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快起来吧,一家就等你吃饭了,”北辰傲换了个表情,露出笑脸催促着,并拿来了衣口,袖口都缝上狐狸毛的衣服,为她亲手穿上。

    燕莲虽然是刚醒的,但还不至于糊涂到漠视北辰傲起伏的情绪——但人家不想说,她也不追问,只是听了他的话,掀开被子起床了。

    气氛,有些诡异,这个是燕莲的感觉。孩子们依旧是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可大人之间的气氛……巧儿红着脸,满脸的幸福,文杰也是一脸爱恋的看着她,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得到整个世界似的,能把人给融化了。

    而爹娘还有于奶奶的神情却显得有些沉重,是为了她肚子里的两个孩子吗?

    只是孪生双胞胎而已,有那么可紧张的吗?

    燕莲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也无法同他们解释——她总不能跟他们说,自己不但看过两个的,还看过三个甚至四个的。在前世无比悲催的年代里,靠人工,你想几个就几个,两个,真的是小意思了。

    她觉得,自己肚子里的两个孩子对自己还是不错的,知道自己幸苦,除了闻到血腥味之外会有些不舒服,其余的时间里,都是不闹腾的,让她很是期待。

    “这两个孩子,我一定会生来的,你们就别瞎操心了,”燕莲环视了一眼桌上的人后,很认真慎重的说。

    “燕莲,”谢氏有些担心的喊着。

    “我吃的好,睡的着,两个孩子也听话,不会有事的,你们安心了,吃饭吃饭,”燕莲见众人表情凝重,头痛。

    北辰傲没有说话,只是往她的碗里夹着菜,温柔的说:“多吃一些,”

    “嗯,”燕莲抬头笑着,努力吃。身怀两个娃儿,她要一个人吃了,三个人补,怎么也得使劲塞才是。

    夜,很深了,怀着身孕的燕莲早已经沉入 梦想,站在窗口的北辰傲回转身子,认真的看着睡着了的人儿,眼里是痛苦的挣扎……最终,他暗暗了一个决定。

    新年,就算是发生了那样的大事,古泉村的村民还是要活着,还是要过日子的。北辰傲吩咐人送了好些银子过去,家里男人出事的,有了这些银子,只要不大手大脚的,就能安稳的过一辈子了。

    这是燕莲想出的唯一的法子!她没有让人大张旗鼓的送去,而是让人悄悄的送去,免得银子太多,引来别人的窥视,反倒让孤儿寡母的日子不好过。

    逐渐平息的日子,让村里的人慢慢的露出了笑容,那是劫后余生的喜悦。北辰傲在古泉村跟京城两地往来……。

    正月初十,终于收到海国来人要接海国公主回海国的消息!

    “你要去吗?”得到这样的消息,让燕莲有些不安。

    “嗯,”北辰傲点点头说:“工部的人已经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往南方,等我到达之后,他们的事情也就完成了,就不用怕海国的战船了!”

    “那要小心,”燕莲抿嘴,低声道。

    之前,北辰傲不管去哪里,就算是一个月,两个月的不回古泉村,她好像都没有什么感觉——可是,自从怀孕之后,越来越觉得孩子在自己肚子里有反应之后,她就更贪恋他的味道了。

    尤其是这几天,他是白天处理事情,可晚上都是在这里,所以一听说他要去江南,这心,就颤了。

    “嗯,”北辰傲看着她心情低落的样子,欲张口说些什么,但还是咽去,没有说出。

    又一个午睡醒来,发现北辰傲没有离开,燕莲显得有些诧异。

    “这是什么?”桌上一碗还烟雾腾腾的东西,隐约的传来了让燕莲觉得不舒服的味道。

    “药,大夫开的,”北辰傲的手颤抖了一,但还是紧握着镇定道:“先把药喝了,凉了就没药效了!”

    “好好的,喝什么药呢?”燕莲坐起身,接过药碗,有些吃烫的换了换手,疑惑的道。

    “是为你好的,”没有多解释,只是这么说着。

    “噢,”燕莲看了看乌漆墨黑,不知道是什么的药碗,很想拒绝,因为喉咙口痒痒的,觉得难受。可是,对上北辰傲那双认真的双眸,燕莲发现自己拒绝不了,就屏住呼吸,想要把这晚烫给灌去。

    看到她慢慢的靠近碗沿,北辰傲的呼吸都显得急促了起来,双手更是握紧松开,松开握紧,谁也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是希望燕莲喝这碗药,还是扔掉这弯腰——唯有他自己心里明白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煎熬吧!

    燕莲靠近了散发着雾气的碗,张嘴,想要一口喝,可喉咙里的不适,让她“哇”的一,不但没有喝进去那药,连还没消化掉的东西,就呕了出来,还不等她有点反应,子里的门突然“砰”的一被打开了,门外冲进来一个人。

    不等燕莲看清楚,手里的碗就“砰,”一声,碎了,那汤顺着地上的浅沟慢慢的流淌着……。

    “燕秋,你干什么?”趴在床边呕吐着的燕莲看到那碗药报销之后,恼怒的问道。

    “姐,那不是什么补药,是哥从城里带给你的打胎药,是要你肚子里两个孩子的夺命药,”燕秋气急败坏的吼道。

    “什么?”太过震惊,她连恶心都忘记了,抬头傻傻的看着北辰傲,好半天连一丝举动都没有。

    “莲儿,”北辰傲见她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上前想要扶起她,可燕莲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之后,眼里闪过疏离,避开了他的手之后,坐起身,冷冷的问道:“为什么?”

    “姐,你先起来吧,这被子都脏了,”燕秋怕事情闹起来,会不好,就连忙劝着说。

    燕莲深呼吸了一,觉得空气中弥漫的药味,让她浑身发冷。

    “你先出去,”她激励的克制着自己的脾气,指着打开的门怒道。

    北辰傲看了她一眼,见她冷着一张脸,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就无奈的叹息一声,转身出门。

    “姐,”燕秋见北辰傲出去之后,避开了摔在地上的碗,嗫嚅了一后喊着。

    “为什么?”当燕莲抬起头的时候,是满脸的泪水,那是燕秋第一次看到自家姐姐那么的痛苦,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是他的孩子……,”她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难以置信的呢喃着:“他就不心疼吗?”对于这两个孩子,她是一心期盼,甚至是一天天在数着时间,觉得时间过的太慢了,她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属于他们的孩子。

    可是,她一心期盼,他竟然亲手把堕胎的药端来给自己喝,还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喝去——要不是……她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眼泪“啪啪”的往掉,哽咽着:孩子是知道什么了,所以才会闹脾气的,否则,他们一向都是乖乖的。

    “姐,你先别哭,当心身子,”燕秋望着她伤心的样子,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床,避开了那些污秽的东西之后,才劝着说:“王爷对你那么好,怎么忍心呢,可能是有什么原因的……可能,连爹娘都是知道的,”

    北辰傲端着药后,她看到大哥一直走来走去的很不安,家里的气氛更是怪怪的,就佯装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大哥回答的太快,才露陷的,否则,她是真的不知道。

    “他们……到底要做什么?”燕莲发现,自己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不知道,”燕秋心里也难受,因为家里人做的事,都瞒着她呢。

    这是要把她当成外人吗?

    “燕秋,你把这些都打扫出去,我先做会,”燕莲疲惫的揉着自己的额角,整个人缩在椅子里,木木的想着,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

    她看着地上的污渍,发现自己浑身冰冷的,连一丝的暖气都没有了。

    病来如山倒,这大概说的就是燕莲了。被今天这么一出一弄,病倒了,开始发烧,昏迷,一子把应家人给吓坏了。

    “我要带她进京,”看到大夫手忙脚乱的样子,北辰傲想到了于秋云,跟应家人说道。

    “王爷,”那大夫认识北辰傲,就禀告说:“应娘子如何的身体,还是别移动的好,马车一路颠簸,对她的身体极其的不利,不如请大夫来这里看,顺便带些不刺激胎儿的退热的药……,”他是怕自己药,出大事,所以迟迟的不敢乱动。

    “文杰,你骑马去把于秋云带来,顺便把大夫说的话告诉他一遍,战王府里有很多的药,让他随便的拿,多拿一些,以防万一,”北辰傲冷声吩咐道。

    “好,我这就去,”应文杰点点头,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了。

    燕莲是昏迷的人事不知,不知道整个应家因为她病倒而再一次的乱了。

    “都怪我,我要不答应,她也就不会出那样的事了,”谢氏看到燕莲这个样子,后悔的不得了,恨不得时间能倒流,自己不要答应只要的事情。

    “娘,你别哭了,姐姐会没事的,”燕秋看到她这样,心里也不好受。

    ~~~~~~~~~~~~~~~~

    好吧,这一章是最难写的,怕虐惨了,亲们接受不了,所以写了删,删了写,折腾到现在,想哭了!

    亲们把月票攒着月底给懒懒吧,拜托了,有加更的唷!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