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血,又出血了,快,药呢,药呢,”紧张的声音在燕莲怔愣的时候响起来,让她猛的恢复了神智,往里冲去。寻找最快更新站,请百度搜索

    “呕……,”还没进房间呢,一股子的血腥味直冲鼻间,弄的燕莲没有办法的捂住自己的嘴,转身干呕着……。

    “于秋云,”北辰傲一看到她这个样子,立刻怒声喊道,恨不得替她受所有的罪。

    那是怀有身孕的女人都会经受的……于秋云在心里憋屈的呐喊着,但也知道,这个时候跟王爷顶嘴,那是自己找死,就立刻从随身的药箱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瓷瓶,放在人家的鼻子底动了一,见她情况好了一些之后,立刻抬头跟北辰傲道:“王爷,夫人不能闻到血腥味,否则孕吐会更厉害的,不如让她留在外面,不要进去了!”

    “不,我……,”燕莲不同意,可是当一靠近,心里的恶心就会涌上,弄的没有一点办法。

    “娘,”那一声清脆的带着惊恐的声音,让燕莲听了,觉得那是天籁之音,能让她把一切的慌张跟不安都抛弃掉。

    “实儿,”看到站在门口,穿着的新的,由谢氏精心缝制的棉袄已经撕拉的破开了,头发乱糟糟的,经过一夜的惊恐,此刻小脸上满是不安惊惧,双眼里闪烁着无辜的,委屈的泪水,却死死的撑着,怎么都不肯落。

    看到这样的实儿,燕莲的心都疼了。

    “娘,”实儿扑进了燕莲的怀里,虽然急切,可还是小心翼翼的,乖巧的让燕莲想哭。

    “外婆外公他们呢?”燕莲抱着实儿亲了又亲,最后着急的询问着。

    于秋云在北辰傲的暗示之,早就往里走去了,因为血腥味让他知道,里面的人受伤不轻。

    有陌生人进来,里的人都保持了戒备,还略带着敌意。当他们知道他是北辰傲带来的,甚至还带来了京城里的大夫,大家的脸上都闪烁着喜悦。

    “燕莲,”谢氏苍白着脸走了出来,看到她之后,嘴里庆幸的呢喃着:“好在你昨天不在,要是你在,怀着孩子,可怎么办啊!?”

    “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家谁受伤了?怎么会有人要伤害村里的人呢?”燕莲把实儿交给了北辰傲,急切的问道。

    谢氏疲惫的揉揉双眼,苦笑一声说:“我也不知道,昨夜吃完饭后,孩子们都困了,大家守夜守的都很迟,才睡不久,就听到了院子里传来了打斗声音,我跟你爹赶紧的起来,就看到一群群的黑衣人,不要命的冲进来,我跟你爹吓坏了,吓的腿都抖索了,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程风他们就冲出来了,还有两个黑衣人,还有应大他们……燕莲,应三……应三没了,”

    “什么?”燕莲心里一惊,不敢置信的喊着。

    “他……他为了救实儿,才被人一刀戳中心口,就这么没了,呜呜……,”经过一夜的惊心动魄,这个时候的谢氏早已经筋疲力尽了。现在回想起来,想到自己熟悉的人死了,那种无助,那种痛苦,不是能用言语能形容的。

    “娘,别哭,”燕莲搂住谢氏,心里的情绪起伏不定,心口恶心难受,一早起来,甚至一粒米都没有进口,这个时候,尤其的难受。

    可是,这些难受跟应三的死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娘,村里的情况怎么样?你知道吗?”北辰傲见谢氏低声哽咽着,抱紧了实儿,心里也是格外的难受。

    谢氏摇摇头,情绪低落的说:“我们老的老,小的小,由着他们挡着,才从后院里跑进了山里,等到天亮了,才回来的,至于村里什么情况,我是真的不知道,家里乱成了一团,应大他们都受了伤……,“

    “王爷,这里有好几受伤了,得找人帮忙,属一个人,搞不定!”于秋云到门口丢一句话后,就立刻闪回去了。

    “你们进去,”北辰傲一听,抱着实儿到了门口,看到那些搬了药材忙碌着的大夫,立刻命令说:“那些药需要先熬的,赶紧的,动作快点,别耽误了!”

    “是,”大夫们是战战兢兢的回答着,心里幽怨极了。可是,当大夫,也不能见死不救,只能默默的做着该做的事。

    “莲儿,你带着实儿就别进去了,我进去看看,”北辰傲不放心的说。

    “嗯,”燕莲点点头,不再坚持了。

    她不是大夫,进去了,也什么都做不了,还碍事。

    “娘,燕秋跟果儿呢?”还有根儿,枫儿他们……。

    “在他们的里,这会儿才睡着,”谢氏一边说着,一边抹着眼角的泪水说:“几个孩子都吓了一晚上,尤其是枫儿,大约是想起了之前什么事,一直抱着恒儿不放,两兄妹窝在角落里一直颤抖,看着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燕莲一听,心里立刻叫了声“不好”,之前,海中擎带着两个孩子逃难,中间经历了追杀,背叛,所有的护卫都死了,这其中的艰苦,唯有他们自己心里明白。这些日子,她看着枫儿开心,也没多想,没想到这一场屠杀,又引起了她的不安,以后心里肯定会落阴影的。

    “娘,大伙都没吃早饭,你随意的给做点什么,我去看看,”她不知道家里到底怎么样,应三走了,其余的人呢,王嫂呢,她连问都不敢问,就怕问了,得到的答案是自己无法承受的,所以只能选择遗忘。

    “好,”谢氏是精疲力竭,可想起家里大大小小的一口热的都没喝到,又开始雪了,就打起精神,往厨房去了。

    实儿紧紧的抱着燕莲,寸步不离,燕莲没法子,只能抱起他往燕秋的里去。一到里,看到那个样子,她就想哭。

    原本,因为燕秋出嫁,这里的东西都是换新的,大抵也是家里最好的一个子了。可是现在,上好的家具,都因为刀剑被砍的不成样子,连被子,都遭了毒手……果儿被燕秋抱在怀里,睁大着双眼,懵懂的张望着。

    六个月的她,也明白什么叫害怕了吧!

    于奶奶憔悴的靠在一边的椅子上,闭着双眼假寐着,想来是太累了。

    角落边,应恒抱着应枫儿,紧抿着嘴,一言不发,眼里的惊恐,让人无法忽略。

    “姐,”燕秋无意的抬头看到了她,略带哽咽的喊着。

    “果儿没事吧!?”燕莲上前摸了果儿一,见小家伙眨动着天真的双眼望着自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后,心里的不安才微微落。

    “果儿没事,可他们……,”燕秋担心的望着角落里的两兄妹,揪心道:“我让他们起来,地上冷,可他们就是不愿意,我劝了好久都没用,”

    燕莲看着坐在角落里的两个孩子,心里充满了愧疚。她都不知道这一场谋杀到底为了什么,可让孩子受到这样的遭遇,她的心还是痛的。

    “枫儿,恒儿,”燕莲放实儿,走过去蹲身子,伸手抱住他们两个,在他们的耳边低喃着:“没事了,那些坏人都被打跑了,以后再也不会有坏人了,”

    “哇哇……,”枫儿从应恒的怀里抬起头,伸手抱住了她,仰头撕心裂肺的哭着,谁也不知道小家伙的心里想的什么,但听到她的哭声,谁都忍受不住的跟着红了眼眶……。

    “没事了,没事了,枫儿乖,不哭……,”燕莲蹲不了那么久,抱着她站起来,见应恒的情绪还可以,就哄着枫儿。

    “呜呜……坏人,他们都是坏人,呜呜……他们要杀枫儿,要杀哥哥,母后……父皇……,”枫儿满脸的泪水,胡乱的喊着,燕秋大约是没有听清楚,可是燕莲却听的清清楚楚的。

    她燕莲严肃,一脸阴霾的看着枫儿大哭的样子,紧紧的抱住了她,然后低头看着一边一直沉默,双手紧握的应恒,低声问道:“恒儿,来的人,你可认识?”

    应恒一听,抬头惊愕的看着她,迟疑了一会儿后说:“我不认识,但是……我听到有人说海国话,”

    “说的什么?”燕莲沉声问道。

    “说……一定要杀了我跟枫儿,”应恒沉默了一之后,全盘托出。

    听了应恒的话后,燕莲知道,那些人之前是不知道应恒跟枫儿在这里的——那么,那些人想杀的,该死应家人才对。

    海国使者跟海国公主……燕莲双眼里迸发出了凌冽的杀意,让躲在她怀里哭泣的枫儿敏感的感觉到了,吓的忘记了哭泣,傻傻的望着她,不敢动弹。

    “枫儿乖,姨姨给你报仇,咱们不哭,”燕莲见枫儿怔愣的望着自己,连忙收敛了自己的怒气,温柔的哄着她,让枫儿僵住的身子慢慢变回柔软。

    “燕秋,根儿呢?”燕莲一看到里没有根儿的踪影,心跳停了一。

    “根儿在大嫂那边,”燕秋见枫儿不在窝在角落里了,舒口气后回答着。

    知道根儿没事,燕莲才重重的松口气。她都不知道,要是根儿在这里出事,那个船王恐怕会发疯吧!?

    海中擎跟她说过,根儿在家排行老九,所以家里人叫他小九,要么是九儿……他家一脉单纯,上有八个姐姐,只有他是家里的男孩子。

    要是他出事,她都不敢想象后果是什么了。

    燕莲安抚好枫儿,想着给他们弄些吃的时候,北辰卿跟上官浩来了,他们带来了很多人,也让原本乱成一团的古泉村有了一丝的安心。

    应翔安跟应文杰,还有陈巧儿等都帮不了什么忙,熬药的人也有,所以几个人都去厨房帮着做饭……。

    “情况怎么样?”燕莲疲惫的把枫儿交给巧儿,见实儿跟根儿在一边悄声的嘀咕着,也没怎么在意,开口询问北辰傲。

    “程雷等人都受了不同的伤,暗卫也受伤了,但他们已经离开了,”这是北辰傲最为头痛的。

    “那些人不是你派来的吗?”燕莲见他好像找不到那两个暗卫了,有些诧异的问道。

    “那是皇上派来保护你的,”北辰傲见她茫然的很,就解释说:“大约是你无意中说出要种两茬的粮食,皇上才暗中派人护着你的……,”这两暗卫,还救了燕莲多次……。

    “皇上……派的,”燕莲张嘴,半天合不拢。

    “他们应该是回宫了,”北辰卿接口说:“这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一大早的,你就请了那么多的大夫,带着那么多的人出京,想要瞒住是不可能的,”身为暗卫,完成任务后,总要回京禀告的。

    “好在有他们在,不然的话……,”上官浩在了解了村里的情况后,想到了后果,浑身就打了个寒颤。

    “程雷他们……怎么会在古泉村的?”燕莲明白,这五个人伸手蛮高的,加上两个黑衣暗卫,才避免了古泉村血流成河的悲剧吧!“是你安排的?”

    只是,那五个人,不是被自己拒绝,离开了古泉村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

    北辰傲愣了一,想到了什么,叹息一声说:“之前,你把卖身契还给了他们,我就没阻止他们的去留……之后,海国使者到,又加上一堆的事情,我都没时间处置他们……我出京之后,大约是他们知道你不会接受他们,就由明转暗,跟暗卫一样的护卫在你们身边,”

    北辰傲的心里还有话没说,他是在庆幸昨夜自己带走燕莲的时候,他们几个人并没有离开——要他们几个离开的话,应家人就凭着两个暗卫,是真的挡不住的。

    “原来如此……,”燕莲心里情绪莫名,说不出个滋味来。

    “好几乎家里都出了事,还有好多受伤的,战王府的管家在那边主持着,那些大夫也在熬药救人,村民的情绪也慢慢的稳定来了,”上官浩想到了什么,跟北辰傲说道。

    “死了多少人?”大年初一,所有人都在庆贺着新年,唯有古泉村遭遇这样的惨剧,燕莲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后悔吗?

    若是时间倒退,昨夜,她该保持沉默吗?

    大概,她是做不到的!

    ~~~~~~~~~~~~~~

    咳咳……实在当不了后妈,不敢虐太惨,死不了人,就吓吓吧!懒懒不后妈,亲们赏月票咧!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