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皇上,微臣没有想法,”北辰傲往前一步,傲然回禀说。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站,百度请搜索

    “启禀皇上,战王造的战船,定然也是求战的,否则,他造那么多的战船为何?”看到战王,请战的人都瞬间亮眸了。

    “战王有何想解释的?”皇上的嘴角略微扬着一抹讽刺的笑,谁也不懂他心里的心思。

    “启禀皇上,微臣只是在纳闷,这海国还未收到消息,不知对此事有何的处置,为何秦国的朝堂上争吵一片呢?是战是和……不知道由哪位大人出使海国,说服海国皇上呢?”什么叫秒杀,这个大概就是了。

    北辰傲轻轻的几句嘲弄的话语,让那些争的面红耳赤的大臣们都恼怒的盯着他,恨不得把他一身的皮被揭来呢。

    可这样的凝视,对北辰傲来说,不痒不疼。

    如燕莲说的,商人,奸诈,皮厚,随便怎么着都不会有事的!只要钱在自己的手里,随便人家怎么说——北辰傲当了那么多年的商人,可不是当假的。

    “战王既然没有打仗的意思,缘何花十万两的黄金造战船呢?”有人不服。

    “本王要的是秦国国强,有兵有战船,何愁他国侵犯?海国若和,秦国可适当赔偿!若战,秦国奉陪到底,何惧区区一小国!”是战是和,到了北辰傲的眼里,都变成了小事。

    他的一番张狂言语,却把所有人的嘴巴都堵住了。

    “战王此话说的在理,海国公主在秦国出事,是战是和,端看海国态度……若是战,何惧区区一个海国,秦国百姓,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淹了海国,也不知道众位大臣想的都是什么,竟然主动请战,甚至还想跟海国求和,你们的心思,真的为皇上分忧吗?”北辰卿的话,更毒啊!

    一个不小心的,刚才闹腾的大臣们,就被北辰卿按上一个罪名,这一,谁还敢吵闹,“刷拉拉”的一大片,所有人都跪,脸色惨白,哪里还有方才的热闹。

    “行了,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别掺和海国的事情了!是战是和,秦国何惧!”皇上一改方才的慵懒,脸色凛然的训着,“海国来人,此事就交予北辰爱卿全权负责!”

    此时,北辰爱卿是北辰卿,北辰傲是战王。

    “微臣遵旨!”北辰卿悠悠行礼,把所有人都算计个通透。

    朝堂上的事情,燕莲是不知道的。她有身孕了,方氏也有了,可应祥林受伤了,伤的还是肩部,没人照料——寄望老那边,还等于是做梦,所以谢氏让应祥林搬到了隔壁的子,让王嫂照料着。

    “巧儿,怎么了?不舒服吗?”家里的事情,燕莲插不了手,但是家里几个孩子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因为之前发生的事,孩子们心里多少有了阴影,都不愿意外出了。

    燕莲在家给他们讲故事,教一些小游戏,日子过的到好顺心。

    她出来的时候,看到陈巧儿眉头紧皱,捂着胸口,脸色也有些不对劲,就立刻问道。

    陈巧儿咽了口中的酸涩,盯着厨房咕哝道:“也不知道王嫂今天做了什么,那味道,好难闻,让人难受!”

    燕莲一听,有些诧异!厨房的味道,那是红烧肉啊,多么明显的味道,巧儿竟然听不出来,还说难闻?

    燕莲觉得,自己肚子里的娃儿跟自己一样,典型的吃货,闻到油腻什么的,没有反应,反应最大的,就是血腥味,闻到一点点就恶心的想吐,百试百灵。

    只不过,眼前……燕莲把目光从巧儿的脸上转移到了她的肚子上,看的陈巧儿面色通红,害羞的捂住自己的肚子,有些无措,就双眼一亮,惊喜问道:“是不是有了?”

    陈巧儿被她这么一问,脸颊更红,支支吾吾的说:“我也不知道,就觉得这几天有些恶心……,”

    “应文杰,”燕莲突然扭头大喊着。

    “这么了?这么了?”里的,厨房里的,连后院的人都匆忙赶来,连实儿等孩子都从里奔出来,有些不知所措。

    燕莲看到那么多人出来,有些汗颜的看着众人,尴尬一笑说:“我就叫文杰去请大夫……你们怎么都出来了?”

    “燕莲,你不舒服吗?是不是肚子不适?”谢氏一听,连忙不安的关切的问道。

    “不是我,”燕莲把巧儿推出来后说:“是巧儿不舒服,我让文杰请个大夫给她瞧瞧,”

    “巧儿,哪里不舒服?你怎么不说一声呢?”应文杰立刻紧张的上前,焦急的问道。

    这种事情,巧儿自然不可能直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就娇嗔的怒瞪了应文杰一眼,然后转身进,把应文杰弄得一愣愣的。

    “傻小子,让你去请大夫,你问个什么劲呢?”燕莲忍不住的拍了他一。

    “噢,我去,我立刻就去,”应文杰心里是不放心的,可是觉得还是请大夫要紧,连手都么有洗,直接往村里去了。

    “怎么回事?”燕秋见燕莲满脸的笑意,就疑惑的问道。

    “好事!”燕莲冲着燕秋眨了一眼睛,满是笑容的说道。

    “好事?”燕秋疑惑,见她一直盯着自己怀里的果儿,恍然道:“娘,嫂子有喜了?”

    “什么?”谢氏一惊,惊愕问道:“燕莲,这是真的吗?”那是事情发生几天之后,谢氏唯一露出的除了伤怀以为的表情。

    “应该错不了,”燕莲笑着说:“我都闻到了红烧肉的味道,她却说那味道很难闻,不是有了是什么?”

    “对对,肯定是有了,”于奶奶在一边惊喜的附和着。

    谢氏是满脸欢喜的露出了牙齿,有些不知所措,“燕莲,巧儿没事吧?怎么要请大夫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看着语无伦次,不知道要说什么的谢氏,燕莲伸手握住她的手,笑着劝道:“娘,巧儿没事,就是我想让大夫确定一,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的,是不是?”这一,家里可真热闹啊!

    “是是是,”谢氏还在惊喜中,头一直不停的点着,喜的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应翔安也是,嘴角的笑容一直没有消退过,手也不听的搓着,只是表达喜悦的方式不一样而已。

    大夫,是北辰傲留在古泉村照顾那些伤重的,所以是京城极好的大夫。

    “怀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了,但胎像不稳,应是受到惊吓所致,所以要静心养胎,避免再出什么意外,”那大夫知道战王是极关照这一家的,所以把脉把的也格外的认真,叮嘱自然也是小心万分了。

    “胎像不稳?”燕莲呢喃了一句之后,担心的问道:“会有什么问题吗?”这可是应家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孩子,他们都很关切。

    “小嫂子的身体原本还行,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我再开个方子,让人去京城抓药,喝两贴,不会有事的,”那大夫笑着保证道。

    “噢,那好,烦请大夫先开药,我让我兄弟去京城抓药,”燕莲也不客气的说道。

    “好!”大夫到不在乎这些,比起那些不讲理的,小家子气的,他更满意这样落落大方的。

    “那个,大夫,给我女儿也把一脉,行不行?”一边的谢氏突然开口说道。

    “行,那位?”大夫见状,忙问道。

    燕秋跟燕莲面面相觑,不知道谢氏要抓那个把脉——他们不都没事吗?

    “燕莲,你让大夫瞧瞧,”谢氏催着道。

    “我?”燕莲诧异,伸出手放在了大夫的前面,嘴里疑惑道:“娘,我没事啊,为何要把脉呢?”

    “别说话,”谢氏瞪了她一眼,屏住呼吸等着大夫的结果。

    大夫认真的把脉之后,望着燕莲道:“你可知道肚子里怀的是双生子?”

    “知道,”燕莲点点头说。

    “这双生子在出生的时候,可极其的危险……,”大夫的话虽然只说到一半,但其中的意思,大家都很清楚。

    “大夫,能不能想想办法?”谢氏显得有些慌乱。

    “这个……,”大夫摇摇头说:“这个就没有法子了,除非是趁着月小的时候,不要了,否则只能听天由命!”

    “啊!?”谢氏一听,身子歪了一,被一边的方有占眼疾手快的扶住了。

    “娘,孩子好好的,不会有事的,你不要胡思乱想,”燕莲终于明白谢氏经常眼神复杂的盯着自己的肚子,眼里有喜又有忧的意思是什么了。

    原来,自从自己猜测说怀了双生子之后,她的心里都藏着这件事,怕自己生产危险呢。

    “可是……,”谢氏的眼神还是极其复杂的燕莲略微有些明显的肚子,心里矛盾重重。

    孩子,谁不喜欢呢!可是,那是两个,是最最危险的,她害怕!

    大夫开了药,应文杰进京去抓,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北辰傲,两人一起回的古泉村。

    北辰傲进来的时候,燕莲睡着了。

    “阿傲,”谢氏早就知道北辰傲的身份了,到没有生疏什么,只是这一次叫的时候,脸色格外的严肃。

    “娘,有事吗?”原本想往里去的北辰傲停住了,望着她好奇的问道。

    一般的情况,谢氏是不会叫他的——就算自己成了她的女婿,大概跟方有占这个女婿是不一样的。

    “你过来一,我有话跟你说,”谢氏率先往角落里去。

    应文杰提着药,自然是看到了这一幕,但他只是看了北辰傲一眼,没有出声,径自往厨房去了。

    “娘,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北辰傲见谢氏脸色严肃,以为自己怎么得罪她了,显得有些小心。

    要是秦国的大臣们看到此刻的北辰傲,肯定会气的捶胸——在朝堂上,你有必要这么咄咄逼人,把人玩死吗?现在,在一个乡村妇的面前,就那么的温柔,像只小猫似的,太不公平了。

    对于北辰傲的态度,谢氏是满意的,可比起燕莲的事,她更倾向自己的女儿,就脸色严肃的问道:“阿傲,燕莲肚子里怀了两个孩子,你知道吗?”

    北辰傲原本是嘴角带着笑容的,一听到谢氏这么一问,立刻面色一凛,低着头说:“之前燕莲猜测了一,但还没有确定过!”

    “京城里的大夫给她把脉了,说是有两个孩子……,”谢氏迟疑了一,望着他紧张的说:“你们有个实儿了,是不是?这两个孩子……,你们肯定还会有别的孩子的,”

    北辰傲的心颤了一,他知道谢氏说的是什么意思,低着头,很是复杂的沉默着……。

    “我知道,这么说,你跟燕莲都接受不了,可是……可是我更接受不了燕莲会出事……,”谢氏哽咽着说道:“村里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产妇怀着两个孩子……可最后,一个都没有活来……最最重要的是,是宫里发生的……天人都知道,我是这的害怕,所以所以……,”谢氏见他伤心,心里也难受,可该说的,她还是要说出来。

    “我知道了,”北辰傲脸上是一片的阴沉,回了谢氏一句之后,就转身离去,脸上没有了欣喜的笑容,反倒涌上了痛苦……。

    “唔……,”舒服的睁开双眼,对上的是一双充满痛苦的双眸,燕莲忍不住的开口问道:“怎么了?是海国那边出事了吗?”没有那么快吧!?

    海国就算知道了事情的发生,也会商议的,不可能那么快就来秦国的。

    北辰傲看到她睁开双眼之后,亲吻了一她的额头,轻声呢喃着:“孩子没有闹腾你吧!?”

    虽然诧异他没有回答自己的话,但燕莲还是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笑眯眯的说:“他们可乖呢,只要不闻到血腥味,就算是吃到油腻腻的红烧肉,都不会有感觉的……好期待他们快点出来,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呢!”

    北辰傲见自己只不过轻声的一句问,她就满脸兴奋的洋溢着甜蜜的笑容,那么期待孩子的到来,心里不免有些苦涩。

    “你怎么了?怪怪的?”燕莲仰头凝视着,有些疑惑,觉得他很不对劲!

    ~~~~~~~~~~~~~

    虐吗?虐吗?不了手啊!?亲们把月票攒着,等到月底最后三天给懒懒冲榜呗,双倍啊,懒懒有加更唷!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