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公主要不嫁给皇子,就嫁给他,只要他娶了本公主,本公主就可以修书告诉我父皇,可以与秦国修好,三十年,不,四十年之内不用打仗,”海国公主盯着北辰傲,信心满满的宣布着,大有谁也不会放弃这样好处的架势,却看得好些人暗自发笑。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噗嗤,”燕莲被雷的外焦里嫩的,忍不住的发笑。

    “你个贱妇,你笑什么?敢取笑本公主,本公主杀了你,”海国公主恼羞成怒,求婚不成要杀人了。

    “侮辱本王的王妃就等于侮辱本王,若公主不想活着离开秦国,本王很乐意助你一臂之力,给你个全尸,”之前隐瞒这身份,北辰傲是有怒气却深深的控制着。自从暴露出自己的身份后,他眼里的张狂,没把任何人看在眼里。

    “战王,就算你是王爷,也不能乱杀无辜吧!?”海国使者挡住了北辰傲的怒火,硬着头皮的承受着,心里却暗骂自家公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呵呵,乱杀无辜,”燕莲笑了,看着那使者莞尔道:“方才,不是有谁说我怎么怎么的,罪该凌迟吗?怎么?到了海国的公主身上,那就是无辜了,难不成,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无辜?还是,这无辜不无辜的事,决定权在你手里吗?”

    当时没发火,不代表她没有怒火啊!

    那是她的孩子,她不护着,就不配为母亲了。

    那使者是脸色大变,狠狠的盯着自己,燕莲也不在意,反倒火上浇油的道:“方才人家跟我打赌比试,输的是谁呢?这海国还不是一般的嚣张啊!”她点个火,至于面怎么处置,就不是她的事了。

    “她有什么好的?一个不要脸的村妇,你娶了本公主,本公主给你长脸,”海国公主不屑跟应燕莲说话,反倒缠着北辰傲不放。“生儿育女,本公主也是可以的,你想生几个就有几个,本公主绝不会比她差的!”

    这让人脸红耳赤的话,听的许多的夫人都扭过头去,红着脸不敢听了。

    “她能种出秦国的粮仓来,你行吗?她能冬日里种出鲜姜,救我大秦将士,你行吗?她能让战船变具战斗性,你有吗?她能为本王生一个七岁儿子,肚子里还怀着两个,你能吗?”北辰傲不屑的咄咄逼人的质问着,他问一句,那公主退一步,场面,极其的冷酷。

    “不……不可能的,她……她穿的那么的破烂,怎么可能会做那么多的事?”海国公主拒绝这样的打击。

    “她不是穿的破烂,而是不想脸上刷粉,一边说话一边往掉,”北辰傲嘲弄了一句之后,指着在坐的那些穿着颜色艳丽的服饰出来的夫人,腹黑道:“大约,连她们都不曾想到,这些衣服,是本王那个的王妃花了两月的时间做出来的,”

    衣服好,能代表什么呢?

    不做作的应燕莲,那才是最好的!

    北辰傲宣布的事情,一件件的在众人的心里打出晕圈来,个个是不敢置信却又不得不接受……而最后一件事,大概是那些贵夫人最最不能接受的。

    方才,她们穿着应燕莲做的衣服在嘲弄她,这可真正的是可笑。或许,她们在嘲弄的时候,应燕莲是当笑话的看着她们吧!

    就算海国的公主怎么都不能接受自己比不上一个村妇,她还是输了。皇上并没有因为她输了比赛而要了她的命,而是立刻当夜把海国使者跟公主赶出了京城,让他们滚回海国,两国,即日开战。

    没有了海国人的闹腾,年三十的晚宴,才算是真正的开始。

    “战王是早就有谋算了,才有今日这一出的吗?”好吧,跳梁的小丑永远都会有,这个是燕莲心里的想法。大概人家觉得北辰傲是战王就没什么好怕的,所以找茬的人,自然存在了。

    北辰傲端了御膳房做的滋补的汤给燕莲喝着,听到人家的问道之后,只是淡淡的扫了人家一眼,连嘴都没有开,完全的无视了。

    什么叫秒杀,大概就是这个了。

    人家把你当敌人,你却连句话都吝啬,这是红果果的蔑视!

    “呵呵,战王瞒的可真是深啊,若是早拿出来的话,也不至于被海国的使者拿捏那么久了,”那话说的,竟然还有几分责怪北辰傲的意思,听的燕莲大呼过瘾。

    不参与,她就吃吃东西,可是见到人家找北辰傲的麻烦,还是觉得挺好玩的。

    “是啊,这妇人胆子也大,就凭着自己的一身上不了台面的厨艺,也敢跟海国的公主比试,要是输了,就不想想后果,”那是纯粹的算后账,这种人,最为虚伪,让人讨厌。

    燕莲看了一眼,发现找自己跟北辰傲麻烦的人,就是叶家跟岳家那一边的人。

    “北辰傲,早知道这样不讨好的话,咱们当初知道之后,就该撂摊子,把事情交给众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大臣,让人家一天之内把船给变出来,好能威吓住海国的使者,免得海国人在京城作威作福的,”燕莲清脆的含着嘲弄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引得众多人观看着。

    “是啊,本王跟江南船王商议,还拿出了老本呢,那可是整整十万两的黄金呢,早知道,就交给众位大臣来解决,也不知道如今,能不能把本王的十万两黄金给找回来呢?”北辰傲说的轻描淡写的,却把众人听的心惊肉跳的。

    十万两的黄金,北辰傲,到底有多少的家底呢?

    “这两个……没一个好东西,都蔫坏蔫坏的,”上官浩低声咕哝着,一点都不担心他们会吃亏。

    这不用大吵,人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挡不住的,直接用银子,不,是用黄金砸人,砸的你连疼都喊不出来。

    “你看的不爽吗?”梅以蓝挑眉,低声问道。

    “……,”都学坏了。

    “呵呵……众卿就不要责怪战王了,他这个身份,不是朕要瞒着,是战王不想麻烦啊!不过,说起来,这还真的有好处,不然,堂堂战王出京三个月,不想引起麻烦都不行,不是吗?”皇上这么一开口,众人就紧闭嘴巴了。

    这件事,是北辰傲得到皇上的默许,才出京的,否则这么大的事,北辰傲就算身为战王,一个人敢这么大的决定?

    “战王,你既然贵为王爷,就该知道,像你身边这样粗鄙的妇人,是配不上你的,”男人也是八卦的,这个是燕莲心里的想法。

    她就纳闷了,自己再怎么样,又不是人家找媳妇,用的找他们担心找茬吗?

    “不知道这位大人,有好的能介绍介绍吗?”燕莲凑趣的问道,不觉得人家这么一说,心里就生气,反倒跟个媒婆似的,好笑的很。

    北辰傲见状,立刻黑脸怒瞪着眼前八婆似的的大人,隐含警告。

    那大人原本张口要说的,想着随便挑出一个,总比你个村妇要好吧!可是,对上北辰傲那阴森森的眼眸,欲到嘴边的话就这么硬生生的咽去了。

    “本大人又不是媒婆,问这话,成何体统?”那大人硬生生的转变了话题。

    “额!”燕莲纠结,“你也知道啊,还以为你自己不知道呢!”最后那句话,燕莲是在心里腹诽的。

    “应娘子,今日比试,你就这么信心满满的,就不怕输吗?还是,你并不把战王的孩子看在眼里呢?”开口的是一直沉默着的贵妃,也就是北辰傲让岳家吃瘪了的。

    贵妃开口,自然是要客气的。燕莲站起来想行礼,就被跟皇后说着话的皇上给打断了。

    “坐着吧,今日年三十,守着那么多的规矩,连顿饭都吃不好了,还不如都回家各吃各的,”皇上这么随意的一个举动,让众人恍然,原来皇上看重应燕莲,不是因为北辰傲,而是因为她这个人。

    贵妃原本是端坐着,想摆出高姿态来羞辱羞辱应燕莲,要是她早就拿出那个图纸,自己的父亲就不会被皇上为难,也不会被皇上记在心里了。

    她虽然没有开口求饶,可也没有答应,只是保持了沉默,却也惹得皇上不开心了吧。

    可如今,应燕莲要站起身,却被皇上这么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给解决了,怎么能不让她生气呢。

    “是啊,你可怀着战王的孩子呢,要是万一有个啥事的,战王责怪起来,本宫可担待不起啊!”贵妃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含笑说。

    皇上不让站起来,燕莲也就不矫情了。

    “启禀贵妃娘娘,娘娘是有所不知,这海国虽然海鱼做的不错,可那公主就是个假把式,会的,就那三道菜,以民妇的手艺,那是绰绰有余了!”她要是不了解仔细了,会这么做吗?

    她可以拿任何的东西开玩笑,甚至是北辰傲,但绝对不会拿孩子开玩笑,那是她的命,是她两世为人,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孩子。

    再说了,她两世的经验,还会输给那个装模作样的公主吗?那是两世的精髓,不是随便想学就能学到的。看秦国百姓不怎么吃海鱼就知道了!

    ~~~~~~~~~~~~

    台风啊,人都要刮走了!继续求月票……有月票,有打赏,明天……再更四千还是五千呢?看亲们努力噢!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