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之前照顾过燕莲的丫鬟被北辰傲重新派了过来,名叫七巧,是个很心灵手巧的丫头。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七巧是个聪明的,知道自家夫人没什么架子,温温和和的,被自家王爷捧在手心里宠着,什么都大惊小怪的,看的府里一群老少惊呆,仰头大呼:那不是他们家王爷!

    他们家王爷是高高在上的战王,不苟言笑,一脸威严的,怎么弄的跟怕媳妇的乡男人一样,好可怕啊!

    可事实,就那么眼睁睁的存在,弄的王府里的人从开始的震惊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到现在面色平静的接受。

    七巧之所以会笑出声,是知道王爷那黏糊劲,真的把夫人给弄惨了。

    “你还笑,”燕莲睨了她一眼,嗔骂道。

    “夫人,这可不能怪奴婢,谁让夫人表情好可怜呢,可王爷那是看重王妃,”七巧胆大的争辩着,一点都不怕眼前的夫人会恼怒的要毒打自己一顿。

    “好吧,他是看重,看着我慢慢的重起来……就差把我当猪养了,”摸着明显显怀的肚子,燕莲是揪心揪肺的难受。

    “夫人,”七巧不满的抗议着,哪里有女人会把自己比喻成猪的。更何况,她怀的是战王府的小世子,身份尊贵着呢。

    “行了,行了,我不抱怨了还不成吗?”面对娇俏的七巧,燕莲只有竖起白旗的份。“七巧,你知道程林等人在哪里养伤吗?”人家不但救了他们一家,还救了古泉村的村民,自己不道声谢,关心一,还真的说不过去。

    只是,她才进王府,一言一行都被北辰傲给管着,做什么都不行,就差躺着等生孩子了。真那样的话,说不定真的要一死三命了。

    “他们……好像在于大夫那边,”七巧迟疑了一回答着,然后看着她眨眨眼问道:“夫人不会是想去看他们吧!?”王爷会不高兴的。

    七巧那表情,跟便秘似的,看的燕莲哭笑不得。

    “七巧,你家王爷只让我别随意的出府,可没说不许我在王府里走动吧!?”这个七巧,跟北辰傲有的一拼了。平日里,看到自己跟北辰傲做斗争,她在一边瞧着好笑,可等到北辰傲不在,她就成了另一个北辰傲了。

    “……是,”七巧点头,觉得那里有不对劲。

    “那就是了,”燕莲伸手说:“你不放心,就扶着我去,”

    “是,”七巧皱眉,还是没想明白那里有不对劲的。

    于秋云住的地方,大概是王府里最偏僻的,他不喜吵闹,害怕麻烦,整个王府里,唯有北辰傲能左右的了他。

    看到周围一片的荒凉,燕莲有一种于秋云想把自己冬眠的感觉。

    “你们是男人,留个疤痕又怎么了?”燕莲还没进院子,就听到了于秋云不满的抱怨声。“本大夫容易吗?照顾你们五个,还要照顾好夫人,没个人能帮忙,连上药这种小事都要麻烦本大夫……,”

    “咳咳……,”七巧怕不着边的于大夫会越扯越远,就假意的咳嗽了几声,果然,抱怨声消失了。

    “七巧?”于秋云会认识这个小丫头,完全是因为她是夫人身边的红丫鬟,“夫人?”旁边挺着肚子的人,他能漠视吗?

    “我是来看程林他们的,方便吗?”她好像成毒药了,每个人看到她的第一个表情,就是戒备。

    “方便,”于秋云挠挠头,有些无措的说着并侧开了身体,让她往里走。

    就算住在王府里,燕莲的穿着也没有多少改变,一直是能简单就简单……不过,所穿的衣服是最好的料子,样式也是最新的,都是北辰傲命人日夜赶着出来的。头发……不会再用一根树枝随意的一挽了。就算是简单的,也是经过七巧的巧手,用一根玉簪挽着,简单却又高贵。

    整个王府,都把应燕莲当成未来的女主人。因为没有皇上的圣旨,也没还和王爷真正的成亲,所以不能称为王妃,只能换她一声夫人。可这声夫人,也是他们发自内心尊重着的。

    “夫人,”除了程云不在这里外,其余的四人看到她进来之后,异口同声的喊着,表情各异,谁也不知道他们心里此刻在想些什么。

    其实,不单单是他们,或许连燕莲,都觉得心思复杂吧!

    这几个人,是她打算终身不在相遇,不在牵扯的,却因为他们而救了那么多人,让她还能完整的拥有一个家,她真的感激万分。

    可是,曾经的背叛跟如今的救命之恩,好像成了一种矛盾,让她难以抉择。

    “身上的伤……可好些?”燕莲开口温和的问道。

    四人面面相觑,由程林开口说:“多谢夫人关心,伤势已无碍了,”

    “于大夫,你方才说的上药,是怎么回事?”燕莲觉得他们肯定会说好不说坏的,就扭头看着于秋云问道。

    “他们身上的伤都挺重的,之前一直在休养,伤口上的药也要不停的换,才能愈合……,”话外之意就是他们身上的伤,根本没有好全乎。

    果然,燕莲眯了一双眼,知道他们是好意的,就没再说什么了。“于大夫,你若是忙不过来,就让王爷安排几个小斯照顾他们,这身体总要保养好的,”

    “我知道了,夫人,这里不太干净,还是先回去吧!?”他是怕王爷回来看到这一幕,雷霆大怒,那就糟糕了。

    空气里隐约弥漫着的血腥味,让燕莲是感觉有点不舒服,她点点头说:“程云呢?我去看看她,”

    “程云在自己的院子里,她受的伤还好一些,是内伤,好好调养一番就可以了,”

    “行,你们好好的养伤,等伤好了,再让王爷安排吧,”燕莲轻轻的丢一句话之后,就转身离去了。

    “程林,夫人的意思……是不是,原谅我们了?”程木压抑着心里的喜悦,屏住呼吸问道。

    “应该是吧!?”程林有些不敢确定的说。

    “趴着,别胡思乱想了,扯开了伤口,我先废了你们,”于秋云见他们几个激动的要坐起来,就立刻摆出了一副晚娘的面孔,把四个人全部都吓住了。

    四人压抑着内心的喜悦,无奈的重新躺好的躺好,趴着的趴着……。

    “夫人?”程云看到被七巧扶着进来的女人后,立刻惊喜的喊着。

    “坐着吧,”见她穿着厚厚的袄子,该是受了很重的内伤才是,脸色都惨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

    “谢夫人,”程云显得有些小心翼翼加不知所措。

    “身体如何?”于秋云的话,还真的不能相信。

    大概,在他的眼里,死不了的,都不算什么大问题——从他方才抱怨的时候,就能看的出来了。

    “于大夫说,只要休养好了,问题不大,”程云捂着自己的心口,小心翼翼的道。

    看着程云那个样子,燕莲觉得心酸。初来乍到,是他们看不起自己,鄙视着,不屑着,可眨眼,就换成他们小心翼翼的,这人心,真的复杂。

    “那就好好的休养,等身体好了,就跟王爷说一声,回我身边照顾着,这怀着孩子,身边没个利索的人,真的不行!”燕莲摸着肚子,含笑说道。

    程云一听,先是心里一惊,紧接着是满脸控制不住的喜悦……她使劲的点点头说:“属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背叛夫人了!”

    “过去的都过去了,别放在心里了,”也许,是他们观念不同吧!北辰傲跟北辰卿是亲兄弟,对他们而言,也是另一个主子。

    相反,自己才是最不像主子的那个。

    生死之恩,什么瑕疵都过去了。

    程云可以回到自己的身边照顾自己,至于程林等几人,就不是自己能安排的。之前,应家需要护卫,如今,自己来了战王府,应家就跟普通人家一样,也没什么可引来的麻烦的,这些护卫就用不上了。

    北辰傲出去了一天,到很晚很晚才回来。

    “怎么还没睡?”北辰傲怕她睡了,回来的脚步也格外轻。可进来的时候,却看到她躺在软榻上,闭目假寐。

    听到他的声音,燕莲睁开双眸看着他,微微一笑,解释说:“今日睡的多了,不想睡……怎么回来的那么晚,是出什么事了吗?”

    “嗯,”朝堂上的事情,北辰傲从不会瞒着她。因为他觉得,告诉她的话,偶尔她说的几句话,比朝廷上那些大臣有用的多了。“海国派使者来了,要接回海国公主的遗体……,”

    “提了什么条件?”燕莲好奇的问道。

    能议论到那么迟的,肯定是事情比较棘手了。

    “海国极尽的嚣张,不但要秦国割地赔款,还要皇上答应把原本选中的皇子送到海国去,等到成年之后再送回来,”北辰傲眯着双眼,舒服被由着她给自己揉额头,但也没忘记自己要说的事。

    “这海国有何嚣张的呢?”燕莲诧异,手上的活却没有停。

    “海国跟晋国联手了,”这才是问题最大的麻烦。“所以,朝中许多的大臣害怕两国两手,秦国只会割让更多的利益,所以才想着现在要息事宁人,所以吵的不可开交,”这件事,皇上也为难。

    ~~~~~~~~~~

    昨夜一点睡,凌晨三点被吓醒,失眠了,现在困,楼上装修,这过的尼玛的日子,真让人捉急!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