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七巧看着眼前愣愣的夫人,有些担心的喊着。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我没事,”燕莲虽然这么回答着,可是双眼却一直盯着桌上的显眼盒子,眉头深皱着……。

    “奴婢把这些东西放进库房吧!?”七巧迟疑的问道。

    “先放着,”燕莲终于把目光从那个精致的盒子上收回来,坐在椅子上,伸手撑着巴,满脸疑惑的嘟囔:“这皇后娘娘好好的给我送礼,是不是有些诡异啊!?”

    方才,管家来报,说皇后娘娘派了宫里的得力嬷嬷来给她送贺礼,她吓了一跳,心想着,自己跟皇后娘娘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她给自己送礼了?

    她是接的胆战心惊的,好在那嬷嬷没说什么,送礼之后就被管家送走了。可她呢,还在这边傻傻的看着那盒子,总觉得那里有不对劲的。

    “……可能是因为王爷,所以才送的,”七巧见夫人这么纠结,就绞尽脑汁的想了个借口。

    “北辰傲?”燕莲呢喃着,眼神变得深邃起来。“先把这个盒子放着,里面的东西不要随意的动,”谁知道皇后安的什么心,不要轻易的动了,才是硬道理。

    “是,”七巧抱着盒子,往里去了。

    “这个皇后要送东西,该送北辰傲才是,我这个乡妇人,能让她看的上眼?”不知道为什么,燕莲总觉得里面有很深的猫腻。可是,人家没说清楚,她就是想知道,也无从打探,只能把这件事放心了。

    三月,大地复苏,古泉村是一片繁忙的景象,而方家村跟溪坑村就显得有些诡异……繁忙的人有,都是岳家从外面派出来的。只是,这村里的人跟防贼似的看着他们,寸步不离,那种感觉,恐怕不好受吧。

    “程云,”经过细心的调养,程云已经恢复了身体,到了燕莲身边服侍着。“去把程林几个叫来,我有事要吩咐他们去做,”

    “是,”程云心里暗暗高兴,自己被调来夫人这边后,程林等人伤好了,却依旧什么事都不做,王爷又不在,这种感觉,真心的让人不舒服。

    燕莲心里明白,可她身边真的没必要安放那么多的人呢!

    如今,孩子稳定了,于秋云三天两头的来把脉,说孩子很好,她也经常运动着,没有觉得不适,就觉得日子过的太无聊了,该找点事情做做了。

    “夫人,”几个人过来,一致给燕莲行礼。

    “别多礼了,”燕莲挥挥手,很是随意的说:“这城外的那块地,你们是知道的,如今我怀着身孕,进出也不方便,我又闲的无聊,就规划了一些东西,由你们几个去做,进度什么的,只要隔个几天回来禀告一声就可以了!”

    “是,”谁都没有反驳,只有异口同声的回答。

    “人呢,跟管家要,就用之前的那些人……至于做饭的,”燕莲思索着,如今的古泉村正在收割冬小麦跟种早稻,人忙的连饭都没时间做了,怎么可能会抽的出时间来给那些人做饭呢。

    所以,她得另外找人了。

    “去城西……,”她地头拿笔画了个大致的地图,交给程林说:“按照这个去找一个崔大娘,让她在村里找几个愿意帮忙的,就说工钱是现付的,一天一个结算,每天三十文,还能带剩菜剩饭回去给孩子们吃,”

    程林拿到了她画的图纸,低头无意的瞄了一眼,心里充满了震撼,然后再把她的话听进去之后,心里着实的吃惊。

    “是,属即可就去!”四人转身离去。

    “程林,你怎么了?”程木见他紧抿着嘴巴,一言不发,满脸的严肃,就好奇的问答。

    程林没有回答,而是把手中的图纸交给了程木,往前走了几步之后,才迟疑着开口说:“也许……我们都不知道夫人到底有多少的本事,”那天在古泉村,夫人随口的一首折叠诗,就让他惊艳了。

    而现在……他自叹不如,枉费他自满满腹才学。

    程木几个靠近一看,发现图纸上是几笔简单的线条,可组成的,却是一副精细的地图,连什么路,都写的一清二楚。

    “夫人,是有本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之后,由程雷了结论。

    没有本事,会让他家王爷看中,那么宝贝吗?

    程林几个因为之前一次做错,被夫人鄙视厌恶了,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了,自然是要好好表现的,所以他们办事特别的积极,而且,效率也高。

    至于去城西找崔大娘的事情,那根本不用二话,崔大娘更是积极的找了自己要好的,还帮了几个男人争取了在那边干活的机会,心里恨不得把燕莲供起来拜了。

    有事情做,燕莲觉得自己也不会无聊了。每天给于秋云把脉,陪着实儿吃饭,送他去隔壁院落听夫子上课,再回来按照自己想像种的,把城外的地给彻底的开发出来——那边,是热火朝天的,引来了更多人的窥视。

    “这应燕莲还真的有本事,搭上了北辰傲……,”岳三少的恨意,可不只有一点点的。

    他跟北辰傲天生不对盘,毕竟一山不容二虎。之前,北辰傲做的生意,他都插一手,可最后,输的总是自己。

    要不是他还有点脑子,早就被北辰傲吃掉了。

    现在,他看上了成为欲开发的地,想从中手,却没想到,应燕莲还是北辰傲的女人,他还真的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了,这样的女人也的了手。

    “城外的那块地,该怎么办?用的全都是战王府的人,根本无从手,”岳三少的手头痛的禀告着,因为他们花了很多的力气,发现连靠近都做不到。

    “先等着,看看那女人要搞什么,”岳三少的手紧紧的握着,他看到渐渐被规整后的地,真的后悔的恨不得杀了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手。

    那是换地,原本以为没有什么用。可是,现在经过应燕莲的人这么一捯饬,那初初整出来的效果,就看的他心动了。

    北辰傲不在,这胜负,还未定呢。不管应燕莲是留还是要卖掉,他都不会让她轻易简单的得到的。

    “夫人,管家把稳婆都找来了,说要住在王府里,等着夫人生产,”七巧从外面走来,觉得天气有些热起来了。

    “现在才六个月多,是不是太早了?”燕莲咋舌。

    “于大夫说夫人发动的时间可能会早一点,所以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七巧看着夫人那肚子,心里也暗暗的担心着——但愿,一切平安。

    “那就让管家安排吧,”她知道,随着自己的肚子越来越大,大家的关注也就越来越多了。

    六个月,提早发动,大约就是八个月,也就是五月——好像,会有点热啊!

    北辰傲一去南方,也不知道什么个情况,燕莲只是偶尔听七巧说起,说是开战了。至于细节等东西,她是真的不知道,因为她没找北辰卿打听,就怕惹来北辰府的那个老夫人的关注。

    其实,燕莲是不知道,当知道自己的小儿子竟然是天闻名的战王之后,老夫人就喜悦的快控制不住自己,甚至跟向岚心说,她就是未来的战王妃,谁也抢不走她的位置……这个话,自然被北辰卿知道了。

    北辰卿当着向岚心的面,告诉北辰老夫人说:战王府的位置,怎么都轮不到向岚心,那是由皇上说了算的。还有,让她别去战王府找麻烦,人家不会当她是战王的母亲就会客气,因为连他战王府,都得经过应燕莲的点头。

    要是她去,被人轰出来,难堪了,可别怪他没提醒着。

    北辰老夫人别的都还好,就是死要面子,所以这种可能会丢脸的事,她是绝对不会做的……所以,燕莲才侥幸没被搅和着。

    “娘,小妹妹什么时候会出来?”实儿轻轻的摸着燕莲圆鼓鼓的肚子,好奇的问道。

    “快了,”肚子越发的沉重,燕莲觉得自己都看不到自己的脚尖了。可就是这样,她依旧每天让程云扶着自己去转转,好让自己能平安生产。

    她知道,北辰傲跟于秋云交待过的,若是有危险,就会保留孩子,所以她要顺利的把孩子生来,否则,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

    “这些日子你得注意一,都快八个月了,”谢氏始终还是放心不自己的女儿,放了自家的媳妇,赶着来看看。当她看到燕莲的肚子巨大,腿都肿起来了,又见战王府里连个长辈都没有,就越发的不想回去了。

    她跟陈巧儿解释了一,家里放着王嫂跟于奶奶,再交代应文杰,要是家里忙不过来,就请了亲家母过来帮忙……就算是被人骂,她也得看着燕莲不是。

    好在,陈家的人都比较通情达理,那陈巧儿的母亲知道燕莲怀着是双生子,同样跟着担心,还力劝谢氏不要担心家里,担心巧儿,她去陪着……这样一来,谢氏才在战王府落住,什么都不管了。

    “我知道,”燕莲心里还有个隐约的担心——还有句话叫:七活八不活,这中间,她得小心翼翼,千万不能惊动了胎气,否则真的玩大了。

    北辰傲在离开几个月之后,终于让人送了信来,也带了许多的东西来。

    信里,满满都是歉疚跟无奈,还有挣扎,他甚至想过,什么都不管的就跑回京城来,期待着属于他们的小生命出来——可是,一个动荡的国家,能给他带来什么呢?所以,他只能痛苦的忍着,跟海国周旋着……。

    一场场的海上战争,情况灿烈,但秦国却在惨烈之中奋发了,学会了很多之前不懂的。虽然代价花的大,可海国也没有得到丝毫的好处。

    因为是海国来攻打的,所以,秦国的粮食补给,根本不用担心。反倒是海国,经常为了粮食奔波,有些熬不住了。

    海中擎果然有本事,独自一人……在北辰傲还没到南方与他商议的时候,他就偷偷独自回国,并成功的挑起了海国叛徒们之间的利益关系,也让这场仗打的有些力不从心。

    每个人的手里都有兵,可是谁都防备着,不敢出手一搏,就怕被人给拉马,死无葬身之地之地,所以这场仗,只增加秦国经验的。

    看都北辰傲让人送来的礼物,燕莲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那是一串串颜色各异,形状各异的贝壳,让她猛的睁大了双眼。至于那些珍贵的,白色的,粉色的,黑色的珍珠,反倒被她给嫌弃了。

    “好漂亮,”七巧是个小姑娘,爱美是自然的天性。

    “等做好了,送你一个,”燕莲摸着那些经过处理的贝壳,心里心心念念的就是手串跟风铃,觉得那也是一种寄托。

    “奴婢可不敢要,那是王爷送夫人的,”七巧立刻推着,摇头拒绝着。

    平时有什么好东西,夫人都惦记着她,已经让她觉得自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能服侍那么好的一个主子。

    整个王府里,谁不羡慕她,说她福气好呢。

    她再贪心,就真的过了。

    “这些东西,你现在可不能动,都要生了,万一触怒了胎神,可有你受的,”谢氏见她还想动刀动针的,就立刻严肃的呵斥着,让七巧把东西都收起来,连碰都不许她碰一。

    为了孩子,燕莲告诉自己,忍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燕莲的肚子也越来越大,尤其是到了八月之后,就跟气球吹起来似的,让人看的触目惊心的。

    “也就这几天了吧!?”知道燕莲要提早生的,所以谢氏每天都紧绷了神经,只要燕莲皱一眉头,她都觉得自己的心漏跳了一,让整个王府都陷入一种紧张诡异的气氛中。

    “嗯,”燕莲点点头,感受着孩子在肚子里的欢腾,安抚着谢氏说:“娘,你别担心,王府里什么都准备好了,大夫有,稳婆有两个,奶娘也挑选好了,那些上好的补血的药材都有,我会没事的,你没整夜整夜的不睡,不然,孩子生来后,谁带啊!?”

    父母心,天无价!

    ~~~~~~~~~~~

    晚上就一章,懒懒得早点休息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