招蜂引蝶了。

    这不能怪那位公主,这北辰傲长的不错,若不是因为经商的身份,大约早就被人瞧上,这姑娘是一打一打的往北辰府里送,哪里还轮得到老夫人在那边算计着,筹划那个的。

    那公主不知道,只是被他刚才释放出来的气息给吸引住了,想着这样的男人,也绝对不是什么小人物,才随手这么一说的。

    “这个……有点难,”燕莲迟疑了一回答着。

    “你不愿意?”那样子,如同妒妇,好像是人家抢走了她的男人似的。

    “他又不是我的,我说同意,他不同意,你打算怎么办?”燕莲暗暗翻个白眼,无语质问道。

    “哼,等本公主赢了,本公主不要什么皇子了,就要他,”海国公主很是大气的了决定,让那些胆战心惊的皇子们松口气,把同情的目光落在了北辰傲的身上。

    那也等你赢了再说啊!燕莲在心里腹诽着。

    海国要求是比做海鲜,而燕莲也提了个要求,用面粉请公主做几道菜,这叫礼尚往来。

    那海国使者是不同意的,可海国公主经不住燕莲的刺激,那回答,那叫爽快的,让燕莲都想笑了。

    也不知道人家的底气到底从何而来的,简直无畏的让人佩服。

    海国坚持要比,皇上还故意的询问了一,显得有些为难。但人家坚持,他就装作无奈的样子点头了,弄的燕莲在心里腹诽皇上:装模作样!

    “那个海国公主,我这大肚子的,也不适合动刀子,请个御膳房的御厨帮我杀鱼,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她能做好菜,可是,不会精湛的刀工啊!

    “随便,”海国公主轻蔑的睨了她一眼,回了一句之后,当着众人的面,从箱子里拿出了精致的刀具,大到小,无一样漏掉的。

    “她行不行啊?要是不行,就别逞强,到时候丢了秦国的脸,看皇上不杀了她,”叶琴儿在面略带得意的咕哝着,恨不得现在就能让应燕莲死。

    “她不行,你去啊?”阮逐月有些不悦的回了一句,发觉自己今天最大的错,就是坐在叶家姐妹身边了。

    “……,”叶琴儿怒瞪了她一眼,沉默不语。

    叶棋儿没有开口,只是略微歉疚的跟人家点点头,把注意力放在了比试上……心里的想法,大约跟叶琴儿是一样的。

    开始的时候,她注意到北辰傲,是为了他的相貌,为了北辰家族的势力,可是今天……她想,北辰傲本身就是个谜。能得皇上看重,想必也不是什么小人物了。

    比试是放在大厅中间的,让人置办了用具,地方还是很宽敞的。

    既然是比试,材料用的是一样的,但是配料,就随意了。

    燕莲要了肉,让众人诧异,她也不管,只吩咐着御膳房找来的御厨,把鱼肉片出来,然后留一半,另一半剁成了鱼泥……还有虾,去了沙线,也剁成了泥,把那御厨弄的一直不解的望着她,心想着,她是不是弄错了。

    燕莲这边还没开始弄呢,海国公主已经杀好了鱼,再用酒去腥,看那样子,蛮娴熟的,应该是经常做这些的,大约也就是在别国有使者来的时候,她为了海国面子,出来露一手的。

    不过,燕莲觉得,大抵那也是小国会做的事,让一国的公主当厨娘来,那是纯粹的自我贬低啊!

    人家做好了几道菜,燕莲才开始动手。她也不介意那御厨在一边看着,反倒逗弄人家说:学了,得付银子。

    北辰傲从燕莲比试开始就不知道去哪里了,等到燕莲开始动手的时候,突然提着一小袋的东西进来,不顾众人惊讶的神色,上了比试台,把东西交给了燕莲。

    “把这个碾碎,”燕莲打开那个布袋子,把里面的东西倒出了一小半,拿了跟木棍子似的圆筒给一边的御厨,很是坦然的吩咐着。

    御厨照做,因为他发现,人家做的东西,都是他不会的。

    水烧开了,燕莲把打好的虾滑往水里慢慢的去,然后盖上,再去弄别的东西。

    论香味,那是海国公主做的香,红烧的味道,自然是香味四溢的。反观燕莲这边的,就是清水煮,别的什么味道都没有,让人焦急。

    看到秦国大臣们的焦急脸色,海国公主更为得意了。

    “咚咚……,”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里响起,显得那么的……诡异。可燕莲不管,低头就那么随意的敲着,认真而严肃。

    “又是用水,她到底会不会啊!?”有人看不过去了,人家公主烧的菜都是色彩鲜艳,香味四溢,应燕莲做的菜,什么都用不到,就是水,弄的大家坐立不安,怕她丢了秦国的脸。

    “会不会有问题?”杭青青坐在北辰卿的身边,低声担忧的问。

    “先看着,”北辰卿的心里也是没有底的,可看到应燕莲那么怡然自得,完全不为肚子里的孩子担忧,心里就想着她肯定是有什么法子的,所以才会那么自信。

    跟杭青青一样的,还有梅以蓝跟上官浩等人,他们都紧张的连汗都出来了,唯有应燕莲怡然自得,好像在自家厨房似的,一点都不紧张。

    皇后有些诧异的看着那个荣辱不惊的女人,在看到皇上眼里露出的满意跟骄傲,心里有些狐疑,纳闷皇上对这个小妇人是不是太关注了?

    不过,心里有疑惑,但她也不会问出口,毕竟人家解了长公主的围,等于也是救了她。

    “本公主做好了,”海国公主得意的把自己做的几道菜呈现着,得意洋洋的看着还在忙着的应燕莲,眼里尽是得意。

    “公主怕等会会影响了口味,不如先请皇上,娘娘们尝一,我的还得等上一会儿,”燕莲说的平静,完全不把人家的嚣张看在眼里。

    人家这么说了,海国公主自然巴不得自己能赢,就让人装了小盘子,分给众人尝。

    “都没有鱼腥味,”众人吃了,惊叹的有,沉默的有,夸赞的也有,各色不同。

    “咸淡也适中,”

    “味道不错,”

    “不过,为什么这几道菜,用的都是这一种烧法啊!?”气氛有些诡异,一句句的夸赞,弄的皇上的脸都黑了。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众人眼前一亮。

    是啊,公主做的菜是不错,可是几条鱼得做法,都是一样的。都是去腥之后红烧,味道是不错,可吃的多了,那味道,就不是很好了。

    “什么香味?好香啊!?”突然涌起的一股子香味,引起了众人的关注,那香味里隐约传来的辣味跟麻味,引得众人的喉咙不由自主的滚动着,连皇上也不能例外。

    “呲呲……,”的油浇灌的声音,把香味引的更劲爆,有几位皇子都扭动着屁股,不肯坐了。

    “这鱼皮饺子做的有些少,先紧着上位的,”燕莲低声吩咐端菜的御厨,留两个给海国公主跟海国使者,免得人家说自己是做假的。

    “母后,好好吃啊,”皇后的亲生子不是长子,已经排行在第六了,称为六皇子。他长的圆头圆脑的,被宫女服侍着吃鱼皮饺子,小嘴光亮,满脸的笑意,立刻引的皇后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还有好吃的,慢点,”皇后宠溺的拿手手帕给他擦了一嘴角,温柔的叮嘱着。

    “嗯,”小皇子开口了,那余的众人,谁敢说不好吃呢。

    那海国公主是咬碎了牙,觉得人家是夸张了。不用人家服侍,她自己接过盘子咬了一口,发现那味道绝对是赞的,只是那东西,真的是鱼做的吗?

    “你作假,这东西怎么是鱼做的?根本没有一点鱼的味道,”海国公主怒道。

    正在装虾滑的燕莲一听,扭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是一脸的高深。

    ~~~~~~~~~~~~

    写着写着,就四千字了。亲们,一万一的更新,有奖没有?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