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莲自然告诉他,长大,是需要用时间的,这样,他才能体会到当哥哥的那种心情。寻找最快更新站,请百度搜索

    “实儿,”伸手摸着他的额头,发现之前哭哭啼啼消瘦的小家伙,已经长大了。“若是北辰府想让你回去,你愿意吗?”实儿,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长子嫡孙,这个事实,否认不掉。

    七岁的实儿经过了夫子的教导,变得内敛起来,没有在古泉村那样张扬顽皮。燕莲看在眼里,心里是极其的复杂的。

    要是他们还是古泉村里简单的村民,那么她愿意放任实儿过个肆意的童年,他的未来,由自己打拼,给他一个无忧,衣食不愁的将来。

    可他偏偏不是,经历了幼年时候的穷苦,他对人的防备心比谁都重,尤其是北辰卿的欺骗,让他看到北辰卿都没有脸色,甚至漠视了这个人的存在,让她有些担心。

    七岁的实儿已经懂得了许多,尤其是管家特意的交待了夫子,让他教会了实儿一些权术,因为那是他以后必经之路。

    “……,”实儿收敛起了脸上的纯真,望着自己的亲娘,迟疑了好一会儿后才压低声音说:“我不要!”

    “娘知道,可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抗拒的,”对北辰府的排斥,不要说实儿了,连她都是。

    “娘,”实儿望着她,很认真的说:“不但是我,连两个弟弟,我都不许他们回北辰家族……,”

    实儿的话,让燕莲觉得,实儿一子长大,变得让她有些陌生,又让她心疼。

    七岁的孩子,懂得什么?可他,因为北辰傲不在,自己又怀有身子,被迫的长大了。

    三个儿子,总要有属于他们的,不是吗?要是杭青青能生个儿子出来,实儿他们的未来,或许不会那么沉重。否则,有个北辰家族,加上一个战王府,他们几兄弟若是齐心,还可以,若是不齐心,以后,有的实儿烦恼了。

    “那你觉得,一个战王府,够你们三兄弟分吗?”天知道她是多么的想要个女儿,贴心的,能整天让她玩的。

    当你的女儿就被你玩的,那也太悲催了。

    “有一个北辰府,就有另一个,有一个战王府,就有另一个,”实儿很是随意的说着,却不知道这句话在燕莲的心里造成了多大的震动。

    燕莲听的是内心的震撼,却不知道,燕莲这个小小年纪的小男孩,在十几年之后,实现了自己的诺言,真的没有接战王府跟北辰府,就靠着自己走,一步一个脚印,成就了另一个传奇。

    至于北辰府……在战王府跟护国公主府面前,他算什么呢?

    “坚持自己的,娘支持你!”燕莲没有在说什么了,知道实儿没有心思回北辰家族,她心里踏实了,就算是披荆斩棘,她也不会让实儿回去的。

    母子俩温馨的看着床上的两枚小包子,心里暖暖的……而在千里之外,有个男人委屈了。

    北辰傲看到隐卫马不停蹄送来的信跟画像,着急的心是放了,可心里的酸涩就冒出来了,而且是怎么都挡不住。

    一家四口,实儿跟燕莲是别人画的,可两肉包子是燕莲画的。就几笔,画的简简单单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像,把两孩子画得活灵活现的,他都忍不住的想回京了。

    “主子,”送信的隐卫看到自家主子那难看的脸色,滚动了一喉咙口的唾沫,抱着必死的决心说道:“夫人吩咐了,若是主子还没能在年前把仗给打结束了,到时候,两位小主子不认识主子了,就别怪她……,”

    “什么?”北辰傲阴沉着脸,直觉告诉他,面的话,不是他想听的。

    “带着三个小主子,卷走战王府的一切,找别的人……嫁了,”隐卫缩缩脖子,很是苦逼的说道。

    夫人说这话的时候,可很是轻松的,还略带一些笑容呢。可为毛他说的时候,觉得自己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呢?

    果然,北辰傲听了之后,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气把隐卫吓的小心肝直颤,恨不得立刻消失在主子的面前。可是,他还有话要说啊!

    “夫人还说,主子打仗力不从心,等孩子大了,连爹是谁都不知道,还不如给他们重新找一个,”夫人,你那是要我的小命。

    “啪!”北辰傲怒了。“她说的简单,这仗是那么好打的吗?有本事,让她来打打看,简直岂有此理!”这个女人,真的说话不腰疼,打仗能那么儿戏吗?

    “额,”隐卫迟疑了一,拿出了另一封信放在桌上,缩一脖子说道:“夫人说,这主子生气的时候交给你的,”

    北辰傲额头猛抽,觉得应燕莲这是让人来戏弄自己的。

    “滚,”他恼怒的抢走了隐卫手的信纸,怒斥了一句隐卫,阴沉着,脸色很是难看。

    隐卫连滚带爬的出了,站在门口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半信半疑的呢喃了一句:“还活着?”

    在看信之前,北辰傲觉得,应燕莲要是在自己的面前,肯定会狠狠的打她的屁股一顿……可是,当他看了应燕莲写给自己的信之后,嘴角扬起了不可思议的笑容,最后,懊恼的嘀咕了一句:“自愧不如!”

    燕莲的信上说什么呢?

    海国跟秦国交战,跟晋国联手,为的就是想要吃秦国,若输,那就是秦国的悲哀跟耻辱,所以,没有必要跟海国讲究什么道德,直接用投石器装上火,来个火烧大船,看看海国没了战船之后,是否还能那么的嚣张。

    再不济,就用水鬼,凿沉了战船,让海国的水兵有来无回。

    北辰傲,你若是还讲究什么道德什么规矩的话,再等半年你没把海国的事情搞定,我就带着三个儿子嫁人了,反正你也无所谓——有古泉村的千亩土地当聘礼,会有人要的,对吗?

    最后“对吗”两个字,简直就是在挑衅,看着北辰傲磨牙霍霍,恨不得咬死这个女人。刚生了孩子,就想着要带着孩子另嫁,她这什么人啊!?

    更何况,整个秦国,大约也就她一个女人会说这样的话了。

    带着他的儿子嫁人,那是做梦,这辈子都别想了。

    北辰傲的怒火,那是不可小觑的。他把应燕莲的信放好,立刻跟将士商议,采用的方式,自然是釜底抽薪的——只要毁了海国的战船,看海国还能嚣张多久。

    至于跟海中擎的协议,没有了战船,大不了,海国有难,秦国站在他那一边就是了。这么做,到不是北辰傲好心,而是他在想着自己的大儿子对那个海国的小公主到底是有心没心的。要是有心,毁了未来儿媳妇的娘家,那可是要有大矛盾的。

    燕莲要是知道打仗的节骨眼上,他还有心思想这些,肯定会扶额说被他打败了。

    南方的战事,因为应燕莲的一封信,打破了僵局——战王,经此一战,名声更响。

    投石器上的东西沾了火,投过去,不然能杀人,还能烧船……北辰傲更是举一反三,箭上绑火油,没射到人,也能快速的燃烧了战船,一时之间,把海国打的落荒而逃,连焚烧了的战船都弃之不顾了。

    这一站,秦国大胜,海国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再有什么大作为的。

    这么一来,北辰傲就能启程回京——就算是他加快了脚步,能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也在九月了。

    对于南方大获全胜的消息,燕莲自然是清楚的,心里对海中擎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么一来,海国的战船,不会是战无不胜的了。

    不过,只要海国不攻打别国,守着自己的国土,那还是可以的,毕竟人家不会拿投石器去攻打海国,那是自找死路。

    战王府的隐卫,派出去几个月了,也联系了江湖上的人一起查找梅以鸿的落,可翻遍了北方,甚至进入了晋国,却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燕莲得知消息之后,安抚梅以蓝,至少目前是好的,因为隐卫偶尔探查得知,晋国也在查找梅以鸿的落,那就证明,梅以鸿没落在晋国人手里,这么一来,不但证明他还活着,还很安全的。

    至于梅老将军,在事情发生半月之后,终于被人找到,在一处寺庙之内——不管人家原先打的什么主意,至少那阴谋没有成功。

    许是人家想把梅老将军的尸体带出去,但秦国派出太多的人查找,甚至最后隐卫跟暗卫都插手了,人家怕行迹败露,最后无奈的把梅老将军的尸体给露出来了。

    梅以蓝知道找到父亲的尸体之后,当场就哭晕了。

    燕莲是苦于自己没有出月子,想帮又有心无力,就让管家代表战王府,程云代表了自己,去照顾帮帮主梅以蓝。

    上官浩想出力,可有个上官府压着,他也痛苦。

    或许有战王府出面,也或者是有人看出了一些门道,觉得梅以鸿或许还会回来,到时候他就是将军府的主人了,对自家的妹子还会照料的,所以这么一来,梅老将军夫妇的丧礼办的是很隆重的,却可怜了梅以蓝。

    兄长落不明,一个人承担所有的痛苦,几次哭晕,程云说的时候,还红了眼眶,让燕莲都不忍听去了。

    ~~~~~~~~~~

    懒懒忘记更新了,囧!罪过罪过!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