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打胜仗,自然是好的。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万一与海国交战,输了,那就会成为秦国的罪人了。

    燕莲的手顿了一,然后继续揉着,轻声问道:“南方的战事,要你去出面,还是……?”

    “如今的局面,由不得我开口,因为事情万一有变,我就会很被动……除非是皇上的圣旨,”北辰傲头痛的解释着,

    “你是没有预料到,海国会跟晋国联手吧!?”燕莲见他眉头深蹙,轻声问道。

    “猜测过,但没想到海国会一边派人来秦国,一边往晋国派人,这两手来,秦国是相当的被动,”之前,只要是海国,那他就能轰轰烈烈的跟海国开战,就算是输,也要把海国整的元气大伤,短时间内不敢再往秦国进犯了。

    但如今,两国联手,都对秦国虎视眈眈的,对秦国是极其的不利。

    燕莲停手,斜靠在软榻上,睨着他说道:“你可别忘记了,你可是跟海中擎联手的……这小子可是个狠手的人,要知道你们跟海国交好了,说不定能背后捅你一刀,你可得掂量掂量!”为了活着,能把自己卖了的人,能简单吗?

    如果换成她,落得这样的局面,都做不出那样的事来。

    “他?”北辰傲双眼一眯,想到了什么,睨着悠闲自在的女人,挑眉问:“你想到了什么?”

    “呵呵,跟你想的一样,”燕莲坐起身,扬起嘴角神秘兮兮的说。

    “海中擎是被追杀逃离海国的,可他毕竟还是原太子……那些被迫承受叛乱的,该是被威胁的,”北辰傲轻声道。

    “所以只要让海中擎悄悄的回去,说不定事情就有转机了!”燕莲抵着他的额头,心情颇为不错的说道。

    北辰傲伸手摸摸她的脸,最后把手放在了微微凸起的肚子上,感受着里面的生命,然后有些迟疑的道:“这样,会不会有危险?”

    “有危险能怎么样?”燕莲说的不以为然,“他要想复国,就得明白这个道理……否则,秦国未必会出兵,除非他有更好的条件,”人跟人之间的交易,本就如此。

    海中擎不会天真的以为,单单交出了海国的战船图纸,就能得到秦国的权利支持吗?那些协议只是空口的承诺,谁都可以忽略的。

    其实,她是冷血的!海中擎这么做,有可能会被海国皇上逮回去,被灭口也说不定。可是,为了秦国安宁,为了北辰傲,她只能那么冷血无情。

    她是自私的,但更希望天太平,过宁静的日子。

    “好在之前那使者在半路死了,那些杀手不是被暗卫们杀了,就是在路上一起被灭口了,否则的话,海国还带条件,让我们交出海中擎三兄妹,事情就更复杂了!”这是所有事情当中,最让人能松口气的。

    “迟早会知道的,”燕莲相信,总会有人偷偷的给海国使者传消息的。

    那些身为秦国人,却做着背主忘宗的事,也不知道死后,有没有脸面去见地的祖宗。

    北辰傲咬牙,“等皇上圣旨一,我立刻带着枫儿他们三个江南,你跟实儿在王府里,轻易不要见人,我会吩咐管家的,”她毕竟不是真正的战王妃,真的见到一些人的话,吃亏的,还是她。

    “嗯,我知道了,”燕莲还想提醒一句,可这话到嘴边,还是开不了这个口。

    他已经够烦了,以后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这个海中擎,若是真的答应会海国,那么,这个人的心机跟心计是多么的可怕——而他才只有十六岁。

    若是三十年后,秦国没有英明强大的国君,恐怕依旧会是海国的囊中物吧!?

    三十年的限制,不但对秦国好,对海国更好。海中擎若是复国了,最先要做的就是整顿那些背叛了他父皇的人,根本没有时间打仗……这大概也是那小子的希望吧!

    “我会在你生孩子的时候赶回来的……,”摸着她的肚子,心里有无限的不舍,可没有办法,他只有先国了,才能给她一个安定的家。

    “好,”对于这一点,燕莲到没有强求。

    世上的东西,本就不能完美,太强求了,反倒让自己也不开心。

    不等大家决定好,鸽传信,北方战事又起,愈演愈烈,却彻底的把皇上给激怒了。他不顾众位大臣的反驳,直接拒绝了海国的一切要求,力争开战。

    秦国皇上来这么一手,海国使者却有些胆怯了,张牙舞爪的威胁着,也有些示弱——可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更何况是秦国的皇上呢。

    这怒气,不是谁都能浇灭的。

    北辰傲决定去南方,那么根儿等人都要离开,去找寻属于他们真正的亲人了。

    只是,眼前的一幕,算怎么回事?

    “呜呜……实儿哥哥,你跟我们一起走吧!?”娇嫩嫩的枫儿穿着白色的新貂裘,配上粉色的飘带,衬托的格外的可爱。只是现在的她,一脸鼻涕,泪水的,抱着实儿,死活的不肯松开,让燕莲一脸黑线。

    枫儿,你是想告诉我,你要当着我的面,拐走我的儿子吗?

    “娘,”实儿纠结了。

    他也不希望枫儿他们离开,可是……可是他更不想娘亲,爹爹说了,娘亲肚子里小宝宝,自己不看着,护着,娘亲就会不要他们了,所以他怎么都不要离开娘亲的。

    燕莲漠视,自己招惹的桃花,自己解决。

    北辰傲看着这一对有趣的母子,只能抽搐着嘴角,也沉默的任由枫儿抱着实儿哭……。

    “姨姨,让实儿哥哥陪着枫儿回家,好不好?”枫儿见实儿不点头,只是使劲的推开自己,就跑过去抱住了燕莲的大腿,仰头可怜巴巴的说:“枫儿家里也很大很大的喔!”

    枫儿,你是要抱大腿吗?燕莲抽着眼角,低头看着枫儿,很是无奈的说:“枫儿,实儿哥哥的家在这里……而且,他现在太小了,不能跟你离开,”

    “那什么时候可以?”枫儿歪着头,认真的问道。

    “额!”为什么这话怪怪的呢?“实儿哥哥不去看枫儿,枫儿长大之后,可以来看实儿哥哥跟姨姨,是不是?”

    “是,”枫儿咧嘴一笑,燕莲以为她明白了,却不曾想到,她突然跑到了实儿的身边,娇声道:“实儿哥哥,等枫儿长大了,枫儿要嫁给你,你不许再娶别的姑娘了,知道吗?”

    “咦?”燕莲茫然了,怎么会这样的?

    实儿委屈的看了自己的娘一眼,以为这个媳妇是自家娘亲给定的,就呐呐的点点头说:“噢!”

    “哥哥,咱们回家吧!”刚才还哭的稀里哗啦的枫儿,得到保证之后,竟然不哭了,看傻了所有人。

    情商高的孩子,真的伤不起啊!

    “他们……这算是定了娃娃亲吗?”枫儿是一步三回头,实儿是咬着唇挥挥手,看的燕莲好纠结,觉得自己就像是恶婆婆,拆散了人家情深意重的小两口。

    “别想太多了,好好照顾好自己,有事去找我大哥,他会解决的,”就算他是战王,可亲兄弟还是亲兄弟啊!

    “我知道的,”她只要不出府,应该不会有太多的麻烦吧!?

    燕莲想的是不错的,只是,她忘记了,如今的战王府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战王出京了,不代表没事,反而代表事情多了。

    后宫,前脚,战王出京,后脚,皇后就带人去见皇上了。

    “莹儿点头了?”皇上听到皇后的提议后,显得格外的诧异。

    “臣妾问过莹儿,她含羞的点头了,并表示会善对应娘子的孩子的,也不介意战王府由应娘子的儿子继承,”皇后含笑着说道,觉得长公主这般大度了,战王也不会拒绝了。

    应娘子是好,可是,应娘子毕竟是个村妇,上不了台面。她的长公主可是从小由教养嬷嬷严加教导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跟别说那一身高高在上的尊贵气质,那可不是谁都有的。

    皇上看着笑意满满的皇后,思索了一之后,摇摇头说:“应娘子不会点头的!”

    皇后眨眼,疑惑,表示不懂皇上的意思。

    “战王如此看重她,如今又怀着战王的孩子,皇后觉得战王会答应吗?”皇上睨了她一眼,没有解释说当初自己早就想把公主嫁给他,是他一口拒绝,完全不同意——那个时候,可没有应娘子的。

    “这个……只要皇上一道圣旨,不就行了吗?”皇后觉得皇上太大惊小怪,也把那个应娘子看的太重了。

    “这件事,先缓缓,等到战王回来之后再说,”谁知道以后是什么运数,圣旨,说不定被骂的会是他这个当皇上的。

    别人不敢,应燕莲铁定是敢的。

    更何况,她也是公主啊!

    就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发现那块令牌的秘密了——想着,还是蛮期待的。

    皇后不以为然,想着长公主嫁,北辰傲就算身为战王,敢拒绝吗?一个乡妇人,也跟长公主抢男人,不要命了!

    给她一点甜头,就不信她不会答应。

    ~~~~~~~~~

    一万一,更新完毕,讨赏了。呜呜,困死,睡觉去!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