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浩是波澜不惊的,谁都知道,这个岳大人仗着自家女儿是贵妃,又生了皇子,公主,气势很强硬,总是跟北辰卿作对,连带着也看他们几个不爽了。15[1看書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他的儿子,岳三少,更是多次找北辰傲的麻烦,抢人家的生意,都被北辰傲巧妙的化解了。不知道这一次,岳三少见到北辰傲之后,是继续傲娇着,还是跪行礼呢?

    那岳三少才是真正的商人,没有官阶的。见到王爷,自然是要行礼的——他还是蛮期待那样的事情的到来!

    “不要说官了,其实,说不定,岳大人也认识呢,”上官浩别有深意的睨了他一眼,见他脸色大变,有震怒的迹象,就立刻出列,出声说道:“禀告皇上,微臣查出带头的人乃是京城一混混,几乎大半个京城的人都认识他,拥有着不少的势力,”

    岳大人是憋足了气要摆出气势来的,结果上官浩转身就禀告了皇上,让他一口气憋的差点倒仰……。

    “可有线索?”皇上阴沉着脸问。

    京城混混,那是多大的消息来源……连小道消息都不会漏掉一条吧!

    “微臣查过,只发现那混混于吃饭途中离开,之后就出现在古泉村……中间见到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一点线索都没有,”恐怕,那个混混,也是假的。

    可能,就是一股黑暗的势力,只不过这一次的事情太大,怕引来麻烦,才让那个带头的混混去的。只不过,谁也不曾想到,应家那么不起眼的一个地方,不但有皇家暗卫在,还有其余的五大高手在,才使得人家的计划功亏一篑,暴露出了这么一个人来。

    “查,继续查,把那些混混都抓起来仔细拷问,没有查到线索,一律格杀勿论!”皇上怒极,谁能阻挡。

    那原先挑衅的大人一听到这样的话,心里颤抖了一,还没觉得自己的心稳稳的往落的时候,就听到北辰傲道:“皇上,微臣以为,黄大人肯定是知道些内幕的,否则……他也不至于说那些话,”

    “皇上,微臣没有,”黄大人一听,心肝儿颤抖了一,立刻跪求饶。

    “皇上,方才黄大人振振有词的,就差把应娘子说成勾结外贼的,该彻查才是,”轮腹黑,北辰卿也不差。

    “上官浩,此事,就交予你彻查,凡是查到与海国人有联系的,一律严办!”皇上面色一凛,完全不把黄大人看在眼里。

    “微臣遵旨!”上官浩磨牙霍霍。

    “微臣没有……,”那黄大人瘫软成一团,嘴里呢喃着,知道自己的官途已经走到头了。

    皇上的吩咐,是给上官浩留了多大的空隙,只要上官浩愿意,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让他万劫不复了。

    谁管黄大人的死活,每个人都冷眼的看着,却也知道了,皇上比想象之中更看重北辰傲……。

    此时,后宫里,一样不安静。

    “娘娘,之前臣女就说过,北辰傲不简单吧,要是那个时候把亲事定来,就好了!”叶棋儿万万没有想到,北辰傲就是神秘的战王。

    要是早知道,自己就是主动,也把北辰傲拿,何至于白白的便宜了应燕莲那个贱人。

    贤妃摸着发鬓,仔细的检查了一,见没有凌乱的,才满意的点点头。“本宫知道的你心思,只是,本宫之前就与皇上提过,皇上一口否决了,不许本宫插手……,”现在想想,该是皇上心里早有想法了吧!

    “娘娘,”叶棋儿看着贤妃,见她梳着天鬓,眉眼精致,而她们姐妹几个,就数她们两个长的最像……而姐姐是高高在上的贤妃,可叶家,依旧摇摇欲坠,撑不起来。“若是臣女能嫁给战王,哪怕为侧妃,也是给叶家带来不小的助力,对娘娘生的三皇子更是大有好处的,”

    她算计的比谁都精细,知道自家姐姐最担心的是什么。她虽然一朝得宠,生了个皇子,可毕竟娘家不足,想助她以后走的更高,还有些勉强。可是,拥有皇子,谁的野心不大呢?

    原本,皇后生的嫡子被立为太子的话,或许娘娘的心思会淡一些——可偏偏,皇后生的嫡子竟然是最小的,这就给太多人遐想的机会了。

    贤妃也是在宫里摸爬滚打了好多年的,更是微笑着吃人肉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妹子的那点心思。可是,就算不高兴,但也明白,她说的都是对的,要是能攀上战王,对自己,对应家,都有好处。

    就算成为侧妃,那也能让她在后宫的地位更稳固。

    心里默默算计了一,她也不藏着,坦然的道:“棋儿,咱们应家,差的就是一个敢作敢当,能吃撑叶家门面的男丁……杨氏生的,也不知道是谁的,只是父亲迷恋,什么都不顾,迟早叶家会被他带来祸害的。咱们几个姐妹一定要同心,否则,结果怎么样,真的难以预料!”

    叶棋儿是个聪明的,自家姐姐的话在敲打什么,她比谁都清楚,立刻急切的保证说:“咱们三姐妹定然是同心的,母亲在世的时候说过,父亲是帮不了咱们的,唯有咱们三姐妹齐心,才能保得住叶家……,”

    贤妃听她这么一说,满意的点点头,轻声道:“这件事,本宫放心里了!”

    叶棋儿听她这么一说,立刻明白她是要帮自己,就满意的扬起了笑容,心想着:无论怎么样,自己总比应燕莲那乡妇人要好吧!?

    侧妃,那是委屈了自己!

    后宫的另一边,岳贵妃正在宫里走来走去,身边的心腹嬷嬷也是满脸的焦急,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后宫真正尊贵的宫殿里,此刻的气氛也有些诡异。

    “金嬷嬷,若是长公主招驸马,该配谁最好?”皇后睨了一眼自己的心腹,轻声问道。

    金嬷嬷身子一颤,诧异的望着面色平静的皇后,斟酌了一之后问道:“娘娘心里可有人选?”

    皇后见她反问,就嗔怒道:“就你滑头,哀家问你,你反倒问起哀家来了,”

    “呵呵,定是皇后娘娘心里有数,才这么一问的,”金嬷嬷望着高高在上的人儿,心里叹息着,时间过的真快,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娇人儿也有了皱纹……。

    伸手递给了金嬷嬷,被扶着起来之后,皇后才微微叹息一声说:“长公主的亲事一直没有着落,到不是皇上不管,而是皇上疼着,想给她找个好的……可哀家瞧着,满朝的文武大臣,都比不得战王!”

    金嬷嬷一听,诧异的道:“娘娘之前不是满意梅家那小子吗?”

    “梅以鸿是不错,可他是个武将,出生入死的,哀家不放心!”皇后往前走着,语气也慎重了许多。

    “可是……娘娘,战王身边不是有个什么应娘子吗?说是怀着战王的孩子呢!”金嬷嬷心里不屑,可也知道,战王护着,谁能有法子呢。

    “这个……哀家自然是知道的,”皇后说起这个,眉头微蹙,不悦的说:“皇上好像很看重那应娘子,就因为这样,哀家这个口,也不好开!”

    “娘娘是想两女共伺一夫?”金嬷嬷心生惊愕,觉得委屈了长公主。

    皇后睨了金嬷嬷一眼,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什么心思,就抿嘴迟疑着说:“这应娘子……配不上战王,可她怀着战王的孩子,若哀家出手,贸然拆散了,反倒对长公主不好——可是,两女共伺一夫,委屈的是哀家的长公主!”

    也因为这样,她才在迟疑着,想着该如何做,才是最好的。

    “娘娘何必忧思呢?这长公主的亲事,不如问问长公主,她也是瞧过战王的,满不满意的,她点头了,娘娘才好决定,不是吗?”金嬷嬷没有点头,也没有赞同,选择了最折中的法子。

    皇后娘娘宠她,但也不会比长公主重。要是自己出错了注意,委屈了长公主,皇后娘娘定会处置她的。

    在后宫,先学会的第一课,就是怎么好好的保护自己!

    皇后一听,站住了脚步,思索了一会儿后点点头说:“也是,这事,还是得长公主自己说了算!”

    金嬷嬷暗暗松口气,被皇后吩咐着去请长公主……。

    后宫里的步步算计,没有人知道,朝堂上,也是火热纷争,如北辰傲预料的,有请战的,有求和的,热闹成一团——这个时候,北辰俩兄弟跟上官家都不参与争议,仍由人家争的面红耳赤的。

    处置了指责燕莲的那位大人之后,朝堂上,到没有人把枪口对准应燕莲跟古泉村了。

    北辰傲冷眼看着求和一派的人说的口沫横,借着百姓来当借口,安的不知道是什么心。而求战一边的人,也各有算计,要出战的也是自己的人,也不管合适不合适的,完全忘记了,这战船,是自己一手置办的。

    人啊,呵呵!

    “不知道两位爱卿有何想法?”见朝堂上争议的差不多了,皇上才悠悠的开口询问着北辰两兄弟。

    ~~~~~~~~~~~~~

    晚上没有另外的更新了,请亲们不要等待。求月票,又掉了,呜呜……。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